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08-02-01 以来
本文点击数
9,043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6,763,586
昨日点击数 4,960
今日点击数 1,721

未名空间灌水录

- 卢昌海 -

“未名空间” (The Unknown Space) 可能是北美中国留学生最早的 BBS 网站, 直到现在它大概也是同类网站中最有人气的。 我在哥大念书时就听说过这一网站, 不过直到毕业两年后才正式注了册。 未名空间是我认真参与过的第一个、 也是唯一一个公共论坛 (后来我只在自己所建的私人论坛活动过)。

未名空间以网友群体的平均学历而论, 可能是所有华人网站中最高的, 不过在讨论 - 尤其是时政类的讨论 - 中却很少显出精英群体的素质与气质, 或许是匿名的缘故吧。 繁星客栈建立后 (2003 年), 我便基本停止了在未名空间的活动。 本文汇集整理了我在未名空间发表的几篇短文。

说几句老掉牙的话

发信人:pharaoh (法老王),信区:Family
标 题:说几句老掉牙的话
发信站:The unknown SPACE (Thu Apr 11 11:49:53 2002)

刚才看了 “郁闷得真的想自杀” 和许多回贴, 有几句老调牙的话忍不住想说说。

BBS 对许多人来说是饭后茶余闲逛的场所, 嘻笑谩骂自然无可无不可。 象本人这种在这里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的人, 大家要扔砖头、 挥刀子、 查IP, 都不妨。 不过来这里的也有一些是真正把这里当作自己的精神家园的人。 尤其是人只影单地来到异国他乡, 又一时无法适应生活的人。 对于他们来说, BBS 在某种意义上讲是他们的精神寄托。 在他们 depress 的时候来这里诉说衷肠、 倾听朋友们的声音, 是他们寻求内心平静的一种努力。 谁都知道大家天各一方, 当面临人生重大困境时, 彼此在 BBS 上并不能提供什么实质性的帮助, 不过是寻求一些心灵慰籍而已。 在这种时候, 大家还是应当多给一些真诚的语言, 过份的玩笑和嘲弄对于有些贴子是不合适的。

也说盗版

发信人:pharaoh (法老王),信区:Software
标 题:也说盗版
发信站:The unknown SPACE (Thu Apr 13 10:54:19 2002)

有句话我很赞同: 凭什么我们非得要遵照别人的游戏规则? 那些游戏规则大都是发达国家制定的, 照顾得最多的是它们的利益。 凭什么要我们来遵守?

我们是否应当遵守别人定的规则, 只应该有一个衡量标准: 那就是遵守这标准是否对我们利大于弊。 如果不是, 别说是别人的规则, 就算最初是我们自己制定的规则也要改 (看看要我们遵守规则叫得最响亮的美国, 京都条约、 反弹道导弹条约、 禁止核试验条约 ... , 还不是想废除哪条就废除哪条?), 如果是利大于弊, 那就可以遵守, 等实力具备了再向更适合我们利益的方向修改。

具体到盗版问题上来, 我个人认为反对盗版对中国的利益更有帮助。 目前中国盗版猖獗的最大受害者是谁? 是美国吗? 美国在北美、 欧洲和日本等地的软件收入远大于在中国的收入, 中国再怎么盗版也盗不死美国。 真正会被我们的盗版挤垮的不是别人, 正是我们天天盼望着要追赶印度的民族软件业。 以前我曾经想, 只打击对本国软件的盗版就可以了, 活该让外国软件商少赚点钱。 后来觉得这也行不通, 如果是你, 要是花 5 块钱可以买到盗版的外国软件来做你想做的事, 你会花 100 块钱去买一个正版的国产软件吗? 就算你觉悟高, 别人呢? 有多少人会愿意多花钱?

在国家层面上鼓励或默许盗版软件, 是一种饮鸠止渴的行为, 它只会让我们的软件业永远受制于人。

倒苦水与算命问卜

发信人:pharaoh (法老王),信区:Family
标 题:倒苦水与算命问卜
发信站:The unknown SPACE (Thu Apr 15 11:16:20 2002)

Family 版现在是天天有人倒苦水, 把还在围城外观望的 ddmm 们的色胆都吓破了。

吓破就吓破, 焉知非福?

不过倒苦水的角儿自己可得当心着点儿。 要知道生活中和 BBS 上劝架可不相同。 生活中街坊邻居劝的是个 “和” 字, 咱 BBS 上喊的, 嘿嘿, 可是一个 “离” 字! 所以啊要是你果真是已经 “就要崩溃了”、 “过不下去了”、 “忍无可忍了”, 在考虑 “如果要自杀, 选什么方法”, 万事具备, 只欠勇气了, 那来这里倒一把是再应该不过了。 又或者你想找人把自家 LG/LP 修理一顿解解气 (谁让他/她昨天不给我削苹果来着?), 咱绝对异口同声, 义愤填膺地替你解气。 再就是你想看看咱这帮人还有没有同情心, 看看而已, 不往心里去, 那也不妨, 咱的火力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除开了上面这些类型, 情况就有点不同了。

以前和朋友聊起算命问卜, 有朋友问该不该去算。 我的回答是如果你相信算命的话, 还是别算的好, 否则算得一条好命倒也罢了, 算得不好心里疙瘩没灾也给 “算” 出灾来。 我想在这里倒苦水看回贴也有点类似。 要是你觉得自己 LG/LP 大体上还可以, 只是某些方面不合心意, 而你又十分看重 BBS 上替你出的主意的话, 可能还得先修炼一下自己的免疫力再看回贴。 否则看完回贴可能会 “铁马金戈入梦来”。

BBS 上这个 “离” 字之所以这么斩钉截铁地飞舞, 倒不是因为咱都是做事果决的男子汉, 唯有你是一个忧柔寡断的家伙。 其实是因为只有你才最知道你的家庭对于你的意义。

全民英语热

发信人:pharaoh (法老王),信区:ChinaNews
标 题:说得好!Re: 中国人:到底要给英语什么样的地位?
发信站:The unknown SPACE (Thu Apr 20 09:55:49 2002)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前一阵子有一条新闻说辽宁某些小学首创了用英语讲授语文的先河。 这种世所罕见的荒诞行为的出现, 实在是我国教育史上莫大的耻辱。 翻看世界历史, 多少国家国破而语言不亡。 当年中国最衰落的时候也没有人妄想用自己的语言来同化中国, 至少没有人能够比今天我们自己走得更远。

说句泄气的话, 我国从来就不乏崇洋之人, 对英语的热爱, 对外国人的 “好客” 早以蔚然成风。 实在无需政府来推波助澜。 我们的 “好客” 究竟到了什么火候, 到 Google 里查一查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看看结果就明白了。 越是以前侵略过中国的国家,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就越多。

这一波全民学英语的浪潮, 总让我联想起当年的全民大炼钢铁。 炼钢不是坏事, 学英语也不是, 但是中国如此之大, 让所有人一拥而上地去做同一件具体的事情, 实在是不智之举。 而这全民英语热背后折射出的从政府到民众对本国文化的自卑感, 更是令人寒心。

把政府花在 “好客” 和推广英语上的钱分点给那些连中文都没机会学的失学儿童吧。

附:本人在繁星客栈上讨论 “为汉字辩护” 和 “谋害生命的英语” 两文的贴子 [2003-05-04]

英语在许多领域 (尤其是自然科学领域) 的确是目前的主流语言。 我认为, 无论是为汉字 “辩护” 也好, 不想让英语 “谋害生命” 也好, 如果是以在社会上彻底否定英语教育为目的, 那都是完全错误的。 任何有利于我们学习先进文化的工具, 我们都不应该以狭隘的民族眼光来否定。 但是, 正如我们都意识到, 英语只是在某些领域才是主流语言。 让一个有志于研究中国古文化的人也从小强制接受 “双语教育”, 学不好英语不让上大学, 我认为就过份了。 “双语教育” 应该是作为社会提供的一种机会, 供希望把两种语言放在同等地位上来学习的人自行选择, 而不应该作为强制措施 (当然某些确实需要英语的学科可以在适当阶段设置强制性考核标准)。

我觉得我国常常犯的一个错误, 就是以一种搞群众运动的方式来干事情, 结果把一些原本不错的事情干到了反面。

对小女孩出走事件的应对

发信人:pharaoh (法老王),信区:ChinaNews
标 题:应该尽快给贾玉琨母亲护照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Thu Aug 15 11:56:20 2002)

八月初看电视时听说参加夏令营的十二岁中国女孩贾玉琨在旧金山国际机场失踪了, 当时正值加州发生绑架女孩案不久, 大家都担心贾玉琨被绑架了。 我却闪过一个念头: 也许不是绑架而是出走。 念头一起又感歉疚, 心想人人都在关心小女孩的安危, 我却往 “坏处” 想, 真是满脑子坏水。

事实上 “坏水” 也罢, 推断也好, 中国游客借旅游之机出走别国已非新闻。 这是一种比较体面的偷渡方式, 没有装在集装箱中惨被闷死的危险, 万一没走成也可推说是迷了路, 进可攻, 退可守。

这么多中国人出走 (有时甚至是冒死出走) 其原因这里的许多人已经说过 (或者骂过) 了, 本人就不搅这混水了。 本文只想议论几句对此类事件的应对策略。

本人认为目前对此事的最佳应对是尽快给贾玉琨母亲发放护照, 让她获得去美国使领馆申请签证的自由 (给不给签证是美国的事)。 中国政府一向把此类出走事件和国家颜面联系起来, 竭力阻止, 实在是不智之极。 这些事情有损国家颜面固然不假, 一个国家连自己的百姓都要背弃的确令人汗颜。 但强行限制国人的行动自由只会更落人话柄, 更颜面无存, 也只会让更多的人挺而走险。

不久前一些省份开始大幅放宽护照申请手续, 凭身份证户口簿等就可以拿到护照。 这是值得拍手喝采的开明举动。 除了真正从事国家机密工作的人, 和被司法部门判定为罪犯或需要接受调查的人, 所有其他中国公民都应该有随时出境的自由 (对方国家允不允许入境是另一回事)。 人才的流失的确很可惜, 但是一个国家的振兴不能靠对这个国家恨多于爱, 欲弃之而后快的人。 再说中国已经开放到了一定的程度, 有才学的人靠正当途径 (比如留学、 技术移民等) 原本就可以出去, 限制其它人的出境根本没有必要。 让人们自由出境, 就算他们一个个都象这个论坛上的许多人一样在外面破口大骂, 誓言永不回国, 又如何? 这样的人就算在国内又如何? 中国要有泱泱大国的气度, 中国政府要有容人之量, 要善待扎根国内的人, 要积极反思、 开明进取, 这样才能赢得人心。

啊!大嘴文化

发信人:pharaoh (法老王),信区:Whisper
标 题:啊!大嘴文化
发信站:The unknown SPACE (Thu May 29 10:42:24 2002)

刚刚参加完本年度第 N + 1 个会议。 午后的空气里弥漫着一种让人昏昏欲睡的慵懒, 在会议室里尤其如此, 好容易撑住脑袋没让它滑落下来。

所在的是小公司, 开会比较随意, 通常没有明确的结束时间。 会上大家畅所欲言, 不管离题多少里, 都有人响应。 常常是眼看会议就要结束, 满屋子 “OK!”, “Cool!”, “Well Done!”, 我屁股和椅子都已脱离接触了, 结果却因某人随口说句笑话, 又有人接过话题继续下去, 害得我只好硬生生跌回椅子中。 这情形酷似一场山火, 眼看着火苗渐稀, 行将就灭, 却因一颗小小火星飘落到附近的干草上重新燃起来, 复成燎原之势, 真是让人急死。

这种自由式会议的长度和参加会议的人数之间的关系大致是:

会议长度 = (人数) × (人数 — 1) / 2

也就是说如果两个人开会要花十分钟的话, 那三个人就要花半小时, 四个人就要花一小时, 依此类推 (幸好我们很少开四个人以上的会议)。 这一关系式无论从组合学, 还是软件工程学的角度讲都是大有学问的。 学软件工程的人大概都知道 Frederick P. Brooks 写过一本很出名的书, 叫做: 《The Mythical Man-Month》, 讨论软件工程学中的 Man-Month 理论。 该理论的一个结论, 就是软件的开发会因参与人数的增加而出现时间虚耗, 其定量关系不是别的, 正是我在会议室里悟出的那个关系式, 不知 Brooks 是否也曾在会议室里得到过启示。

美国是个鼓励口才的国家, 各级官员竞选都离不开口才 (当然光有口才也不行, 还得有钱, 不过没有口才就很难捞钱, 因此归根结底还是要有口才)。 美国人上至总统下至乞丐, 皆有一副令人称羡的好口才, 就连某次在地铁上偶遇的一位精神病人的胡言乱语, 若论语调之抑扬顿挫, 表情之眉飞色舞, 亦颇为可观。 拿如今流行的 “文化” 二字做标签, 这或许可称为 “大嘴文化”。 如今这大嘴文化所体现的已不单单是一种才艺了, 俗话说 “用进废退”, 大嘴文化的结果是美国人的嘴巴发育普遍比较超前, 日久天长之下整个审美观亦为之倾斜, 中国人传统上以小嘴为美, 所谓 “柳叶眉、 杏核眼, 樱桃小嘴一点点”, 美国人正好相反。 象 Julia Robert 那样一笑起来嘴巴几乎咧到耳朵的影星, 在美国乃是公认的美人。 究其原因, 恐大嘴文化所赐也。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