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08-02-01 以来
本文点击数
8,573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7,240,879
昨日点击数 6,778
今日点击数 976
打印版

客栈网友拼酒记

- 卢昌海 -

本文是以繁星客栈几位资深网友为人物撰写的虚拟故事。

话说繁星客栈的星空浩淼、 西门吹牛、 yinhow、 快刀浪子及轩轩来到成都某酒楼拼酒。

“几位爷怎么称呼?” 掌柜见五位来客气宇非凡, 亲自迎将出来。

快刀浪子刀快嘴也快, 当下拱手道: “在下快刀浪子”。

掌柜一惊, 道: “莫不是昔日名侠傅红雪的后人?”

快刀浪子微笑道: “些许祖上微名, 让掌柜见笑了。”

掌柜抹了抹汗, 转向 yinhow 道: “这位少侠双目有神, 想必也是高人”。

yinhow 抱拳道: “不敢当, 在下殷浩”。

西门吹牛在旁接口道: “他便是当年天鹰教主白眉鹰王殷天正的后人。”

掌柜的帽子戴不住了, 只好一把拿下塞进长衫口袋里。

他转向西门吹牛, 西门吹牛不待他开口, 已微笑说道: “在下西门吹牛”。

掌柜的瞳孔突然收缩, 颤声道: “阁、 阁、 阁下和西门吹雪怎么称呼?”。

西门吹牛微笑不语,他已无需说话, 那一袭亮眼的白衣无疑已替他作了做好的回答。

说话间一行人已走到桌边, 掌柜赶忙拉出一张椅子, 用袖口拂了拂, 向西门吹牛躬身道: “西门大侠请坐。”

西门吹牛却不就坐, 转身向星空浩淼微微欠身, 道: “星空兄先请”。 快刀浪子和 yinhow 也各自欠身。 星空浩淼抱拳还了半礼, 缓缓坐下。 轩轩替他砌上了一杯茶。

掌柜又是一惊, 心想这位 “星空兄” 不知什么来头, 竟让这许多名侠后人对他如此恭敬。 记忆中似乎只有名震江湖的乔峰乔老帮主才有这等派头。

他正寻思间, 忽听星空浩淼轻轻叹息了一声, 道: “轩轩, 我已有五年没和人拼酒了吧?”

轩轩道: “是”。

星空浩淼道: “上次和我拼酒的人好像是乔老帮主。”

轩轩道: “现在他已再不能和人拼酒了。”

星空浩淼又轻轻叹息了一声, 道:“他的酒量真小, 早知道我不该让他喝得胃出血的。”

掌柜的衣衫已被大汗浸透, 当下不敢多说, 躬身捧上几本菜单。

众人各自瞟了一下菜价。 快刀浪子轻咳一声道: “真不好意思, 小弟适才路过隔壁银钩赌坊时见到 XXFF, 一时技痒与他相赌, 不想竟输了, yinhow 兄可否暂借些银两给小弟?”

yinhow 边找钱包边笑道: “咱哥俩还用说? 改日做哥哥的帮你从 XXFF 处赢回银子 ——” 话犹未了, 忽然变色道: “糟了, 刚才想着拼酒须穿宽大些的裤子, 特意换了一条, 不想却忘了把钱包换过来了! 不知西门兄手头可宽裕?”

西门吹牛叹道: “你们这些年轻人真是不知婚姻为何物啊! 一个已婚男人的字典里哪还会有 ‘宽裕’ 二字? 此次为了向领导争取拼酒的经费, 我光 proposal 就写了两万多字 —— 唉, 不说这些了, 在成都一切自有星空兄主持, 哪用得着你们操心?”

星空浩淼二话不说, 从兜里拿出钱包, 衣袖微掩着打开瞟了一眼, 却又缓缓合上放回兜里, 道: “我等今日既为拼酒而来, 我看不如免了饭菜之类的俗物, 直接拼酒, 一醉方休, 岂不快哉?”

众人皆抚掌笑道:“正该如此!”

于是掌柜撤去菜单, 吩咐小二端上酒具。 不消片刻, 每人面前便多了一只精致的雕花瓷碗。

掌柜正要吩咐上酒, 却见各人皆面露难色, 西门吹牛皱眉道: “这碗 ——”, 掌柜不待他说完便转身向小二斥道: “蠢货! 几位爷都是海量, 这么小的碗如何拼酒? 还不快换大碗!”。

西门吹牛摆手道: “掌柜会错意了, 我是说用此等碗具拼酒形同牛饮, 我等几人岂可如此不雅? 当用小盏方才合适。”

掌柜一怔, 赔笑道: “西门大侠所言极是, 小二, 快换小盏!”

几只小盏放到桌上。 掌柜又道: “用小盏斗烈酒正合适, 小店有上好的茅台, 可要上它几坛?”

快刀浪子笑道: “掌柜说这话就外行了, 想当年乔峰乔老帮主在聚贤庄用一套太祖长拳尽破各路绝招, 技惊天下。 可见能于平淡之中见神奇者方为真正高手。 我等拼酒也一样, 一味以烈酒相拼算什么好汉? 要拼就当拼啤酒!”。

掌柜有些迷糊, 但不敢多言, 向小二道: “快上两箱啤酒”。

“掌柜又外行了” 西门吹牛挥手止住小二: “两箱啤酒那是拼肚子大小, 怎能算是拼酒?”

掌柜更迷糊了: “那依西门大侠之见该当如何?”

“一瓶啤酒即可!”

掌柜掐了掐自己的大腿, 然后挥手示意小二拿上一瓶青岛啤酒。

小盏委实太小, 瓶中的酒才倒出四分之一, 五个小盏就都满上了。 星空浩淼举起小盏道: “今日我等在此拼酒, 请掌柜做个见证, 谁饮到最后便是赢家, 小兄先干为敬了。” 说完一饮而尽。 西门等人亦各自饮了。

掌柜凝神细看之下, 发现一轮下来, 星空浩淼的脸上已泛出桃红, 另外几位的目光也略显迷离。 yinhow 一个劲地喝茶, 显见是想以茶醒酒。 正自诧异间, 轩轩忽然起身大笑道: “喝啤酒我最在行了, 哈哈”, 话音刚落, 便咕咚一声滑到了桌下。

又喝一轮, 各人酒意上升, 星空浩淼脸色赤红已与关公无异。 yinhow 的茶已喝尽, 见快刀浪子的茶杯尚满, 一把拿过便往嘴里灌。 快刀浪子脸色微变, 未及出声, 只见 yinhow 忽然两眼发直, 瞪着快刀浪子道: “你、 你、 你的茶里怎么全是酒?” 话音刚落, 也咕咚一声滑到了桌下。

西门吹牛哼了一声, 向快刀浪子道: “贤弟好快的手啊, 喝酒作弊按客栈的规矩该如何处置啊?”

快刀浪子脸色煞白, 颤声道: “罚、 罚、 罚双、 双倍的 。。。”

西门吹牛冷笑道: “总算你还记得”, 当下将一杯酒灌入快刀浪子嘴里, 后者登时软倒在地。

星空浩淼的丹田之气几乎提不起来, 双手撑着桌子, 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 笑道: “哈 —— 哈 ——, 西门兄, 还是你我二人笑到最后, 来, 我敬你一杯!”

西门吹牛也满上一杯酒起身递过去, 强笑道: “来而无往非礼也, 小弟也敬星空兄一杯!”

两人颤巍着手接过对方的酒杯, 一饮而尽。

星空浩淼的眼前已一片朦胧, 一屁股坐下, 却用双手勉力支着脑袋不倒, 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西门吹牛。 西门吹牛忽然惊叫道: “星空兄, 你, 你, 你可是在我的酒里掺了黄酒?” 星空浩淼的嘴巴动了动, 可惜他答的是什么西门吹牛已听不到了。 西门吹牛一倒下, 星空浩淼的脑袋便也伏到了桌上 。。。

眼见片刻前还生龙活虎的五条汉子尽皆倒下, 掌柜不禁长叹道: “若非亲眼所见, 谁会相信五位高手竟全都被一瓶啤酒醉倒?”

“谁说全都醉倒了?” 一人忽然从地上站了起来。

掌柜定睛一看这人竟是轩轩!

轩轩悠闲地坐下, 倒上一杯茶, 轻轻品了一口, 笑道: “这几位兄长虽然家学渊源, 武功深不可测, 可是说到喝酒, 却还未臻极致。 他们不知道, 喝酒的最高境界乃是不喝!”

掌柜从小二手中接过账单叹道: “听轩少侠一席话, 胜喝十年酒啊! 方才见几位爷都醉了, 我还担心酒钱呢, 幸好轩少侠未醉, 这酒钱 ——”

话犹未落, 只听轩轩大叫一声: “没想到这酒后劲这么大, 哎呦 ——”, 咕咚一声又倒了下去。

掌柜手一颤, 账单被一阵清风吹到了空中, 上面写着五位客栈网友当夜的消费: 青岛啤酒一瓶, 人民币五元整。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网友讨论选录

  • 网友: 轩轩   (发表于 2004-10-27)

    好贴, 让人看完后得内伤的好贴。:)

  • 网友: 群   (发表于 2004-10-27)

    强烈支持!! 用一句很俗的话说就是: 高,实在是高。

  • 网友: 宁宁   (发表于 2004-10-27)

    哈哈, 昌海兄写得好啊, 颇有古龙风格。

    不过古龙小说里面总是少不了 PPMM, 所以昌海兄不能偏心哦。 中国汉字里面, 有男有女, 谓之 “好” 也。 男女搭配, 不知劳累。 鲜花固然需要荷叶扶持, 可荷叶也需要鲜花点缀啊。:-) 可以把这个店写大一点, 例如有足智多谋的老板娘 (无双), 神秘莫测的大小姐 (愚人), 还有几位女侠 (liuliu、 流云、 群和本人), 带着一个喜欢整人的聪明机灵鬼 (可可), 把这伙在江湖上叱咤风云的大侠搅得狼狈不堪。 虽然说传统中比酒是男人们的事, 可现在男女平等,即使古代也有女中豪杰。

    但愿各位都写一种版本,或者写续集,那我们有得看喽!

  • 网友: liuliu   (发表于 2004-10-28)

    此小二比之繁星客栈的店小二, 聪明劲儿可就差远咯。:) 那可是个跳出三界外, 不在五行中的主儿。 成日微笑不语, 坐观虎斗。 眼底风光, 笔下文章。 嘿嘿, 身心舒畅!!!

  • 网友: Tom   (发表于 2004-10-28)

    哈哈, 好! 但——青岛啤酒可是免费喝的 (至少在我们附近的老连锅饭店)。

  • 网友: 流云   (发表于 2004-10-28)

    哎, 看了不得不说 “好!!!” 啊。 让我也心痒痒的, 想摸点出来, 但没时间。

  • 网友: XXFF   (发表于 2004-10-29)

    真有趣, 我也改一把, 给大家乐乐 (原创):

    “大话水浒”第十九回 星空兄眉山落草

      数日后昌海等人回到眉山泊, 在繁星客栈里大摆宴席。 星空对大家说: “小可不才, 一时酒后狂言, 险些坏了性命。 感谢众位力救残生, 报了冤仇, 我犯下如此大罪, 只好投奔大家。”

      昌海说: “这样最好, 就请星空为寨主。” 星空推辞道: “弟弟差矣。 弟弟原是寨主, 为何让了在下? 论学历仁兄比我高, 又是海龟, 吾若做了寨主岂不自羞!” 于是重定座位, 昌海第一, 星空第二, 西门第三, 轩轩坐了第四。

      快刀浪子跳起来说: “还做什么寨主! 咱们有这么多兵马, 不如造反, 卢哥哥做大皇帝, 星哥哥做小皇帝, 西门先生当丞相。 我们都当将军, 杀到普林斯顿, 夺了鸟位, 岂不是好!” yinhow喝道: “快刀, 不许胡说!”

      星空怕连累在家的父亲和外甥女, 就对昌海说:“小可上山落草, 成都知府必然申奏朝廷, 然后行文湖北, 捉拿小可家属。 故星空欲回家搬取老小上山, 以绝挂念。” 昌海应允。 星空一人下山回乡。

      星空回到星家村, 晚上悄悄从后门入内, 见了可可说: “我特来接父亲和你。” 可可说: “你在江州做的事, 这里都知道了。 县衙天天派人来捉你, 还限定我们不许离家。 你快回眉山泊领人来救我们。”

      湖北的赵民科发现星空, 便领人来抓他。 星空得报, 连夜离家逃走, 赵民科紧追不舍。 星空忽见有座玄女庙, 就躲了进去。

      星空刚刚走进殿里, 就听外边赵民科在喊: “他跑进庙里了!” 星空无处躲藏, 慌乱中见殿上有个神橱, 便掀开帐幔, 躬身钻了进去。 此时赵民科也领人冲进殿来。

      赵民科打着火把到处搜寻, 料定星空躲进了神橱, 便叫人拿来火把, 掀起帐幔。 几个人刚要伸头进去, 突然神橱里吹出一阵恶风, 扬起灰尘, 火把顿时熄灭了。 赵民科一惊, 忙说: “神明见怪, 快出去!”

      待众公人走远, 星空才从神橱里出来。 忽见二道童来说: “奉 LIU 娘娘法旨, 有请星主赴宫。” 星空问: “哪位娘娘? 现在何处?” 道童说: “星主到了便知, 不必询问。”

      道童领着星空来到一座大殿。 殿内金碧交辉, 点着龙灯凤烛, 两个青衣女童宁宁和流云持笏捧圭, 正中七宝座上坐着一位娘娘。 星空一见, 连忙俯伏在地, 道: “臣乃下界庶民, 不识圣上, 伏望赐怜。”

      娘娘说道: “星主到此不必多礼, 献酒!” 星空领过流云送来的酒后, 娘娘又说:“把三部天书赐给星主。” 宁宁把托在玉盘里用黄罗帕子包着的天书送给星空。 星空拜受, 藏于袖中。

      娘娘说: “星主, 传你这三卷天书, 你若为主替天行道, 为臣尽忠仗义, 辅国安民, 去邪归正。 吾有四句天言: ‘遇宿重重喜, 逢高不是凶。 北幽南至睦, 两处见奇功。’ 要牢牢记住。”

      原来星空在神橱里睡着了, 做了一个梦。 他一摸袖中, 果有天书三部, 细细一看, 原来是 Landau 的原著、 Feynman 的物理讲义、 Greiner 的经典教材, 便又拜别娘娘像, 走出庙门。 此时眉山众好汉正在追杀官兵, 快刀浪子追上赵民科, 一斧把他砍成两段。 星空连忙出来谢过众位救命之恩。

      原来星空下山后, 昌海和西门不放心, 就派快刀浪子、 XXFF 等人随后接应, 恰巧遇见赵民科在追杀星空, 赶忙上前迎战。 XXFF 对星空说: “令尊、 令弟已接上山寨。” 星空再次拜谢众人。

      众人回到眉山, 在大厅里庆贺星空父子团聚。 轩轩也提出要回家探母参师, 昌海应允。 快刀浪子忽然放声大哭, 星空问他为何哭泣, 他说: “这个取爷, 那个望娘, 偏俺是土坑里钻出来的?”

      昌海问: “你想怎样?” 快刀浪子道: “我只有一个老娘在家里, 哥哥在外给人做长工, 如何养得起我娘! 我也要接老娘来待这里快乐几时才好。”

      昌海道: “兄弟说的是, 我差几个人和你一起去。” 星空道:“使不得, 快刀兄弟性如烈火, 路上必有冲撞。 况且他在成都杀了许多人, 官府会画影图形拿他。”

      快刀浪子叫道: “哥哥, 你的爷接上山来享福, 我的娘就该在村里受苦?” 星空说: “你莫焦躁, 既是要回去, 就得依我三件事。” 快刀浪子忙问:“哪三件事?”

      星空道: “第一不许吃酒; 第二悄悄接了娘就回来; 第三不准带板斧。” 快刀浪子道: “这三件事有什么依不得的! 哥哥放心, 我今日便走。” 说罢, 辞别诸好汉, 提条朴刀, 挎上一口腰刀下山去了。

  • 网友: 星空浩淼   (发表于 2004-10-29)

    哈哈! 好啊! 这里多一点有娱乐看头的了。 昌海兄的古龙之风模仿得不错; XXFF兄的章回小说写得很正点嘛!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04-10-29)

    呵呵, 谢谢大家的捧场及宁宁的建议。 XXFF 兄的水浒改编亦是妙不可言, 令我在办公室里险些笑出声来被同事发觉。 尤其是 “赵民科” 捉拿星空兄, 令人捧腹 (星空兄要小心, 这样的事说不定哪一天真会发生呢)。:-)

  • 网友: 快刀浪子   (发表于 2004-10-30)

    大脑左半球管抽象思维, 右半球管形象思维。 现在各位的大脑能左右开工, 既是学理的, 又能写出这么好的文章。 吾远远不如也。:)

  • 网友: 鱼无双   (发表于 2004-11-03)

    说到拼酒, 我年轻时的酒量当真很好! 而现在, 已经不饮酒了。

    好像饮酒, 会有很多少年心性。 其实, 不知道自己的酒量是怎么来的, 等到我明白我真的很能喝时, 已在这里的江湖中颇有名气了。

    最怀念的一次饮酒, 是尚在北京时。 中秋夜里, 携了酒和男朋友去走古长城。 从古北口一直往望京楼走去。 夜里, 长城上风很大, 冷了, 就喝口酒, 朋友并不喝酒, 就我一人, 拿着北京红星二锅头酒, 走走喝喝, 一夜过去, 一瓶酒也就差不多了。

    在长城上, 明月下, 又有了些酒意, 仿佛就听见了古城墙砖下的喁喁声, 叹惋不已。 就想, 那大约是古代的征人吧, 他们思乡、 怀人, 也念着功业。 毕竟建立功名的际遇不那么好遇, 在寂寞凶险的边关, 无望地消耗着青春。 那是我喝酒喝得最感慨的一次。 记得在路上, 边走边喝, 还边就着月光, 写了那么些东西。 后来, 竟都找不着了。 大概朋友的相片背后, 还留着我酒意微醺之下, 写给他的一首情诗。

    以前喝酒时, 对酒是情有独钟, 对一些关于酒的诗词也颇喜欢。 最喜欢的几句是 “五花马, 千金裘, 呼儿将出换美酒, 与尔同销万古愁。” 非常喜欢, 喜欢那种朋友间的胼胝之亲和豪气干云, 喜欢那种抛掷千金的意气。 但现在, 人们已经很少像那样饮酒的了。 每日的饮酒, 多是在宴席上, 没有酒逢知已的感觉, 自然就不饮了。 酒, 的确要逢知已才能饮的。 应酬的酒, 终于让人累了。 如果能有一场像客栈里描述的那种知已间的拼酒, 我想还是可以开怀畅饮的吧。

    宴席上, 大抵人们爱用茅台、 五粮液、 剑南春之类的名酒, 这些酒的确醇香。 但我真正爱喝的, 是海南黎族人自酿的一种米酒。 甘甜、 醇香、 后劲幽久绵长, 黎族的朋友喜欢边唱山歌边喝酒, 大抵有些酒意之后, 会架起几根竹杆, 跳竹杆舞。 记得有一次, 一位德国朋友醉在这种酒里, 手舞足蹈起来, 那样高大的个子, 竟然灵巧地在几根竹杆之间穿梭来去。 酒醒之后, 他却不会跳了。 他笑着解释, 是这种黎族人的酒让他变得聪明了。

    那是三年前的事了, 当时应该喝下了上百斤酒, 只记得村里装酒的大缸都被喝光了, 当然是和全村人一起喝的。 黎族人喝酒, 喜欢在露天里, 全村人聚齐了喝。 呵呵, 那时, 我也给自己猛灌了不少。 那一次喝酒也让我甚为怀念。 那种感觉非常好, 觉得人、 天地、 酒, 都非常干净纯洁。

    最狼狈的一次喝酒, 是一次情伤之下的饮酒。 也是北京的红星二锅头酒。 自己一人独饮。 班里两个男同学坐在我对面, 默默无语地看着我。 呵呵, 那时两瓶红星二锅头下肚, 还嫌不够, 又要了一瓶燕京啤酒。 喝完之后, 从容地告诉两位男同学我要去上厕所。 一去就不见人回, 等了半个小时之后, 他们见势不妙, 硬着头皮到厕所找我。 发现我坐在厕所地板上, 抱着马桶盖呼呼大睡。 同学抱我起来, 劝我回学校睡觉, 而我则抱着马桶盖不松手, 嘴里不停地嘟哝: “别拿走我枕头, 别拿走我枕头。” 两个人拖啊、 扛啊, 怎么也弄不动我, 又把宿舍其余五个女孩叫来, 七个人才一起把我抬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后, 舍友帮我换了衣服, 洗了澡。 夜里两点, 我起床, 拿了英语书, 上教室学英语去了。

    以上情形, 其实我已记不得了, 都是听同学们转述的。 是否属实, 还有待考证。 尤其半夜起来学习之事, 我自己觉得万万不可能, 因为英语是我深恶痛绝的一门功课。 实在不会在酒醉之后抱着它不放的。

  • 网友: 萍踪浪迹   (发表于 2005-09-04)

    我记得在一个社区里当二把手时, 各各论坛管过去, 凡是顶旧帖的都遭我毒手——那就是痛斥。

    可是现在…… 我实在无法不顶这个帖, 我对这个帖子实在是相见恨晚。 一流的主帖和一流的回帖。 叹一下……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05-09-04)

    呵呵, 快一年了。 那时正是客栈众长老对酒当歌的年代, 只可惜现在群、 liuliu、 宁宁、 Tom 等长老都久无音讯了。 看着客栈里人来人往, 仿佛人生社会的缩影, 年年岁岁花相似, 岁岁年年人不同啊。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