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09-06-14 以来
本文点击数
12,720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6,784,176
昨日点击数 4,698
今日点击数 3,344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四章

- 1 -

<< 上一篇 | 目录

崔向鹏和李立勤一冲进无为山庄, 眼前的景致登时迥然一变。 虽值深秋时节, 山庄中的草坪依然是一片翠绿, 百十丈外的屋舍卧在晨曦之中, 显得既空旷又宁静。 这山庄的静谧使崔向鹏生出了一丝错觉, 仿佛清晨所走的那一个多时辰的阴森小径, 及方才林间的浴血拼杀、 痛失好友, 都不过是一场一眨眼就能醒来的噩梦。

但那错觉终不过是刹那间的事, 自他左肩以下的伤口传来的阵阵剧痛即刻便将他拉回了现实。 此时李立勤的神志已然昏迷, 崔向鹏将他背在身上, 向那草坪中屋舍踉跄奔去, 从他伤口流出的鲜血在身后留下了一条斑斑点点的血线。

他奔到离那屋舍十余丈远的时候, 从左侧屋舍中走出了一位身着浅白色衣衫, 手提一只小木箱的人。 崔向鹏扑上前去喊道: “沈庄 ——” 一语未毕, 他已看清了那人的脸, 原来却是一位年近六旬的老人。 沈冰成名之时不过二十几岁, 隐居二十余年, 看上去应当是四十许人, 来人既已年近六旬, 自然不会是沈冰。

崔向鹏见自己认错了人, 当即改口, 喊道: “老人家, 快——快请沈庄主救我兄弟, 晚了就来不及了!” 他此时心力交瘁, 气息不顺, 喊出来的声音也已嘶哑不堪, 但心情之惶急溢于言表。

那老人的神情甚是和蔼, 他微微摇了摇头, 道: “没有用了, 庄外的打斗早就结束了。 唉, 如今这世道并非乱世, 凡事本该以律法为尊, 可武林中人为何却总是如此好勇斗狠, 宁愿相信自己的拳头呢? 今日你杀我, 明日我杀你, 这辗转杀戮、 冤冤相报何时才是个尽头啊?”

崔向鹏听他这么说, 不禁垂下泪来。 其实这结果他心中早已知道, 方才他们三人联手尚且命悬一线, 张开林一人对敌又岂会有幸理? 只是听到老人那句 “没有用了, 庄外的打斗早就结束了”, 连最后一丝幻想也被吹灭, 心中仍感到一阵剧痛。

那老人见他站在那里茫然失措, 甚至忘了将背在身上的李立勤放下来, 轻轻叹了口气, 道: “生死皆有天命, 这位侠士还是节哀顺变吧。 你背上那位少侠内伤甚重, 若不及时救治, 纵能保得性命, 也会有伤残之虞, 而你自己所受虽是外伤, 但受伤之后兀自打斗, 未曾有过片刻歇息, 加之心神激动, 如今血流不止, 也甚是凶险。 所谓 ‘留得青山在, 不怕没柴烧’, 你们最好还是先坐下, 让老朽替你们治一治伤。”

这几句话说得崔向鹏心中一凛, 心想: “他说得一点不错, 我真是忒糊涂了, 此刻还有什么事比面见沈庄主更重要? 伯钧兄和开林兄为了此事把命都豁掉了, 我若是连这事都办不好, 日后有何面目见他们于九泉之下? 再说开林兄让我带走鹏儿, 鹏儿的伤势若有个三长两短, 我如何对得住开林兄? 我先办好这里的事, 然后再去追查杀害伯钧兄和开林兄的凶手, 到时候纵是搭上性命, 也一定替他们报仇雪恨。”

他想到此处, 心中渐渐宁定, 对那老人道: “多谢老丈点拨, 在下轻重缓急不分, 当真是糊涂了。” 说完把李立勤从背上轻轻放下, 让他坐在石凳上, 自己则坐在一旁用手相扶。 那老人将小木箱也放在了一张石凳上, 打开箱盖, 一阵药香登时飘了出来。

那老人从一只精致的锦盒中取出一粒小小的白色药丸, 放入李立勤的口中, 左手将他的脑袋仰起, 右手拇指及食、 中二指在他喉头处略一挤压, 只听 “咕哝” 一声轻响, 那药丸已被吞了下去。 他见崔向鹏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的动作, 便笑道: “此丸名为 ‘还魂丹’, 乃是集数十味珍稀草药配制而成的, 虽不能当真还人魂魄, 对救治内伤却有奇效。 这位少侠的胸口曾遭内家高手重击, 脏腑之内皆有淤血, 是以要先用此丸稳住伤势。”

他喂完药丸便直起身来, 走到屋前的古井旁, 用吊桶打上了一桶水。 他用药箱中的一只褐色器皿舀了少许井水, 又从一个药瓶中倒出一些黑色粉末, 和入水中拌成浓糊状, 然后示意崔向鹏脱去已经破裂的衣衫, 露出伤口。 那伤口由肩至腰足有两尺多长, 半寸多深。 那老人道: “此药粉名叫玉灵散, 乃治疗外伤之灵药。” 说完将那和好的黑色药糊抹在了崔向鹏的伤处, 边抹便用一块用井水沾湿的布条洗去伤口附近的血污。

那药糊当真是其效如神, 抹到之处不仅血流登止, 而且疼痛大减, 有一阵清凉的感觉。 不多时崔向鹏的伤处已尽数抹上了药糊。 那老人又替李立勤的脱臼肩骨复了位, 抹上了一层黄色的药粉, 然后开始用布条将他的手臂固定在胸前。 此时李立勤已悠然醒转, 显见那 “还魂丹” 已起了作用。 他见自己坐在石凳上, 眼前是一片翠绿的草坪, 一位陌生的老者正在替自己治伤, 不禁一阵迷惘, 愣了一下才醒起自己方才是在林中激斗, 但后来如何会来到此处, 却无论如何想不起来了。 他微一转头, 见崔向鹏坐在一旁, 便轻声问道: “义父, 这里是哪儿啊? 张叔叔呢?”

他一提张开林, 崔向鹏心中又是一痛, 他不愿李立勤多想, 便道: “此地已是无为山庄, 张叔叔与我们冲散, 或许已遁入密林了,”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 觉得这话终究令人难以置信, 便又道: “也可能他已被那些黑衣人劫走, 等此间之事一了, 我们一同去寻访他的下落, 上天入地, 也定当救他出来。”

李立勤刚从昏迷中醒来, 神志尚有些恍惚, 听崔向鹏这么说, 便也不再问了。 那老人将他的手臂固定好, 又将一块沾了水的粗布盖在他的肩上冷敷。 然后回屋拿出一件外衣递给崔向鹏, 道: “你那衣衫已破, 先拿这件将就着穿了吧。”

崔向鹏见那老人治伤的手法娴熟之极, 且依照两人伤势的轻重, 先救治李立勤的内伤, 然后是自己的外伤, 最后才是李立勤的脱臼, 次序井然、 分毫不乱, 不禁大为叹服, 他穿上老人递过的衣服, 谢道: “老丈的救伤之恩, 在下永志不忘, 敢问老丈尊姓大名?”

那老人笑道: “我在此处救治过的武林人士已逾百人, 你还是第一位问及我姓名的人, 就告诉你吧, 老夫姓邱名奇。”

崔向鹏 “啊呀” 一声站了起来, 道: “前辈莫非便是人称 ‘阴阳圣手’ 的邱神医?”

原来数十年前, 六扇门中有位出名的神医叫做邱奇, 此人不仅医术如神, 追查死者死因的本领更是天下一绝, 曾协助六扇门破过无数疑案。 江湖中人因其活人能治, 死人能查, 便赠了他一个 “阴阳圣手” 的名号, 这 “阴阳” 乃是生死两界之意。 二十年前, 此人突然退隐, 谁也不知去向。 这二十年来, 虽有百余人先后来无为山庄找沈冰父女比武, 且落败后都是邱奇治的伤。 但那些大都是年轻人, 纵然听说过邱奇的大名, 却并不曾亲眼见过, 是以江湖上人人皆知无为山庄的庄主是天下第一高手, 却无人知道 “阴阳圣手” 邱奇也隐居于此。

邱奇见他知道自己的名号, 笑道: “二十年前的名号还提它做甚? 哼, 这 ‘阴阳圣手’ 四个字也不知是哪个不通诗书的家伙替老夫胡取的, 所谓 ‘女为阴, 男为阳’, 不明缘由的人听了这名号, 还以为老夫不男不女呢, 真是气死老夫了。” 他话虽这么说, 脸上的神情却甚是愉快, 且一说起昔日之事, 语气也变得豪迈起来。

崔向鹏道: “天可怜见, 竟让我在这里遇见恩公。” 说完跪倒在地便磕下头去。 李立勤不明就里, 见义父跪下, 便也跟着跪了下来。

邱奇吃了一惊, 道: “两位这是为何? 治这区区小伤不过是举手之劳, 何必行此大礼? 快快起来, 免得弄破了伤口还要让老夫重新收拾。”

崔向鹏道: “前辈有所不知, 晚辈乃是替先父磕头, 先父崔叶弘二十年前遭人暗算, 多亏前辈相救。 那时晚辈不在家中, 得讯赶回时前辈已然离去。 后来先父叮嘱晚辈说日后若见到前辈, 定要当面叩谢救命之恩。 可后来江湖上忽然没了前辈的消息, 不想今日竟在此处相遇, 终于能一了先父的遗愿。” 说完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 才站起身来。

邱奇道: “原来是崔员外之后, 怪不得看着有几分眼熟。 唉, 终究是年纪大了, 若在从前, 凭老夫的眼力, 早该看出你与崔员外的父子关系了。” 崔向鹏的父亲乃是朝廷的员外, 平日里乐善好施, 在江湖上也略有薄名。

邱奇与崔向鹏的父亲其实也不过是医患之间的一面之缘, 但他隐居二十年, 还是第一次见到略有渊源之人, 仍甚感欣慰。 他知道崔向鹏必有要事找沈冰, 闲聊了几句后便道: “你们是来找庄主的吧? 不过你们在庄外遭人堵截, 显见不是来比武的。 这庄主的架子可大了, 你们既然并非是来比武的, 他见不见你们, 那可是谁也说不准啊——”

他这句话特意提高了声调, 还将末尾那 “啊” 字拖了长音, 结果崔向鹏尚未搭话, 屋里已有人笑道: “邱兄你这不是绕着弯儿骂我吗? 你平日常说我有十里听音之能, 今日说话却如此大声, 莫非是咒我耳聋? 再说我架子再大, 又怎敢将邱兄你的故人拒之门外?”

邱奇对崔向鹏笑道: “行了, 你们进去吧。 我到林子里看看, 我虽不是捕快, 但离开六扇门二十年来, 第一次有案子发生在周围, 好歹也得去看一眼。”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网友讨论选录

  • 网友: 大漠孤狼   (发表于 2009-06-14)

    传说中的人物终于快露面了, 期盼……:-)

  • 网友: rayhoo   (发表于 2009-06-16)

    呵呵, 终于等到了。 感觉传说中的人物出场还不够气派。 哎, 唯一的遗憾是不知道又要花几个星期等待下集?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09-06-17)

    我每次一般都会写不止一集, 因此下一集很快就会上传。 我曾设想过把沈冰的出场安排得更气派一些, 但后来觉得一位隐居二十年的人应该会比较平和 (虽然武林中人对之仍很畏惧), 否则每天盼望耍大牌的机会, 却又无人到访, 自己就能把自己急死。 因此最终决定按平和的路数写沈冰的出场。

  • 网友: Esta   (发表于 2009-06-22)

    昌海大哥的文字很清雅, 真喜欢。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