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08-02-01 以来
本文点击数
9,537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6,499,093
昨日点击数 4,805
今日点击数 2,171
 
备 注
 
 
 

本文曾以法老王为笔名发表于未名空间网站 (The Unknown Space) 的 Family 版。

蟑螂让我如此勤快

- 卢昌海 -

不知哪位高人曾经说过国际大都会基本上都是又脏又乱的, 真是一语道破天机, 相听恨晚!

当第一只蟑螂怯生生地出现在我位于某国际大都会的家中时, 我多少还抱有一丝侥幸, 脑海中浮现出《西游记》中孙悟空的一句台词: 想必是个过路的妖精。 可惜那妖精和蟑螂后来都被证明为不是 “过路的”。 小蟑螂的登场很不起眼, 就象好莱坞灾难片开场时风和日丽的天空下那一缕不易察觉的反常。

蟑螂这玩艺并非珍稀动物, 在国内早已见过。 若论个头身段, 此地的蟑螂给国内蟑螂提鞋子也不配, 因此初见时我颇有几分轻敌之意, 心想大蟑大螂都见过了, 还对付不了区区几只小蟑螂吗? 当下见一只杀一只, 本拟几天内搞定。 等体会到主席他老人家 “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 的精辟见解时, 情势已然不妙。

眼见 “小米加步枪” 不行了, 遂改用 “下三滥手段”: 投毒下药。 开始几天似乎略有成效 (现在想来九成是心理作用), 但很快就发现蟑螂的活动一如寻常, 该干啥还干啥。 后来跟同事一打听, 敢情如今这蟑螂药对蟑螂来说已是新潮食品了。 一边投毒下药不提, 另一边则加大了肉搏战的力度。 有时回家稍晚, 屋里已经黑了, 这是蟑螂活动的黄金时段。 进屋后先不开灯, 悄悄摸到纸卷, 撕下一张拿在手上, 一开灯就展开移形换位的轻功猛扑到灶台前, 在蟑螂四散逃窜中痛下杀手, 能干掉几只算几只。 后来回想起来, 这身手、 这架式哪是在灭蟑螂, 分明是我公安干警突袭色情场所啊! 这还不算, 睡觉前新增一门功课: 剪下几块胶纸, 胶面朝上, 放在蟑螂时常出没之处, 每夜必有斩获。

如此每日操练, 不可谓不勤勉, 可惜我十八般武艺用尽, 终是赶不过人家的一个 “生” 字。 这些小东西的繁殖速度委实太过惊人, 又似练有密宗 “辟谷” 之术, 不吃不喝良久也能蜇伏不死。 每逢气温及湿度适宜, 蟑螂大军浩浩荡荡出来觅食, 观之令人发毛。 我有一次购物时蒙店家赠送过一盒不错的筷子, 拿回家后放在厨房抽屉中久未使用, 待到打开木盒时映入眼帘的竟是满盒黑压压蠕动着的小蟑螂! 饶是我艺高人胆大, 在那一瞬间也不由地感觉头皮发麻 (血压亦小幅上扬 20 毫米汞柱), 赶紧把盒子盖上, 连盒子带筷子扔进垃圾桶。

以前学历史时常要背诵一些所谓的 “标志性事件”。 在我与蟑螂旷日持久的争端中, 这一 “筷子事件” 便可算是一个 “标志性事件”, 它标志着我对蟑螂的策略由 “战略进攻” 转为了 “战略防御”。 剿灭蟑螂无望, 我不得不开始考虑如何与蟑螂 “搁置争议, 共同开发” 家里的各项资源。

其实家里的资源也不多, 双方共同感兴趣的首推 “好吃的东西”。 什么东西 “好吃” 呢? 当然各有各的定义, 不过蟑螂的定义显然是我的定义的 superset - 也就是说, 凡是我认为好吃的东西, 蟑螂也认为好吃 (但反之不然)。 为了能独吞我认为好吃的东西, 我借鉴了老祖宗们修建护城河的思路: 把好吃的东西放在碗里, 把碗放在一个大盆中央, 再在盆里注上些水。 此招虽是万无一失, 可惜家里没那么多大水盆, 再说把太多的东西放在大水盆里也未免有失体统, 因此只用于重点保护对象。 除 “好吃的东西” 外, 最不希望蟑螂染指的就是碗筷一类的东西。 为此我买来一个很大的塑料盒, 把所有碗筷都装入盒中。 这一招看似有理, 结果却大谬不然, 盒中很快就出现了蟑螂。 这些小蟑螂的渗透力之强, 实已到了无孔不入的程度, 有时真怀疑它们究竟是三维的还是两维的, 多小的缝隙都钻得过去, 实在是防不胜防。 结果我被迫改变习惯, 碗碟用完后洗一遍, 用之前再洗一遍, 勤快得连我自己都佩服。

放眼天下, 能让我这种生活琐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之人如此勤快者, 舍蟑螂其谁与?

终于搬家了! 惹不起, 我总还躲得起吧? 把东西统统搬上了车, 走之前往空荡荡的屋子里最后望上一眼, 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我国扶贫工程中的一招: 异地扶贫。 这是在土地实在太贫瘠、 资源实在太匮乏、 原地开发彻底无望之时所用的方法: 将居民迁往他处, 另谋生路。 我觉得, 搬家之于对付蟑螂倒与异地扶贫有几分相似, 人生真是满地的学问啊。

后记

搬家后好景不长, 不几日便又在厨房见着一只小蟑螂, 就象唐僧取经, 无论翻过多少座山头, 山背后仍还有妖精。 有了蟑螂自然又得剿杀一番。 让我套用唐家璇外长当年在联大讨论伊拉克问题时讲过的一句话来为自己鼓劲吧: 只要还有百分之一 (剿灭蟑螂) 的希望, 我们就要做百分之百的努力。 结果呢? 唐外长付出 “百分之百的努力” 来寻求的 “百分之一的希望” 怎么样了, 我剿灭蟑螂的希望也就怎么样了。

我最终与蟑螂告别是后来又搬了一次家, 那一次我下狠心把象微波炉之类内部可以藏匿蟑螂的厨房用具通通扔掉, 以绝后患。 经过这样丢盔弃甲的搬家, 才终于甩掉了蟑螂。 回想起来, 没有蟑螂的生活局面实在是来之不易。。。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日写于纽约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