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13-12-11 以来
本文点击数
44,112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6,642,527
昨日点击数 4,284
今日点击数 2,171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十章

- 3 -

<< 上一篇 | 目录

那裘姓汉子道: “据属下听得的情形, 那对年轻人似乎是碰巧路过此地, 被徐应松邀上山来的。 他们并未掺和此事。 不过韩虹飞和徐应松的蛇阵比试倒是被那小伙子意外地搅扰了。”

他说到这里, 停了下来, 似乎在等那 “大少爷” 说话, 而那 “大少爷” 未置可否, 于是他便续道: “那韩虹飞的蛇王确实是厉害之极, 尚未来到崖顶, 徐应松的蛇阵便已阵脚大乱, 露出了败相, 但徐应松倒也并非全无准备, 他豢养了一对——” 他说到这里, 那 “大少爷” 冷冷地打断道: “那些江湖杂耍有什么可讲的? 不必细述, 只说结果。”

那裘姓汉子道: “是, 大少爷。 徐应松的蛇阵溃散了, 却并不认输, 携众退入了屋舍, 似乎是要以一种叫做 ‘地龙夺魄’ 的方式来决胜负。 属下无知, 不知那是什么意思。”

那 “大少爷” 道: “那是地龙门的一种无聊把戏, 若一方的蛇阵败了却不愿认输, 可转用驱蛇之物来抵拒, 另一方则须驭蛇突入对方的每一间屋舍, 以定胜局。”

那裘姓汉子道: “原来是这样, 大少爷当真渊博之极, 令属下五体投地。 徐应松退入屋舍时, 忘了招呼那对年轻人一同退避, 结果韩虹飞驭蛇突入时, 那对年轻人无处可避, 那小伙子便出手将韩虹飞的蛇王推下了山崖。”

那 “大少爷” 哈哈大笑道: “地龙门视若珍宝的蛇王居然在韩婆子和赵软蛋的眼皮底下, 被一个毛头小伙子推下了悬崖, 当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 不过这倒也理所应当, 想当年 ‘地龙尊者’ 也算是响当当的一个名号, 到头来还不是暴死于江湖? 地龙门放着好好的武功不练, 偏去玩蛇, 合该有此下场!” 他稍顿了一下, 又道: “徐应松忘了招呼那对年轻人一同退避? 哼, 什么屁话! 徐应松武功虽然低微, 花花肠子可是装了整整一肚皮, 什么叫做忘了招呼? 他那是有意留他们在外面, 好迫那毛头小伙子出手御蛇, 如此而已, 岂有他哉? 他只要不主动相求便不算坏了地龙门的门规, 哼哼, 那毛头小伙子能有多大道行? 自然被他牵着鼻子走了。 你这混江湖的居然也这般糊涂, 莫非年纪都长到狗身上了?” 他所说的 “赵软蛋” 显见是指地龙门的三师弟, 看来此人跟那位 “二少爷” 一样喜欢给人取绰号。 陈垒云听他说到徐应松有意留自己和婉儿在外面御蛇, 不禁悚然一惊, 背上微微渗出了冷汗, 心道: “江湖上的人心当真如此险恶吗? 徐前辈怎么看都不像是如此阴险之人啊?”

那裘姓汉子连声应道: “是, 是, 大少爷所言极是, 属下茅塞顿开。 那小伙子中计御蛇, 算是倒了大霉, 姜舵主应韩虹飞之邀出手相助, 打了那小伙子一掌, 徐应松的金冠蛇雕也冲上去扑击了他一下, 结果那小伙子跟蛇王一同坠下了悬崖。” 陈垒云听他们渐渐谈论到关键之处, 愈发凝神屏息, 生怕漏过了只言片语。 那裘姓汉子只提到了姜舵主那一掌和金冠蛇雕的扑击, 看来是不曾见到自己被蛇咬的那一下子。

那 “大少爷” 道: “哦? 那小伙子也坠下悬崖了? 哈哈, 看来老二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把个毛头小伙子吹上了天去, 我原本还想会一会他, 没想到他连姜文忠都不如, 真太让我失望了。 如今这江湖, 要找一个值得出手的人还真是不容易。”

那裘姓汉子道: “是啊, 大少爷您的武功岂是寻常江湖人物可以比得了的? 那年轻人也算是小有成就了, 但跟大少爷您一比, 可就差得远了。” 那 “大少爷” 轻轻 “哼” 了一声, 裘姓汉子赶紧接着道: “那女孩儿倒是一个多情种子, 见到那小伙子坠崖, 居然不顾一切地冲了出来, 结果晕倒在了蛇群之中!” 陈垒云听到此处, 不禁一阵心痛, 总算他听出那裘姓汉子的语气中似乎尚有下文, 强自定了定神, 继续倾听。

那 “大少爷” 似也觉察到了尚有下文, 没有插话, 裘姓汉子便续道: “那韩虹飞眼见蛇王坠崖, 暴怒如狂, 见那女孩儿晕倒在蛇群中, 当即迁怒于她, 飞身扑上, 一边狂呼大喝, 一边挥掌便劈了下去!” 这话直把陈垒云吓得几乎攀不住崖壁, 幸而那裘姓汉子毫未停留地续了下去: “便在此时, 姜舵主忽然叫了声: ‘慢着!’ 出手挡住了韩虹飞的掌力。”

姜舵主的骤然出手似乎让那 “大少爷” 感到了意外, 轻轻 “哦?” 了一声。 裘姓汉子当即停了下来, 那 “大少爷” 却并不说话, 于是裘姓汉子又续道: “姜舵主出手维护那女孩儿, 属下也是大惑不解, 韩虹飞当即大怒喝问。 姜舵主并不答话, 俯身查看了一下那女孩儿所背的包袱, 又肃立了片刻, 才对韩虹飞道: ‘这女孩儿动不得, 请韩女侠务必看在姜某的薄面上放她一马。’ 韩虹飞怒道: ‘你没见到与他同来的混小子把本门的蛇王推落悬崖吗? 那小子既已中毒坠崖, 这仇便得着落在这女娃子身上报了! 难道姜舵主与她有亲?’ 姜舵主摇了摇头。 韩虹飞又问道: ‘有故?’ 姜舵主也摇了摇头。 属下当时恰好能看见姜舵主的侧脸, 他的神色似乎颇为迷惘。”

陈垒云听到这变故横生之处, 也大是好奇, 姜舵主解了婉儿之危, 在他无疑是大大松了一口气, 暗道: “天下的恩怨真是难说, 这姜舵主差点害我丧命, 但若当真救了婉儿一命, 便再挨他几掌也值了。” 只是姜舵主此举甚是离奇, 那裘姓汉子的话又尚未说完, 他心中的忐忑终不能完全消解, 便继续凝神倾听着。 那 “大少爷” 一句话也未插, 想必也在全神听着。

那裘姓汉子续道: “韩虹飞见姜舵主只是摇头, 却不说话, 似乎很是不耐, 大声道: ‘姜舵主, 你要维护这女娃子, 总得有个说法!’ 这时徐应松等人也从屋里走了出来, 徐应松一边差弟子重新布置蛇阵, 一边与袁采儿一同走向前来。 姜舵主叹了口气, 道: ‘实不相瞒, 姜某与这女孩儿非亲非故, 对她的来历也一无所知, 但这女孩儿确实是动不得的。’ 韩虹飞不依, 大声道: ‘姜舵主, 你既不知这女娃子的来历, 如何便断定是动她不得的? 这话若不说明白, 岂能让人心服?’ 姜舵主又叹了口气, 道: ‘此事本不该在外人面前说起, 也罢, 韩女侠既是坚持要问, 我便破例一回吧, 但愿数个时辰之后, 贵门之人将不再是外人了。’

“韩虹飞听他这么说, 便不再言语。 姜舵主等徐应松也走到了近旁, 才道: ‘韩女侠, 徐大侠, 你们二人想必不会没有注意到, 这女孩儿的昏倒只不过是伤痛过度而已, 自她冲出屋舍, 到此刻昏倒于地, 自始至终, 你们的蛇儿都不曾咬她一口, 我没说错吧?’ 大少爷, 经他这一说, 属下才注意到, 那些蛇儿果真是没有咬那女孩儿, 不仅没有咬, 在她倒下之后, 甚至还避开了她身周两三尺之地。 姜舵主说完这话又俯身将那女孩儿所背的包袱翻动了一下, 让韩虹飞和徐应松看那上面的某个东西。

“属下也很想看看那包袱上到底有什么古怪, 可惜伏在了低处难以看到, 只见韩虹飞瞪着徐应松道: ‘莫非是你给她的驱蛇之物?’ 徐应松摇了摇头。 姜舵主 ‘哼’ 了一声道: ‘韩女侠这是明知故问了, 你怎会看不出这绝非贵门的药物? 实话说了吧, 此乃是本盟盟主的特有之物, 除盟主他老人家外, 只有本盟中地位至高的寥寥数人才得赐赠过此物。 放眼整个武林, 别说拥有, 便是识得此物的也只有本盟舵主以上的数十人而已。 但凡识得此物的本盟中人, 见此物如见盟主亲临, 此乃本盟之严令。’”

那 “大少爷” 听到此处, 喃喃道: “‘夜明神膏’! 一定是 ‘夜明神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区区一个女孩子的包袱之上, 怎会有盟主他老人家的物件?” 裘姓汉子道: “大少爷, 此物是叫做 ‘夜明神膏’ 吗? 属下地位低微, 从未听说过。 那韩虹飞也问了同样的话, 姜舵主说他也并不清楚那女孩儿究竟是怎样得到此物的, 但他又说: ‘包袱上用此物所绘的, 乃是本盟玄武坛秦坛主门下二公子秦少风秦二少爷的记号, 因此此物想必是得自秦二少爷。’”

那 “大少爷” 大惊道: “什么?! 是老二的东西? 这——这怎么可能呢? 这怎么可能? 老二乃一介不会武功之人, 盟主怎会如此器重于他?” 他说话的口气一直是狂傲中透着冷淡, 此句话却说得既惊且妒, 颇有些失态。

- 未完待续 -

站长往年同日 (12 月 11 日) 发表的作品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网友讨论选录

  • 网友: 大漠孤狼   (发表于 2013-12-11)

    哇, 莫非要送年货, 更新的这么快。 期待下一篇。^_^

  • 网友: 龙珠雷达   (发表于 2013-12-11)

    越来越精彩了啊。 就怕要等很久才能看到下文。 昌海兄就一下子更新完了吧……

    难怪风里有个少, 原来老二叫少风。 秦少风为什么在婉儿的包裹上涂这个啊…… 急啊, 求剧透。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3-12-11)

    谢谢两位。

    很高兴看到有人还记得以前情节中包袱上那个 “字”。:-)

    有件事简单说明一下: 微博上有人评论说我太多次地重复用了 “那裘姓汉子” 这一称谓。 我也早就想要避免, 可惜没找着好办法。 因为这对话是以陈垒云的视角出发来描述的, 而前面情节中并无自然的场景能让陈垒云知道 “那裘姓汉子” 的名字, 因而无法改用真名。 另一种避免此用法的手段是让 “那裘姓汉子” 连续叙述, 这样就不必频繁地重复他的称谓, 但我又希望随时插写听他说话者的反应。 因此只得如此。 这算是不尽如人意、 但并非不小心而采用的写法。

  • 网友: smile   (发表于 2013-12-12)

    这两节写的很吸引人! 即使前面章节的情节忘记差不多了, 也可很好的续读。 另外, 读此武侠系列, 能隐隐的感觉到昌海兄把对物理的情感和理解, 对应到陈垒云对武功的情感和理解 (特别体现在陈垒云和婉儿的对话中)。 个人感觉, 呵呵。

  • 网友: 上帝不想笑   (发表于 2014-02-02)

    精彩, 一天读完 (其实是从半路读的), 坐等更新 (有空时从头再来)……

  • 网友: hjjandy   (发表于 2014-02-02)

    我感觉潜水被忽视了, 不得不注册了个号进来强烈抗议一下。 自从第九章完结之后, 快 3 年时间了, 才更新了 3 节, 按这个速度, 就算我再健康工作 50 年, 怕也等不到结局了。

    千不该, 万不该, 跳进这个深坑来;

    挖坑之始勤筑台, 而今白骨谁人埋。

    要不趁着春节喜庆,博主一鼓作气多更新点吧。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5-04-01)

    常有网友在这里及微博里问本系列的更新事宜, 甚至问本系列是否已经 “太监” 了, 在这里回复一下: 本系列会更新的, 不会 “太监” (起码不会这么早就 “太监”)——当然这是我每次的老生常谈, 可以提供的新信息是: 很可能要到明年 10 月之后才会更新, 因为在那之前有一本书的约稿要写。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