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10-03-22 以来
本文点击数
17,000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6,891,280
昨日点击数 3,936
今日点击数 1,402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七章

- 4 -

<< 上一篇 | 目录

此时的陈垒云哪还有心思理会那掌柜的取笑? 片刻之间, 他已连运了数次内息, 却都是一出丹田就突然散去, 竟无丝毫能沿经脉运使。 他五岁习武, 自九岁起便可运使内息, 十几年来从无一日间断, 此时忽然发觉内息无法运使, 心中的惊骇便如常人忽然发觉四肢无法动弹、 鼻子无法呼吸一般。 饶是他定力过人, 这一刹那也不禁汗透重衫, 心中更是追悔莫及。 但悔的是什么, 却连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是后悔不该走这小路? 不该进这饭馆? 不该吃这饭菜? 不该索要解药? 还是不该服用解药? 似乎都不是。 这几件事每一件都做得合情合理, 甚至都很明智, 那解药更是他费尽心机才得来的, 岂料前后串在一起, 竟铺成了一条绝路。

那掌柜笑毕, 又来回走了几步, 他方才走动似是为了判断经脉是否受损, 此刻却是心满意足之下的悠闲踱步。 他踱了几步, 忽然站定, 看着陈垒云微笑道: “小伙子, 你想不想知道自己为何会中计?” 他心情大好之下, 对陈垒云的称呼也由刻板生分的 “兄台” 改成了随和亲切的 “小伙子”。

陈垒云默然不语。 他右手扶住桌沿, 虽勉力维持着坐姿, 却已显得甚为吃力。 那掌柜笑道: “到这地步, 小伙子你就不必再逞强了, 常人服了这个药量, 早就昏睡不醒, 你能保持神志不失, 已足见高明, 便是趴在桌上也不算丢人了。” 他见陈垒云不接自己的问话, 不禁心痒难搔, 他诱使陈垒云服下仙人散的这番计谋, 从用药到斗智, 每个环节都经过了精心准备, 堪称是自己的生平力作。 如此力作若是无人倾听前因后果, 岂不变成了锦衣夜行? 当下他又来回踱了几步, 然后停下来笑道: “我在此地开这得意楼已有七年时间, 所见之人少说也有两三千, 论武功小伙子你毫无疑问可排第一,” 说着伸出大拇指比划了一下, “论聪慧, 你起码也可排到第二, ” 说着指了婉儿一下, 笑道: “这位姑娘或许可排第一, 可惜她武功太弱, 全无施展机会。”

那掌柜说到这里, 又看了看陈垒云的神情, 见他似乎正在倾听, 兴致登时大为高涨, 在临桌旁坐了下来, 笑道: “小伙子, 你我今日相遇, 可谓是棋逢对手、 将遇良材, 实乃我平生快事。 这七年来, 我这得意楼唯有今日才真正无愧于 ‘得意’ 二字。 我今日所用之计谋, 也唯有你这样的对手, 才配享用。 我方才跟你说的那 ‘仙人散一经服下, 内功精深者虽可抵御一时, 但抵御的时间越长, 发作时的损害也就越大’ 云云乃是虚言, 意在诱使你索要解药。 不过我却没料到你会用那样的手段迫我给你解药。 呵呵, 以小伙子你的江湖阅历, 能使出如此手段, 大是高明, 也为你我今日之会添色不少。

“如今你想必已经知道, 你后来服下的解药, 才是真正的仙人散。 这仙人散来自西域的波斯, 它的厉害之处, 犹在我方才那番虚言之上, 一经服下, 再高的内功也会散去。 只不过此物虽好, 却有一个麻烦, 那便是气味怪异。 那波斯之人嗜用香料, 居然在这药丸之中也掺入了香料。 这香料的气味在波斯乃是再寻常不过的东西, 丝毫不会引人怀疑, 但到了中原, 却大是异常, 无论用什么办法, 也难以完全遮掩。 是以这仙人散虽然厉害之极, 在中原却一向无人敢用, 嘿嘿, 直到在下想出办法为止。

“在下的办法其实很简单, 世人之所以不敢用仙人散, 乃是因为想把它当成迷药来用, 在下却反其道而行之, 将它当成解药来用。 迷药须得无色无味, 解药却纵有异香也可堂而皇之地拿出来。 不过这办法说来简单, 做起来, 嘿嘿, 却大是不易。 除在下外, 当世恐无第二人能够办到。 要知道, 江湖之人素来精细, 象小伙子你这样的初出茅庐之辈尚且会疑神疑鬼, 更何况那些老江湖? 是以我特意配制了一种新的迷药, 嗯, 就是放入你们饭菜之中的那种。

“我这新迷药本身的厉害也绝不在其它迷药之下, 对付武功不高者直接便可见效, 但任何迷药对于象小伙子你这样的身负绝顶武功之人来说, 都不会太管用。 我这迷药在这点上也不例外, 但它却有一个妙处, 那便是能在足阳明胃经的若干穴道四周产生滞胀之感, 任你内功多高, 都会有这滞胀之感, 足以使人相信自己确是中了暗算。 更妙的是, 这仙人散乃是通过麻痹经脉而起作用的, 因此在服用了我这迷药之后再服仙人散, 一开始的感觉便是足阳明胃经上那些穴道四周的滞胀逐渐消除, 给人一个解药正在起作用的错觉。 哈哈, 若非如此, 小伙子你方才也不会替我解开穴道。

“这些手段费了我无数心力, 但若用来对付常人, 却无异于是牛刀杀鸡, 常人吃了我那迷药直接就倒了, 根本就用不上仙人散。 这就好比是跟臭棋篓子下棋, 你的妙着尚未使出, 对方已然输了, 你虽赢了棋局, 却毫不尽兴。 是以我说只有小伙子你这样的对手, 才配享用我今日之计谋。 哈哈, 小伙子, 如今你可明白了?”

陈垒云轻轻 “哼” 了一声, 仍不答话。 他此时已难维持坐姿, 身子渐渐倚在了桌上。 那掌柜又笑道: “小伙子你倒也不必担心, 你这身武功对我还大有用处, 因此我是不会杀你的, 待会儿我会送你去一个能让你忘却烦恼的地方。 不过此刻我却要先招呼一下这位姑娘了。” 说完, 走到婉儿身旁, 伸手便要将她抱起。

“且慢,” 陈垒云忽然开口道: “在下也想与阁下做个交易。” 他此时说话比平时慢了许多, 声音也轻了许多, 但吐字仍然清晰。

那掌柜 “哦” 了一声, 停下手来, 笑道: “到了这时候你我居然还有交易可做吗? 你且说来听听。”

陈垒云伸出左手, 艰难地将原本放在桌角的他和婉儿的包袱拉到自己身旁, 道: “在下包袱里有一件原本要拿去天机当铺典当的物件, 阁下若能放过我二人, 在下愿将此物送与阁下。”

这 “天机当铺” 四个字在江湖上委实有不可思议的魔力, 他这四个字一说出口, 那掌柜的目光登时便转到了那包袱之上。 这话若是出自常人之口, 那掌柜未必当真, 但陈垒云武功超卓, 若说他手中有什么可资典当之物, 起码是不无可能。 那掌柜的眼光在那包袱上转了一转, 忽然哈哈大笑道: “小伙子, 你莫非是糊涂了, 你已武功尽失, 纵有宝物, 难道还能算是你的吗?”

陈垒云道: “此物若无在下解说, 旁人便是得到了, 也难知其中奥秘。”

那掌柜又哈哈笑道: “那你可就太不走运了, 在下偏偏有个嗜好, 就是爱琢磨那些旁人难以通晓的奥秘。 若非如此, 又岂能配得出能与仙人散并用的迷药? 你说这宝物若无你的解说, 旁人便是得到了, 也难知其中奥秘, 那好极了, 在下最喜欢的就是此类物件, 你就算愿意解说, 在下还未必愿听呢, 听你说出奥秘, 又哪有自己找出奥秘来得有趣?”

陈垒云沉默片刻道: “这么说来, 阁下是无论如何不做交易了?” 他此刻每说一句话, 都要先积蓄片刻气力, 才能完整说出, 这一切自然逃不过那掌柜的眼睛。 那掌柜笑道: “小伙子, 你连话都快说不出了, 难道还能与我交易吗?”

陈垒云道: “好, 既然如此, 你我一拍两散, 谁也别想得到此物。” 说完, 左手将那包袱往桌边拨去, 要将它拨落在地。 只是他气力太过衰弱, 虽有此心, 动作却并不迅捷。

这时候武林中要想拿到一件能到天机当铺做交易的物件已大是不易, 那掌柜虽不能断定陈垒云此话为真, 心中却是宁信其有, 见他要将包袱拨落在地, 不禁大惊失色, 忙扑上抢夺。 眼看那掌柜就要抢到包袱, 陈垒云的整个人却朝那掌柜身上倒了过去, 随着身体的倾倒之势, 他的左手倏然收回, 往前探出, 手指重重戳在了那掌柜的腰间穴道上。 那掌柜只觉腰间一麻, 登时手脚僵直, 难以动弹。

陈垒云用手指直接戳到对手身上, 乃是他艺成以来从未有过之举, 他方才的坐姿和说话前的蓄势虽是有意示弱, 但气力确已大为衰弱, 内力更是半点也无, 这一指全凭身体倾倒之力, 及时机方向的拿捏, 才侥幸奏效, 一指点出后再想稳住身形时, 却已力有不逮, 从凳子上翻落在地, 蹭了满身灰尘。 他心中暗自苦笑: “师傅和婉儿若是见到我这斯文扫地的样子, 不知作何感想?”

那掌柜腰间中指, 手脚不能动弹, 吃惊之下, 不怒反笑道: “小伙子, 真有你的,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 不过事已至此, 你耍这些小计谋又有何用? 你内力已失, 虽点了我穴道, 不出半个时辰穴道便会自解, 而这仙人散的药力便是再过三天三夜也不会消退, 难道你还指望半个时辰之内会有人来这荒山野岭救你?”

这道理陈垒云又岂能不知? 只是此刻的他便如即将溺亡之人, 纵然抓住一根稻草, 也会当成救命之绳来用。 虽明知自己和婉儿在江湖上举目无亲, 半个时辰之内绝无可能被人搭救, 但拖得一刻是一刻, 总也强过坐以待毙, 是以才倾尽心力, 做了最后一搏。

那掌柜见他又不说话了, 冷笑道: “小伙子你强自求生, 毅力虽然可嘉, 却未免有些不识时务。 你既然不老实, 就莫怪我不客气, 要你吃些苦头了。 德子, 给这位客官放点血!”

那德子应了一声 “是”, 拔拳便待冲上。 那掌柜斥道: “蠢货, 没看见这小子还能点穴吗? 去, 到柴房里把那长柄的柴刀拿来, 我倒要看看是这小子的手臂长, 还是我得意楼的柴刀长。”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网友讨论选录

  • 网友: pencil   (发表于 2010-03-22)

    好文, 好文! 抢坐沙发了。

  • 网友: 大漠孤狼   (发表于 2010-03-22)

    呵呵, 这掌柜看来也是周伯通类人物, 性情亦正亦邪。

  • 网友: 来自 125.84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03-22)

    发表一下在下的拙见: 昌海兄的反面人物刻画得很好, 像引诱陈垒云和婉儿走小路的两个山东汉子, 以及开黑店的老板, 都惟妙惟肖。 两个美女的形象还不是很突出清晰, 婉儿的聪慧与机变还没有充分的显示出, 估计作者以后会有更多的笔墨展示。

  • 网友: 小金刚   (发表于 2010-03-22)

    峰回路转, 莫非有奇人登场?

  • 网友: 来自 60.191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03-22)

    小伙子可以策反小德子。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0-03-22)

    谢谢诸位留言。 不过诸位下次请不要猜测未来情节。 现代读者都很聪明, 除非作者一味靠偶然事件打发悬念, 否则任何合乎情理的情节发展起码在大方向上都能被猜到。 就这次来说, 无论是外部 (奇人登场), 还是内部 (德子) 都有人猜了 (现在能动弹的就只剩下这些人了)。 我知道有些作者在关键情节处采用一次写好的做法, 这样可以避免读者猜测。 不过这样会使等待时间变长, 我个人还是倾向于逐次贴出。 建议大家今后多评论人物及已经写过的情节, 未来情节只在心里猜, 等情节贴出来后可以留言介绍自己是否猜到。

  • 网友: 来自 220.191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03-22)

    我也希望大家不要把自己对情节的猜测发表在这里, 这样很可能会改变作者的写作思路。 大家可以到别的地方猜, 只要作者看不到就行了。

  • 网友: 来自 222.212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03-27)

    这两天看了下《量子江湖》, 感觉完全是物理学史的武侠版, 外加了个校园小说的壳。 感觉还是看昌海兄的天机当铺更像心目中的武侠些。:-) 还是耐心地等待昌海兄的更新, 当然昌海兄写的物理数学的高级科普也值得我们期待。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