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09-01-03 以来
本文点击数
8,765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5,792,234
昨日点击数 6,792
今日点击数 3,989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二章

- 3 -

<< 上一篇 | 目录

陈垒云听赵盛说到 “天机当铺” 四个字时不禁一怔, 道: “天机当铺? 这名称晚辈好象在什么地方听见过, 啊, 是了, 晚辈来山庄前有一次在一家小饭馆用饭时, 曾在几位江湖豪客的言谈中听见过。 当时晚辈并不曾细听, 不过依稀记得他们似是在谈论武林中即将到来的一场腥风血雨, 而那腥风血雨的源头似乎便是天机当铺。 莫非那就是前辈十年前在那山谷中见到的天机当铺?”

赵盛点头道: “正是。 我这两年未在江湖上走动, 倒是不知武林中是否将有腥风血雨因之而起。 不过天机当铺成为某些江湖杀戮的缘由却早已不是秘密。 那当铺在我十年前初到那山谷之时似乎还鲜为人知, 起码我自己从未听说过, 可在那以后短短几年间便声名鹊起。 如今它恐怕已是江湖上掌握武林隐秘及武功最多, 最强大、 同时也最神秘的力量。 江湖中人几乎天天都在谈论它, 各帮各派的首脑几乎人人都在追查它的背景, 各种流言蜚语及荒诞传奇层出不穷, 却真伪难辨。 那当铺老板本人也成为了江湖中最神秘的人物, 可他自几年前起便已不再过问当铺之事, 江湖中从此再无他的任何消息, 早年单独见过他的人也都避讳莫深, 以免惹祸上身。 有关他的来历、 去向乃至生死都变成了谜。”

婉儿奇道: “为何早年见过他的人要避讳莫深, 以免惹祸上身?”

赵盛道: “这有两个原因, 一是单独见过他的人几乎全在当铺里做过交易。 照天机当铺的规矩, 那交易不能是纯粹的金钱交易, 交易所涉及的物件中起码得有一件与武林有关, 比如武功秘籍或武林隐秘等。 那些东西本就是武林中最敏感的东西, 很多人更是背着自己的师友, 出卖本门的秘密, 或偷拿了本门的钱财物件前去交易的, 因此自然会避讳莫深。

“另一方面, 当武林中人开始追查天机当铺的背景, 而当铺老板又神秘失踪后, 任何曾经单独见过老板的人都成为了追查的目标, 从而惹祸上身。 就拿我来说, 若江湖中有人知道我早年也曾单独见过当铺老板, 碧霞山庄的门槛怕都早已被前来追查消息的人踩平了。

他顿了顿, 又道: “三年前, 江湖上还出了一件事情: 淮南龙湖帮的陆帮主早年单独见过当铺老板之事不知怎的走漏了风声, 结果天天都有江湖人士去龙湖帮追查消息。 更糟糕的是, 无论陆帮主如何赌咒发誓, 总有人认为他尚有隐瞒, 于是软磨硬泡者有之、 威胁利诱者有之, 目的便是要让他说出实话。 如此折腾了一年有余, 陆帮主实在忍无可忍, 举家弃帮而逃, 甚至连帮中亲信都不曾得知他的去向。 可这一来江湖人士更是认定了他有所隐瞒, 四处追查其下落。 结果陆帮主逃匿不到一个月, 便被人发现全家老小一十七口尽数死在了太湖边的一片小树林里, 且死状甚惨, 显见是逼供不成被人所害。 自那以后, 昔日见过当铺老板的人更是噤若寒蝉。”

陈垒云与婉儿听到这里, 相互对望了一眼, 心中都感到了一阵寒意, 赵盛先前描述天机当铺所在的那片诗画般的谷地, 以及那两位武功卓绝的年轻人时, 让人颇有一种身临仙境的感觉。 没想到时过境迁, 江湖上围绕那当铺竟生出了如此血腥的事件。 两人又均想到: 赵盛见过当铺老板之事若是传了出去, 后果怕是远不止门槛被踩平这么简单。

赵盛似是看出了他们心中所想, 道: “我一直不曾说起当年之事, 最初几年固然是因为心中有愧, 但最近这两年来却也是由于陆帮主的前车之鉴让我时时警惕, 不敢稍露口风。 我们今夜的谈话切不可让外人知晓, 否则后果殊难预料。”

陈垒云和婉儿一齐点头, 婉儿在凛栗之余却也感到一丝温暖, 因为赵盛这话分明已将陈垒云当成了很亲近的自己人。 三人沉默了片刻, 婉儿忽然轻声问道: “爹爹, 你方才说到江湖中有很多人背着自己的师友, 出卖本门的秘密, 或偷拿了本门的物件前去当铺交易, 你当年是否也 ——”

赵盛苦笑道: “那倒没有, 我那时根本就不知有天机当铺这么个地方, 自然不可能有那样的谋划。 唉, 那日我看见 ‘天机当铺’ 四个字, 还以为那不过是一家寻常的当铺, 心中微觉奇怪。 我一边跟着那小哥往谷地走去, 一边暗想: 这地方美是美极了, 可一家当铺开在这么个人迹罕至的地方, 如何能做生意呢?

“我正寻思间, 忽听那小哥提气喊道: ‘老板, 客人来了!’ 我举目四顾, 并不见有人, 正待凝神细寻, 忽听身旁有人笑道: ‘知道了, 快请客人过来。’ 那声音分明就发自身旁, 可我转头看去, 身旁却空空如也。 那小哥见我惊诧莫名, 笑着向远处指了指, 道: ‘老板在那边。’ 我往那方向看去, 只见远处湖畔的一株柳树之下似有几张石凳, 大半被柳枝所掩, 从垂柳的缝隙之中依稀透出些长衫的颜色, 看来那老板便坐在那里。 那石凳少说也在几十丈之外, 方才的声音却仿佛发自身旁, 且语调平和之极, 全无半分高声呼喊的意味, 此事若非亲耳所听、 亲眼所见, 委实让人难以相信。”

婉儿听到这里, 转头向陈垒云问道: “陈大哥, 那是什么武功?”

陈垒云道: “那叫虚音惑敌, 与江湖上的传音入密之术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传音入密之术意在传音, 只要语意尚可分辨, 如何走调变味都无所谓, 声音的方位更是不必在乎, 而虚音惑敌之术则不仅要让声音听起来发自不同方向, 且为了惑敌, 还得力求声音逼真, 因此须得有极高深的内功方能运使。”

婉儿笑道: “原来是这样, 其实那声音便是走了调变了味也一样能惑敌啊, 而且那声音若是变得厉害, 不仅能惑敌, 恐怕还能吓敌呢。”

陈垒云也笑了, 道: “那倒也是。 不过这虚音惑敌之术实际上很少用于对敌, 盖因一个人的武功若真的练到了能运使虚音惑敌之术的地步, 基本上也就无需再用什么惑敌之术了。”

赵盛道: “先生当真是见多识广, 我当时自是不知什么虚声惑敌之术, 但听见那样的声音也知此等能为非同小可, 心中对那老板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唉, 那老板后来被武林中人传得荒诞离奇, 就差没说他是三头六臂、 青面獠牙了, 其实那日我在湖畔看到他时, 只觉他意态洒脱, 神情随和, 没有想象中绝世高手的凌人气势, 倒是让人一见面就能生出亲近感来。 那老板约摸四十来岁, 见我走近, 他微笑着站起身来。

“我见他站起, 忙上前行礼道: ‘沂山派弟子赵盛参见前辈’ 那老板凝目看了我片刻, 然后微笑着点了点头, 左手做了个 ‘请’ 的手势, 道: ‘赵大侠请坐。’

“我见他竟称呼我为 ‘大侠’, 不禁面红耳赤。 武林中人互称 ‘大侠’ 原本倒是寻常之事, 我往日里行走江湖也时常有人如此称呼我, 我不仅未曾脸红, 还颇感受用。 但我站在那老板跟前, 实有一种不会武功的孩童站在大人跟前的感觉, 这时忽听 ‘大侠’ 二字从那老板口中说出, 真让我汗颜无地, 我赶紧说道: ‘晚辈的武功低微之极, 前辈如此称呼, 当真折杀晚辈了。’

“那老板笑道: ‘赵大侠不必过谦, 武林中人只要行止方正, 称一句大侠有什么折杀的? 你若觉得不习惯, 我就叫你赵先生吧。’ 说完坐了下来, 我便也在他对面的石凳上坐下。

“那小哥见我们坐下, 转身向那老板道: ‘赵先生一个多月后便有一场同门较技, 适才我路过山下时, 他正在烈日下练剑。 我与他攀谈了几句, 一见如故, 便带他上山来坐坐。’

“那老板呵呵笑道: ‘欢迎之至, 欢迎之至。’ 那老板的性情看来确是随和之极, 没有半分老板的架子, 那小哥与他说话也很随便, 甚至还带着几分调皮, 他见老板那样说, 也笑道: ‘我刚才说得兴起, 向赵先生夸口说只要上得山来, 在剑法上必有收益。 老板, 你可得给我兜着, 别让我的牛皮吹破啊。’

“那老板瞪了他一眼, 道: ‘你的牛皮若是吹破了, 我的老脸岂不也一并被你丢了? 好, 我替你兜着, 不过当铺可不能做赔本买卖, 你的牛皮我替你兜好, 可你们几个也得把赵先生的刻苦学到手, 人家顶着这么大的烈日练剑, 你们几个在干什么? 捉鸟? 遛马? 从明日起, 你们几个也得在烈日下练练!’

“我听老板这么说, 不禁又是面红过耳。 那小哥吐了吐舌头, 躬身应了声 ‘是’, 便转身离去了。”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往年同日 (1 月 3 日) 发表的作品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