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10-02-28 以来
本文点击数
17,409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6,486,277
昨日点击数 4,771
今日点击数 3,525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六章

- 4 -

<< 上一篇 | 目录

次日清晨, 陈垒云和婉儿在客栈用过早饭, 让小二牵回马匹, 便又启程上路。 两人在路上粗略一算, 照目下的脚力, 不出十日便可到达江南, 时间绰有余裕。 当下两人不再快赶, 沿途随意看些风景。 每日闲暇之时, 陈垒云便教婉儿一些临敌应变及判断敌招优劣的窍门, 婉儿有时也问他一些沂山剑法上的问题。 武林中门派之分甚是森严, 不得师傅许可, 陈垒云不敢私自传授武功给婉儿, 但泛泛点评一些武功窍门却算不上是传授武功, 谈论沂山剑法更是不在话下。 婉儿悟性极佳, 对所有诀窍皆能举一反三, 到得后来, 许多诀窍陈垒云尚未讲到, 她自己便已悟了出来。 而她问出的问题不仅常常令陈垒云感到意外, 有时甚至还有所启发。 如此到了第三天下午, 陈垒云忽然问婉儿道: “婉儿, 你说沂山派中谁人剑法最高?”

婉儿道: “那还用说, 自然是爹爹了。 大师伯上回虽然胜了一招, 但下回爹爹一定不会给他机会的。”

陈垒云沉吟了片刻道: “嗯, 原本确是如此, 不过有件事情不知 —— 不知该不该告诉你。”

婉儿见他神色迟疑, 说话吞吞吐吐, 这般神情在他脸上还从未出现过, 不禁又是奇怪, 又是担心, 忙道: “当然要告诉我了, 不管什么事, 我们都要一起去应对啊。 陈大哥, 你快说吧, 到底什么事啊?”

陈垒云踌躇道: “是这样的, 今日早晨我在房间里算了一卦, 原本是想算行程的, 结果摆错了卦, 行程未能算出, 却显示昨日晚上沂山派中发生了重大变故, 你爹爹已不再是沂山派中剑法最高的人了。”

婉儿见他神色郑重, 不禁吃了一惊, 道: “怎么, 陈大哥你还会算卦? 沂山派中发生了重大变故? 难道是爹爹出了什么事?”

陈垒云摇头道: “奇怪便奇怪在这里, 从卦象上看, 你爹爹一切安好, 肩头之伤也康复得甚快, 但却已经不是沂山派中剑法最高的人了。 这可当真让人想不透了。 嗯, 你等等, 让我再仔细算算,” 说完闭目肃容, 口中叽里咕噜念念有词。 婉儿心中关切, 眼睛一霎不霎地看着他。 片刻后陈垒云睁开眼睛, 婉儿忙问道: “算出来了吗?”

陈垒云长出了一口气, 点头道: “嗯, 算出来了, 只是这结果 —— 真是奇怪了, 不可能啊? 怎么可能会这样呢?” 婉儿急道: “什么可能不可能的, 快说啊, 到底是什么变故?” 陈垒云这才道: “那卦象上说, 自昨晚起, 沂山派中剑法最高之人已变成了一位姓赵的女侠, 她的名字 —— 她的名字是叫做婉 ——”

婉儿不待他说完, 便一拳捶在他肩上, 咯咯笑道: “好你个陈大哥, 什么时候学会骗人的? 还装得这么象, 吓了我一跳。”

陈垒云刚才竭力忍住, 才没笑出来, 这时虽已败露, 却也不便于大笑, 只微笑道: “婉儿你这么聪明, 原来也会上当啊?”

婉儿道: “还不是因为你平时装得象个好人似的? 要是换个人, 哼, 才没那么容易骗过我呢!” 说完瞪了陈垒云一眼, 又道: “还装? 想大笑就大笑, 装什么微笑?”

陈垒云赶紧竖起大拇指道: “不过说真的, 婉儿, 你的悟性之高实为我平生仅见。”

婉儿笑道: “这是夸我吗? 陈大哥, 你不是几个月前才离开师门的吗? 又没教过别人, 我悟性高, 是你平生仅见, 悟性若低, 不也是你生平仅见吗?”

陈垒云微笑道: “我可以跟自己比啊, 婉儿, 你我若师出同门, 我说不定得叫你师姐呢。”

婉儿道: “当师姐? 我才不干呢, 好象多大岁数似的, 我要当师妹。” 说完朝他笑了笑, 那笑容既天真又妩媚, 看得陈垒云心头一荡。 他微微一笑, 又道: “婉儿, 算卦云云虽是玩笑, 但现在你的沂山剑法确实已比你爹爹和大师伯都高得多了, 其实他们二老也不必争什么掌门了, 直接将掌门之位传给你才是正经。”

婉儿又瞪了他一眼, 道: “师姐我都不干, 你还让我当掌门?” 说完叹了口气道: “不过说起这掌门之位, 陈大哥, 那日我见了你的剑法, 心中便想, 爹爹和大师伯为了个掌门之位闹得同室操戈, 血溅山庄, 真是何苦来着? 他们若是也能见到你的武功, 知道武学的天地如此广阔, 或许便不会那样死死盯着一个掌门之位了。”

陈垒云也叹了口气, 道: “江湖上因一言之不合便拳脚相加, 因一行之不遂便刀兵相见的都多了去了。 相比之下, 为掌门之位而争已是充足得不能再充足的事由了, 倒也怪不得你爹爹和大师伯。”

婉儿点了点头, 道: “嗯, 说得也是, 这或许便是普通江湖人的日子吧, 不能总跟别人去比, 终究还是得在自己的天地里过。 这就好比 —— 嗯, 就好比谁家主妇的菜也赶不上饭馆的大厨, 却还是得努力去做自己的菜。” 说到这里, 忽觉这比方有些不妥, 脸上不禁微微一红。

两人这般说说笑笑, 几日的时光不知不觉便过去了。 婉儿自那晚换上女装之后, 便不再着回平日的装束。 此后两人无论行在路上, 还是在客栈用饭, 便总有一些江湖豪客或偷偷窥视, 或怔怔呆看婉儿, 偶尔还有人主动上前找两人搭讪。 不过动心者虽多, 倒是无一人动粗, 想是不愿在美丽女孩面前失了身份, 是以几日来两人虽每到一处都颇引人注目, 却并未遇到任何麻烦。

这一日, 两人来到了离山东江苏交界之地不远的一家客栈落脚。 次日清晨, 两人用完早饭, 付完饭钱, 正待上马启程, 却见两位年约三旬的汉子从客栈里走了出来。 这客栈宾客稀少, 那两人前一晚也在此处住店, 四人算是有过一面之缘。 见陈垒云和婉儿要走, 左边那汉子便跟陈垒云打了声招呼, 道: “这位兄台可是前往江南?”

陈垒云抱拳点了点头道: “兄台看出来了?”

那人笑道: “在下哪有那眼力, 只是听说再过二十多天, 正义盟二十八分舵之一的箕水分舵要在临安招募一位副舵主, 谁要是能当上那副舵主, 嘿嘿, 从此吃香的喝辣的, 一辈子荣华富贵享用不尽不说, 就连自己的师门也能沾上点光啊。 这不, 山东武林道上的很多人正往江南赶呢。 看这位姑娘腰间佩着宝剑, 二位想必也是武林中人, 就算不争那副舵主的位置, 去看看热闹也好啊。” 那人虽在跟陈垒云说话, 两人的眼睛却已偷偷瞟了婉儿好几次, 好容易直接说到婉儿, 又一齐转头, 名正言顺地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几遍。

陈垒云 “哦” 了一声, 道: “正义盟? 在下孤陋寡闻, 倒没听说过。 二十八分舵之一招募副舵主便能如此轰动, 看来是一个不小的盟会了?”

那人睁大眼睛, 脸上流露出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 道: “怎么? 兄台莫非从未听说过 ‘正义盟’ 这个名字? 这倒奇了, 看来兄台是新近才行走江湖的。 这正义盟 —— 罢了, 这正义盟兄台去了江南自然便知道, 我在这里多嘴, 若是说错了什么反倒不妥。”

陈垒云心想彼此闲聊, 说对说错有什么打紧的? 但他对江湖之事本无太大关注, 方才的话与其说是在问那汉子, 不如说是随口感慨一句, 原本也未指望对方回答, 见他这么说, 便抱拳道: “如此也好, 反正在下要去江南, 到那时再知道也不晚。 兄台保重, 就此别过。” 说完与婉儿翻身上了马。

两人正要策马离去, 那汉子忽然又道: “兄台初行江湖, 路途想必生疏, 此地的官道向西折行甚远, 二位若想省时间或图清静, 不妨走南边的小路, 那小路从海边不远处穿过, 虽然荒僻, 中途却有一家小饭馆。 二位骑马而行, 一个半时辰便可到达小饭馆, 用过午饭后再行一程, 傍晚前便可到达江苏境内。”

陈垒云和婉儿对望了一眼, 自那晚在月牙湖畔欣赏夜色之后, 两人对宁静氛围均甚偏爱。 这一路因路途不熟, 走的虽一直是官道, 落脚时却尽可能选了相对清静的客栈。 此时听那汉子说往南有一条小路可走, 两人心意相通, 均想: 虽不赶时间, 但官道嘈杂, 倒不如走小路清静。 陈垒云便道: “多谢兄台指点, 那我们便走小路吧。” 说完又拱了拱手, 与婉儿策马沿南边的小路行去。

那两条汉子目送陈垒云和婉儿远去, 那站在右边一直没说话的汉子忽然叹了口气道: “那女孩 —— 那女孩长得可真美啊, 大哥, 咱们这么做是不是太狠了一些?”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网友讨论选录

  • 网友: 小金刚   (发表于 2010-02-28)

    人在江湖飘, 怎能不挨刀!!!^_^

  • 网友: dfj   (发表于 2010-02-28)

    前面一段风光旖旎, 看起来快生变故了。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0-02-28)

    是该生变故了, 再不生变故的话, 读者要生变故了。:-)

  • 网友: chang905   (发表于 2010-03-01)

    好几年没有读《儒林外史》了, 觉得昌海的笔调十分 “吴敬梓”。 算是很传统的白话文呢。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0-03-01)

    惭愧,《儒林外史》我只在一篇有关 “范进中举” 的中学课文中学过一些片断。 我的白话文主要还是从武侠小说中学的, 虽然也读过《西游》、《水浒》、《三国》, 但都是多年前的事, 印象不深, 不象武侠小说, 直到现在还读。:-)

  • 网友: 星空浩淼   (发表于 2010-03-02)

    昌海兄现在看武侠小说, 看哪些人的呢?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0-03-02)

    还是金庸和古龙的那几部比较喜欢的。 也不是从头到尾看, 有时拿起一本, 随手翻到某一页, 就看下去了。 呵呵, 能让我这么看的作者还真不多。 也在看金庸的新修版, 不过受旧版的先入之见影响, 觉得有些修改并不好。

  • 网友: shanqin   (发表于 2010-03-02)

    借鉴古龙的诡谲, 金庸的从容。:)

  • 网友: Seraph   (发表于 2010-03-02)

    我觉得这小说更偏于梁的风格。 这可能与昌海兄缜密的逻辑、 理科思维方式有关系。 个人之见。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0-03-02)

    谢谢 SeraphMM 点评。 梁羽生的书我也看过一些, 可能难免也受他的影响, 不过梁老先生的多数作品我不太喜欢, 主要是人物太脸谱化, 打斗太公式化, 希望我在这些方面不象他。:-)

  • 网友: Seraph   (发表于 2010-03-02)

    哦, 这个方面昌海兄显然技高一筹。:) 我主要指一种行文风格, 怎么说呢, 朴实、 细腻、 扎实、 深厚、 逻辑性强。 打个不是很贴切的比喻吧, 是乔峰式的江湖大侠风格。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0-03-03)

    SeraphMM 过奖了, 我尽量努力。:-)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