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10-03-30 以来
本文点击数
19,007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7,551,052
昨日点击数 7,385
今日点击数 3,313
打印版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七章

- 7 -

<< 上一篇 | 目录

那裘姓汉子喊了几声, 忽听一个微弱的声音说道: “不必喊了, 那畜牲已经反了。” 赫然竟是那掌柜的声音。

那裘姓汉子又惊又喜道: “二少爷, 你醒过来了! 什么? 德子反了? 他小子哪来那么大的胆子?”

那掌柜道: “我怀里的 ‘百花玉灵丸’ 替我拿一粒出来。”

片刻, 那裘姓汉子又问道: “二少爷, 你中了什么毒?”

那掌柜淡淡地道: “孔雀胆。”

陈垒云和婉儿听他二人说话, 知道那汉子不会来后堂寻德子, 心中略微松了口气, 听到那掌柜的话, 又均各一惊, 心想: “孔雀胆乃是见血封喉的剧毒, 那掌柜居然能撑这么久不死, 看来那 ‘毒中之神’ 云云并非阿谀之词。” 两人都知眼下这局面难以持久, 那掌柜只要一说前因后果, 那汉子必会来后堂搜索。 陈垒云悄悄走到窗前, 在窗纸上戳了一个小孔, 往外望去, 只看了一眼, 便摇了摇头。 这小饭馆建在山丘之上, 从窗口望去, 外面的灌木丛一目了然, 他和婉儿若跳窗而走, 纵然跑出数里之外, 对方也只要从窗口一看, 便可发现。

他正自思索, 婉儿忽然拉了拉他衣袖, 他转头看去, 见婉儿做了个推窗的手势, 然后又指了指隔壁房间, 那是掌柜的房间。 陈垒云一怔, 登时醒悟, 婉儿是示意打开窗子, 然后躲到掌柜房间里。 那汉子若来后堂搜索, 经过客房时见到窗户洞开, 便会以为他们已跳窗逃走。 而且一般人也不易想到他们竟敢藏到掌柜自己的房间里。 此计虽非万无一失, 却比贸然跳窗稳妥得多。

便在此时, 前厅又响起了脚步声, 显见是那放信鸽的汉子已跑了回来, 那汉子一进前厅就大叫道: “二少爷你醒了啊? 属下已传信让王神医来替你疗毒了。” 声音听起来甚是兴奋。 那裘姓汉子斥道: “嚷什么? 小声说话会要你命吗?”

陈垒云趁那汉子高声大叫时, 悄悄推开了窗子。 然后向婉儿做了个手势, 示意抱她去隔壁房间, 婉儿体力未复, 步履沉重, 扶她走路难免会发出声音, 前厅那两条汉子武功不弱, 极有可能察觉。 婉儿点了点头, 脸上不禁微微一红。 陈垒云轻轻抱起婉儿, 往掌柜房间走去, 他的功力虽只恢复了一成, 抱着婉儿悄然行走却是不在话下。

前厅中那掌柜轻轻冷笑了一声, 道: “王胖子? 他那点微末医术也配称神医吗? 那年我在三个人身上下了点药, 打发他们找他, 那胖子居然一个都没救活。”

那裘姓汉子笑道: “王胖子怎能跟二少爷相提并论。 对了, 二少爷, 方才到底出了什么事? 从刀伤上看, 那使刀之人似乎不会武功, 二少爷怎地不用解药, 莫非另有高手在旁作梗?”

那掌柜 “哼” 了一声, 道: “还真遇上高手了, 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 那男的武功恐怕比老头子都不逞多让。 那两人此刻怕是往北逃去了。 余秃头, 你去后堂看看, 若逃了, 就抓他们回来!”

看来长相有特点的人在那掌柜嘴里都有绰号, 这 “余秃头” 想必是指那大嗓门的汉子。 果然, 他这话说完, 那汉子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这回嗓门却不大, 似有几分胆怯: “这 —— 那男的这么厉害啊? 属下恐怕折了二少爷的威 ——”

那掌柜冷笑打断道: “怕什么? 你有几斤份量我还不清楚吗? 那两人服了我的仙人散, 若能逃走, 定是德子给了他们解药。 但仙人散岂是寻常之物? 纵有解药, 一时半会儿也难恢复功力, 你此刻追去, 便大占便宜。 若晚了, 等那男的恢复了功力, 嘿嘿 ——”

这 “嘿嘿” 两声显见是让那余秃头心惊肉跳, 未等掌柜说完, 便跳起来道: “事不宜迟, 属下这便去抓。” 脚步声随即奔后堂而来。 陈垒云听他们说话, 知道那余秃头乃一介浑人, 绝难识破婉儿的计谋。 果然, 那脚步声一到旁边客房门口便停了下来, 那余秃头大叫道: “二少爷, 裘大哥, 他们果真往北逃去了, 我这就去追!” 他头脑虽拙, 武功却大是不弱, 才说了几个字, 声音已传自窗台, 显见在转瞬之间便已跃上窗台。 那裘姓汉子喝道: “骑马!” 余秃头应了一声, 跳下窗台, 绕到屋前取了马, 往北追去了。

陈垒云和婉儿听着蹄声远去, 此地少了一个强敌, 不禁暗自庆幸德子抢走了他们的马匹。 以婉儿方才的体力, 就算有马也没法骑, 反倒让对方一看马匹, 便知自己仍在此间, 徒然暴露行踪。 这真是 “塞翁失马, 焉知非福”。

前厅静了片刻, 那掌柜又道: “裘老二, 我没事了, 德子这畜牲背叛了我, 你去处理一下。”

那裘姓汉子道: “是, 属下定将那小子碎尸万段、 搓骨扬灰。”

那掌柜叹了口气道: “听说德子家中还有年迈双亲, 外地还有两位兄弟, 我们杀了他, 他父母兄弟定会悲痛欲绝, 那便如何是好?”

那裘姓汉子道: “属下明白, 二少爷放心, 凡是会为德子悲痛的人, 属下定当一一造访, 让他们不再悲痛。”

那掌柜道: “很好, 你去吧, 做得干净些。”

那掌柜说到德子的父母兄弟时语气甚是温和, 陈垒云和婉儿还道他起了恻隐之心, 那裘姓汉子的回话两人便听不懂了, 心想他造访一下如何就能解决悲不悲痛的问题? 待听到掌柜那句 “做得干净些” 时, 两人不禁双双惊出一身冷汗, 才知道他的意思竟是要杀德子全家。 两人对望了一眼, 眼神中均闪过一丝惊惧, 心想怪不得德子如此惊惶, 而且抢走马匹, 原来是要全家逃亡。

那裘姓汉子道: “属下一走, 此地便孤立无援了, 要不属下先将马上的东西搬到后堂, 等王胖子来了再走?”

陈垒云和婉儿闻言又是一惊, 却听那掌柜淡淡地道: “我在此七年, 哪一天不是孤立无援? 你走吧, 把东西放在树下, 等王胖子来了, 我让他搬。 那家伙日渐肥硕, 正该活动活动。”

那掌柜的地位看来甚是尊崇, 那裘姓汉子听他这么说, 道了声 “是”, 便走出了前厅。 片刻后, 蹄声响起, 渐渐远去。 陈垒云和婉儿相视一笑, 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下地来。 便在此时, 忽听那掌柜的声音淡淡说道: “二位终于放心了? 在下房间里物品凌乱, 让二位见笑了, 这就出来吧。”

陈垒云和婉儿大吃一惊, 他们躲在这里, 方才那两条武功不弱的汉子都未察觉, 不想这掌柜竟然知道。 两人相互点了点头, 一齐往外走去, 婉儿的右手轻轻挽着陈垒云的手臂。

两人走到前厅, 那掌柜正坐在先前他们所坐的凳子上, 略带倦意, 但脸上黑气已经散去, 伤口也已裹好。 见两人出来, 那掌柜的眼光落在了婉儿挽着陈垒云的手臂之上。 婉儿脸上微微一红, 却并不松开手臂。

那掌柜淡淡一笑, 示意两人坐下, 对婉儿道: “二位下次若还想对在下使这声东击西之计, 这位姑娘最好记住莫施脂粉。 否则十丈之内, 在下便是闭上眼睛, 也会知道姑娘的一举一动。”

陈垒云和婉儿相顾骇然, 他们与这掌柜接触越多, 越觉此人深不可测。 两人惊骇之余, 又均想: 这掌柜既已洞察先机, 却让那两条汉子先后离去, 不知用意何在? 两人心中思虑, 都没有回应掌柜的话。

那掌柜站起身来, 到后堂取来了一壶酒和一个酒杯, 道: “二位想必不会与在下共饮, 在下就不客套了。” 说完自斟自饮, 连尽三杯, 然后凝视着陈垒云和婉儿, 目光甚是温和。 陈垒云和婉儿对视了一眼, 想起他方才提到德子父母时那温和的语气, 心中登时大为戒备。 陈垒云想到那掌柜精通摄心之术, 更是不敢稍有懈怠。

那掌柜淡淡一笑道: “二位不必紧张, 在下今日既已失手, 便不会再为难二位了。 七年来, 在下与人智辩除对姑娘你之外, 从未落过下风。 对人出手除对小伙子你以外, 也从未有过失手, 虽说今日失手并非你一人之力所致, 但你服下仙人散之后仍能用计点中在下穴道, 也大是高明。 武林中常有不打不相识之事, 可惜世人对武功高强之人诸多赞誉, 对在下这样擅使药物之人却多有疑惧, 以二位之贤, 亦不例外。 在下欲求知己而不可得, 有时想想, 也不胜寂寞。” 说完叹了口气, 神情大有寥落之意。

婉儿道: “掌柜此言差矣, 药物并无善恶之分, 在你手里是杀人凶器, 在良医手里却可救人性命。 陈大哥和我不与你结交, 并非因为你擅使药物, 而是因为你心术不正, 心地狠毒。”

那掌柜道: “心地狠毒? 在下若是心地狠毒, 二位此刻焉能安坐于此?”

婉儿道: “你杀德子全家, 难道还不是心地狠毒? 你待人如此, 别人对你便也只有惧怕, 你想结交知己, 岂非痴人说梦?”

那掌柜道: “德子背叛在先, 换作别人, 也不会放过他的。”

婉儿道: “就算他背叛在先, 那与他父母兄弟何干? 你将他全家赶尽杀绝, 却又怎么讲?”

那掌柜转头问陈垒云道: “小伙子, 你也这么看吗?”

陈垒云道: “正是, 与人为善, 别人才会善待于你, 掌柜大才, 岂能不解此中真义?”

那掌柜长叹了一口气道: “二位这么说, 在下虽不以为然, 与二位的结交之心却更盛了。 只可惜 ——” 他又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道: “只可惜二位若心存此念, 在江湖上怕是走不了多远。 罢了, 时候不早, 天色也不佳, 二位可要在本店暂留一晚?”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往年同日 (3 月 30 日) 发表的作品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网友讨论选录

  • 网友: 季候风   (发表于 2010-03-30)

    果然惊心动魄。

  • 网友: 来自 150.212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03-30)

    提心吊胆的日子终于结束了。^_^

    下一章肯定要转换场景了, 可能等待的时间要更长了 (站长恐怕要关注其他板块了)。 Anyway, 好东西值得等待……

  • 网友: Esta   (发表于 2010-03-30)

    自此, 我开始喜欢婉儿了。 嘻嘻嘻。 安然去吃早饭……

  • 网友: 大漠孤狼   (发表于 2010-03-30)

    感觉这样不以章为单位结算悬念更好, 呵呵。

  • 网友: 来自 220.189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04-01)

    昌海兄最好每次等帖子的时间不要太长啊。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0-04-01)

    我折衷吧, 同一次写的几篇之间的间隔尽量短一点, 让 “慢” 字只体现在两次之间的间隔上。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