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08-02-01 以来
本文点击数
8,321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6,170,921
昨日点击数 4,542
今日点击数 3,253

时事评论之海外篇

- 卢昌海 -

本文汇集了有关美国 Katrina 飓风及法国骚乱的两篇短评。

从 Katrina 飓风看美国应对国内灾难的能力

几天前就听说飓风 Katrina 将袭击美国南部的 New Orleans 市, 给后者带来灭顶之灾, 但当天后来的新闻中又说飓风经过时没带来重大损失, 于是没有在意。 过了两天看电视时忽然听说那里的大坝已经决堤, 地势低于海平面的 New Orleans 市大部分被淹, 死亡人数有可能达到数千人, 这才大吃一惊[补注]

在风灾、 水灾中死亡几千人虽非奇事, 但通常发生在第三世界国家。 即便在那里 - 比如中国十几年前的大洪水 - 也往往是在为期几个月的过程中全国累计的死亡人数才会达到这个量级。 象 New Orleans 这次一次性死亡如此惨重真是非常罕见。

看了一些 CNN 新闻, 更发现美国应对这次灾难的水平十分低下。 New Orleans 几万名聚集在体育馆及周围地区的灾民竟然这么久无法撤离, 让布什同志一再表示的 “help is on the way” 变得十分可笑。 无法及时撤离也还罢了, 灾民们居然连食物及饮用水都匮乏, 一些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死去,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一个拥有近万架军用直升机, 无数民用直升机, 且拥有各种全世界最先进技术的国家里简直是匪夷所思。 不仅如此, 有军方参与的救援行动竟然几度因为有人开黑枪而长时间中断, 也很不应该。 遭遇黑枪而终止民间的救援行动是无可非议的, 但军方人员本就应该有能力应付这类情形, 而且当这类情形出现时, 正是最需要军方人员出面应对的时侯。 连他们也避黑枪, 那秩序与救援还能依靠谁? 几条黑枪就能让几万人持续被困, 这与伊拉克一声 “诈弹” 恐吓就让上千人践踏而死简直异曲同工。

今天早上在电视屏幕又看到了灾区的镜头, 只见到处残垣断壁、 污水横流、 垃圾遍地, 远处化工厂爆炸的浓烟冲向天际。 此情此景, 若非知道是美国的 New Orleans, 真要把它当成巴格达了。

看来美国太惯于在别人的国土上搞活动, 却荒废了自救能力。

补注

  1. Katrina 飓风中 New Orleans 的实际死亡人数约为一千六百左右, 远低于早先估计的数千甚至上万人 (持那种估计的人士之一便是 New Orleans 市的市长), 在此更正一下。 不过这与本文讨论的灾后救援行动无关, 因此不影响本文的主要论点。 [2006-09-02]

法国人的不思进取令我吃惊

首先声明本文不是一本正经的评论, 只是饭后茶余的感慨。 并且下面所说的都是道听途说, 不曾核对资料。 信息不实之处欢迎大家纠正 (信息不实到一定程度, 则感慨也自当作废:-)。

大家知道近来法国兴起了规模罕见的罢工潮。 我这几天没怎么看新闻, 不知所为何事。 但今天午饭时与几位美国同事聊起这事, 有了一点了解, 不禁很有感触。

据说法国法律对公司辞退员工的限制极其苛刻, 苛刻到员工只要愿意, 几乎都可以与公司白头到老的地步 (早听说欧洲国家是 “社会资本主义”, 没想到社会主义到了这种境界)。 这种苛刻的法律引发的一个后果是公司不愿雇年轻人, 因为年轻人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 雇了就得养到太阳下山, 来日太长。 由此导致法国年轻人的失业率高得离奇 (据说达百分之几十, 其它国家的失业率通常是个位数)。 为了扭转这一情形, 最近法国有意修改法律, 让公司可以解雇二十六岁以下, 雇用不满两年的员工。 这样做的本意是让公司敢于雇用年轻人, 从而降低年轻人的失业率。

但这个看似合理的修改却引起了声势浩大的抗议。 抗议者中有没工作的年轻人, 他们抗议的理由是不愿放弃原先具有的不被解雇的法律保护。 这帮年轻人宁愿赖在家里让父母与政府养着 (据说法国年轻人三十岁还依赖家里也是常事), 也不愿一部有可能使自己尽快找到工作的法律出台 - 就因为这部法律不能给他们铁饭碗 - 态度之消极实在令人吃惊。 事实上, 解雇的后果是什么? 不就是没工作吗? 而他们原本就没工作。 害怕职场的变动到了如此地步, 哪还有年轻人的样子? 更何况这个法律只适用于二十六岁以下的年轻人。

不过在抗议人群中, 也包括资深员工, 他们不受修法的影响, 却也照样反对。 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我不知道。 同事们猜测是怕此次修法是第一步, 后续步骤会影响到他们。 归根到底, 象是害怕打破铁饭碗。

法国这个国家以前给我的印象不错, 在国际间有自己的立场, 不做他人附庸。 但这次事件体现出的消极保守让我大跌眼镜。

补注

  1. 本文完成之后读到客居美国的英国自由作家 Dominic Hilton 有关此事的一篇评论 "Would you hire this man?" (你会雇这个人吗?)。 Hilton 的评论在很多方面证实了我在与同事聊天中得到的信息。 Hilton 的文章言辞锋利, 其中最精彩的部分是引述一位参与暴乱的法国年轻人的话: 政府提出的这个法西斯主义新法意味着当我得到一份工作后, 我将不得不全力以赴来留住它 (This new fascist law the government is proposing means that when I do get a job I will basically have to work as hard as I can to keep it!)。 真是为法国年轻一代的露骨而惊叹! 另据今天的报道, 法国政府已经放弃了新法, 法国年轻人终于赢了 - 赢得了在高失业率中企盼铁饭碗的权利。 [2006-04-10]

站长往年同日 (3 月 29 日) 发表的作品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