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08-02-01 以来
本文点击数
16,170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7,064,594
昨日点击数 4,920
今日点击数 1,958
 
备 注
 
 
 

本文曾以法老王为笔名发表于《西线观察》(《枫华园》杂志社主办) 第六期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一日出版)。

对伊拉克战争的几点看法

- 卢昌海 -

在滚滚黄尘中打了三个星期的伊拉克战争随着美军大举进入巴格达, 萨达姆雕像在电视镜头前轰然倒下, 以及伊拉克驻联合国大使承认 "Game is over" 而有了一个渐趋明朗的局面。 各方都开始盘点自己的得失, 战前几乎与美国撕破脸的法、 德、 俄也开始着手修复与美国的关系。 毕竟, 接下来还有伊拉克重建这道大餐, 得罪了老大会有什么果子吃大家心里有数。

在这当口本人也来说几点零星看法, 书生谈兵, 姑妄言之, 大家权当消遣。

从一开始美国就把这场战争取名为 “解放伊拉克” (Operation Iraqi Freedom)[注一], 这几天美国各大媒体也都适时播出了伊拉克人兴高采烈欢迎美军入城以及拖着萨达姆头像游街等场景。 凡此种种, 目的当然很明显, 就是要让大家相信这场战争将使伊拉克百姓得到实惠。 平心而论, 虽然美国军方和主流媒体对伊拉克战争的报导带有明显的倾向性和过滤性, 但这场战争对于受制裁十多年的大多数伊拉克人的长远处境的确有可能起到改善的作用。 萨达姆如今当然已经被彻底妖魔化, 就差没说他跟本拉登睡在一张床上了。 但远在海湾战争之前, 远在除伊朗外各方都还没有必要妖魔化萨达姆的时候, 他作为一个残酷镇压异己的独裁元首就已经小有名气了。 他在十二年前发动的入侵科威特战争更是一场严重错判政治军事形势, 将伊拉克拖入深渊的浩劫。 海湾战争惨败十二年来伊拉克饱受制裁之苦, 缺粮短药, 国势日衰。 在这种情况下由这场战争催生的政权替换, 在客观上的确有可能起到扭转局势的作用, 起码, 原本遥遥无期的制裁可望被解除, 这对于伊拉克的发展将是一个正面的契机[补注一]

但这些并不足以使美国导演的这场战争自动上升为一场如美国所宣称的正义的战争。 事实上哪一场战争的发动者没有唾沫横飞地谈过正义? 连二战时日本在亚洲烧杀淫掠, 如此的无恶不做, 不也号称是为了与各国 “共荣” 吗? 这么多年来人类社会迈向文明的一个重要缩影, 就是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象正义这样的概念, 是不应该建立在自我标榜的基础上的。 正义是要用公平的方法、 用法理为依据来评判的。 换句话说正义是需要有 “可操作性” 的。 在这个充满利益纠纷和贪婪的世界上, 要维持这种公平和法理并不容易, 迄今为止最有效的办法是权力制衡。 这一点美国自己应该很清楚, 因为这正是美国国内政治秩序赖以存在的基础。

而美国导演的这场伊拉克战争却是一场脱离了权力制衡的战争, 美国在这场战争中的行为是一种国际间的独裁行为, 它对国际政治秩序的冲击, 对时局和未来投下的最大隐忧也正在于此。 独裁的问题并不在于它总是导致错误, 封建时代中国也曾出过 “明君”, 也曾有过 “盛世”。 以前看电视连续剧 “康熙微服私访记”, 看到康熙诛杀贪官也觉得很过瘾。 那种诛杀行为一件两件单独拿出来看未必就不是好事, 事实上走在正道上时独裁往往比民主更有效率。 但这并不能改变我们在制度层面上对独裁的反对。 独裁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有效的机制可以预防它出错, 而且一旦出了错, 没有有效的机制可以纠正它的错误。

几年前美国提出 “人权高于主权” 的观点, 各方多有争论。 但许多人争来争去, 争的是人权和主权究竟孰高孰低, 就象现在有人在争萨达姆究竟该不该打。 这显然是把美国打出的这面着散发着浓重硝烟味的大旗, 以及近来的一系列单边行为看得过于学术化了。 问题的要点并不在于人权和主权之间的主次高下, 而在于这样一种观点在这个现实世界中究竟有多少 “可操作性”? 美国说米洛舍维奇侵犯人权, 就可以派飞机去轰炸南联盟, 那别的国家说美国侵犯人权, 是不是也可以派飞机去轰炸美国? 这个世界有谁可以管美国? 这个世界有哪个弱国可以管强国? “人权高于主权” 的最大问题就在于只有强国才有诠释权和操作权, 弱国只有挨宰的份。

除开这些政治上的话题, 对这场战争评论得最多的当然还是战局本身。 我们在国内媒体和网站上看到的许多评论对美军的战略战术多有嘲讽, 尤其是在美军出现较多伤亡, 和因后勤补给吃紧而暂缓进攻的那几天。 坦率地讲, 这些评论包含了太多阿 Q 式的一厢情愿, 实在有辱其中某些评论者 “军事专家” 的头衔。

自一九九一年海湾战争以来, 这些 “军事专家” 唱衰美军已非一次两次。 美国轰炸南联盟前, 有 “军事专家” 声称南联盟的防空能力胜于伊拉克, 言下之意是海湾战争的轻松不会在南联盟重演。 后来预言破产了, 又转而宣称空袭的效果不大, 因为南联盟的军队和装备藏于掩体之中躲过了空袭, 言辞之中对南联盟的战术颇有赞许之意。 他们也不想想, 军队和装备是拿来干什么用的? 当自己的国家在硝烟中沉沦, 当自己的百姓在烈火中丧生, 军队和装备却完好无损, 这难道是一种荣耀? 美国轰炸阿富汗前这样的 “军事专家” 自然也不曾缺席, 连前苏联都在那里栽过跟头, 当然就更有话说。 如果说海湾战争时那些 “军事专家” 看错战局犹可原谅, 因为在那之前美军很久没打过大仗, 且上两场大仗 - 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 - 皆非胜仗, 加上当时高科技战争的威力对许多 “军事专家” 还比较陌生。 那么在海湾战争跌破眼镜后, 居然还屡次 “看错”、 一错再错, 乃至每看必错, 就大有加以检讨的必要了。

不可否认, 出于对美国在国际间推行的单边主义及其后果的反感和警觉, 我们反对这场战争; 出于对未来中美潜在冲突的深深担忧, 我们希望美国在今天的战场上多受挫折, 这样可以避免它的自信心过份膨胀, 让它在今后动用武力时多几分犹豫和顾忌。 但愿望归愿望, 战争是血与火的现实。 当我们从军事角度来看待一场战争 - 尤其是看待一场对我们的未来有重要借鉴意义的战争 - 时, 绝不应该让主观愿望扰乱我们理性客观的评判能力。 人为地贬低美军的战略战术, 丝毫不能使我们自己变得更为强大。 美国在包括这场伊拉克战争在内的最近十几年的所有大仗中不仅取得了军事上压倒性的胜利, 而且还赢得非常漂亮, 这是一个无可回避的事实。 我们 - 尤其是我们的军事专家们 - 应该正视这一事实, 把鸡蛋里挑骨头唱衰美军的时间和精力用在吸取美军的经验, 研究改善我军的战略战术, 积极增强我军的战斗力上。 这才是明智和进取的做法。

我们在评论中的另一个误区, 就是常常过份渲染美军的伤亡, 好象伤亡一出现, 美军的某某战略战术就算失败了。 美军在海湾战争后的确逐渐有了 “零伤亡” 的概念, 美国民众对美军战争伤亡的承受能力也的确因此而有所下降, 但在近期内这种下降还是有限的。 如果我们以为打破美军的 “零伤亡” 神话就算打败了美军, 那就未免太天真、 太儿戏了。

有些评论也提到了朝鲜战争, 我们的确曾在朝鲜战场上和美军交过手, 且在绝对劣势的装备下与美军打成了战略上的平手。 但半个世纪已经过去了, 那场战争已经不足以成为我们今天评判中美两军实力对比的依据。 别忘了我们还曾有过 “犯我强汉者, 虽远必诛” 那样傲视天下的辉煌过去, 但两千年的不思进取最终使我们付出了血泪和屈辱的代价。 想想看这半个世纪以来美军的战略战术改进了多少, 我军的战略战术又改进了多少? 延安时期我军自己种庄稼, 一九九零年我参加军训时我军仍在自己种庄稼 (当然主要目的已经由养军糊口变成了保持传统); 抗日战争、 解放战争时我军打的是人民战争, 现在我军的大战略仍是人民战争。 什么是人民战争? 人民战争是当敌人的铁蹄已经踏在我们的国土上时才打的! 我军作战很勇猛, 但当年挺着血肉之躯冲向八国联军枪炮的那部分清军难道就不勇猛吗?

我们正处在一个激烈变革的时代, 这个世界从未有如今天这样日新月异过。 在这个 “逆水行舟, 不进则退” 的时代里, 只有冷静、 明智和锐意进取的民族才能在未来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战争离我们也许还有距离, 迫在眉睫的危险也许还不曾出现, 但在这场伊拉克战争的硝烟即将散去的时候, 让我们重温姜子牙的一句名言: 天下虽安, 忘战必危。 天下安宁时尚需如此, 更何况如今的天下一点也不安宁。

注释

  1. 英文直译为 “自由伊拉克行动”, “解放伊拉克” 系北美中文媒体译法。

补注

  1. 本文发表至今已近两年半, 从这两年半的情况来看, 我对这场战争可能给伊拉克带来的正面影响所作的估计, 起码在这样一个不太短的期间内是错误的, 而且这种局面迄今看不到丝毫改善的迹象。 伊拉克战争结束之后, 对伊拉克的制裁虽然如所预料地被解除了, 但由此产生的好处却远远不如血腥而动荡的局势所带来的危害来得严重。 [2005-09-24]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