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10-08-18 以来
本文点击数
20,283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6,499,066
昨日点击数 4,805
今日点击数 2,144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八章

- 4 -

<< 上一篇 | 目录

陈垒云点头道: “那些大蛇死状蹊跷, 此处确实不宜久留。 好在鸟兽大都怕火, 一会儿等我们生起火来, 就不用太担心了。” 不过草丛中既有蛇尸, 他也不敢再让婉儿一个人行动了, 当下两人一起收集了一些枯枝干草, 拿到烤火的木架旁。 婉儿用一根拇指粗细的树枝穿过烧鸡, 搁在木架上, 陈垒云用火折子点着了干草。 两人坐在一旁静等烧鸡烤热。 那烧鸡的香味被火一烤, 登时远远飘了开去, 两人原本并不太饿, 被香味一熏, 倒觉得有些饥肠辘辘了, 不禁相视一笑。

便在此时, 忽听空中传来了一阵翅膀扑击之声, 两人抬头看去, 只见十几丈外的草丛上方, 一只身长两尺左右, 毛色灰黑、 冠顶金黄的大鸟朝他们飞掠而来。 那大鸟飞到近旁, 陡然拔高了两三丈, 在空中一个盘旋, 随即俯冲而下, 双爪伸出, 竟向他们的烧鸡抓去。 陈垒云笑道: “真是说曹操, 曹操到, 刚刚还在说蛇雕呢, 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 眼见那蛇雕就要抓到烧鸡, 他袍袖拂出, 劲风到处, 那蛇雕被卷了一个跟斗, 退到了一丈之外。

婉儿道: “这蛇雕怎么不怕火啊?”

陈垒云摇头道: “我也不知道, 兴许是饿急了吧。” 说话间那蛇雕在半空中一个盘旋, 换了一个角度重新扑了过来, 陈垒云袍袖再次拂出, 这回那蛇雕不待劲风拂到, 便让了开去, 又再换了一个角度。 如此一连三次, 那蛇雕连换了三个角度, 始终契而不舍。 陈垒云心中一动, 忽然道: “婉儿, 拔剑刺它!” 说完又是一拂袖, 这一次出手比先前几次都快, 那蛇雕来不及闪避, 被他拂到了婉儿上方。

婉儿拔剑起身, 见蛇雕恰好在自己正前方, 便清叱了一声, 一招 “大漠孤烟”, 笔直刺了过去。 那蛇雕灵动之极, 见长剑刺到, 往旁微微一闪, 避过剑锋, 居然顺着剑脊右侧直扑了下来。 婉儿大吃一惊, 心想这不是破解大漠孤烟的办法吗? 怎么连蛇雕都会? 换作是在以前, 此时她的处境便与赵盛那招 “大漠孤烟” 被刘石屹所破之时一般无二了, 但她这些天经过陈垒云的指点, 剑法已非昔日可比, 处处留有变招之意。 见蛇雕从右侧扑下, 她手腕一抖, 已将剑锋转了过来, 剑势顺手一拖, 长剑便向那蛇雕背上划了过去。

那蛇雕怪叫了一声, 重新飞起。 婉儿见自己变招奏效, 不禁精神一振, 长剑舞动之下, 剑招源源而出。 这一人一雕便在火堆前缠斗了起来, 陈垒云一边轻轻转动着烧鸡, 以免被火烤焦, 一边留意着场中的争斗。 转眼间几十个回合已过, 婉儿对变招之意的体会渐渐纯熟了起来, 剑招中的破绽越来越少。 那蛇雕连续俯冲了十几次, 都被她逼退, 似乎也意识到了对方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不敢再逼得太近, 忽然振翅飞高了两尺, 在她上方剑尖够不着的地方盘旋了起来, 一遇空隙便闪电般地扑下。

陈垒云见那蛇雕竟然采取了这种几乎立于不败之地的办法, 好整以暇地寻找婉儿剑法中的破绽, 不禁暗暗称奇。 婉儿眉头微蹙, 心想: “这样打下去我岂非是有败无胜? 哼, 倒要看看究竟谁更厉害。” 她好胜心起, 招数随之一变, 往旁边斜斜虚劈一剑, 故意在中间留出一片大大的空隙。

那蛇雕虽然机敏, 毕竟计不及此, 一见空隙, 当即毫不客气地扑了进来。 婉儿微微一笑, 直等它下扑之势已无法逆转时, 才闪电般地横剑削去。 那蛇雕见势不妙, 急忙振翅闪避时, 显然已慢了一步, 婉儿长剑划过, “刷” 地一声轻响, 从它翅膀上削落了七八片羽毛。 那蛇雕发出了一阵尖利的叫声, 一飞冲天, 直窜到五六丈高处才重新开始盘旋。 婉儿长剑微举, 斜斜指向天空, 等那蛇雕再次扑击。

但那蛇雕看来是受了惊吓, 一连盘旋了十几圈也没敢再靠近。 不过它虽不敢靠近, 却也并无离去之意。 如此过了一会儿, 也许是见婉儿的长剑一直未动, 那蛇雕才又缓缓飞低, 重新逼了过来。 婉儿心道: “还不死心吗?” 等蛇雕靠近了, 故伎重演, 又往外虚劈一剑, 在中间留出了一片空隙。

那蛇雕居然毫不客气地再次猛扑而下。 婉儿见它这么不长记性, 不禁微微一晒, 手腕颤动之下, 长剑再次横削了过去, 这一回轻车熟路, 速度比上一回更要快上三分, 心想看你还怎么逃? 岂料她手腕方动, 那蛇雕居然主动往旁一绕, 避开了长剑横击的方向, 双爪探出, 闪电般地往她脸上抓去。 饶是婉儿已学会了变招之意, 却哪料到区区一只蛇雕居然有如此机变, 她此次横削为了不让那蛇雕再有逃遁之机, 有意等它飞到离自己头顶只有两尺来远时才骤然变招。 这招一落空, 在瞬息之间如何还来得及再次变招? 不禁惊呼了一声, 吓得花容失色。

陈垒云也大吃了一惊, 但他应变之快毕竟远非婉儿可比, 见情势危急, 当即一掌拍出。 他先前因担心那蛇雕乃是有人驯养之物, 几次拂袖都不曾使出内家真力, 这一掌为解婉儿之危, 已顾不得手下留情了, 无形劲气随念而生。 只听 “嘭” 的一声大响, 空中羽毛飞扬, 那蛇雕被他一掌震飞了出去。

婉儿一连倒退了三四步, 兀自惊魂未定。 陈垒云忙上前扶住, 柔声道: “别怕, 婉儿, 没事了。” 婉儿定了定神, 苦笑道: “没想到一只蛇雕居然让我上了当, 陈大哥你看到它方才破解 ‘大漠孤烟’ 的办法了吗? 跟你教的如出一辙, 沂山派上上下下这许多人都比不上它啊。 还有它最后破我计谋那一手, 简直就是 ‘将计就计’ 呀。 陈大哥, 你说一只蛇雕哪来这许多厉害的招法?”

陈垒云叹道: “这也是让我费解的地方。 它能破解 ‘大漠孤烟’ 倒还罢了, 许多鸟兽在临敌之时都有敏锐的判断和精妙的反应, 那些与武功原本就有相通之处。 中原武术中的 ‘猴拳’、 ‘虎步’、 ‘鹰爪’、 ‘蛇行狸翻’ 等功夫便都是源自鸟兽的动作。 但最后那 ‘将计就计’ 若非亲眼所见, 当真是难以置信。” 他顿了一顿, 又道: “不过婉儿你也不必沮丧, 这蛇雕之胜, 与其说是胜在计谋上, 不如说是胜在我们都以为它不会计谋上, 否则你也不会将同样的计谋连使两次, 让它有机可乘了。”

说话间, 陈垒云已将那蛇雕捡起。 那蛇雕的脑袋软软垂下, 口中溢出鲜血, 显见内脏已被他方才那一掌震碎, 陈垒云不禁暗叹了一口气。 他和婉儿把那蛇雕举在眼前细细察看, 见它除了头顶冠部的金黄之色甚为显眼外, 倒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寻常之处。 陈垒云又摸了摸它的爪子和羽毛, 沉吟道: “这蛇雕动作敏捷, 双爪尖利, 甚至还颇有机变, 但凭它这两尺来长的体形, 似乎不足以杀死那些大蛇, 更不可能有力量撕开厚厚的蛇皮。 而且它的羽毛触手柔软, 从这点上看倒象是一只幼鸟。”

婉儿骇然道: “幼鸟? 这么厉害的蛇雕若只是幼鸟, 那成鸟岂不是要赶上武林高手了?”

陈垒云道: “成鸟再厉害, 毕竟也只是禽类, 倒是不足为虑, 只是这蛇雕的种种机变能力似乎不象是天然所成, 我担心它是江湖高人的驯养之物。 若果真如此, 我们今日杀了这蛇雕, 恐怕已在无意间与人结下仇怨了。”

说话间, 两人捡来的枯枝干草已经燃尽, 烧鸡也已烤热, 陈垒云将那雕尸扔开, 笑道: “先不管这么多, 填饱肚子再说。” 说完掰开烧鸡, 两人各拿了一块吃了起来。 但他才吃了两口, 便停了下来, 目光注视着远方, 神色转为凝重。 婉儿往他目光注视之处看去, 只见极遥远的草丛顶上依稀现出了两个黑点。 婉儿心中一震, 问道: “陈大哥, 莫非是更大的蛇雕来了?”

陈垒云点了点头, 两人注视着那黑点。 那黑点来势甚快, 越来越大, 不久便现出形状来, 确实便是蛇雕。 在如此距离上, 两人一时还无法估计那两只蛇雕的大小, 但它们翅膀每拍一次, 下面的草丛就伏倒一大片, 远远看去极有威势, 显见要比先前的蛇雕更大。 陈垒云道: “这蛇雕的一举一动似乎都颇有章法。 它们若飞得再低些, 掠过草丛的声音便会太大, 飞得再高些, 便容易从远处被发现, 唯有如今这高度最是出其不意。”

当那蛇雕飞到数十丈外时, 两人不禁双双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虽已料那是更大的蛇雕, 但此刻看到的岂止是更大, 简直是太大了, 身长足有八九尺, 翅膀展开几达两丈, 金黄色的冠顶在斜阳下闪闪发亮。

陈垒云将手上的烧鸡插回先前的树枝上, 道: “婉儿你且坐着, 我来对付它们。” 说着站起身来, 静等大蛇雕飞近。

转眼间, 那两只大蛇雕已飞到近旁, 陈垒云双掌微一凝力, 正待拍出, 却听它们齐齐鸣叫了一声, 翅膀一收, 落在了先前被他震毙的幼雕旁边, 各自用头蹭着那幼雕的尸体, 一边蹭, 一边发出悲鸣之声。 陈垒云和婉儿相对苦笑, 心中均想: “是否与人结怨此刻尚不清楚, 但与这两只大蛇雕的仇看来已是结定了。” 两人听大蛇雕不住悲鸣, 心下也不禁有些戚然。

那两只大蛇雕悲鸣了一阵, 想必是知道幼雕已死, 便停了下来, 双双抬起头来, 盯着陈垒云和婉儿, 嘴里发出低沉的 “咕咕” 声, 身上的羽毛微微竖起。 陈垒云和婉儿被盯得心中发毛, 不禁又相互看了一眼。 陈垒云知道大蛇雕即将发难, 用目光示意婉儿坐着别动, 婉儿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 那对大蛇雕一齐发出了长长的厉叫, 叫声之中, 双双振翅飞起, 在空中一左一右打了个盘旋, 向两人猛扑了过来。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网友讨论选录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0-08-18)

    考虑到本系列读者较少, 本次连载到此为止。 第八章还剩两节, 将在下次连载时与第九章一起发布。

  • 网友: 龙珠雷达   (发表于 2010-08-18)

    这…… 人少也是人啊…… 正看得精彩呢, 苦等第五节……

  • 网友: 来自 150.212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08-18)

    干嘛这里的读者少些呢? 想不通…… 既然版主已经决定了, 那就等几个月再来看吧…… 多谢这精彩的几节!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0-08-18)

    担心写多了对本站的人气不利, 因此少写一点。 不过读者再少我也会陆陆续续写下去的, 这点喜欢这个系列的网友可以放心。

  • 网友: 星空浩淼   (发表于 2010-08-18)

    我不认为写武侠系列对人气不利, 就算看的人不多, 那也只能说对人气的额外贡献不大。 只要文章有时有更新, 人气自然就会多些。 其次, 我觉得第一次写武侠小说, 不必在意读者, 就当是自己写着玩。

  • 网友: 来自 116.24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08-19)

    冒个泡~ 让楼主知道潜水艇其实也挺多。

  • 网友: 来自 123.138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08-19)

    跟帖不够多时, 不等于看的人少, 可能是暂时没有多少讨论的地方而已, 况且现在正处于暑假淡季。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0-08-19)

    谢谢诸位。

    “第一次写武侠小说, 不必在意读者, 就当是自己写着玩”——很同意。 我之所以说读者再少我也会陆陆续续写下去,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不怕诸位见笑, 我自己重看以前的章节时居然可以从任何地方入手持续看下去, 就跟平时翻看金庸作品时一样。 从这点上讲, 我对迄今所写的部分还是满意的。 当然, 这完全是因为我是按自己最喜欢的风格来写这部小说的, 它的最低标准就是吸引自己。:-)

  • 网友: 来自 59.151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09-11)

    两年了, 感觉故事都还没完全展开, 如不提高更新速度, 估计要十年后才能看到结局。

  • 网友: 来自 150.212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09-11)

    是啊, 如果不提高速度, 恐怕看不到结局了…… 遗憾。:(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0-09-11)

    不会吧? 诸位大都比我年轻, 而我再为人民服务十来年应该还是有希望的……

  • 网友: 来自 150.212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09-12)

    来自 59.151 的游客估计要十年, 我估计按照这个速度起码 50 年啊。 以前还不知道版主已经写两年了 (我是去年才发现这里的)。 如果以《射雕》做对比, 现在的内容估计还在第一部的 1/5 吧, 所以估计还得 50 年啊。 版主能写 50 年, 我……

    由此我悲观地估计难以看到结尾了。:(

    希望版主能以加速度前进 (而不是匀速)。^-^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0-09-12)

    哪会有那么长? 现在已经有十几万字了, 照这个速度, 八年会有《书剑恩仇录》的篇幅, 十八年会有《倚天屠龙记》的篇幅, 再写就是吉尼斯纪录了…… :-)

  • 网友: 来自 113.142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09-13)

    一部武侠要追二十年? 想想就觉得牛 B, 我们陪作者一起创造这个记录吧!

  • 网友: 星空浩淼   (发表于 2010-09-13)

    不少人写武侠小说, 以金庸开始, 以古龙结束: 开始的时候注重细节描写, 到后来就玩酷、 玩简练, 变得懒惰了, 直接用灵气写作, 不想太费心思写细节。 不知昌海兄到了后面会不会也如此演化?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0-09-13)

    我会保持当前的风格直至结尾, 因为这是我长期读武侠之后形成的自己比较欣赏的风格, 出现大的改变的可能性不大。 这个系列有很强的自娱色彩, 因此会一直用这种我自己比较欣赏的风格来写。 如果写到中途出现失去兴趣或失去灵感的情形, 我会选择不写, 而不是偷懒凑数。

    星空兄提到的那种情形很可能是因为作者被出版商或读者赶着写, 即便一时没东西可写也不得不赶进度所致 (在主要的文学网站, 作者若不能天天更新, 就算没有出版商催促, 也会很快就被读者抛弃)。 在这个小网站上我显然没有那样的担忧, 想写的时候就写几段, 读者呢, 有兴趣的时候就过来看看, 一切随意。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