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10-09-12 以来
本文点击数
19,218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7,221,271
昨日点击数 4,966
今日点击数 4,102
打印版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八章

- 5 -

<< 上一篇 | 目录

陈垒云双掌挥出, 向那两只大蛇雕的腹部凌空击去。 但他对先前击毙小蛇雕一事心怀歉疚, 此刻虽不得已而出手, 却只使了两成劲力, 只求将对方逼退。

那两只大蛇雕却并不退避, 各自将双爪并拢, 居然硬碰硬地接下了他的掌力。 陈垒云微微点了点头, 心知自己的掌力挟带劲风, 那大蛇雕甚是通灵, 想必已能从风声之中判知敌招来袭的方向。 他有心一试对方的能耐, 便将内力的运使渐转阴柔, 数招过后, 出掌已不带半点风声。 但那大蛇雕却丝毫不受影响, 闪避接挡一如寻常。

婉儿这几日都在学习看招之术, 见到这一情形, 不禁吃惊道: “陈大哥, 莫非这大蛇雕也会看招之术?”

陈垒云苦笑道: “好象没别的可能了, 先前我虽也怀疑这蛇雕乃是高人驯养之物, 但总还存有几分侥幸, 如今看来, 此事已确然无疑。 这蛇雕的其余能耐虽也出人意料, 多多少少还有些天然而成的可能, 但这看招之术, 若非有高人相授, 却绝无可能自行学会。”

他原本就手下留情, 此刻既已确知那大蛇雕乃驯养之物, 出招更是小心翼翼, 唯恐伤了它们。 但那大蛇雕却毫不客气, 时而厉叫, 时而猛扑, 巨大的翅膀犹如黑云狂舞, 激起的劲风将七八丈外的枯草都卷得七零八落, 头顶的金冠映照着斜阳的光芒, 如黑云中的闪电般来回穿梭。

不过那大蛇雕的声势虽猛, 在陈垒云的内家劲气面前终究是徒劳无功, 不仅自身难越雷池半步, 就连翅膀激起的劲风也一到陈垒云身周丈许之地就被消弭得一干二净, 无论怎样俯冲扑击, 陈垒云近旁却始终平静如常, 连地上的枯草灰烬都不曾扬起半分。 婉儿坐在旁边, 若是闭上眼睛, 除耳中尚能听到风声外, 竟丝毫感觉不出一场激斗就在自己的头顶之上展开着。 她初见那大蛇雕的威势时不免有些惊惧, 此刻便渐渐放下心来, 开始从陈垒云与蛇雕的搏击之中细细印证起这几日所学的看招之术来。

陈垒云双手随意挥洒, 将大蛇雕挡在两丈之外。 他若要加重掌力伤那两只蛇雕, 原是举手之劳。 但他一来并无伤害之意, 二来也想让婉儿借这个难得的机会多印证一些看招之术, 是以手下始终只使两三成劲力。 那两只大蛇雕也甚是了得, 不仅看招分毫不差, 趋退攻守、 回环呼应等等更是做得有章有法, 似已深悟兵法中分进合击之要旨, 连接了百余招, 居然都能应付自如。

如此约摸斗了一盏茶的时间, 陈垒云心想: “时候不早, 婉儿也看得差不多了, 再耗下去若是蛇雕主人来了, 不免要节外生枝。 还是先将蛇雕赶走, 早些离去为上。” 但话虽如此, 在那两只大蛇雕的缠斗之下要想不伤对方而令其知难而退却也并非易事。 他略一思索, 心中已有了计较, 当下出掌往右侧蛇雕的腹部劈去, 掌上只使了不到两成的劲力。

那大蛇雕与他相斗良久, 对他掌力的强弱已甚是熟悉, 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用双爪抵挡, 什么时候须得暂避锋芒, 见这掌劲力不大, 便伸出双爪挡在身前。 陈垒云微微一笑, 在双方力量将触未触之际陡然加力, 一掌便将那大蛇雕推出了数丈之外。 这一招力量使得极是巧妙, 虽将那大蛇雕推开, 却丝毫没有伤到它的内脏。 便在此时, 另一只大蛇雕已从左侧袭到。 陈垒云左掌推出, 微微一挡, 右掌急速回转, 却运起了 “擒龙爪” 的内力往里一引, 两股内力交叠之下, 那大蛇雕登时身不由己地连转了三四个圈子, 陈垒云不待它缓过劲来, 右掌已变爪为掌拍了过去。 这一掌劲力使得甚弱, 但趁那大蛇雕晕头转向, 万难闪避之际拍去, 却足可起到惊吓作用。

但他掌力刚要发出, 却见右侧那大蛇雕怪叫了一声, 陡然扑落到了地上。 陈垒云和婉儿见情势有异, 不禁都微微一怔。 只见那大蛇雕一落到地上, 双爪双翅便向后猛划起来, 竟然肚腹贴着地面朝婉儿滑了过去! 陈垒云和婉儿以前还从未见到任何禽类做出过此等动作, 一时间既感到惊骇, 又觉得滑稽。 但他俩一怔之下却立时明白了那大蛇雕的意图。 那大蛇雕乃是见到同伴遇险, 自己却被推在了数丈之外, 来不及相助, 便转而攻击起了婉儿。 陈垒云的掌力虽已封住了身周丈余方圆的范围, 但大蛇雕都是从空中扑击的, 他掌力所封的范围便也只是向上, 贴近地面的数尺乃是空隙。 那大蛇雕不知怎地竟看出了这一破绽, 试图乘虚而入。

陈垒云和婉儿一想到此节, 不禁齐声惊呼道: “围魏救赵!” 陈垒云右掌回转, 用掌力挡在了婉儿身前。 那大蛇雕虽是贴地滑向婉儿, 眼睛却一直盯着陈垒云, 一见他出掌, 登时便弃了婉儿退回空中, 那 “围魏救赵” 之意实是再明显不过了。 另一只大蛇雕也趁此余裕稳住了身子, 退到数丈之外, 两只大蛇雕重新汇合在了一起。

陈垒云暗暗喝了一声彩, 以他变招之快, 方才若要先拍击左侧的大蛇雕, 再回掌保护婉儿, 也并非难事, 但他见那大蛇雕竟然如此通灵, 不禁起了爱惜之意, 不想出掌惊吓对方了。

便在此时, 从山脚方向忽然传来了一阵长长的啸声, 那两只蛇雕听得啸声, 齐齐发出了一声长鸣, 转身往啸声来处飞去。

婉儿见大蛇雕离去, 便站起身来, 两人循声看去, 远远地见到山脚下有两条身影在缓缓移动, 从身形上看当是一男一女。 那两人的面目虽看不清楚, 那啸声却是高亢嘹亮, 连绵不绝, 看来是那男子的啸声, 从啸声上听起来内功颇为深湛。 陈垒云和婉儿对望了一眼, 知道那必是蛇雕的主人, 看来麻烦终究是避不过了。

过不多时, 两人远远看见那蛇雕似已飞到了那对男女的身旁, 在空中盘旋着。 少顷, 那对男女的移动速度陡然加快, 显见是正向他们这边奔来。 从那身形变大的势头看来, 那两人的速度竟似不在先前那对蛇雕飞来的速度之下。

陈垒云凝视了片刻, 转头对婉儿道: “婉儿, 来人武功甚强, 我到前面去迎候。 一会儿若是动起手来, 你千万不可靠近, 更不可上前助战, 否则会被劲气所伤。”

婉儿点了点头, 她见陈垒云神情郑重, 与几日前被 “得意楼” 掌柜手下的裘、 余二人追上时的轻松自若迥然不同, 已知来人非同小可。 陈垒云往前走去, 婉儿忽然追上几步, 颤声道: “陈大哥, 你——你要小心啊, 能不动手就尽量别动手, 咱们赔给他们一些银子便是了。”

陈垒云道: “放心吧, 婉儿, 那两人多半是前辈, 未必不通情理, 一会儿我向他们赔个罪, 不一定会动手。”

婉儿点了点头, 缓缓退回原地。 陈垒云往前走了几步, 俯身拾起那小蛇雕的尸体, 托在手上, 然后往那两人奔来的方向迎出了六七丈远。

对方二人二雕来势极快, 他和婉儿这几句话一说, 几步路一走, 对方便已来到了百丈之内。 那对大蛇雕一边鸣叫, 一边飞到陈垒云头顶上盘旋了起来, 那一男一女的身形飘飘忽忽, 犹如足不点地一般, 一晃眼间便也到了陈垒云身前两三丈处。 那男的看上去大约五十来岁, 上唇留了两撇小胡子, 那女子约摸四十来岁, 身材甚是柔弱, 但从轻功上看, 却也甚是了得。

那两人一见到陈垒云手中的小蛇雕尸体, 脸色齐齐大变, 看来那大蛇雕虽将他们带来此处, 却无法单凭鸣叫之声便让他们知道此间发生的事情, 是以两人的神色皆大有惊诧之意。 那男子 “哼” 了一声, 身形一晃, 也不见他如何做势, 陡然间便欺到了陈垒云身前。 婉儿见他身法快捷无伦, 陈垒云却无丝毫闪避之意, 不禁惊呼了一声。 但那男子欺到陈垒云身前两三尺处时, 却只是双手凌空一抓, 将那小蛇雕的尸体抓到手里, 便退了回去。 这一趋一退, 当真是疾如闪电, 婉儿的惊呼声未落, 那男子已退回了原处。

但那男子虽取回了小蛇雕的尸体, 却看也不看, 便顺手交给了身旁那女子, 自己却眯着眼睛打量起陈垒云来, 脸上还现出了一丝讶异之色。 他方才那一个趋退, 粗看起来是为了取回小蛇雕的尸体, 其实却意在诱陈垒云显露武功。 以他的能为, 若只是要抓取小蛇雕的尸体, 大可不必如此趋前。 他之所以有此一举, 乃是深知习武之人见到有人突然欺近, 自然而然便会起身闪避或出招防御, 从而暴露出武功的深浅来。 岂料他虽已趋得如此之前, 对方却是毫无反应。

若仅仅是毫无反应, 倒也罢了, 以他身法之快, 寻常武林中人来不及反应那也不足为奇。 但令他吃惊的是, 当他凌空抓取小蛇雕的尸体时, 旁人虽看不出, 他却分明感到陈垒云的双手微微动了一下, 似是顺着自己那一抓之势将小蛇雕的尸体主动抛了过来。 这一手看似轻描淡写, 却清楚不过地显示出对方并非来不及反应, 而是因为一开始便判断出了自己意在抓取小蛇雕的尸体, 这才丝毫未有闪避防御之举。 但高手过招, 纵然事先判断出了对方意图, 真敢以身相试、 不避不防的却是少之又少, 除非是成竹在胸, 有把握后发制人。 这么一想, 那男子虽对小蛇雕的状况甚是关心, 却不由得首先打量起面前这位年轻人来。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