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09-06-29 以来
本文点击数
12,087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6,486,301
昨日点击数 4,771
今日点击数 3,549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四章

- 3 -

<< 上一篇 | 目录

崔向鹏道: “有过一些, 不过大都在早年, 最近几年已极少听说了。 那天机当铺在其它方面都低调得近乎神秘, 唯独在处理欺诈之人时不仅手段严苛, 且甚为张扬。 所有在天机当铺做交易的人, 在交易前都须立契画押, 开列交易之物, 并言明自己的交易之物若有虚假, 则交易无效, 且任由当铺处罚, 后果自负。 那一纸契约起初并没有人太当真, 武林中人自行其是惯了, 杀人越货后尚能一走了之, 不惧官府, 自然不会将一纸当铺契约放在眼里。

“结果当铺开张不过半年, 便有人因交易之物虚假而被当铺察觉。 那人乃是丐帮临安分舵的一名三袋弟子。 此人虽栖身丐帮, 手头却极为阔绰, 还时常出入赌场。 那年因欠下巨额赌债遭人追逼, 便拿了一本丐帮的《蛇影拳谱》去天机当铺换钱。 那蛇影拳虽只是丐帮低袋弟子所习的武功, 但那弟子慑于帮规, 终究还是不敢将拳谱真本拿给天机当铺, 思虑之下, 便设法造了一本赝品, 其中还故意改动了一些字句。 这样万一事败, 丐帮长老追究起来时也可稍有些回旋余地。

“此事当时做得可说是神不知鬼不觉, 那弟子从当铺归来, 不仅还清了赌债, 还大有富余, 手头甚至比以前更阔绰了。 时间忽忽而过, 两个月后便是那弟子三十岁的生日, 此人在丐帮中的辈分虽低, 但手头阔绰之人, 结交大都广泛, 那日共有数十人齐聚于临安城内的醉仙酒楼, 庆贺他的而立之日, 其中甚至包括一位丐帮的七袋长老。

“席间众人喝酒猜拳、 谈古论今, 气氛极是热闹。 不料席至中巡, 那天机当铺的老板忽然出现在了席中。 那日的酒席设在二楼, 共开了四桌, 席上的宾客十有八九是临安武林道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可那老板倏忽而至, 众宾客竟无一人察觉他如何上了楼, 又如何来到四桌酒席的正中间。 那老板也不多说, 当场拿出那丐帮弟子在当铺所立字契, 示之于众。 众人这才知道那弟子曾在两个月前用《蛇影拳谱》换得了二百两黄金。”

沈冰道: “蛇影拳这样不入流的武功居然能换二百两黄金? 那天机当铺倒是不怕破财。”

崔向鹏道: “那当铺似有用不完的金钱, 在早年的交易中直是挥金如土。” 他顿了顿, 又续道: “那丐帮弟子一见那老板, 便已胆战心惊, 见自己的事情被当众抖了出来, 更是面如土色, 颤声道: ‘你 。。。 你。。。 你不是说过绝不泄露交易之人的消息吗? 却怎的。。。 怎的。。。’ 他这支支吾吾地一问, 等于是承认了交易之事。

“那老板正色道: ‘天机当铺从不食言。 契文上写得明明白白: 交易之物若有虚假, 则交易无效, 且任由当铺处罚, 后果自负。 你拿了一本虚假的《蛇影拳谱》来交换, 交易自然便无效了, 交易既已无效, 当铺为交易所作之承诺, 自然也就无效了。 而且你还得任由当铺处罚。’

“换作是在其它场合, 那丐帮弟子自会一口咬定自己当日所用的《蛇影拳谱》是真本, 但当时丐帮的七袋长老就在席中, 那弟子又怎敢宣称自己拿了真本的《蛇影拳谱》去交换? 是以老板那话一说, 那丐帮弟子登时哑口无言。

“那老板又道: ‘此刻人多, 你说话有所顾忌, 我若就此当你是默认, 谅你不服。 你那本《蛇影拳谱》总共不过九招, 拳理上的破绽却有十七处之多。’ 他说到这里, 随口便将那十七处破绽一一举出, 然后又道: ‘天下武功皆有破绽, 这本不为奇。 但我方才所举的十七处破绽并不包括招数上的破绽, 而全是拳理上的。 蛇影拳虽不是什么高明功夫, 但以丐帮之百年积累, 又怎会在区区九招拳术之中留下多达十七处的拳理破绽? 这里诸位大都是习武之士, 当可判断在下所言是否确实。’

“那老板这番话说将出来, 满场宾客鸦雀无声, 那七袋长老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据后来有人传说, 那老板当日所举的十七处拳理上的破绽, 有十四处是那三袋弟子擅改文字所致, 另有三处却当真是那蛇影拳的缺陷, 那缺陷甚至连丐帮的顶尖高手都不曾知晓, 却被那老板道了出来。”

他说到这里, 沈冰微微点头, 似是对那当铺老板略有嘉许之意。

崔向鹏续道: “那丐帮弟子呆立当场, 额头汗水涔涔而下, 张口似欲说话, 嘴唇却一个劲地哆嗦, 一句也没说出来。 那老板又对众人道: ‘诸位见多识广, 当知这蛇影拳乃是寻常功夫, 那拳谱莫说二百两黄金, 便是二百两银子也未必能值。 天机当铺之所以开出如此重价, 一来是开张志喜、 图个吉利, 二来也是想通过让利于客, 与江湖朋友广结善缘, 是以并不计较账面上的盈亏得失。 但让利归让利, 做生意须有做生意的规矩。 那规矩便是诚信为本、 童叟无欺。 客人若是拿伪劣之物来交易, 可就大大有违规矩了。 天机当铺在其它事情上都好说话, 唯独对这规矩二字是毫不含糊的。’”

沈冰听崔向鹏转述的这段话满是商户口吻, 不禁皱了皱眉头。

崔向鹏道: “那天机当铺的老板委实是一位让人捉摸不透的人, 他武功深不可测, 却又不似武林中人, 说话带着颇多商贾之气, 尤其是最初几年, 倒象当真是经营当铺的商人。 那老板说完那番话, 又对那丐帮弟子道: ‘按照天机当铺的规矩, 以虚假物件交换钱财者, 须散尽家财, 十年为丐。 但你本就是丐帮中人, 这一条用不上, 因此今日我要另行处罚, 废去你的武功。’ 说完双目注视着那丐帮弟子, 右手缓缓提起。

“众人眼见那生日之宴即将变成喋血之席, 不禁一齐将目光望向那七袋长老, 心想这地方是丐帮的场子, 所涉及的又是丐帮的弟子, 而且众宾客中无论武功还是位望, 也均以那七袋长老为尊, 倒要看他如何应对。 那长老见众人目光齐聚于自己, 便踏前一步抱拳道: ‘掌柜请了, 本帮弟子若有冒犯掌柜之处, 本人先在这里代陪不是。 此事虽是本帮弟子与贵当铺之间的私怨, 但依照本帮帮规, 凡弟子犯错者, 须在本帮总坛经执法长老裁定后, 由本帮自行惩处。 这一点还望掌柜通融, 莫要为难本人。’

“他这话前半段说得还算委婉, 后半段的语气却渐转强硬, 说到 ‘莫要为难本人’ 六个字时, 神情已颇为严峻。 他说完这话后双手仍抱拳于胸前, 但衣袖微微鼓起, 连脚下的地板也发出了一阵轻响, 显见已将真力贯注于双臂双腿。 那老板知难而退便罢, 否则的话, 他便要出手干预了。

“众人见状, 又一齐向那当铺老板望去。 却见那老板摇了摇头道: ‘并非在下有意要与长老为难, 贵帮有贵帮的帮规, 但在下却也不得不维护天机当铺的规矩, 难以两全啊。 今日之事换作是在下当铺里的伙计触犯了贵帮的规矩, 恐怕贵帮也免不了是要为难在下的。 贵帮如何处罚自己的弟子, 在下都不会干预。 但此刻在下依天机当铺的规矩处罚欺诈之人, 却也不容旁人干预。 长老还是先退开吧。’ 说完左手衣袖往外轻轻一拂。

“那七袋长老虽早已凝神蓄势, 可在那当铺老板的轻轻一拂袖之下, 竟然站立不稳, 踉跄退后了四五步。 他那时真力贯注, 双腿蓄满了力道, 这一后退, 只听得 ‘喀喇喇’ 几声响, 竟将那酒楼的地板踩出了一长串裂缝。 便在此时, 那丐帮弟子发出了一声惨叫, 象一根木头似地倒了下去。 众人一惊看去, 只见他双肩下垂, 显见是琵琶骨已被击碎。 众人方才的注意力都在那七袋长老身上, 那老板以何种招数击伤那弟子, 竟无一人看清。

“那老板废去了那丐帮弟子的武功后, 抱拳向众人施了一礼, 便径自走下楼梯去了。 他来时身法如电, 去时却极为从容, 留下了一酒楼惊骇莫名的宾客。”

崔向鹏一边叙述, 一边留意着沈冰的神色。 他之所以如此详细地叙述那当铺老板的事情, 乃是想引起沈冰的兴趣, 尤其是引起他对当铺中人武功的兴趣。 对象沈冰这样的高手, 唯有引起他的兴趣, 才有可能请得他出山, 这是他与张开林来此之前就拟好的计划。 但他留意之下, 发觉沈冰虽有兴趣听他叙述, 可除了在他说到当铺老板点评蛇影拳谱的破绽时露出过几分嘉许外, 其余时候全都不置可否。 他心想: “是了, 丐帮七袋长老的武功在沈庄主眼里那是太过低微了, 不足以显出天机当铺的能为来。 看来我得拿些别的事情来说。”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