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09-11-25 以来
本文点击数
17,052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7,069,007
昨日点击数 5,590
今日点击数 781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五章

- 6 -

<< 上一篇 | 目录

邱奇快步上前, 俯身搭了搭乔刚的脉搏, 又翻开他的眼皮看了看, 脸露诧异之色道: “好厉害的毒, 片刻之间竟已透入脏腑, 神仙也难相救了。” 说完站起身来, 退开几步, 朝沈若琳点了点头, 道: “姑且试试, 看能否缓得片刻吧。 缺盆、 天突、 灵墟、 期门、 ......”

他一口气不停顿地报了十几处胸前的穴道, 沈若琳凌空出指, 一一点到。 这一老一少两人一个报穴, 一个出指, 配合得极为纯熟, 显见以前已配合过多次。 但那十几处穴道点过之后, 乔刚却仍一动不动。 邱奇略一沉吟, 又道: “神道、 膈关、 意舍、 脊中、 胃仓。” 这五处穴道却都是在背上, 沈若琳左掌挥出, 掌力到处, 乔刚整个人被卷了起来, 凌空翻了个身, 他背心转到前面的片刻之间, 沈若琳的右手快如闪电般地连出五指, 已将那五处背后穴道一一点到, 然后掌力微收, 乔刚的身子轻轻落回了地上。

邱奇俯身将乔刚的脑袋托起, 在他双颊轻轻按了几下, 乔刚的嘴唇微微开启, 从嘴角流出了一股黑血, 邱奇知道他的神志只能有片刻清醒, 忙问道: “乔少侠, 你受何人所迫? 说出来, 我们或许还能帮你。”

乔刚的眼睛微微睁开, 眼光散乱, 神情呆滞, 也不知是否听清了邱奇的问话, 只缓缓摇了摇头道: “乔 ...... 乔家 ...... 完了 ......” 说完头往左侧一偏, 就此僵直不动了。

沈若琳皱眉道: “邱伯伯, 他中的是什么毒啊? 方才我只是震断了他的手臂, 可并未将他掌上之毒反击回去啊。”

邱奇站起身来道: “不关你的事, 那是鹤顶红与蝎子粉混成的毒物, 与他掌上之毒截然不同。 他来此之前便已知道此行必死无疑, 事先便备下了毒物。”

崔向鹏与李立勤对望了一眼, 均不知道事情为何会闹到这般地步。 沈冰问道: “邱兄可是在方才就已有所察觉了?”

邱奇点了点头道: “我确是起了些疑心, 是以才在交手前让崔老弟和李贤侄退远了几步。”

沈若琳奇道: “邱伯伯方才就已察觉了吗? 您是怎么看出来的?”

邱奇道: “这个说起来还是拜了琳儿你的提醒呢, 邱伯伯可没你们父女那样通玄的耳力, 不过当你说到那人 ‘夤夜奔波, 心浮气躁, 全然不懂劳逸之道’ 时, 我便略略感到了奇怪。 你想啊, 这来无为山庄比武之事可从没有人限定过日期, 这些年里, 多少人来山庄比武, 哪个不是先在附近客栈中住上数日, 养精蓄锐好了, 才来山庄的? 此人却悖理而行, 连夜奔波, 岂非有些奇怪?

“不过一开始我也以为此人不过就是一个不懂劳逸之理的浑人, 但你爹爹却又听出了此人的武功内外兼修。 这就更奇怪了, 一个武功内外兼修的人, 又怎会是个连劳逸之理都不懂的浑人呢? 那时我便开始怀疑了。 及至后来我们出了屋子, 那人见到我们这许多人走出来, 竟然丝毫未露惊讶之色, 我便更觉可疑了。 来山庄比武的人虽大都不知你邱伯伯的来历, 却有哪个不知此处是隐居之地, 又有哪个不事先打听过我们几人的形貌呢? 此人在这里见到陌生访客, 竟然毫无惊讶之色, 倒像是早已知道了, 岂非大大的可疑?”

沈冰和沈若琳听到这里都点了点头, 沈冰赞道: “邱兄当真了得, 小弟虽已听出此人内外兼修, 却没想到要细究一层。” 崔向鹏暗想: “沈庄主父女的耳力与武功, 加上邱前辈的敏锐及料事如神, 相得益彰之下, 这无为山庄虽只寥寥数人, 且终日门户洞开, 却当真是一个令人高山仰止的地方。 唉, 若非邱前辈让我们多退开几步, 沈姑娘的武功又如此了得, 方才我和勤儿哪还会有性命啊。”

邱奇叹了口气道: “只可惜我虽已起了疑心, 却终究还是不信有人敢在无为山庄造次, 一念之差, 便错过了救他性命的机会。”

沈冰道: “如此说来, 此人比武是假, 今日原本就是来杀崔兄父子的?”

邱奇点头道: “正是如此, 据他方才的临终所言, 似乎他此行失败了, 乔家也就完了。 由此看来, 整个乔家必已面临覆灭之危, 而他乃是受人胁迫, 到此拼死一搏, 以自己的性命来换取乔家安危的。 胁迫者为掩饰身份, 想必已迫他答应了无论成败都即刻自尽。 甚至有可能事先就下了毒, 再以镇毒之物暂行克制, 算好了时间或令其在运使内功之后自行发作。 只不过他既已失手, 便终究还是救不了乔家, 山西乔家这个名号怕是从今往后就要从武林中消失了。”

沈若琳道: “怪不得他方才出招之前要让他爹爹佑护乔家了。 但他为何却要先向我出手呢。”

邱奇 “哦” 了一声, 道: “他方才抬头望北, 似在诉说什么, 原来是在说这个吗? 可惜邱伯伯听不见, 否则或可早些猜到原委。 嗯, 他为何要先向你出手? 那可就得问你自己啰, 谁让你拿树枝羞辱他来着?”

沈若琳脸上微微一红, 心道: “谁让他用那样的眼神看人的? 他无礼在先, 怎能怪我呢? 以邱伯伯您的眼力岂会看不出这个, 怎么还明知故问呀?” 这话自然不好意思说出来。

沈冰接口道: “看来此事又是正义盟所为, 他们生怕青煞会的人有什么闪失, 便又安排了乔家之人做死士, 来做二次追杀。 哼, 安排得倒是周密, 可是派人来无为山庄生事, 难道就不怕弄巧成拙吗?”

邱奇道: “那就是赌运气了, 乔刚若是来得快些, 在崔老弟讲出事情之前就先得手, 然后再自尽, 那便什么线索都断了。”

沈冰点了点头, 转身对崔向鹏道: “时候也不早了, 你和李贤侄先回去吧。 江湖上的事我会让琳儿先去看看的, 不过此事不必有意传之于江湖。”

崔向鹏躬身道: “是, 多谢庄主”, 转身又向邱奇和沈若琳谢道: “多谢前辈及姑娘的救命之恩。” 说完带着李立勤出庄而去。

沈冰遣仆人将乔刚的尸身抬去庄外埋葬, 随后便与邱奇及沈若琳回到了屋里。 三人坐下后沈冰道: “琳儿, 无为山庄虽是隐居之地, 但我们一生习武, 终究还是江湖中人, 此次爹爹许你出庄, 乃是要让你有机会看看江湖上的人和事。 不过江湖上人心险诈, 狡计众多, 你出庄之后, 一切都要特别小心。 你要记住, 江湖事的胜负在很多时候是不单单取决于武功的, 因此切不可自恃武功而疏于防范。”

沈若琳点头道: “嗯, 琳儿记下了, 爹爹你就放心吧。”

沈冰又道: “说起来爹爹自己行走江湖的时日也甚少, 没什么能教你的, 待会儿让邱伯伯教你一些辨识江湖诈术的方法吧。 不过爹爹要提醒你注意一个人, 那便是方才崔老师提到的那个双腿残废的老者。 如果爹爹没有猜错的话, 此人恐怕就是昔日威震江湖的达摩上人。 此人原名据说是叫古温达萨米, 号称西域第一高手, 来到中原后自号为达摩上人。 此人当年曾参与过皖南灭门事件, 是爹爹复仇之时遇到的最厉害的对手。 当年他与爹爹激斗了三百多招, 被爹爹震断腿上经脉后坠入深谷, 但爹爹并不确定他是否已经毙命。 据说此人精通一门叫做 ‘龟灵大法’ 的西域奇功, 几乎有起死回生的疗伤之能。 此人若还活着, 你要切切记住, 莫要与之交手。”

邱奇听到 “达摩上人“ 四个字也不禁动容道: “那老魔头当真还在人世吗? 此人的大名连我这不在武林之人也素有所闻, 他若尚在人世, 当真是非同小可之事。”

沈冰道: “小弟也只是猜测, 那达摩上人是一位身材魁梧、 红光满面的西域老者, 方才崔兄却说那双腿残废的老者面目枯槁, 但除此以外, 崔兄所述的那老者实是极象昔日的达摩上人, 甚至连他试图庇护的年轻人来自西域这一点也甚是相符。”

邱奇沉吟道: “沈老弟, 我知道皖南灭门一案是你的毕生恨事, 是以一直避而未问, 今日既已谈起, 我有个问题始终未得其解。 皖南派只是当年武林中的一个小门派, 却怎会招惹到象达摩上人那样的大魔头呢?”

沈冰叹了口气道: “说来惭愧, 这个小弟也不知道。 小弟当年行事其实甚为鲁莽, 灭门之事发生后, 小弟侥幸未死, 且因种种际遇学到了一身武功, 一心所想便只是诛杀灭门当日去过皖南派的江湖之人。 等到想起要追查整件事情的原委时, 却只打听到那些人都是得了一个后来才知道是子虚乌有的消息, 说皖南派所在之地埋有唐代高手 ‘江南三友’ 的武功秘籍, 而前来夺宝的。 但那消息的来源却一直未能查到, 或许知道来源的人之前就已被小弟杀了。 后来经玄信大师相劝, 小弟也觉得杀人太多了, 当年皖南派共有四十三人, 除小弟外尽在灭门事件中殒命, 可小弟所杀之人却多了一倍还不止, 其中有些在夺宝之日虽曾到场, 其实却并未出过手。 后来结识邱兄时, 小弟虽尚未归隐, 却已无继续复仇之心, 便不曾向邱兄请教。 小弟当年之所以不曾探究达摩上人坠崖后的生死, 也是因为如此。”

邱奇点了点头道: “原来如此, 那夺宝的消息想必只是在一些武林人士之间秘传, 是以我从未听说过。 好了, 琳儿, 我们这就准备你的出庄之事吧。”

沈若琳笑道: “谢谢邱伯伯。”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往年同日 (11 月 25 日) 发表的作品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网友讨论选录

  • 网友: 星空浩淼   (发表于 2009-11-25)

    写得很好, 很有画面感, 让人看着看着犹如身临其境。

  • 网友: 来自 129.110 的游客   (发表于 2009-11-25)

    快写。 我等已等不及了。

  • 网友: Esta   (发表于 2009-12-20)

    发现更新了好多, 可惜, 胃口越吊越大了…… 间隔得久了, 都快忘记陈、 赵俩人了。 重温了一遍, 把人物关系理了个草表记下。 就不催作者了, 不时来个惊喜也不错。:-)

    大哥, 我觉得奇怪的是, 赵盛回忆起他母亲时, 婉儿怎么会无动于衷? 依照婉儿现在的活泼和赵盛保守的性格来看, 婉儿可能并未从赵盛口中得知母亲是怎么去世的。 可当赵盛提到他如何没保护好妻子时, 婉儿怎么没有发问? 或者至少给个镜头让她面部显个表情也好啊……

    女主人公出来两个, 在我心里的份量差距就已经好大。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09-12-20)

    EstaMM 分析得好细致。 赵盛回忆起婉儿母亲时, 没有特别写婉儿的反应, 是因为——后文将会写到——婉儿是知道她母亲如何死的, 因此那部分对婉儿来说并不是新的故事。 赵盛从未跟婉儿提起过的只是有关天机当铺的事。

  • 网友: Esta   (发表于 2009-12-20)

    应该是我先入为主地认为她母亲是被惨害, 他父亲武功低微、 大仇未报, 是以从未告知婉儿真相, 怕影响她成长…… 现在想想, 大事怎能隐瞒得了, 尤其她爹还是个掌门, 亲友众多……

  • 网友: hbwhrx   (发表于 2009-12-22)

    很精彩, 只是不知道作者对于内功有没有一个完整的构想? 我觉得我看过的所有武侠小说里面, 如果单把有关内功的描写拎出来看, 都有这样那样的矛盾。 幻想出来的内功, 往往令人神往, 是武侠小说的一大特色, 但那些矛盾让我总觉得有些缺憾。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09-12-22)

    “不知道作者对于内功有没有一个完整的构想?”——没有。:-) 写武侠时我会把自己当成科盲, 迷信、 宗教…… 凡古典小说中常见的元素我都不会排斥。 不过会比梁老前辈的 “右脚在左脚脚背一踏, 倏然间身形又凭空拔起三丈” (《云海玉弓缘》) 稍稍现实一些。:-)

  • 网友: 来自 72.229 的游客   (发表于 2009-12-23)

    老兄, 你又写科普又写小说的, 哪来这么多时间? 呵呵。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09-12-23)

    八小时工作, 八小时休息, 这不还剩下八小时吗?:-)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