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09-04-27 以来
本文点击数
14,032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6,628,575
昨日点击数 5,189
今日点击数 2,481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三章

- 5 -

<< 上一篇 | 目录

李立勤的后背重重地撞在树上, 霎时间只觉得气血翻滚, 一口鲜血涌上喉头, 前胸后背骨痛欲裂, 两眼望出去已是一片模糊。 朦胧间他看见自己的单刀向自己胸口插来, 本能地想要闪避, 身子却已不听使唤。 他心中暗叹了一口气, 闭目待死。

便在此时, 他依稀听得义父崔向鹏的声音在喊: “快闪开!” 那声音很奇怪, 好象就在耳边, 却又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在刹那间他恍恍惚惚地竟有一种置身事外的陌生感觉, 仿佛这激烈的打斗, 甚至连那打斗中的自己, 都不过是一件他正在远远旁观着的事情。 但这恍惚只是片刻间的事, 他随即感到左臂被人重重一拽, 将他硬生生地拽离了数尺。 这当口数尺之隔无疑便是生死之别, 他身子刚一离开, 那迎面而来的单刀便 “噗” 地一声将他方才倚靠着的树干扎了个通透。 刀身掠过的劲风刮得他脸颊生疼, 但这疼痛比起他肩膀上的疼痛来却又算不上什么了, 他那左肩本已脱臼, 被人使劲一拽, 剧痛之下, 几欲晕去。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救了他性命的正是崔向鹏。 李立勤倚靠的树木就在他的近旁, 他眼见李立勤遇险, 奋力挡开了与他对敌的蒙面人刺来的剑招, 疾冲过去将李立勤拽离了鬼门关。 他这一挡一冲用上了全力, 时机的拿捏也堪称巧妙, 可惜终究是分心二用了。 那蒙面人的长剑虽被荡开, 但趁着他撤招移步、 分心救人之际, 那长剑却又如附骨之蛆一般粘了上来, “刷” 地一下自他左肩刺入, 并向下直直地划到腰间, 鲜血登时染红了半边衣裳。

那蒙面人一招击伤崔向鹏, 却并不追击, 反而猛然向后滑出数步, 左手剑闪电般地反手刺出, 剑锋所指竟是张开林的后背。 他这一剑并未回头, 剑势却是既准且狠。 张开林独力应付那赤手空拳的蒙面人本已岌岌可危, 若非李立勤跃身相助, 此刻怕是早已伤在对手的掌下了。 李立勤的相助虽在一招间就被那蒙面人击退, 但这片刻的余裕却给了张开林一线生机, 使他闪身后退, 重新拉开了与对方的距离。 只可惜他这一退却也缩短了自己与那手持双剑的蒙面人的距离。 那人虽一直在与崔向鹏激斗, 却是眼观六路、 耳听八方, 发觉张开林背朝着自己, 距离又不远, 便趁着崔向鹏急于救人之际, 反身向张开林袭去。

张开林对付那赤手空拳的蒙面人已是左支右拙, 如何还能闪得开背后的来剑? 只觉得后背一阵剧痛, 已被对方的长剑刺入。 那手持双剑的蒙面人这忽前忽后、 声东击西的两招实是厉害之极, 在顷刻间令得崔向鹏与张开林双双受伤, 张开林所受之伤且是重伤。 张开林背后伤口血流如注, 心知今日之事已万难幸免, 大声喝道: “徒死无益, 快带李贤侄冲进山庄!”

张开林深知崔向鹏义气深重, 断不肯丢下他自行逃生, 是以特意提醒是带李立勤走。 李立勤是崔向鹏的义子兼长乐门中武功最杰出的弟子, 崔向鹏待之视如己出自不用说, 在心里面更是将他看成是长乐门日后光大门户的希望所在。 更重要的是, 张开林自己对李立勤也极是钟爱, 将自己的武功倾囊以授。 张开林在镖局虽也有些弟子, 但资质均是平平, 他私下与崔向鹏开玩笑时常戏称金狮鞭法的传人不在金狮镖局而在长乐门。 张开林在这生死关头提到李立勤, 乃是要提醒崔向鹏, 与其徒劳无益地战死在此, 不如将他二人最钟爱的武功传人带离此地, 这是救人而非贪生。 何况李立勤既然也是张开林的武功传人, 带他离去便是保全了张开林的武功一脉, 对武林中人来说, 这有时是比保全性命更重要的事, 因此不必于心有愧。 至于什么 “留得青山在, 不怕没柴烧”, “说服沈庄主以挽救武林浩劫” 等等更为泛泛的大道理, 此刻已无暇分说。

崔向鹏与张开林相交多年, 心意相通, 听得此言, 立即明白了张开林的意思。 他二人均是行事果决的汉子, 一生经历的大风大浪难以计数, 也见过无数的生死离别, 此时轮到了自己, 心中虽是万分不舍, 却并无半句婆婆妈妈之语。 而此时的情势自然也不容崔向鹏有片刻的迟疑, 他奋起平生之力将手中单刀向那与张开林对敌的蒙面人掷去, 同时伸手将李立勤拨了个转身, 一把抓住他右臂便往无为山庄冲去。 先前一拽之下崔向鹏已发觉李立勤的左肩脱臼, 他心疼义子, 不顾自己左肩有剑伤, 宁愿用自己的左手去抓对方的右臂, 其实李立勤此刻神志渐渐迷离, 反倒已觉察不到疼痛了。

他二人离无为山庄的庄门只有几丈之遥, 可此时此地, 这短短几丈的青石小径却不谛已是最凶险的生死之路, 那手持双剑的蒙面人岂能容他二人逃脱? 崔向鹏决断虽快, 但一手拖着李立勤, 步履不免有些迟滞, 那蒙面人只一个起落便已赶到身后, 挺剑刺来。 崔向鹏从怀里摸出一大把铁莲子往后拼力掷出。 此时双方相距甚近, 这一大把铁莲子倒也颇有威力, 那蒙面人使剑似乎并不趁手, 虽手持双剑, 却无法将来袭的铁莲子尽数磕飞, 迫得向旁闪避了一下。

但这铁莲子也不过只是略阻了一下蒙面人的追袭势头, 崔向鹏才又奔出数步, 双剑破风的声音便已自身侧传来。 他欲待再用铁莲子, 却发现怀中的铁莲子已所剩无几。 这寥寥数颗铁莲子的威力显然远远赶不上先前的一大把, 那蒙面人随手磕飞了铁莲子, 脚步却丝毫不缓。 眼见崔、 李两人就要伤在他的双剑之下, 那蒙面人的脑后却忽然响起了兵器来袭的风声, 他知道那是张开林的长鞭, 便将右手长剑回转, 向后隔去, 左手剑却仍是向前直刺。 但他右手长剑尚未碰到背后的长鞭, 却忽然发觉来袭的风声竟已变了, 那长鞭似已不知去向, 却有三件近在咫尺的暗器向自己头颈、 后背及腰间的三处穴道袭来。

原来张开林这长鞭乃是金狮镖局的镇局之宝, 在握手之处有一处保命的机关, 可将三截精铁所制的鞭梢断开, 依照当时挥鞭的势头, 那断开的鞭梢可以分袭对手的三处穴道, 此招在激斗中突然使出, 实有令人防不胜防的威力。 只是那长鞭制作不易, 而那机关一经使用, 便不能复原, 须得另行打造, 再说此招多少有点偷袭的意味, 是以张开林不到万不得已时从不使用。 方才他与那赤手空拳的蒙面人激斗之时也未曾使用, 后来情势不对想要用时, 却已被对方抢入内圈无法使用。 此时趁着与他对敌的蒙面人闪避崔向鹏掷出的单刀之际, 终于有机会使了出来。

饶是那手持双剑的蒙面人武功了得, 在这出人意料的机关暗器的袭击之下也不禁大是狼狈, 眼见纵跃隔挡均已不及, 只得急速滚倒在地。 以他的武功, 竟被逼得使出了如同 “懒驴打滚” 一类的招式来, 可说是颇为汗颜。 但纵然如此, 却也没能快过那三截鞭梢, 堪堪避开了两截, 那最后一截却从他臂上划过, 衣衫破裂之下, 露出了一段青蛇纹身的图样。 只可惜崔向鹏根本无暇向后观望, 不曾见到他那纹身图样。

从崔向鹏掷刀拉人, 到那手持双剑的蒙面人滚地闪避张开林的鞭梢, 虽然双方各施绝技, 迭遇险招, 在时间上却不过是瞬息之事。 张开林刚使出了长鞭上的机关, 那赤手空拳的蒙面人已经避过了崔向鹏的单刀, 欺近身来。 张开林心知最后的时刻已然到来, 更不躲闪, 松手放脱长鞭, 双手箕张, 迎着那蒙面人猛扑了过去。

那蒙面人原以为张开林会向后退避, 不让自己抢进内圈, 没料到对方竟大违常理, 不退反进, 拼死扑了上来。 其实他的心思若再细密一点, 便不难想到对张开林来说, 再多的常理也已无济于事, 生出拼命之念才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那蒙面人胜券在握, 并无拼命之意, 可他们两人一人前欺, 一人猛扑, 势头均是快速之极, 临时想要收势变招却已万万不及。 总算他百忙中脑袋微侧, 避开了五官要害, 但脸颊一痛, 仍是被对方连皮带肉地抓掉了一块。 与此同时, 那蒙面人的手掌也印在了张开林的胸口, 一掌震碎了他的五脏六腑。 张开林虽已抓落了对方的蒙面黑巾, 却再也无法说出自己的眼前所见了。

但这么一耽搁, 崔向鹏已拖着李立勤冲进了无为山庄的庄门。 那空手之人脸颊受伤, 心中恼恨已极, 狂怒之下, 忽然冲上几步, 拔出先前被他掷出后插在树上的李立勤的单刀猛向崔向鹏的后背掷去。 但他手臂方动, 那手持双剑的蒙面人便用手肘在他臂上重重一撞, 那单刀失了准头, 飞进了树林之中。

那空手之人怒道: “你干什么?” 这还是他们进入林中以来第一次开口说话。 那手持双剑之人沉声喝道: “你长几个脑袋? 没看见他们已进了无为山庄吗, 还敢出手?”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网友讨论选录

  • 网友: 往事如昨   (发表于 2009-04-27)

    科普作家改写武打, 怎么看都别扭。

  • 网友: 星空浩淼   (发表于 2009-04-27)

    不知昌海兄在后面会不会发明一些匪夷所思、 千奇百怪的武功? 我觉得武侠小说里面作者对武功的杜撰, 多少有点象没有科学根据的科幻。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09-04-27)

    “科普作家改写武打, 怎么看都别扭”——若是别扭, 那就只看科普吧。 但愿不要有那么一天, 看科普的人留言说: 武侠作者改写科普, 看着也别扭。

    “不知昌海兄在后面会不会发明一些匪夷所思、 千奇百怪的武功?”——现在我也不知道, 在我的构思中, 武功本身的奇幻相对来说不是重点, 也许会杜撰一些, 但不太会有象古龙的 “嫁衣神功” 或金庸的 “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 那样离奇的功夫。

  • 网友: 大漠孤狼   (发表于 2009-04-27)

    这段描写, 惨烈、 悲壮、 豪迈。

  • 网友: jackie   (发表于 2009-04-27)

    一口气看完, 写得很好, 期待更多精彩内容。

  • 网友: 季冬   (发表于 2009-04-27)

    先鼓励一下, 还是不看, 等你写完再看。 打听一下, 昌海兄打算写几集? 不会要我等三、 五年吧?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09-04-27)

    “不会要我等三、 五年吧?”——这个…… 连我自己也说不准啊。 但我会尽量争取不象委员长的 “一年准备, 两年反攻, 三年扫荡, 五年成功” 一样不了了之。:-)

  • 网友: Esta   (发表于 2009-05-03)

    我终于还是没忍住看了…… 于是陷入等待出新的痛苦中……

  • 网友: Xi   (发表于 2009-06-02)

    昌海兄, 挺喜欢你的文章。 心情浮躁的时候来看, 能让我感到充实和宁静。 心情郁闷的时候来看, 能让我觉得诙谐中还不失亲切。 看到国内冒出的一个又一个的 “民科”, 叫嚣乎 “挑战” 了一个又一个的理论和定律, 我除了好笑以外剩下的全都是无奈和郁闷了。 媒体在宣传, 居然很多人也在歌颂这些位的 “怀疑” 精神和勇于 “挑战” 权威的胆量。 我实在无语了。 所以, 无意中来到了你这里, 发现挺好, 看看你的文章, 能让我觉得科学还是那么的美好。 初次来到这里, 给您问个好!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