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15-02-03 以来
本文点击数
16,547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6,642,501
昨日点击数 4,284
今日点击数 2,145

微言小义 (2015.01)

- 卢昌海 -

本文内容整理自
>>>>>> 站长微博 <<<<<<

全部 理科 文史 书话 其它

博 文

注 释

网上常有粗心读者把我网站上互动板块里的网友文字当成我的文字加以引述, 最近看到的一个例子是 “知乎” 上一个题为《“伟大的物理学家一定是伟大的哲学家” 你觉得对吗?》的条目, 把网友 “shanqin” 发表在 “繁星客栈” 的文字引述为 “是卢昌海写的”, 且被多方转载, 实在太粗心, 太令人尴尬。

发布于 2015-01-01

本站不提供外部链接, 读者可通过搜索引擎找到相关文字——但愿该条目的作者看到此微博后作出更正。

去新泽西州一家名为 Mitsuwa 的日本购物中心逛了逛。 可能是日本超市较少又恰逢节日之故, 人气鼎沸之极。 其实该中心除饮食广场外, 有规模的商店只有三家。 三家之中居然有一家是书店。 书还不少, 大量文库版的书既小巧又精美, 若不是我日文的不懂, 就得破费啦。 里面漫画书也很多, 连乔布斯都被漫画化了。

据说日本有几个特点, 一个是 “缩”——即小巧化; 另一个是漫画化; 再一个则是整洁。 这购物中心规模虽小, 上述特点倒是一个都没拉下: 文库版图书只有巴掌大; 漫画书占全部书的一半左右; 而我略略观察了一下中心内的一家糕饼铺, 发现中年女店员闲下来就抹那本就非常干净的玻璃柜台的台面。

发布于 2015-01-01

有一种可能性是: 我们的宇宙只是所谓 “多宇宙” (multiverse) 中适合我们这种生物存在的一员。 按这种观点, 现实宇宙是 “人择” 所致, 对之作出唯一预言乃是错误目标。 这种观点不太讨人喜欢, 但格林 (Brian Greene) 引述著名物理学家温伯格 (Steven Weinberg) 的话说: 宇宙才不管理论物理学家是否开心。

“回顾以往, 我对已取得的进展感到满意, 但对始终无法与实验挂钩感到失望。 …… 我现在对理论在我有生之年面对实验只抱有淡淡的希望。”——在提及大型强子对撞机 (LHC) 即将以两倍于从前的能量搜索超对称、 额外维度等的可能踪迹时, 素来乐观的格林难得说出了这么不乐观的话。

发布于 2015-01-02

这是延续 2014 年 12 月 29 日 的微博 (其中第二条发布于 2015-01-05), 所参阅的仍是 Greene 的文章 Why String Theory Still Offers Hope We Can Unify Physics

#周末笑话# 牧师问上帝天堂什么样子, 上帝说, 天堂就像一座最好的城市: 大厨是法国人, 爱人是意大利人, 警察是英国人, 工程师是德国人, 政客是荷兰人。 牧师又问地狱什么样子, 上帝说, 地狱就像一座最差的城市: 工程师是法国人, 警察是意大利人, 大厨是英国人, 政客是德国人, 爱人是荷兰人。

上帝太孤陋寡闻了, 他老人家若知道中国的话, 后半部分的警察大概得改。 假如工程师、 大厨和政客代表工程质量、 餐饮质量和政治体制的话, 那三项恐怕也得改……

发布于 2015-01-03

Craigslist 是一家大名如雷贯耳的美国公司, 以前买卖小物件、 找房子、 找工作时都曾用过其网站, 却不曾关注过网站背后的公司是什么样子的, 直到看见下面这张公司老总 Craig Newmark 站在公司总部门前的相片——能想象这是年收入逾 3 亿美元, 在超过 50 个国家有业务的公司吗?

据介绍, Craigslist 只有三十几名员工, 人均产出远超过谷歌, 员工的主要职责是反垃圾。 Craigslist 不主动 “拉客”, 不谋求上市, 不开发新技术, 不采用新技术, 界面 “50 年不变”…… 一句话, 几乎与所有其他成功公司的追求背道而驰。

发布于 2015-01-03

“在英国做无神论者很容易, 在美国难一些, 而中东的无神论者则真正处在前线战壕里。”——理查德·道金斯 (Richard Dawkins)

发布于 2015-01-04

译自 Richard Dawkins 的 twitter, 2015-01-04。

在一本书名很冷的书里读到一句含义很冷的话: “进化生物学一再提醒我们: 我们是动物, 是以繁衍后代而非探索大自然深层奥秘为目的, 经由自然选择设计出来的。”——当然, 可议处甚多, 作为坑给大家填吧。:-)

发布于 2015-01-04

所提到的书是 The End of Science (by J. Horgan)。

什么是大牛作家? 大牛作家就是出了一本书后, 敢宣称凡找出错误者皆可领取奖金, 而且可以从一个完全没钱的帐户里开支票给找出错误者——因为所有人都宁愿留着支票做纪念而不会去兑现! 据说技术大佬 Donald Knuth (《The Art of Computer Programming》一书的作者, TeX 的创始人) 就基本达到了这个境界。

发布于 2015-01-05

玻尔的“互补性” (complementarity) 概念被滥用得很厉害, 美国物理学家惠勒 (John Wheeler) 在自传中举了几个例子: 对孩子的爱与管教 (据说是玻尔本人半开玩笑地认同的); 巴哈伊教 (Bahá'í) 的婚姻概念 (天知道是神马东西); 联合国安理会与法庭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素食主义者所推荐的均衡饮食。

其实 “互补性” 概念或 “互补原理” 就算不滥用, 也是一个令人头痛的东西, 可参阅拙作 纪念戈革——兼论对应原理、互补原理及 EPR 等第五节

发布于 2015-01-05

所提到的 Wheeler 的自传是 Geons, Black Holes & Quantum Foam

据报道, 印度科学大会出现奇景: 先是某退休飞行教练指出印度人早在 7000 年前就发明了能进行行星际飞行的飞机; 然后是印度环境部长呼应性地表示古代印度科学必须得到承认; 最后是印度科技部长宣布古代印度数学家早就发现了毕达哥拉斯定理, 只是荣誉被希腊人得去了。

感觉有过悠久历史, 现代又落后的国家——尤其是从块头上讲有条件做大国强国梦的国家——很容易陷入这种崇古闹剧中, 把信心和荣誉建立在挖掘、 附会、 发扬或杜撰历史上。

发布于 2015-01-06

Ref: "Indians invented planes 7,000 years ago — and other startling claims at the Science Congress", The Washington Post, Jan 4

针对巴黎恐怖袭击, 有人表示侮辱别人的信仰超越了言论自由。 且不说漫画讽刺是否构成侮辱, 是否超越言论自由, 是争上几百万字也未必有定论的, 就算指控属实, 在文明社会里也绝非死罪。 理查德·道金斯 (Richard Dawkins) 有条微博质问得不错 (抱歉用网络词汇来翻译): “能把笔下的错误和枪下的错误视若等同的是什么样的脑残?”

发布于 2015-01-08

巴黎恐怖袭击指 2015 年 1 月 7 日, 恐怖分子袭击讽刺杂志《Charlie Hebdo》(查理周刊) 总部, 杀死 12 人之事。 Dawkins 的话译自其当日的 twitter。

晒一本旧书, 是 Jeremy Bernstein 替《纽约客》(The New Yorker) 所撰的科学人物类文章的选集。 粗翻之下发现有一篇是作者回忆, 且提到了李政道, 还以为是哥大校友, 遂买下。 回家一读才发现自己粗心, 居然没意识到此人正是在 李杨之争 中被频频提及的 “A Question of Parity” 一文的作者, 那篇回忆讲述了他撰写该文的经过。

那篇回忆有一个细节值得一提: 被杨振宁怀疑为一语双关的标题 “A Question of Parity” 其实是《纽约客》的编辑而不是 Bernstein 所定的。

发布于 2015-01-09

所提到的旧书是 Cranks, Quarks, and the Cosmos

#百字科普# 北半球冬天光照时间最短的日子约为 12 月 21 日 (冬至), 最低的日平均气温却不在那天, 而要晚上几个星期, 在这期间——就如最近这些天的纽约——光照越来越多, 气温往往却反而越来越低。 这一气温变化上的滞后被称为季节性滞后 (seasonal lag), 是由热容量巨大的水体等环境因素造成的。

夏天或南半球的情形完全同理。 一些其他行星或卫星的气温变化也存在着程度不同的季节性滞后。 不仅如此, 一天之内的气温变化相对于光照强度的变化也存在类似的滞后。 事实上, 这种响应相对于动因的滞后是很常见的现象, 在很多系统中都存在。

有博友给出另一种解释: “冬至之后, 热量收入仍低于散失, 所以温度会继续降低”。 这虽正确, 却只是把 “温度会继续降低” 这一现象改用热量语言重述, 未必能算解释。 之所以 “冬至之后, 热量收入仍低于散失”, 主要是因为环境热容大, 否则冬至一过温度就会回升, 使热量散失增加, 与增加的光照相平衡。

发布于 2015-01-10

最后一条微博发布于 2015-01-11。

东野圭吾在《劫持白银》一书的后记中说, 编辑建议他以滑雪为题材写一本书, 他开玩笑说除非送他一套新滑板, 没想到编辑真送, 于是他只得真写。 记得阿西莫夫也说过, 有位美女编辑请他写稿, 他调侃说除非立刻拿打字机来, 美女二话不说就去拿打字机…… 都是大牌啊, 唤作是我提此类要求, 一定会死得很难看……

发布于 2015-01-12

我时常造访的某家中餐馆爱播放老 MTV, 港、 台、 大陆的都有。 那些 MTV 中的人物扮相昔日也算是引领时髦的, 如今看来却觉得好土。 非独 MTV 如此, 偶尔重看港台旧片时也常有这种感觉。 若说导演的眼光不可能敌得过时代和审美的变迁吧, 却也不尽然, 有些旧片里的人物扮相似乎有超越时代的美感, 也许那就是高手的能耐吧。

发布于 2015-01-13

据报道, 牛津大学出版社将在儿童读物中避用猪、 猪肉、 香肠等词, 以防触怒犹太人和穆斯林。 这是巴黎恐怖袭击之后媒体以自律迎合教徒的最新例子。 别看街头抗议轰轰烈烈, 那只是浮云, 像牛津大学出版社那样的自律才是长期的。 从这个意义上讲, 恐怖分子不仅完成了血腥报复, 还成功达到了杀一儆百的效果。

牛津大学出版社稍后否认了传闻, 但口气和逻辑皆含糊, 只表示不会完全禁止那些词, 同时却流露出软性控制之意, 还把话题引到儿童读物以外, 有回避焦点之嫌。 在此事上我其实乐见传闻及我的微博被证实为错误, 但上述否认似乎偏于咬文嚼字而无实质力度, 姑转在这里备考吧。

发布于 2015-01-14

原报道可参阅: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bans use of pig, sausage or pork-related words to avoid offending Muslims", The Telegraph, 14 Jan 2015. 牛津大学出版社的否认可参阅: "No, we haven’t banned books on pigs – but sensitivity is key in global publishing", The Guardian, 15 Jan 2015.

第二条微薄发布于 2015-01-16。

英国物理学家金斯 (James Jeans) 在《物理学与哲学》(Physics and Philosophy) 一书中痛批了老对头爱丁顿 (Arthur Eddington) 的哲学观点。 爱丁顿——据金斯说——认为所有基本物理原理都能通过思辨得到, 而无需经验。 金斯在驳斥之余揶揄道: 爱丁顿若能通过思辨亲自建立一条哪怕最简单的物理原理, 也可使自己的观点更有说服力一点, 可惜他什么都没建立起来。

发布于 2015-01-15

有一次女儿头上碰破点皮, 送急诊室缝了一针, 用了订书机似的小工具, 几秒钟就搞定, 费用却高达 1500 美元, 由保险承担。 美国医疗的所有环节: 药品研发、 销售、 诊断、 治疗、 保险、 医生的责任险, 等等, 全都昂贵, 且越来越贵, 让我想起小学地理课上讲过的黄河河床和堤坝的同步增高, 那势头若不改, 恐终有垮塌之日。

发布于 2015-01-15

#姚贝娜去世# 这方面家里那位比我消息灵通多了, 前一天就开始看她的录像。 想起小时候对未来充满乐观, 畅想着等自己长大时, 癌症什么的都将不算事儿了, 人人都长寿, 个个有 happy ending…… 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啊。 如今 “世故” 了, 若再畅想, 闪现出的恐怕是污染、 资源枯竭、 穆斯林、 冲突等等了。

有读者在前一条微博后面问: 卢老师对科学这么没信心吗? 我觉得那是对该条微博的误读, 但作为独立问题倒是不妨一答: 我对 科学方法 有信心 (即认为她有解决一切原则上可解问题的潜力), 但对某个具体时段 (比如我的有生之年) 内某个具体科研领域 (比如特定疾病的研究) 的推进速度并不总是有信心的。

发布于 2015-01-16

有多少认真写作者的毕生文字所获得的 “转发”、 “评论” 或 “赞” 能超过下面这条信息量几乎为零的微博?

发布于 2015-01-16

图片截于发表微博之日, 对图中的 “转发”、 “评论”、 “赞” 作了换行处理以适应本网页的宽度。

我的 “微数据” 回顾: “主页访问量” 中女粉丝比例从 “四人帮” 比例 (25%) 增加到了地球表面陆地面积比例 (29%), 可喜; “常与我互动” 的 “Top 10” 本拟像公布 “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 那样表彰一下, 却发现跟 “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 一样有水分: 有两位在我微博后相互掐架的读者双双掐成了 “常与我互动” 的人。

发布于 2015-01-17

提到 “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 是有感于张尧学的获奖。

我时常批驳传教逻辑, 但并不反对宗教自由。 不过此次巴黎恐怖袭击确实提示了这样一点, 即限制年轻人接触色情的所有理由对像伊斯兰教那样有不可忽略的概率把常人变成攻击性脑残的宗教也基本适用。

发布于 2015-01-18

《星球大战》(Star Wars) 有一个由几百本书组成的 “扩展宇宙” (expanded universe), 但绝大多数都局限在电影情节前后几十年的时间范围内, 没有一本描写遥远未来。 无独有偶, 阿西莫夫的《基地》(Foundation) 系列也如此, 后人的续貂之作全都是填充原著空隙, 没有一本描写第二银河帝国 (Second Galactic Empire) 的创立。 也许, 想象遥远未来的能力在科幻作家中也是凤毛鳞角吧。

发布于 2015-01-19

周末逛商店, 见到许多可装在头盔上的小摄像机, 能以接近自己眼睛和耳朵的方式记录沿途的所见所闻。 也许在不太遥远的将来, 人们能够近乎完整地记录下一生的经历, 不仅可供自己和家人重温, 也将成为未来传记作家的标准素材——比如爱因斯坦时代若已有那样的记录, 他的传记作家们恐怕都得猛看录像了吧。:-)

发布于 2015-01-19

一个人口大国出周小平那样的马屁精和张尧学那样的腐败者并不奇怪; 那样的腐败者是院士比较奇怪, 获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更加奇怪, 但都还勉强能往偶然性上靠; 等到删贴等机制被动用起来维护那样的马屁精和腐败者时, 偶然性这块最后的遮羞布也终于不保, 赤条条露出了神奇国度里的必然性。

发布于 2015-01-20

金老爷子《侠客行》里有个人物叫作 “丁不三”, 外号 “一日不过三”——因为当年杀人太多, 改过自新时立下规矩, 一日之中杀人不得超过三名。 貌似我有必要效仿此人, 立一个 “一周不过三” 的规矩——当然不是杀人, 而是指一周之中买书不得超过三本。:-)

发布于 2015-01-21

比牛顿和爱因斯坦更伟大的人物若因为没有被拉黑而到我的微博来刷屏, 把时间浪费掉了, 那对科学是多大的损失?——经过很不激烈的思想斗争, 拉黑了一位。

这年头忽悠的门槛真低, 捧着狗屎宣布那是新品种粮食也会有人 “公道” 地表示 “须知科学精神就是怀疑精神”, “不要先忙着下论断”。 对那样的 “公道” 者我可以提供更好的东东: 我有一个含一亿个符号的文件, 内容看似随机, 但我保证若有人从头至尾一个不漏地读完该文件, 一切科学问题都会豁然开朗的。

鲁迅在《再论 “文人相轻”》中有句妙语:「所谓 “文人相轻” …… 也在给有一些人 “挂着羊头卖狗肉” …… 现在谓之 “相”, 其实是给他们一扬, 靠了这 “相”, 也是 “文人” 了。」“爱因斯坦不迷信权威” 对民科的作用也相仿, 靠了 “不迷信权威” (这对于连 “权威” 的文章都看不懂的人来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 他们也 “爱因斯坦”了。

发布于 2015-01-22

第一条微博发表于 2015-01-21, 后两条是对某些读者留下的 “公道” 话的评论。

学到一个新词: Chinternet——虽学到得晚了一点, 但特别应时…… 这个词不仅跟 “Internet” (英特网) 谐音, 而且 “Ch” 既是 “China” 的开首, 又跟 “墙” 的起始音相近, 我建议译成 “墙特网”。

发布于 2015-01-23

“应时” 指的是 VPN 刚被 “墙” 掉。

另: 此为迄今我被转发最多的微博, 截至 2015 年 2 月 3 日, 被转发 2,300 多次。

“我梦想有一个世界, 在那里真相主导着人们的政治观点, 而不是政治观点主导着人们对真相的判断。”——Neil deGrasse Tyson (美国天文学家, 纽约 Hayden 天文馆老总)

发布于 2015-01-24

译自 Tyson 的 twitter, 2015-01-24。

#百字科普# 按照暴胀宇宙论, 宇宙早期的膨胀 (暴胀) 速度远远超过光速, 常有人困惑这是否违反相对论。 答案是否定的。 概括地讲, 宇宙暴胀可用带宇宙学常数项的广义相对论来描述, 从而当然不违反相对论。 具体地讲, 相对论光速极限针对的是物体相对于背景空间的运动, 而非背景空间本身的膨胀, 宇宙暴胀是指后者。

很多博友问什么是背景空间? 这个词容易让人联想到绝对空间, 其实两者是完全不同的。 相对论里的背景空间是各个时空点上局域洛仑兹参照系 (请注意那是不唯一的) 里的空间的总称, 既不像绝对空间那样唯一, 也不具有早年以太那样的实体性。

发布于 2015-01-25

余秋雨的自传有意思: 先是《借我一生》, 后大改为篇幅仅一半的《我等不到了》, 在序言中写道 “有了它,《借我一生》可以不再印刷”; 后又改为《吾家小史》, 在序言中写道: “有了这本书, 以前的那两本只能算草稿了, 不必再出”。 自传性的书, 后书如此剧烈地否定前书, 两次强调前书不必再出, 真是罕有。

发布于 2015-01-25

很多歌手唱歌时喜欢在某些地方引进点变化, 若那碰巧是我听惯且喜欢的歌, 那些变化常会让我觉得别扭。 读金庸的新修版武侠也是如此, 很多最喜爱的情节乃至词句虽已牢牢印在脑海里, 仍愿再读, 愿再印证那些爽心悦目的记忆。 这时若发现改动, 便往往如《笑傲江湖》中秃笔翁那路狂草被令狐冲逼得只能使半招似的, 太不爽啦。

发布于 2015-01-27

#百字科普# 罗素悖论有很多变种及通俗形式, 其中最著名一个是所谓的理发师悖论, 被包括知名科普作家马丁·加德纳 (Martin Gardner) 在内的很多人所采用, 并被视为是罗素本人提出的。 但罗素曾表示过, 理发师悖论是别人向他建议的, 并且是一个无效的变种 (即并不是罗素悖论的等价形式)。

为什么理发师悖论是一个无效的变种? 罗素没有直接说明。 从上下文推测, 也许是他认为理发师悖论中理发师所需满足的条件 (即他自己定下的两条规矩) 是明显自相矛盾的, 而罗素悖论中的条件 x∉x 起码从表面上看是可以满足的 (不过罗素自己的解决方案其实是将 x∉x 也视为无意义)。

发布于 2015-01-27

后一条微博发布于 2015-01-28。

>> 上一篇 | 序言 | 下一篇 <<

站长往年同日 (2 月 3 日) 发表的作品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