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09-04-24 以来
本文点击数
14,478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7,542,056
昨日点击数 6,016
今日点击数 1,702
打印版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三章

- 4 -

<< 上一篇 | 目录

三人说到这里, 心情都有些沉重, 一时无语, 便各自加快了脚步。 这样又走了约摸半个时辰, 林木略见稀疏起来。 再走得数十步, 那小径向左拐了个弯, 三人拐过弯去, 只见三五十丈外的林子尽头现出一座庄门来。 那庄门看似是门, 其实却并无门板, 而只是一个青竹搭成的门框, 那门框之上有一块松木牌匾, 上面刻着山庄的名字。

此时薄雾已然散去, 崔向鹏等常年习武, 眼力甚佳, 虽隔了几十丈的距离, 仍看得清清楚楚, 那牌匾上的名字正是 “无为山庄”。 这三人连日奔波, 一路上提心吊胆, 实已有些心力交瘁, 此时忽见那无为山庄就在前方, 心中皆各大喜。 李立勤笑道: “还以为是怎样一座深宅大院呢, 没想到堂堂天下第一庄的庄门竟是如此简陋。”

崔向鹏笑道: “这才是绝世高手的风范啊, 别看这庄门形同虚设, 这山庄可比武林中任何名门大派的深宅大院安全百倍。 二十年来, 除了堂堂正正地找沈庄主父女比武的人外, 从未有人敢擅闯无为山庄半步。 我们既已到了这山门之前, 这几日的行程可算是有惊无险了。”

崔向鹏说到这里, 与张开林互望了一眼, 两人都不禁暗自庆幸, 心想此行所访若是少林寺, 怕是起码得再走上个十天半月, 一路上还不知会有多少变数呢。 王伯钧的死讯传出后, 他们最初也打算去请玄信大师, 可商量之下, 均觉得由江南去少林的路途太过遥远, 不仅风险甚大, 且太费时日, 纵然请到了玄信大师, 也有可能会远水难救近火。 是以思酌再三后, 两人决定改到无为山庄请沈冰。 如今看来, 这决定算是成功了一半。

三人正自欣喜, 却听得右边树林中传出了一小串轻微的响声, 似有什么东西擦着了树枝。 那响声甚是轻微, 且又只是片刻间的事, 但落在三人的耳朵里, 却立即听出那绝非风吹树枝的声音。 三人刚刚放下的心立即又提了起来, 一齐转头往那声音传来之处望去, 却见一只乌鸦正从树梢上腾身飞起, 方才那响声显见便是那乌鸦翅膀擦碰树枝的声音。

三人见那不过是一只乌鸦, 都不禁暗叫了一声惭愧, 心想这几日提心吊胆下来, 都快成惊弓之鸟了。 那乌鸦飞到空中, “嘎嘎嘎” 地乱叫了起来。 这三人平日里虽都不信那鸦叫不祥之说, 但此刻情绪紧张, 听见那极难听的声音却不免觉得心神烦乱。 李立勤便从怀里掏出两粒铁莲子向那乌鸦掷去, 要将它打落下来。 岂料那铁莲子方自掷出, 却见那乌鸦哀鸣了一声, 忽地一头栽了下来, 伴着一串轻响, 穿过树梢, 掉落在几丈外的林子里。

三人面面相觑, 李立勤惊道: “义父、 张叔叔, 这 ... 这是怎么回事? 那乌鸦怎会自己掉下来?”

崔向鹏低声喝道: “情况有异, 快快冲进无为山庄!” 说罢三人展开轻功, 疾向那庄门奔去。

便在此时, 一阵暗器破空的声音穿林而来。 三人听风辨器, 各自拔出兵器向那暗器挡去。 只听得 “当当当” 几声响, 来袭的暗器被击得粉碎, 却原来只是几粒小石头。 但那几粒石头所挟的劲力却非同小可, 崔向鹏和李立勤都觉得刀身一阵剧烈颤动, 虎口微微发麻。 张开林的长鞭虽不传力, 鞭梢却被碰得倒卷回来, 迫得向旁一引才化解了那小石头所挟的劲力。

这一接招间, 三人已知来人的功力甚是了得, 当此之时, 不敢稍事停留, 甚至连往暗器来袭方向看一眼的余裕都没有, 只顾全力往无为山庄冲去。 转瞬间三人已奔至离庄门只有七八丈远的地方, 却听一阵衣袂带风的声音自右侧响起, 三条人影从林子里扑了出来, 人未到, 一股令人呼吸为之滞涩的劲风已扑面袭来。

崔向鹏等离那庄门虽只有咫尺之遥, 却已无法再往前迈出半步, 三人眼见来人的气势锐不可挡, 只得各避锋芒, 向旁闪避。 那来袭的三人轻轻落下地来, 一人在前, 两人在后, 品字形地挡住了崔向鹏等人的前行之路。 那三人都是清一色的玄衣布履、 黑巾蒙面, 其中两人空手, 另一人却手持双剑。

崔向鹏喝道: “哪条道上的朋友? 道明来意再动手不迟!”

那三人却并不搭话, 那手持双剑之人踏上一步, 挺剑径向崔向鹏刺来, 另两人也跨步出掌, 分袭张开林和李立勤两人。 崔向鹏等只得各自出招抵挡, 数招一过, 心中便不禁暗暗叫苦。 那三人的招式倒是毫不出奇, 那手持双剑之人连进三招全是向前直刺, 那使掌的两人所用掌法也甚是平淡无奇, 单以招式而论, 比街头卖艺之人尚有不如。 崔向鹏等均知那是他们不愿在武功招数上泄露身份, 也亏得如此, 那三人的武功都打了折扣。 但他们招数虽拙, 内力却比崔向鹏等高出了不止一筹, 是以十余招一过, 崔向鹏与张开林尚可勉力应付, 李立勤却已被逼得险象环生, 一步步退入了树林之中。

又拆数招, 与李立勤对敌的蒙面人似已大致摸清了李立勤的刀法, 忽然清啸一声, 错步上前, 左手食中二指快如闪电般地在李立勤的刀身之上各弹了一下。 随着 “咚咚” 两声脆响, 李立勤只觉一股大力从刀背传来, 手臂剧震之下, 整个右半边身子都是一阵发麻, 那单刀向外一荡, 险些脱手飞出。 这一来破绽毕露, 那人欺身直入, 一掌便往李立勤的肩头拍来。 李立勤想要闪避, 却哪里还来得及? 只得挥左掌与对方的掌力相抗, 他知道自己功力远远不及, 一边出掌, 一边往后疾闪, 意图消解对方掌力。 两人双掌相交, 发出 “嘭” 的一声闷响, 李立勤的左肩一阵剧痛, 已被对方震脱了臼。 那人一掌得手, 更不稍歇, 双掌一并, 径往李立勤胸前击来。

李立勤眼见敌人双掌袭来, 而自己左肩脱臼, 右手单刀尚不及收回, 胸前门户洞开, 大惊之下只得奋力后跃, 却不知林中枝杈遍地, 脚后的地上更是横着一根粗大的树枝。 他双脚被那树枝一绊, 登时仰天摔了下去。 他这一摔虽然狼狈万状, 倒是堪堪躲过了对方的迎面一击。 那蒙面人微微一怔, 却并不变招, 轻轻跃过树枝, 双掌俯身拍击而下。 李立勤欲待挥刀抵挡, 却不料右臂受对方弹指之力所震, 兀自发麻, 那刀尖只抬起了数寸便已乏力。 眼见对方掌力便要袭体, 李立勤情急之下用右脚往刀尖上一挑, 那刀尖借着一挑之力猛然弹起。

那蒙面人正自俯身出掌, 做梦也没想到李立勤的刀尖竟会如此袭来, 连闪避的念头都没来得及转, 便 “噗” 地一声被那刀尖迎胸刺了进去。 那人双目圆睁, 浑身剧烈地颤抖了一下, 便即僵直不动。 李立勤抬眼望去, 只见那人眼中闪过了一丝惊骇痛苦的神情, 但片刻间便忽然失去了神采。 与此同时, 那原本僵直的身子也骤然瘫软了下来, 胸口的鲜血顺着刀身汩汩流下, 那刀尖却从背后顶了出去, 在朝阳的映照下泛出一片触目的殷红。

李立勤在间不容发之际死里逃生, 心中不禁怦怦乱跳, 他将对方的尸体拨在一边, 拔刀站起。 那蒙面人临死前的眼神变化却兀自在眼前晃动, 他心中暗想: “那便是生与死的界限吗?”

但此时林间的形势已不容他思索这种问题。 崔、 张二人均已被蒙面人逼得只剩下了招架之功, 而无还手之力。 李立勤一瞥之下, 只见与张开林对敌的蒙面人已赤手空拳抢进了内圈。 李立勤蒙张开林传授过鞭法, 心知使鞭之时最忌被人欺入内圈, 正所谓 “鞭长莫及”, 敌人一旦欺入内圈, 那长鞭非但难以伤敌, 反会成为累赘。 那蒙面人既已欺入内圈, 张开林的鞭法登时便散乱不堪。 那人掌势凌厉, 招招进逼, 张开林的性命已在旦夕之间。 李立勤见情势危急, 不暇细想, 跃身而上, 挥刀便向那蒙面人砍去。 这招 “力劈华山” 本该是双手握刀, 怎奈他左肩脱臼, 右臂酸麻, 不仅单手握刀, 劲力更是不及平日的五成。

那蒙面人正挥掌向张开林击去, 见李立勤挥刀袭来, “哼” 了一声, 掌势一引, 竟将张开林的鞭梢引得向李立勤击去。 张开林的鞭梢乃精铁所制, 在那蒙面人的内力引使之下, 实有洞穿金石之威, 李立勤虽出刀在先, 怎奈那鞭梢却后发先至, 当下无暇伤敌, 只得先侧头相避。 那蒙面人左手探出, 一把便抓住了李立勤的刀背。 两人功力悬殊, 李立勤拿捏不住, 单刀登时易手, 那蒙面人随手一抖, 那刀柄 “啪” 地一声打在了李立勤的胸口。 这一下看似轻描淡写, 实则却含精蓄锐, 李立勤只觉得眼前一黑, 整个人被震得凌空倒飞了出去, 落地后又踉跄后退了七八步, “砰” 地一声撞在一棵树上。 那蒙面人又 “哼” 了一声, 挥手一掷, 那单刀挟着一股劲风直向李立勤的胸口扎去。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