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16-08-15 以来
本文点击数
4,927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6,628,590
昨日点击数 5,189
今日点击数 2,496

二〇一六年回国散记

(2016.07.30 - 2016.08.14)

- 卢昌海 -

暑假因送女儿参加侨办在江西婺源承办的 “中国寻根之旅” 夏令营而回了趟国, 在杭州、 上海两地逗留十余日, 期间发了若干微博。 以下文字大都是在微博基础上略加扩充所成, 十分零散, 故名 “散记”。

乘坐中国国际航空公司航班, 经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抵达空气朦胧的帝都, 转飞上海时因天气原因延误四小时, 深夜才到旅馆。 虽然很累, 但比起航班被取消, 激愤得几乎跟国航工作人员大打出手的乘客来已算幸运。

国航纽约至北京航段的机型比以往乘过的好多了, 不仅更舒适, 空气似乎也不像以往感觉到的那样干燥得难受。 此外还有不错的触屏式娱乐系统, 我甚至玩了几次数独——不过触屏的精密性较差, 玩数独时常会 “指鹿为马”。

回国前想得挺好的: 如今到处有免费 Wi-Fi, 而我又有通过 Wi-Fi 打国际长途的手机软件, 无需开通国际漫游了。 到了国内才发现商业场所的免费 Wi-Fi 虽不少, 但除宾馆外, 都要先提供手机号码乃至其他信息以接收 “确认码”, 令试图靠 Wi-Fi 打电话的我陷入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的困境。 照说在商业场所的消费已为免费提供了根基, 不知为何还免费得这么拖泥带水 (后听博友称那是公安部的规定)? 更糟糕的是我手机上的搜索和定位功能用不了, 这才醒起谷歌是被封杀的, 而我那通过 Wi-Fi 打国际长途的手机软件需用到谷歌定位, 即便有 Wi-Fi 也依然用不了。

说到 Wi-Fi, 顺便想起技术的发展让宾馆里某些曾经昂贵的东西免费了, Wi-Fi 就是其中之一。 但有样东西无论中国还是外国的宾馆都顽固地维持了收费, 那便是电话。 利用合法的技术手段, 市内、 国内甚至多数国际电话都可轻易免费, 但哪怕五星级宾馆也依然收取着近乎可笑的国内甚至市内电话费。

********

国内的交通工具中我最喜欢高铁, 既快速又舒适, 而且还经济, 上海至杭州的票价比旅馆里的一顿自助早餐还便宜。 不过报站方式有时比较雷人, 比如: “女士们, 先生们, 方太高端厨电领导者提醒您, 杭州站就要到了。” (后来发现 “领导者” 一词在广告中似乎比较流行。)

此次回国全程都住旅馆, 晚上的消遣之一是看电视。 几天看下来, 电视剧似乎是穿古装的、 穿军装的、 穿西装的三分天下的局面。

发现西湖文化广场开了家博库书城, 去了, 书不少, 但没找着理科的, 于是问店员大学数理化的书在哪儿? 店员睁着好奇的眼睛, 仿佛这是一个不存在的类别。 我说你们有一个高等数学的书架, 但旁边却都是中医书, 其他学科呢? 店员说可能就那一书架吧……

最近若干次回杭州 (时间跨度在 5 年以上), 在庆春路购书中心有一个不变的经历, 那就是自然科学区紧挨着除臭水平极差的厕所, 且通风方式的设计使得臭气被或连续或间歇性地吹往书架, 中人欲倒。 把那厕所治理一下, 自然科学类书的销量没准会有所上升……

走在延安路上汗流浃背, 在一家服装铺门口看见牌子说二楼有咖啡, 便信步上了楼。 环境很清静雅致, 且放了不少散文类书, 惟光线对读书而言偏暗。 拿了本书、 点了杯摩卡, 悠闲地坐了一小时。 从我造访过的该店及书店的咖啡屋、 星巴克等处看, 国内此类饮品的价格与纽约基本相同, 有些——比如西瓜汁——比纽约略贵。

在杭州的几天全都闷热不堪, 老躲在书店和咖啡馆里也不是办法, 今天豁出去, 环湖暴走了三小时: 从一公园出发, 沿湖畔南下, 至苏堤往北, 沿北山路至六公园毕, 计步器显示 15,000 步。 虽汗流浃背, 但所幸沿途多有树荫, 无日晒之苦。 在北山路上见着一家晓风书屋, 买了黄恽先生的《缘来如此》, 并盖店章两枚。

一日, 在蒸笼般的热度中, 信步走过老居民区的一个小公园, 一张石椅上坐着三位老太太, 前面还站着一位, 四人皆白发苍苍, 边摇扇子边聊天。 在这日渐陌生的都市里, 熟悉的乡音, 熟悉的蒲扇, 仿佛让时光一下流回到了童年……

此次在杭州发现机动车开始主动让斑马线上的行人了, 从电视上得知这是新规则 (以往只有一条博弈性的规定, 即在斑马线上撞人由机动车负全责)。 不过多如过江之鲫的电动自行车似不受影响仍横冲直撞。 走多几次后有点明白了, 电动自行车因为灵活, 有把握绕开你, 故而并不减速。 过斑马线的要诀似乎是胆大心不细, 心太细了主动躲闪反让电动自行车判不清你的速度容易撞到你。

电动自行车无处不在, 哪怕走在貌似人行道的地方, 也冷不丁会有电动自行车擦身而过, 让习惯于在人行道上闲庭信步的我如同武侠小说里被人悄无声息欺到身旁的习武者一样, 猛吃一惊。

杭州因即将承办 “二十国集团峰会” (简称 “G20”), 致使西湖边的茶室关闭, 旅馆的 KTV 停业, 虽都跟办喜事的感觉截然相反, 对我倒没啥影响, 反而难得地在周末之日拍到了几乎空无一人的武林广场景色。 听亲戚说再过数日杭州将要 “清场”, 包括工地停工、 装修终止、 民工遣散, 最终甚至将全城放假, 鼓励市民离城出游。 我也适时地缩短了杭州行程, 提前赴上海。 (这条微博发布不到 24 小时就遭到管制, 不能转发了。)

********

在从杭州到上海的高铁上听到一位四川旅客对上海浦东几栋著名高楼的绰号, 一个是 “开瓶器”, 一个是 “注射器”, 简直太形象了。 他还称另一栋高楼为某种器, 可惜没听清。

在陆家嘴, 无数人对着东方明珠电视塔拍照, 仅数街之隔的黄浦江畔却门可罗雀。 拍照点如此雷同, 在社交网站上分享的相片大约是千篇一律者居多吧。 沿浦东的黄浦江畔漫步, 最诧异的是观光步道居然不连通, 而频频被店家及游船码头等所割裂。 午饭时忽想问店员附近是否有书店, 自知多半会被当成火星人, 终究压下了没问。

上海虹桥交通枢纽的硬件是一流的, 有些设置却不甚方便。 晚间从 2 号航站楼的地铁站出来, 顺着出租车箭头走走走, 居然一直被引到了高铁站才有出租车。 不知是否是等候点太过集中之故, 虽已晚上 9 点, 且非周末, 在闷热污浊的空气中等候出租车的队伍仍一眼望不到头…… (后据博友说航站楼的楼上也有出租车, 我也许是被地下层的标志误导了。)

高铁站等出租车的状况对司机也是不可承受之重, 一位司机对我所住旅馆离高铁站太近大为不满, 称自己在此处要排一个多小时的队才能轮到一次拉客人的机会, 我却只给他带来二十几块钱的生意……

清晨豆浆油条包子馄饨, 白天买书观景会友暴走。 晚上则翻开日间斩获的新书, 随意读上几页, 或打开电视看点奥运比赛等…… 十余天的闲适过得既快又慢: 转眼就到了启程的日子, 不可谓不快; 而满满的记忆, 数以百计的相片录下了每天的悠长和惬意, 是为慢。

********

北京首都机场真是 “雷区”, 往返皆出状况。 来时转机已因天气原因延误过四小时, 去时又因天气原因大面积取消航班, 致使上海到北京航段被推后一天, 连带着北京至纽约航段也遭改签 (不过抵达纽约的机场倒是因此而由 Newark 改为了更方便的 JFK)。 被国航拉到一 “五星级快捷酒店” (郭德纲语) 过夜。

次日天公帮忙, 虽仍有延误, 总算到达了帝都, 因北京到纽约航段改签, 照规矩由国航安排住宿, 结果等了两个半小时国航仍称没找到旅馆, 一同等候的旅客中甚至有比我们早几个小时就开始等的。 到傍晚六时许我决定放弃, 在候机楼里花十分钟时间自己找了旅馆——当然费用得自理了。

巨无霸型的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论气派是没得说的, 但颇有大而无当之处, 比如很多旅馆巴士因候机楼前堵车太严重而不愿停靠候机楼, 干脆直接在地下停车场接送客人。

准点登上北京至纽约的飞机, 天气又晴朗, 总算长舒了一口气, 以为不会再有波折了, 岂料国航的一位空姐突然晕倒, 致使起飞时间延误一个半小时。 从旅客及空乘人员处听得的消息是该空姐的晕倒系节食过度所致, 且前天已晕倒过一次。 这是此次回国的最后插曲。

相关链接

站长往年同日 (8 月 15 日) 发表的作品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