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08-10-20 以来
本文点击数
7,115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6,499,103
昨日点击数 4,805
今日点击数 2,181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一章

- 7 -

<< 上一篇 | 目录

赵盛奇道: “先生是说, 那遗命除笔迹、 纸张和墨迹外, 还有其它特异之处?”

陈垒云点头道: “正是。 前辈可还记得那遗命上的文字是如何写的?”

赵盛一怔, 张万吉展开那遗命之时他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但后来经历了那么多变故, 此刻再想回忆, 却只记得师傅要刘石屹接任掌门之位, 具体文字却记不起来了。 他正待凝神回想, 却听婉儿答道: “那遗命写的是: 余若遭遇不测, 由石屹接掌本门。”

陈垒云向婉儿微笑着点了点头, 又问赵盛道: “娄前辈晚年可是一直病重?”

赵盛道: “正是。 十年前, 师傅正是由于病情沉重, 才决定让我们师兄弟三人比剑定夺掌门之位。 此后师傅虽专心静养, 不再过问俗务, 可惜病情却始终未能好转。 至临终前一个月时, 师傅的病情更见危急, 我便遣张师弟赴关外寻购上等人参。 哼, 此事本是出于一片孝心, 方才却被师兄当作了把柄。” 说罢下意识地想要握拳捶击身旁的茶几, 不想稍一使力, 肩头又是一阵剧痛, 不禁连连皱眉。 好在他说到此处本就怒形于色, 多皱几下眉头, 倒也并不显眼。

陈垒云等赵盛心情稍稍平复了, 才接口道: “晚辈所说的特异之处便是由这病情而起。 试想娄前辈既是早就病重, 甚至已然病危, 那百年之时的到来, 自是早在意料之中。 在那种情况下, 他若想留遗命, 又怎会写下 ‘余若遭遇不测’ 这样的话来?”

赵盛沉吟片刻, 道: “先生的意思是说, 即便不凭笔力之强弱, 单凭那文句上的特异之处也可断定遗命并非师傅临终所留?”

陈垒云道: “这个倒不敢说是断定, 只能说大体可以推测。 相比之下, 笔力上的疑点乃是更有力的证据, 因此方才当着刘前辈的面, 晚辈只提了笔力这一疑点。 不过, 这文句上的特异之处在遗命是否为临终所留这一环节上, 虽不是一锤定音的证据, 却足可证明那遗命并非刘前辈的伪造之物。 因为那遗命若是伪造之物, 且意在让大家相信那是临终遗命, 又怎会留下此等破绽? 这破绽过于显而易见, 反倒说明它并非伪造之物, 而是对一件真实之物强作虚假诠释造成的。”

婉儿道: “这破绽会不会是大师伯他们的疏忽大意? 方才大家看那遗命时, 爹爹、 我、 还有几位师兄都未能察觉这一破绽, 会不会连大师伯他们也不曾察觉?”

陈垒云道: “大家骤见遗命时震惊在先, 思虑不免受到干扰, 而且当时的情势, 也不容大家静心品味文句, 因此虽有失察也是人之常情。 但同样的疏忽出现在谋划之人身上, 却是难以想象的。 试想这遗命若是刘前辈事先伪造的, 则在伪造之时, 势必字斟句酌, 如此所得的每一个字必定都有用意, 且这用意必定是对刘前辈所要达到的目的有所帮助。 可 ‘余若遭遇不测’ 这六个字, 纵然撇开含义上的破绽不论, 对刘前辈的目的也是毫无帮助。 事实上, 非但毫无帮助, 甚至还大为有害, 因为它实际上是为遗命的执行设置了 ‘遭遇不测’ 这一完全不必要的先决条件, 这对刘前辈所要达到的目的只会起阻碍作用, 因此不可能是刻意伪造之词。”

赵盛点头道: “先生所说极有道理。 只是如此一来, 就又回到我最初的问题上来了, 这遗命既是真迹, 就算不是临终所立, 也一样是有效的, 师兄又何必要谎称它是临终遗命呢?”

陈垒云道: “晚辈来此之前, 也一直在思索这一问题。 想来想去, 只有一种可能, 那便是娄前辈虽曾立下过遗命, 但后来却改变了主意。 刘前辈若不在遗命的订立时间上撒谎, 便无法确立遗命的有效性。”

赵盛奇道: “你是说师傅立下遗命后又改变了主意? 可师傅早已不在了, 纵然改变过主意, 又有谁人能知? 若是无人知晓, 师兄又何必还要为此撒谎呢?”

陈垒云微笑道: “这也只有一种可能, 那便是娄前辈改变主意之事乃是以一种众人皆知的公开形式进行的。”

赵盛愕然道: “众人皆知的公开形式? 这我就更糊涂了, 这样的大事我怎的一点都不知道? 我不仅从未听师傅在任何时候提起过改变遗命之事, 在今日之前, 甚至根本就不知道师傅曾立过遗命。”

陈垒云正待解释, 婉儿忽然接口道: “我明白了! 陈大哥, 你所说的公开形式便是十年前爹爹和大师伯比剑争夺掌门之位一事, 而那遗命的订立时间必是在那之前, 对不对?”

陈垒云又向婉儿微笑着点了点头。 他初到山庄时便惊于婉儿的美丽, 接触多了之后, 发觉她的聪慧和悟性更是每每出乎意料。 三个月下来, 这位美丽绝伦的女孩在他心中留下的印象实已不可磨灭。 他转头向赵盛道: “晚辈的意思正是如婉儿所说。 娄前辈虽从未提过任何有关遗命之事, 但那次比剑既是公开举行, 且又是娄前辈亲自主持的, 自然代表了娄前辈的意愿。 在那之前纵有遗命, 只要与之相悖, 便都自动作废了。 刘前辈必是由于这一原因, 才不得不在遗命的订立时间上撒谎。”

赵盛叹道: “你们年轻人的思虑敏捷, 赵某真是望尘莫及了。”

陈垒云笑道: “前辈过奖了, 有道是: 旁观者清, 晚辈想到这些实不足为奇, 倒是婉儿在顷刻间便道出了晚辈心中所想, 此等聪慧敏锐, 那才是人所难及。” 他这话大出婉儿的意料之外, 婉儿在无旁人在场时原是常爱 “逼” 陈垒云夸她, 一如傍晚时分她刚刚练成 “大漠孤烟” 时那样。 可陈垒云当着赵盛的面主动夸她, 这还是破天荒的头一回, 一时间婉儿的神情不禁大是忸怩, 眼中却不自禁地流露出了欣喜之意。

赵盛哈哈笑道: “陈先生可别这么说, 这丫头如今已是没大没小, 你再这么一夸, 她更是要不知天高地厚了。” 他口中虽这么说, 但神情畅快, 显见是其言若有憾,其心实喜之。 赵盛妻子早逝, 对这女儿一向宠爱, 见陈垒云夸奖婉儿, 心中的欣喜实不在婉儿之下。

婉儿嗔道: “爹爹, 你怎么净捡不好听的话说啊?” 说罢又笑道: “你们先聊着, 我去给你们冲几杯茶。”

片刻, 婉儿将三杯清茶放在三人身旁的茶几上, 一股淡淡的茶香飘散在了屋子里。 赵盛道: “如此说来, 那遗命乃昔日比武之前所立, 这一点已可确认。 唉, 没想到此事竟有如此曲折, 若非先生指点, 赵某便是想破脑袋也不会明白。”

陈垒云道: “从遗命的文字中, 还可推断出更确切的时间。 娄前辈既然留下 ‘余若遭遇不测’ 这六个字, 说明他留下遗命之时必定面临着某种莫测的危机。 前辈不妨回想一下, 在那比武以前, 娄前辈可曾面临过任何事关生死的重大危机?”

他这么一问, 赵盛登时恍然大悟, 道: “先生这么一说我也明白了。 那必是十二年前的事。 那年师傅的一个仇家托人送来拜帖, 约师傅单打独斗。 师傅这人向来重约, 既然两人所约的是单打独斗, 便严令我们不得跟随前往。 那一战的经过如何我们不得而知, 但师傅回到山庄时已是身受重伤, 卧床足有半年之久。 现在想来, 师傅必是事先就知道那一战凶险无比, 是以暗中留下遗命。 而他回到山庄后未曾销毁遗命, 则恐怕是由于伤势太重分了心。 此后师傅的外伤虽愈, 但身体却再也无法复员, 从此大病缠身, 直至去世。 至于那几乎无人知晓的遗命如何会落到大师兄的手里, 我便一无所知了。”

此时遗命之由来已渐渐水落石出, 但赵盛说起昔日娄石龄伤重之事, 神情不禁黯然, 受他影响, 屋里的气氛反而又凝重了起来。 过了片刻, 赵盛问道: “适才先生提到对今晚之事也有不甚明了之处, 不知先生所惑何处? 赵某但有所知, 定当尽言。”

陈垒云道: “方才比剑时, 晚辈见前辈的剑法套路完整, 转折之际灵动流畅, 而刘前辈虽然所使剑招一般无二, 各招之间的衔接却生硬滞涩。 虽说同门之间武功互有高下乃是寻常之事, 但象两位前辈这样的风格迥异似有些超乎常情。 两位前辈的剑法倒象是不同师傅所授, 差别之大甚至有如不同支派, 晚辈对此殊为不解。”

赵盛闻得此言先是一怔, 随后长长叹了一口气, 却默然不语, 神情似乎陷入了思索之中。 过了良久, 婉儿道: “爹爹可是困了, 要不今晚先歇息了? 有什么话明日再说也不迟。”

赵盛摇了摇头, 却仍是默然不语, 又过了半晌, 才缓缓说道: “先生真是好眼力。 此事埋在赵某心里已有整整十个年头了。 唉, 十年来, 这段往事时常困扰着我, 让我不得安宁。 曾有数次我几乎就想告诉婉儿了, 却又顾虑到婉儿太小, 不想让她心里有什么阴影。 现在婉儿已经长大了, 今夜该是了却这段隐秘的时候了。” 他这话轻轻道来, 与其说是在对陈垒云和婉儿说话, 倒不如说是自言自语, 说完这两句后又长长叹了一口气。

陈垒云和婉儿心知赵盛将要说出的隐秘非同小可, 两人屏息凝神, 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赵盛, 静侯他的下文。 赵盛的目光透过茶杯上袅袅升起的热气, 似是望着一个无比遥远的地方 —— 一个十年前的记忆角落。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网友讨论选录

  • 网友: impig   (发表于 2008-10-20)

    居然是沙发!

  • 网友: 元江   (发表于 2008-10-20)

    哈, 笔名还能用。 写的好啊。 昌海的武侠小说读来满过瘾的。

  • 网友: 大漠孤狼   (发表于 2008-10-20)

    呵呵, 情节越来越复杂了。

  • 网友: 星空浩淼   (发表于 2008-10-20)

    进来鼓励一下。 但愿昌海兄成为继金庸古龙之后的接班人。:-)

  • 网友: 快刀浪子   (发表于 2008-10-22)

    好看。 如果后面的情节能根据多条线索展开, 使内容更丰富具有立体感, 这就是一部一流的小说。

    这文章如果贴在大论坛, 估计会受到热捧。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08-10-22)

    “这文章如果贴在大论坛, 估计会受到热捧”——贴在大论坛只会有两种结果: 要么冷场, 要么挨骂 (因为更新速度太慢)。:-)

  • 网友: 国宝   (发表于 2008-10-30)

    每章最后的悬念留得好!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