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08-02-01 以来
本文点击数
8,860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7,069,003
昨日点击数 5,590
今日点击数 777

网友通信片断

- A -

- 卢昌海 -

A 是与我通信最多的网友之一。 在这个通信录中, 每位网友我都用一个字母来表示。 这个字母有的是对方网名的开首字母, 有的则是随机选取的。 A 是唯一一位字母正好等同于网名的网友。 我与她相识的时候她的网名就是 A, 而我用的则是一个冗长的名字, 叫做 "Too Far to See"。 在后来的整个通信中, 她一直用 "Too Far to See" 称呼我, 即使在彼此知道了真实姓名后也如此。

来信片断:

I have visited your homepage, so that I know a lot of your living and your study. I paid more attention on your "retrospect old", I was surprised by your deep considerations for your interest and your exquisite senses (maybe those behaviors are supplement each other). Although I know little about physics, I was moved by your zest.

Here is a question I want to get answer: what is the use of this homepage? On general, the purpose of a student to set up his own homepage is only for introduction to professors or employers to find a job, but yours is not like that.

I was born in ×× in 1976, and came to ×× following parents at 12. In order to experience the cool and the beauty of the North, I selected ×× university in 1994. In 1998 I came back to ×× as a researcher in a biology department. When 24, I want to change my life again, so I arrived here in winter time. for being at GA only several months , no car with me and many many things I need to face with and be up on, I nearly can say nothing of my current living.

Tue, 18 Apr 2000

回信片断:

Thank you for your reading and your kind words. And thank you for introducing yourself to me.

The purpose of making a homepage like that has changed since it has been created. Originally I made it as a small project when I were studying HTML, DHTML, and JavaScript last summer. The framework of the homepage was set up at that moment, however, there were no photos, no retrospections, etc. It was served as a bookmark since the major part of it are hyperlinks to various websites I visit. When I were not using my local machine, therefore didn't have my own bookmark, I used it as a bookmark. Later on, when I began to look for a job, I was thinking about making it something that I can demonstrate to my future employers, but I gave up this ambition quickly since I know the basic framework of this homepage doesn't look professional and is by no means job oriented. It may have negative effects on my job hunting. Finally, I decided to expand its role as a real homepage, it should describe various aspects of myself, then I added photos, and later on retrospections. I know very few people will really look at the physics part, but physics is a deep part of my life. I have found a programming job and will become a programmer after graduation, but it is only a job. It will occupy part of my time, but it will never become part of my life. Without the description of my feeling about physics, the homepage will not be complete.

A few days ago, I passed the departmental defense of my Ph.D thesis. When my advisor told me: "Changhai, you passed!", I suddenly had a strange feeling. I knew that the time to leave this acdemic area is coming. Although I made the decision of changing one year before, when the time really came, I still felt lost. Tomorrow, I will attend the university defense (the final defense), after that my student career is over.

Tue, 18 Apr 2000

来信片断:

Maybe something you missing is just the extrinsic part, the intrinsic is being in your mind and will be if you think so and pursue it .

Whenever we leave or distance our dreams, we all feel losing, which is normal. However, the importance is you know what you want to do and what you should do, somedays later we will find balance if we never give up.

I think you are rational man, so I need not say more to you.

You know, in fact, I admire you much for you have your genuine interest, and moreover, in your homepage you said the process is more highlight than the result. You have had it so that you will never miss it from your heart. you are lucky.

I am the person who is adviced by other persons often, thus advicing somebody like you on the contrary, I feel a little nervous, perhpaps I say nothing in my words to you, just for your letter make me eager to say something for you.

Whatever I said fool or unturtored, that is all that I will say to me if I meet the same situation as you do now. so ...

Tue, 18 Apr 2000

回信片断:

I have just passed the final defense of my thesis and basically finished my Ph.D study at Columbia.

Thank you for your words. You said you are a person that is constantly adviced by others, but from your previous email, I felt that you had a quite firm control over your choices. You choosed ×× Univ (BTW, I visited ×× Univ more than 10 years ago when I were a high school student) and US both based on your own preferences.

I will have a rush trip to home. I will leave NY on next Monday and not sure when to come back, maybe the end of May, maybe May 15. The reason it is undetermined is because I'm not sure whether it's worth cutting my trip in order to attend the commencement on May 17. I'm not a very socialized person and am not very interested in activities like that, but I also appreciate the chance to feel the atmosphere and take photos (I will defintely borrow the acdemic dress and take photos regardless of whether I attend the celemory or not).

Wed, 19 Apr 2000

来信片断:

So glad to see you again.

I always can feel happy from your letter, you know, your tongue and your humor.:)

I remember my first evening at USA, just like your experience, the most feeling is the black is so long that nearly every hour I may be awake once. What a terrible. And at daytime, i felt very tired but i can not fall to sleep fully. You know, this situation almost lasted several weeks, and even now, I must sleep at least 8-9 hours one day, which is so different when I was at home, and what's more, so many dreams during my sleeping (I was proud of high efficiency of sleeping without dream at home), it seems that too many things changed. :(

you said that this is your last time to join the ceremony, what about your Fudan's? you mean you came here before your graduate from Fudan?

Tue, 16 May 2000

回信片断:

我中学和大学毕业都有些特别, 没有参加毕业典礼。 中学毕业前去北大参加了一段时间的物理国家集训队, 返回杭州后因不必参加高考, 就没再回班级上课。 在 Fudan 时则是因为三年级毕业, 也没有参加毕业典礼 (当时为了凑够毕业的学分, 我还选修了诸如 “当代中国文学” 和 “新闻学导论” 之类的 “杂学” :)

今天下午参加了学位授予仪式。 仪式本身倒很简单, 有趣的是代表博士生发言的是一位 73 岁、 44 年前进入 COLUMBIA 的前辈高手, 他也在今天被授予学位。 主持人在介绍他时有一句话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 获得过许多荣誉, 其中包括在通过博士论文答辩前所获得的 37 个名誉博士学位” :)

Tue, 16 May 2000

来信片断:

You are my internet friend. It is the most different thing from your other friends. You can see and talk each other, but we can not except email. To internet, I have some feeling that it is a Xu1 Ni2 world. I can not catch its trully feeling sometimes.

Wed, 17 May 2000

回信片断:

网络的确是一个似真似幻的世界, 其中的许多人和事都是虚无飘渺、 不可捉摸的。 但我深信真诚的友谊依然能够跨越时空的阻隔和交流方式的差异而存在。 网络只是一种媒介, 这张无边大网的两个结点上的两颗心才是友谊的基石。

Wed, 17 May 2000

来信片断:

Have you seen a novel: Qian1 Shou3? It is very very excellent, I watched the TV of it at home and you know, I can not forget it anymore.

Thu, 25 May 2000

来信片断:

《牵手》 我之所以很喜欢, 是因为它的真实和细致。 被演员精湛的表演和准确的描写所深深打动。 电视表演比小说更精彩一些, 因为很多的细节是需要真实的语气和感情才能深刻体会的, 不是什么山盟海誓也不是什么卿卿我我。 每一个情节的发展都是可信而自然的。 当初国内播放这部电视剧是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结婚后的情感归宿是现在社会大多数人都想知道的事情, 但是大家已经被物质实际的情绪缠了很久。 爱情和感情有时候象是廉价商品随处可得而有时候又是那么稀有难得。 每个人都那么渴望得到, 而大家又是那么地害怕得到而不敢接受。 什么是真正的夫妻间相濡以沫的感情寄托? 我们对于感情到底想要得到什么? 每一天我们都接触不同的人不同的事, 我们心中都有对爱情的渴望, 都会在心中留一块净地给它。 有时候她离我们太近以至于我们有点忘了它的存在。 没有人愿意每天面对同样的情绪。 我们需要变化和新的刺激, 于是我们的身边出现了种种的感情外寄托。 常常人们是在回头的时候才能发现失去的才是最美好的。 真的我们被这个物质世界折腾都快忘了我们到底要什么。 而这部小说让我找到了很久就渴望得到的答案: 共同岁月之于婚姻, 有时候比什么都重要。 但凡这种能让人们从繁杂的世界里理出些头绪的都是我所钟爱的。 真的, 其实我有点害怕现实社会中人们的冷漠, 你知道现在社会里感情竟然成了人们心目中最奢侈的东西。

Thu, 25 May 2000

回信片断:

你说得很对, 一个人可以什么都没有却不能没有感情。 没有感情, 哪怕走在人来人往的繁华街道上依然会觉得寒冷和寂寞。 没有感情, 哪怕拥有整个的世界, 也只是一些没有生机的摆设。

这个物质世界给了人们很多的诱惑, 似乎处处是机会, 但往往在不经意之间, 却一次再次地失落了最美好的情感。 这世上拥有辉煌事业但却连与家人一起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的名流大亨真的比手拉着手儿走在乡间小道上的农家情侣更快乐吗? 多少人在世界上营营役役, 到头来却如同迷途的羔羊, 茫然若失。

Fri, 26 May 2000

来信片断:

看起来你很喜欢诗, 你的主页上也有小诗。

小时候爸爸让我背过唐诗三百首, 可惜当时是孩子气胜, 与哥哥比赛只注重形式不注意内容, 所以现在也忘得差不多了。 而对于现代诗看的少, 了解的也少。 工作的时候看过一些, 感慨过了也就丢在了一旁。 有时候和朋友在一起回忆当年学过的好古文好诗词, 最先败下阵来的总是我。 开始总是我先发制人, 后来就是我在一旁静静的听, 他们一说我就能想起, 不说就想不起来。

Sat, 27 May 2000

回信片断:

你周末过得如何?

今天我帮一位同学和他的女朋友搬家, 从纽约搬到康州的一座小城市, 忙了一整天, 累得筋疲力尽。 我自己几天后也将要搬家, 好在我的东西不多, 新住处离目前的住处又不远 (我仍喜欢住在学校附近, 这样可以到图书馆看书, 晚上偶尔还可以听一些有意义的讲座), 不至于太费劲。

今年我的许多同学朋友都要毕业, 室友们也即将作鸟兽散。 人生的聚散离合又转过了一个年轮。

Sun, 28 May 2000

来信片断:

I got a fever for two days. Sorry for no messages to you.

Tue, 30 May 2000

回信片断:

I'm sad to know you got a fever, sincerely hope you will recover quickly.

Tue, 30 May 2000

来信片断:

病了两天, 就特想家, 我记得小时候如果哥哥病了, 晚上妈妈时不时看看哥哥是否还在发烧时我就特别的忌妒。 我从小身体就特别地好, 曾经一度特别想生病住院, 好让所有的人也来关心我, 一直都没有实现。 妈妈是个医生, 一般的头痛脑热妈妈都不放在心上。 所以我一直也不把感冒发烧当回事。 也是怪, 前些年那些所谓的流行病我一个也没有染上, 就连游泳池里最流行的红眼病我也没得。 可我不知道为什么到了美国, 人却变得脆弱了许多, 常常掉眼泪, 总希望能有个人对我问寒问暖的, 像妈妈那样的人, 包容我安慰我。 我也知道我在做梦, 我一直都认为自己挺坚强的, 不喜欢有些女孩子的那种骄娇二气。 可我现在好像有点娇气起来。 不是什么好事, 得赶紧改过。 :)

我在屋子里呆了两天, 感觉自己都快长青苔了, 我得出去晒晒太阳。 心情好起来病就会好很多。

有时候挺矛盾的, 一方面特想让人关心我一方面又不想让人知道我需要关心, 所以生病我没有告诉任何身边的朋友。 你是我远方的朋友, 告诉你没有关系。

Wed, 31 May 2000

回信片断:

你从国内来时带了常用药吗? 我一般总是带一些感冒药。 感冒虽是小病, 但有时候也很顽固, 可以拖上很久。

一个人孤身在外, 的确特别思念亲人, 尤其在遇到病痛和挫折时更是感到这世上亲情的珍贵。 事业、 地位、 金钱都会失去, 而且当这些失去时, 常常会附带着失去许多别的东西, 让你更加痛苦地咀嚼人生的苦涩、 世态的冷漠。 只有亲人, 才会在悲凉的命运降临时, 反而更加牵挂你、 怜惜你、 爱护你。 只有亲人才会无怨无悔、 不论贫贱地一生陪伴你。 家是心灵的港湾, 就象黑暗中疲惫的旅人眼里的桔黄色灯光, 充满了温馨, 充满了宁静。

前几天看见一篇写兄妹的短文, 文中的兄妹年龄差七岁, 正好与你和你哥哥的年龄差一样, 就寄给你看看。 被人爱固然是幸福的, 但有一个人让你全心地去牵挂、 爱护又何尝不是幸福呢?

希望有一个人能象妈妈那样关心你, 对你问寒问暖, 包容你, 安慰你, 这不会只是一个梦想。 当你遇到一位真心爱你的人时, 你也就找到这样一个人了, 因为爱你的人本来就应该这样待你的, 这并不是什么奢求。

Wed, 31 May 2000

来信片断:

尽管你说的对, 找到爱我的人就会实现梦想, 但是我总认为不论多爱我的人都是无法与父母相比的, 只有父母的爱才是最大公无私的。

你这个人真的挺不错的, 我一直都认为独生子总有点清高或是优越感很强, 不过你还好。 很高兴认识你。 想想挺好玩的, 怎么就那么巧, 头一次上聊天室, 就认识个也在美国读书的朋友。:)

Thu, 1 Jun 2000

回信片断:

你的身体好些了吗?

你看 “车票” 那个故事时难道不觉得男女之间的爱情也可以是惊天地、 泣鬼神的吗? 真正的爱情比起任何其它感情都毫不逊色。 当然父母对子女的爱是那样的普遍, 与之相比, 刻骨铭心的爱情虽非凤毛鳞角, 却也的确少得多。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对爱情常常抱有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吧?

唉, 大家老是爱说独生子的坏话。 其实象你这样既有父母爱着, 又有哥哥疼着, 难道不是更优越吗? 你知道吗, 我真正和父母一起生活的时间其实只有高中那三年。

祝六一节快乐! :)

Thu, 1 Jun 2000

来信片断:

让我们讨论一下爱情好吗?

在你心目中什么是爱情, 怎样才算爱上一个人? 我问过我结婚的朋友, 什么时候她觉得可以结婚了? 回答很出乎我的意料: 该结婚自然就结婚了。 我不理解。

喜欢一个人与爱一个人有什么分别? 我有个同学在美国前段时间告诉我她要转学到她所爱的那个人的学校。 我问他是不是真爱? 她说是。 我问她如何判断是爱? 她也说不清楚。 我曾经问过妈妈, 怎么样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自己爱的人? 妈妈说当你发现离开她已是不可能的时候就说明你已经爱上她了。 可是我发现有好多这样的人我都不愿离开, 总不能说我都爱上了吧。 故事里的爱情总是很动人, 可我总觉得那是事后人们重新回忆加进了一些感情话的东西。 原谅我这么讲, 太感人的东西我总不太相信她的真实性。 我希望现实中会有, 还希望她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但又总是告诉自己梦永远是梦。 我总觉得你把爱情想的太好了 (纯属我个人看法)。

节日过的没劲极了。 美国也不过什么国际性的节日, 真是岂有此理! (你才多大就祝我节日快乐? 不许倚老卖老, 我们是同龄人!)

谢谢你的关心我的病好了。 我一般发烧都是一晚上的事, 这次是因为心情不好托了一天, 烧其实早就退了, 就是昏头昏脑的, 现在又是精精神神的。 告诉你一个特逗的事情 (秘密): 我原来在单位的时候突然有个人还想跟我谈朋友。 我问她为什么? 她说是有一次听外宾报告, 她发现我两个眼睛特亮。 我当时没说什么回到家笑的都不行了, 什么眼睛特亮, 那天是因为屋里暖气太足热的我直发烧, 烧的两眼放光。 没想到就这么个小细节还让 “有心人” 捕捉到了。 交朋友当然是不行了, 不过我们还是挺好的普通朋友, 真是有意思。 前面说发烧和精神我就自然想起这个事情, 乐不乐在你, 反正我觉得特好玩。

Thu, 01 Jun 2000

回信片断:

其实我觉得你妈妈的回答挺对的: “当你发现离开他已是不可能的时候就说明你已经爱上他了”。 你说有很多人都让你不愿意离开, 但是不愿意和不可能是不同的。 你不可能离开一个人, 它的意思是为了和他在一起, 你愿意放弃在别的情形下你不会放弃的东西。 比如要是他在国内, 并且客观上不可能出国, 你会愿意放弃美国的一切和他在一起。 如果你心中这样待一个人, 那你就是爱上他了。 你可以自问一下, 你愿意为你说的那些不愿意离开的人放弃什么呢? 如果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那你只是喜欢他们而已。

你说的不错, 我把爱情想象得很好, 也许太好了。 我只是相信世上存在这样的爱情, 可没指望自己也能遇到。 要是我理想现实不分, 这辈子只有一个人过了。:) 不过我真心希望你能遇到那样的爱情。 说实在的, 在海外的女孩也许是幸运的, 总有男孩子追 (由于性别比例失调所致), 因此可以从容地寻找或等待一位真心同时也真正让自己动心的。

BTW, 你的故事里的 “她” 真的是 “她” 吗? 我的甲骨文造诣虽然不错, 以前也破译过你无数的错别字, 不过这回可不确定了, 因为你连续用了许多遍。:)

Fri, 02 Jun 2000

来信片断:

我这个中文输入系统可以连续输入汉字然后再改, 有时候我觉得音对了字形不对无所谓, 所以像什么她一类的我也就没有当回事。 有时候连续打的字太多了检查又不够, 肯定会有完全错别字的时候。 我重新看自己写过的信时就常常能发现这样的错误, 请您多担待。

郑重声明: 上封信的她实际是他。

Fri, 02 Jun 2000

回信片断:

Yesterday, it was too later when I wrote the letter to you. I have a few additional words to say about the topic. I don't want you to get a wrong impression that what I described to you about love is purely ideal, and rarely exists in the real world. A story such as "Tickets" is touching because it happened in an extrodinary environment. If the girl in the story were not in that tragic earthquake, she may never be able to realize her husband is such a great person, their life will still be happy because they love each other so deeply. But to the outsiders their love is just as ordinary as the love between every happy couple. We will never think their love to be great and touching although they are the same two persons and they will behavior like what the article describes in an extreme circumstance.

This brings up a point that most of the touching love stories happen in extreme circumstances. One reason such stories are rare (and look un-believable) is because extreme circumstance itself is rare.

For most of the people, lives are peaceful, the most significant trouble one may encounter are something like "I was blamed by my boss", "I lost $100 today", "we bought movie tickets but failed to see the movie due to the traffic jam", etc. If the love passes the tests of such "disasters", it will be able to bind an ordinary family and everyone will be happy. I have many married classmates and friends, they are living happily although nobody knows how many of those families can survive an extreme circumstance. That is the love in real world, the family members really love each other, helping each other as much as they can, sincerely supporting each other until the end of their lives, ... Are these also touching? When I was in HangZhou, I once saw a lame couple walking down the steet slowly, supporting each other with their hands, I was deeply touched. Another case when I was touched is when I saw a very old couple standing on the street, the old man was carefully tidying the collar of his wife. Although these are unlike a story where love is usually condensed (because life itself is condensed - someone dies in the end of the story). Condensed love often impresses people, but a life-long love is also great and admirable. Such love is not rare. Not knowing what will happen in extreme circumstances doesn't mean we should doubt such love. Such love is what most people are looking for and is not an un-realizable dream at all.

Fri, 2 Jun 2000

来信片断:

谢谢你的详尽的解释说明。

我相信只要感情是真的, 无论它是不是惊天地泣鬼神, 都是最美的。 我会把现实与梦想处理好的。

这封信你是在系里写的吧? 周末你一般会做些什么? 几个朋友在一起聊聊天打打牌还是看点东西?

前两天看了北大余杰的文章 “心灵独白”, 挺有嚼头的, 有空你可以看看。 现在把看文章的时间推到了睡前, 有时候看的高兴了就好长时间睡不着觉。

对了你每天锻炼身体吗? 你太瘦了需要好好锻炼。 按照我的经验最佳的曼跑时间是下午 3-7 点 (我的观点也得到了许多锻炼者的支持), 校园里空气和交通都不错, 你可以在那里慢跑。

这两天看新浪新闻, 奥本市一对中国夫妇被杀, 还有前段时间胡璐被枪杀。 我心里一直都很难受, 我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优秀的中国学生客死他乡。 凶手和嫌疑犯都是黑人, 是种族歧视嘛。 我第一次感到有点害怕, 我无法面对客死他乡的事情, 让国内的父母远渡重洋只能是看到心爱的孩子的骨灰。 我和朋友谈起这事, 可他们说其实在国内这种事也很多, 只是消息封锁而已。 我开始有点讨厌美国讨厌种族歧视, 起码的人身安全都不能保证还能做别的什么。 ×× 由于历史原因黑人很多, 朋友说这里的黑人很守规矩, 秩序很好, 市长和州长都是黑人。 不怕你笑话, 每次从地铁出来往学校走我都不太敢直视黑人。 这里黑人占大多数, 我知道纽约黑人也挺多的, 反正不管怎样我们都小心点。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Fri, 02 Jun

回信片断:

我周末一般喜欢看电影, 到中央公园 HIKING, 或逛书店等。 至于锻炼, 实在惭愧得很, 平时也就是在办公室里做做俯卧撑, 周末的 HIKING 也美其名曰锻炼。 不跑步是觉得跑完步还得洗澡, 太麻烦。 主要还是有点懒。:)

我还以为你住在学校附近呢, 原来也要坐地铁啊。 等车时别太靠近站台边缘, 纽约发生过精神病人将无辜乘客推下站台丧生的悲剧。 不知你学会开车没有, 大约半年前 Columbia 一位刚拿到 Ph.D 的女孩到外州后不久就因车祸去世了。 那位女孩在 Columbia 的时候常去的中餐馆正是我最常去的那家 (虽然我不记得是否见过她), 餐馆的老板和我们谈起这件事时大家都不胜唏嘘, 二十几年艰辛的努力, 在那一刹那间就随着脆弱的生命而消逝了, 真是命运无常。 你以后开车也要当心, 在高速公路上生与死真的离得很近。

我也有几位同学遭到过老黑的抢劫, 但愿不会有一天你在报上看到一条消息, 从此就再也收不到我的 EMAIL 了。:)

但愿大家都平安。

Fri, 02 Jun 2000

来信片断:

我在国内时候特别喜欢看电影, 喜欢老片子和坐在电影院里的感觉, 但是到这里我还没有看过任何电影, 一是因为没车去哪里都不方便, 更重要的是我听不太懂, 这是我最着急的事情。 来这里几个月听力和口语没有多大的长进, 有时候交流挺困难的。

其实你周末的安排挺棒的, 还有中央公园玩, 我就不行了, 天天的二点一线。 没有车在大城市真是限制很大, 我必须攒钱应付转系后第一年的经济危机, 到时候搞不好还要接钱。 所以现在是什么娱乐的念头都不敢有, 充其量有时候周末做地铁到超市里逛逛。 我喜欢逛街。 你还能在办公室里做俯卧撑? 也就偶尔吧? 你不喜欢洗澡那可真不太好, 跑完步冲冲就行, 你连这样都嫌麻烦你可真够呛。 :) (不讲卫生的孩子不是好孩子)。

我从家到学校要花上 40 分钟, 先做 bus 再坐地铁。 学校在市中心, 房租贵的吓人。

我听害怕开车的, 怕交通事故又怕不记路, 只有临时驾照, 路考还没有考过。

看手纹我的生命线特长, 也许能长命百岁。 :)

Sat, 03 Jun 2000

回信片断:

其实你周末的安排挺棒的, 还有中央公园玩, 我就不行了。

也只有你说我的周末棒了, 我到中央公园那可真的只是散步而已, 偶尔看见几个流浪歌手在演奏就看上一会兒。 大部分时间只能当当皇帝 (寡人)。:)

没有车在大城市真是限制很大,

我怎么觉得你说反了, 在大城市没车也没什么, 反正公共交通这么方便。 我就没有车 (吃惊吗?)。 在小城市才必须有车。

你还能在办公室里做俯卧撑,也就偶尔吧?

以前不算偶尔, 每天上午下午各做 40 个 (当然是一口气做完)。 不过现在办公室里老是有别的人在, 就不常做了。

你不喜欢洗澡那可真不太好, 跑完步冲冲就行你连这样都嫌麻烦你可真够呛。 :)

不要老给我扣帽子好不好。 我什么时候说我不喜欢洗澡、 不讲卫生了? 我只是不想洗一个 “额外” 的澡而已。:) 我的房间一直是 APARTMENT 中最整洁的。

看手纹我的生命线特长, 也许能长命百岁。 :)

哦, 那太好了, 我就不必杞人忧天了。:) 我不会看手相, 不知道自己生命线如何。 估计若是运气好的话, 或许能拄着拐棍参加您老人家 70 岁寿辰。 运气坏的话就甭提了。

Sat, 03 Jun 2000

来信片断:

我还从来没有对什么专业倾注如此多得爱心, 老实说挺想体会一下你那种割舍不下的情绪的。

我想有时候向一个不是很熟的朋友倾诉你的烦恼什么的挺好的, 这样比较放的开, 只要你不介意, 你可以在信里想说什么说什么, 我也不会涉及什么泄密的问题。 :)

我买了个打印机, 惠普的 660 彩色喷墨, 很不错, 从网上买的, 才70元, 我打出来了好多自己曾经画的自画像挂在家里 “欣赏”。

Sun, 23 Jul 2000

回信片断:

看不出你居然能画自画像, 还是个才女啊! 只是不知画得怎样, 挂了画像后屋里是不是就不闹老鼠了?:) (呵呵, 开句玩笑, 千万别生气 :)

Tue, 25 Jul 2000

来信片断:

你的屋子里老鼠很多吗? 你很容易联想到它一定是常年受其害而刻骨铭心。 :)

不过亚特兰大的蟑螂可是跟四川的蟑螂一样的大。 你知道吗? 我在长春上学时第一次看到所谓的蟑螂吓了一跳: 特小!

BTW, 我很容易生气吗? 你已经连续几次开我玩笑之后声明纯属玩笑请勿介意, WHY? 印象中没有因为这种事情与你发生任何冲突事件。

Tue, 25 Jul 2000

来信片断:

我不知道你认为什么是最大的难题? 在美国这么多年以来, 但是我的感觉是孤独和无助感, 也许是我不太愿意思考又不是很爱学习的缘故。 将来有机会我一定回家看看, 撒撒娇, 让父母好好的疼疼。 :) 象我们这种岁数的人还有这感觉, 我真的不明白怎么能有父母忍心把自己刚成年或未成年的孩子送到异乡读书。 那么远, 看也看不到摸也摸不着。 我有朋友在身边, 但是我还是常常冲动的拿起电话想要打给父母, 说说自己的委屈 (放心我永远都是冲动没有真正做过, 我害怕他们惦记)。 你还好, 你在学你至爱的专业, 尽管最终你不得不放弃 (抱歉提到你不开心的事情), 你这样的都很让我羡慕的。

我不是永远那么快乐无忧的, 尽管别人这么认为, 就是因为别人已经形成了这样的概念, 我就更不可以把不开心的事情说给别人影响别人的情绪。 你成了牺牲品我总是到苦水给你。 :)

Mon, 21 Aug 2000

回信片断:

孤独是大多数在海外的留学生的共同感受。 对于我来说更是如此。 你如果看过我 HOMEPAGE 上的日记部分的话, 也许知道我走上出国之路的原因和心态和大多数人有所不同, 别人起码还可以安慰自己说这是实现了一个多年的夙愿, 对于我来说开始的一两年里只觉得除了寂寞我一无所得。

孩子大了, 重新回到父母怀里撒娇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不过你的男朋友应该象你父母一样地疼你爱你关怀你包容你, 他不会让你寂寞的。 人生的路一个人走来是那么地漫长孤寂, 漂泊流浪, 两个人走来却尽是欢笑喜悦, 平安温馨。

Mon, 21 Aug 2000

来信片断:

大学毕业的时候我们几个女生聊天, 当时的结论是我一定是寝室里最后结婚的, 因为我天性象个假小子。 我讨厌手牵手 (和女生都这样就更不要说男生了), 讨厌交朋友。 我喜欢自己独来的感觉, 讨厌被一个人限制住。 在我的几个朋友结婚之后, 我也有朋友了, 快乐过, 幸福过, 但是也伤心过。 我到美国流过的泪比我大学工作加起来的泪都多。 我一致认为我是个不怎么会想家的人, 大学四年别人想家都想得掉眼泪我去开心的不得了。 可是到了这边我却变得脆弱极了, 我一直认为我很坚强, 可是我现在总是太敏感, 我在别人的面前越快乐, 回到家我就越想父母和我曾经的快乐日子。

刚来的时候我能把寂寞作为一种不可多得的东西去品味去欣赏, 可是日子长了, 就不再这么潇洒了。 身边种种事情, 学业感情生活, 我常常觉得自己弄得一团糟。 有一个晚上, 我回家很晚, 过马路时被一辆刚启动的车子撞倒了, 车上下来一对情侣, 检查我有没有什么伤。 女孩子一遍检查我一遍跟我说他们刚买的车, 不想吃什么官司, 男孩子刚拿到驾照没有多久, 能不能不告他们。 其实我没有想法告他们, 我还羡慕他们, 女孩子那么疼他, 为他说情。 看他们两个那么好我竟然无发自制的大哭起来, 我想我有什么, 我就是被撞死在路上都没有人知道。 马路上没有别人, 只有我和我的影子。 我不记得自己怎么回家的, 只记得头一次感到恐惧和无助。 (记得我曾经信中说过客死他乡是我最无法接受的事情吗)

我有时候好希望自己是个男生, 难过的时候我可以喝酒抽烟打牌到深夜, 可我不行, 我不想让自己那么沉沦。 我就想打电话, 可是拿起听筒却没有地方好打。 我不是很喜欢和朋友一起, 感觉是自己的, 别人听后就变了样, 我宁愿自己体味。

Tue, 22 Aug 2000

回信片断:

你还说自己不多愁善感, 那什么叫做多愁善感呢?

有一句话你说的很对: “解铃还需系铃人”。 在这种事情上只有你自己和自己站在一起了。 就算你父母来到你身边, 照顾得了你一时, 却陪伴不了你一生。 其实许多事情都取决于自己怎么看, 你觉得自己恐惧无助, 在世界上孤苦伶仃。 你为什么不想想自己既有父母又有哥哥, 不久前又成功地选择了新的专业。 这世上比你孤单, 比你无助, 没你幸运, 没你成功的人实在是比比皆是啊。 别的不说, 就拿我来说, 我又有哪一点比你幸运呢? 我父母也在遥远的大洋彼岸, 你有疼你的哥哥, 我却没有兄弟姐妹陪伴。。。

我看悲剧小说时除了感动于情节外, 也常常不无感慨地意识到人生的苦涩其实并不寂寞。

不论你还是我, 如果让 100 个人来评判我们的人生或生活, 起码有 80 个人会羡慕我们。 伤心沮丧时多想想自己比别人幸运的地方。 你自己心里也很清楚你要是真的这么怀念过去的话, 你完全可以回国去, 重新回到父母的怀抱。 我不知道你最初出国的动机是什么, 不过你之所以不回去, 想必是因为你觉得待在这里总体上得大于失。

你羡慕男孩, 你可知道在美国的许多男孩都很羡慕女孩, 因为在美国几乎每个中国女孩都有一堆人在追, 很是热闹的。:-) 当然这是玩笑话, 有时候阳光虽大, 却只有影子相随。 寂寞是心灵上的, 不是人多人少的问题。

Fri, 25 Aug 2000

来信片断:

我出了挺严重的车祸, 车子翻了, 废掉了, 原因是我躲车过劲。 一切的场面就像电视上的翻车镜头, 一瞬间人就脸朝下了。

看过我的车的人都认为我能活着没有重伤真是万幸。 今年的本命年过的太过于倒霉。 我仅仅是撞了头部, 肿了好大的一个包, 我还以为会流血, 然后就是被碎玻璃擦伤了。 我把 CABLE LINE 外面的黄色绝缘保护皮撞坏了, 线没有断, 不知道要赔多少钱。

本来我已经能开车去车站和 SHOPPING 了, 谁知道 ...

没有车至少人身安全一些。

Thu, 12 Oct 2000

来信片断:

我今天休息, 听着田震的歌泪流满面。 我很害怕现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 也许是我一直都比较的顺利吧, 到美国来经历的所有的挫折真得让我很难从容处理。 我需要经历这些, 但我没有想到所有的来的这么集中。 本命年一定要过的这么不顺么? 很久没有打电话给家里, 怕听到爸爸妈妈的声音就会掉眼泪。

Thu, 12 Oct 2000

回信片断:

听到你车祸的消息我很难过, 幸好你伤得不重。 不过最好去医院查看一下, 因为有一些内伤隐疾往往当时看不出, 很久以后才发作。 前不久我常去吃饭的那家中餐 馆的一位老板就因为多年前的一次车祸所遗留下的隐疾发作, 而回国治疗去了, 至今也没有回来。

以后买东西就坐你朋友的车得了, 既安全也可以增加彼此接触帮助的机会。

刚准备给你发信又看见你的新的 email。 别难过, 人人都会遭遇挫折的, 你可以把我以前给你的信再看一遍, 我觉得我写的东西还是前后一贯的, 那时劝慰你的话也是我现在想说的。

Thu, 12 Oct 2000

来信片断:

今天抽空看了你网页中添的童年部分的内容, 很感动。 我不像你那么会描述情感, 但是实实在在被你的文字和真情打动。

最近好吗? 自从上次收到你的信说你很难过听到亲戚去世的消息之后就没有收到信了。

我已经被录取了, 现在正在找相关的 GRA 工作, 同时还有很多别的手续需要办理。 我已经跟老板申请多出半天的休息时间。 忙不过来, 很累。

自从车子出事之后我把朋友的护身符又找了出来重新带上, 多少图个吉利吧。 别人都说本命年不顺很真有点灵, 只要人在就成。

我的店换了老板, 马兰西亚的华人, 带了两个厨房大师傅和台前一个负责人, 生意比以前好了一些, 活也比以前多了, 工资倒没怎么长。 我就是图它离学校近, 老板人又不错, 开心就好了。 我原来店的老板听说我出了事要送我一辆自行车, 考虑到本命年不好, 还是走路人身安全一点, 婉言谢绝了。

你们的万圣节买糖了吗? 我们店本来准备了好多糖, 但是那天 MALL 里的顾客很少糖全都剩下了。

Thu, 02 Nov 2000

回信片断:

你好! 很高兴你顺利地进入了新的专业的学习。 这难道不是你本命年的喜事吗?

我这段时间一切都好, 不久前发现了一个网站可以下载相声, 这几天上网时就下载一些。 我很喜欢相声, 在国内时从不愿意错过相声节目, 现在重新听到那些熟悉的节目觉得十分亲切。

我对美国的节日十分陌生, Labor Day 那天还傻乎乎地去上班, 快到公司时才察觉情况不对。 万圣节究竟是哪一天我都不知道, 只有见到一些小孩戴着恐怖片 Scream 2 里的面具玩耍时才想起是万圣节了。 那些小孩要是戴着这种面具半夜三更来敲你的门要糖果, 不知你会不会被吓晕在地。:)

Fri, 03 Nov 2000

来信片断:

最近怎么样?

THANKSGIVING 有没有到那里去玩? 和朋友吃火鸡了?

我是在 11/22 晚上结束的打工, 实在没有精力同时应付太多的事情。 而且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和韩国的老板娘无法友好的相处下去, 做人比较失败, 反正是无论如何我也调整不好和一个歧视中国人的老板娘相处的好心情。 老板婉言的炒了我的鱿鱼。 :(

可能自己有点太犟了, 老板娘一个从来没有干过餐馆的人, 却处处摆架子还动不动就要 TEACH 厨房里的大厨和有经验的员工。 更为可气的是她直截了当的跟我讲, 你们中国人是最坏的。 我当时火就上来了, 跟她争了一下, 从此我就经常有小鞋穿。 :)

说实话我很佩服老板。 一个很精明的马兰西亚华人, 非常的能干, 也知道怎么样与员工友好相处。 但是我怎么也不明白怎么可以有这样的老婆, 每天都要同员工发火, 动不动就要挑刺, 尤其是老板出外谈业务的时候。

我正好在为找 GRA 工作没有时间与老师 INTERVIEW 呢, 老板通知我就做到现在就可以了, 我差点没有乐疯了。

除了看书我趁着假期可是好好逛逛商店。 你知道很久以来我都没有在下午阳光最好的时候感受微风和轻松惬意的心情了, 所以在假期里我很惊异的发现一切都那么的美好, 这个假期我真的过的很舒服。 爽!

纽约是不是挺冷的了, 我们这里正好是最好的季节, 清凉但不冷又不很热, 舒服得要命。

我可能 12 月末和朋友去佛罗里达的 DISNEY WORLD 玩。

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找到 GRA, 免掉我的学费。

给你发过几封信但没有回音, 你没有生病吧? 我想怎么也不应该是寄丢了信。 最近在看什么小说? 有好的介绍一下。 前两天看朋友从国内带来的带子 《活着》, 棒极了。 连看了两遍, 伤心的不行。 还是看中文的东西亲切。

Sun, 26 Nov 2000

回信片断:

自从月初回了你的 email 后一直没有你的消息, 你给我的 email 寄的是哪个地址?

Thanksgiving 我和几个同学聚了聚, 虽然一起吃饭, 不过没有吃火鸡。 饭后又看了一会兒 《宰相刘罗锅》, 我以前看过这部连续剧, 不过大家一起看感觉是不一样的, 可以不时地议论议论。 我向他们大力推荐了 《康熙微服私访记》, 如果以前没有向你推荐过的话, 这里也一并推荐了。 你说的 《活着》 是不是葛优和巩俐演的? 我好象很久以前看过。

纽约的天气的确变冷了, 不过还没有开始下雪。

Sun, 26 Nov 2000

来信片断:

《康熙微服私访记》I 还不错, 但是后面的续集我就不太喜欢了。 至于 《宰相刘罗锅》, 我喜欢各种相声和评书的描述, 不喜欢李保田和王刚的表演。 这两个人的表演我都非常不喜欢。 特别是王刚摘掉眼镜之后的过于突出的眼睛, 非常难看! 一直都欣赏刘墉的智慧, 但是让李保田一演就显得特别的小人化和世故, 可能是我对演员本身就不看好的缘故。 我说的 《活着》 是葛优和巩俐演的, 两个人演的都挺真实的。

我寄信没准用什么地址, 想起来哪个我就发到哪个。

我的老板娘是从纽约过来的, 她曾经跟我们员工特别得意的说在纽约聪明人可以不用花钱过的很快乐, 就想她一样。 如果不是怕学校的孩子把它的女兒交坏, 她是不会到 ×× 这种破地方来的。 纽约真的想他说的那样吗? 是富翁和流氓罪恶两大极端集中的地方吗?

有那么多的人向往纽约, 却同时又那么多的报道说在纽约平均每 8 分钟就有一个无辜的人死于街头暴力。 你在那里生活是什么感觉?

Sun, 26 Nov 2000

回信片断:

每 8 分钟有一人死于街头暴力? 呵呵你也是学理科的人, 怎么会对数字这么没有概念? 每 8 分钟死一人的话每年死于街头暴力的人数就是 65700, 快赶上广岛原子弹造成的直接死亡人数了, 纽约要是每年遭受一次原子弹打击早成死城了。:) 纽约自然也有好人, 比方说象我一样的。:-)

顺便告诉你一个大消息 (要拿稳眼镜了): 如果一切正常的话, 我下个月要结婚了, 希望从此世界上会少两个心灵孤单的人。:-)

Mon, 27 Nov 2000

来信片断:

你给了我一个非常大的 SURPRISE: 你的婚礼! 很可惜这个世界上又少了一个我可以争取的机会! :)

尽管我不是很了解你, 但我由衷感觉嫁给你是一种福气。 你是一个很有信心又很聪明的人, 希望你们过的幸福!

Tue, 28 Nov 2000

回信片断:

傻孩子, 你已经有男朋友了, 还要争取什么呢? 再说你连人家的名字都不愿意叫, 又怎么争取呢?:-)

你是我所有网友中我与之保持联系最久的, 我和你说话有一种难得的知音感。 也许正象你说的, 不见面的朋友反而可以倾诉更多的情感。 我对你所说的内心感受其实远比我对现实世界中的朋友说的要多。

Wed, 29 Nov 2000

来信片断:

我曾来没有在 “朋友” 前面加上 “男” 字, 我把男性朋友和男朋友分得比较清楚, 我没有男朋友。 我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现在的朋友不是很合适, 加上自己一直一个人惯了, 喜欢我行我素的生活, 真要两个人互相迁就惦记, 我还不适应不是很愿意。 慢慢来吧, 我脑子里还一大堆的风花雪月呢。 :)

真心的祝福你们, 你的那句 “愿这世界上又少了两颗孤独的心” 很让我感动, 希望你们梦想成真。

越美好的东西我越怕失去, 所以我一般采取回避的方式。 我坚持用 TOO FAR TO SEE 就是时刻提醒自己这种距离感, 永远保持这种美好的感觉。 我不太想面对现实, 无论她是更美好或是更坏。 我宁愿保持现在的状态, 因为我认为她是最好的, 只有这样我才能那么毫无顾及得向你唠叨我的快乐与不快乐。 现在我知道我的唠叨没有让你烦, 谢谢你对我的信任, 真的很开心。

Our friends are like angels,
Who brighten our days.
In all kinds of wonderful,
Magical ways.

Their thoughtfulness comes,
As a gift from above.
And we feel we're surrounded,
By warm, caring love.

Like upside-down rainbows,
Their smiles bring the sun.
And they fill ho-hum moments,
With laughter and fun.

Friends are like angels,
Without any wings.
Blessing our lives,
With the most precious things.

Wed, 29 Nov 2000

来信片断:

I got the GRA job yesterday so that I can get my tuition (8000$) waiver, it is a good news, isn't it?

I want to sent a word to you and your new life: “共同岁月之于婚姻, 有时候比什么都重要”。 Do you remember it, I must say it in my letter of my feeling to Qian1 shou3。

Wed, 29 Nov 2000

回信片断:

I'm writing this email from office so can't use Chinese.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kind words. I like the poem in your email.

I'm very happy to know that you got a GRA position.

I will leave New York this Sunday. My gf is in Sydney so I will go there.

When I come back, it will be the end of the year (and also the end of the century - 2001 is the beginning of the 21th century). 21th century was a remote concept in my mind when I was a child, now it's coming. Next year, I will be 30, an age that sounds so old to me before. Time flows silently, many years passed, all in a sudden ...

Hope the new century will bring both of us a better life.

December 1, 2000

来信片断:

不知道你有没有回来, 写封信跟你打个招呼。

我新年在迪斯尼过的, 佛州的那个, 和几个朋友开车去的。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过新年, 和那么多的人一起高呼 HAPPY NEW YEAR, 笑着冲自己说本命年 BYEBYE。

我几乎玩遍了所有的刺激游戏, 真正的所谓米老鼠唐老鸭一类的本色东西我却注意的很少。

我所有的朋友几乎每天都会做形形色色有关游戏和色彩的梦, 甚至回家好几天都这样, 可是我每天几乎无梦, 我不知道是迪斯尼给我留的影响不够深还是我玩得不够尽兴。

我已经开学, 由于商学院对学生的口语和写作能力要求很严, 我经过本院的考试之后通知要上写作课。 本来想一学期上 4 们专业课, 现在不得不 DROP 掉一门。 真没想到商学院这么严。 :(

January 6, 2001

回信片断:

谢谢你的贺卡, 那 “金蛇狂舞” 倒让我想起了仙剑奇侠传里的蛇。:) 你那里可以看得到春节晚会吗? 现在我正在看呢! 现在的年轻人对春节晚会越来越不满, 不过我还是每年都看, 看节目还在其次, 更主要的是感受那团圆欢庆的气氛。 身在海外更觉得这种气氛弥足珍贵。

January 6, 2001

来信片断:

我们这个周末中国学生会有晚会要循环放春节联欢晚会, 据说今年的差不多持续了 8 个小时。 我们还会吃饺子, 有舞会和卡拉 OK 比赛。 我只感兴趣饺子, 别的都无所谓了。

你的信上我有个地方感到很奇怪, 你们那里过年要包粽子吗? 那不是端午采用的吗? 我在家的时候也是年年都看晚会, 不论好不好, 就是全家人在一起边吃边聊, 很热闹的。 不过今年比较的惨, 我在美国, 妈妈在巴基斯坦, 只有爸爸和哥哥嫂子一起。

我打电话回去的时候他们刚刚吃完全聚德的烤鸭, 馋的我够呛。

我 24 号早上 11 点钟上课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这正好是家里听钟声的时候, 我还暗暗许了个愿。

前两天收到了我原来的老师的一封贺卡, 是一个锅, 几个碗, 几双筷子, 热气腾腾的饺子, 和一行小字: 家里人等你一起吃年夜饭, 别回去的太晚。 看的我好感动。

现在天天忙的不行, 真正说坐下来好好休息一下最想干的就是给朋友写信聊天。

上了班是不是就没有做学生是那么忙了?

January 26, 2001

回信片断:

上个星期六 Columbia 有一个新年 party, 我也去参加了。 晚会请了许多专业演员到场表演节目, 有歌舞、 器乐及魔术。 其中表演魔术的演员据说在 1996 年春节联欢晚会上表演过, 看上去有些面熟 (当然很可能是心理作用 :)。 文艺节目后爱跳舞的跳舞, 爱看春节联欢晚会录象的看录象, 爱看电影的看电影。 我因为不会跳舞, 又看过春节晚会, 于是就去看电影。 电影是 “一声叹息” (因为这名字我还被同学取笑了一通 :)。 这和往年放的贺岁片不同, 这部片子主题颇为沉重, 你若是没看过的话可以借来看看, 影片对几个主要人物的塑造还是挺有深度的。

你说的端午节吃粽子一点不错, 这是最正式的吃粽子的日子。 不过在过年时我们家也要吃粽子 (不知是杭州的习俗还是东阳的 - 我奶奶和我父亲都是浙江东阳人)。 今年春节我还故意到 Chinatown 去吃了粽子。:) 可惜缺少了在杭州时家人一起团聚的气氛。

你的学习看来挺累的, 要注意劳逸结合, 不要太过压抑。 世上成功的路有千千万万条, 很多事情都是退一步海阔天空的。 我的工作的确不忙, 不过这可能不具有代表性, 因为很多同学说他们的公司常常要他们加班。

Wed, 31 Jan 2001

来信片断:

最近怎么样? 老早就想写信, 可是真的有闲下来的时候却什么也不想做, 就想好好带着看点小说什么的, 懒得动笔。

这个礼拜是我们的春假, 我有一个 TEAM PROJECT 本来说好这个星期要 DUE, 可是因为数据库的原因不得不延迟到下个星期, 真是把我乐坏了。 要知道头几天写 CODE 几乎都有点恶心了, 一听说可以偷懒几天, 兴奋的我狂叫好几声。 痛快! 我抓紧时间借了你推荐的 《一生叹息》, 又看了 《没完没了》, 还有 《bone collector》, 《American beauty》, 《重庆森林》, 《花样年华》, 特意去电影院看了 《卧虎藏龙》, 《CAST AWAY》, 当然抽空看了几个小说: 《47楼207》, 《惑之年》。 说老实话, 今天是春假最后一天, 那种感觉很难受, 这几天过的太滋润了, 是在是割舍不下。

我看 《一生叹息》 和 《花样年华》, 有个很突出的感觉, 前者是极为写实的手法, 他把每个细节都告诉你, 常常我们会忽略了自己的感受而陷在其中。 我很喜欢这部片子, 就想身边朋友发生的事情。 我能准确的理解主人公的情绪; 后者留给观众太多的想象空间, 它的风格想幻灯片, 一张张的, 不连贯的。 但你能理解甚至可以加上你自己的设定情节, 我们几个朋友曾经讨论到底男女主人公有没有发生 SEX 的事情, 我是看了两边下结论说有的。 回头你什么时候也看了发表一下你的看法。 《47楼207》 真好看, 我非常喜欢孔庆东调侃的风格, 往事在他的笔下变得那么生动, 有滋有味的。

最近你看过什么好文章没有? 有空的时候推荐一下。

《一声叹息》 和 《牵手》 的风格有点像, 只是这样的文章看多了我真的开始怀疑难道这已经是一种极为普遍的现象, 让大家”津津乐道”? 就像 80 年代初的 《新星》, 呼吁的是新社会下清官的事情, 当时有人就感慨社会越走越新, 可风气却每况日下, 到了寻找清官的地步。 现在的婚外恋也是愈演愈烈, 各种媒介都像说着家常便饭一样天天谈论着这些。 如果真的是这样, 那为什么大家还要想尽办法的走进婚姻, 不怕 “套牢”? 其实有很多事情不是人人都能想清楚, 也没有必要想清楚, 要不然就钻到牛角尖里了。 不论怎样都是好作品我很喜欢。

Mon, 12 Mar 2001

回信片断:

你看的那些片子除了 《一声叹息》 和 《Bone Collector》 之外我都没看过。 《花样年华》 本来 Columbia 要放, 我也赶去看了, 可是才放了 20 分钟设备就出了问题, 最后取消。 因此对于你们讨论的问题无法发表见解。

至于婚外恋, 在演艺圈和名人富豪身上的确十分普遍。 不过在普通人身上并没有小说中那样普遍, 小说要描写的是 “有故事” 的人, 小说的故事虽然有一定的现实背景, 但用统计术语来说, 小说并不是现实生活的一个随机样本, 它是选择性的样本, 小说中婚外恋的比例并不等同于现实中的比例。

“怕套牢” 的人自然是有的, 但 “怕套不牢” 的人恐怕也不在少数。 大多数想走进婚姻的人要么是真心想有个家的人, 要么是走累了的人。 还未看够风景而又怕被 “套牢” 的人, 比如艺人们, 大都是晚婚模范。

前两天我看了一部中篇小说叫做 “其实不想走”, 在 “书路” 上有, 你有空可以去看看, 那是一部挺悲情的小说。

Thu, 15 Mar 2001

来信片断:

我现在也说不清楚对这个专业的想法: 即怕又喜欢, 写完程序能运行的很好让我特别开心, 可是有些课堂的讨论发言又让我头疼的厉害。 这个方向的很多信息我都是从头接受, 让我一下子很有 sense 有点难度, 常常是我仅能接受老师的东西, 还不能自由发挥到独立思考的同时进行, 所以常常在讨论的时候卡壳, 这让我很尴尬。 尽管我能从写程序上找回一点自信, 但是和同等的中国学生比起来我还是有挺大差距的。 朋友劝我说不要和别人比, 其实能做到这种境界也挺难的。

Mon, 09 Apr 2001

回信片断:

我也学过几门计算机一类的课程, 也看过几本书, 我的感觉是课程和书本上许多东西往往分散了学生的注意力。 比如我以前旁听过一门 User Interface 的课, 教授花了大量时间讲述一个好的 User Interface 应该具有什么特点, 比如简洁、 明了、 直观、 方便、 美观等等, 并一一举例说明, 而且让学生讨论。 这些东西当然都是对的, 确实是头头是道, 可是给我一个小时我自己就能归纳出其中 90% 以上的东西, 这就是浪费时间了。 学生,尤其是新手往往会迷失在这些看似复杂, 其实是 trivial 的内容上。 你写的程序能够运行就应该有足够的信心了。 你学计算机多半不是为了将来从事计算机科学的学术研究, 而是应用, 从这个目的来说, 编程序是比较重要的部分。

Mon, 9 Apr 2001

来信片断:

Long time no see, how's going those days?

I took too much courses this may and summer session, I don't know what I did is correct or not.

Every friends want to delay their graduate time for the bad job situation. so you are lucky man, at least you got a job, you are "safe". :)

My friend who is in beijing got married last two week and they spent their honeymoon at ShenZhen, her trip reminded me that I forget to ask you how you and your wife spend honeymoon? I know in Sidney (spell wrong?). I hope someday I can go there for vocation.

I have to say that since your marriage, I seldom send email to you and even more, you do not send any to me also if I do not have one for you. :( It is really too far to see.

Tue, 19 Jun 2001

回信片断:

你好! 的确很久没有联系了。 我一直记着你。 后来没有再给你写信是因为感觉到彼此间终究已经有些疏远了。 不知道哪部小说或电影里说过一个结了婚的人会渐渐没有朋友, 真希望那不是现实。

我和我妻子也是网上认识的。 我在悉尼和她结婚后一起去了墨尔本和堪培拉。 可惜现在我没有 Scanner, 没法把照片发给你看。

你和我妻子同岁, 如果还没有男朋友的话应该找一个了。 遇到合适的男孩不要太矜持, 起码要让对方知道自己还 available。:) 女孩子在美国找男朋友是比较容易的, 不过遇到一个真正能够钟爱一生的人在任何时候都是一种缘分, 遇到了就不要错过。

Tue, 19 Jun 2001

来信片断:

I think that "不知道哪部小说或电影里说过一个结了婚的人会 渐渐没有朋友" is a truth for most people. At least I feel I can not write something so freely like before. However, because the course pressure, I have not too much time and energy to do so. Those two reasons enlarge our distance.

You believe the "net love", right? you are the example of that!

Marriage is a gambling, how do you know you already find the 真正能够钟爱一生的人? How long you could trully understand that person you live with? How to evaluate the responsibility for each one. I know it can not be measure using calculate but I need to know the basic principle.

Thu, 21 Jun 2001

回信片断:

你转来的文章我看了, 除了人人都会有的感觉外我倒想起了我自己的一个另类观点。 我看好莱坞英雄片时常常有一种看样板戏的感觉, 就是虚伪。 我说的虚伪不是指英雄在枪林弹雨中安然无事的那种不真实性, 而是指英雄和影片在人性上的虚伪。 影片往往试图把英雄描写成铮铮铁骨却又不失儿女情长, 英雄为救助恋人、 亲人乃至宠物而出生入死毫不迟疑, 似乎颇有人性。 但细看之下却不难注意到这些影片中有大量的外围角色犹如沼泽地里的气泡一样随生随灭, 英雄视之如草芥。 好莱坞的这种冷酷的人性观在那个歌剧中也有所体现: 为爱而献生的侍女之死居然丝毫不影响结局的喜气 。。。

说了那么多题外话, 还是言归正传吧。 你说婚姻象赌博, 如果指的是没有万无一失的选择, 那显然没错, 不仅婚姻如此, 世上所有的选择都如此。 不过和赌博不同的是, 赌博时无论选哪台赌博机, 无论按哪个按钮, 无论把宝押在哪里, 都成败由天。 婚姻毕竟源于自己对一个人的感觉, 这种感觉虽然仍会出错, 但和赌博押宝相比要确定得多。 (今天晚了, 我得睡觉了, 下次再写)

Thu, 21 Jun 2001

回信片断:

上次给你的信写了一半, 后来不幸发生了一些让我感到很棘手的事情, 一时间没有精力再给你写信, 请原谅。

其实隔了这么多天再继续谈原来的话题可能已经没什么意思了, 你现在脑子里说不定正装着一大堆程序呢。 再说感情方面的事情向来是易问难答的, 听上去头头是道的答案却往往却没太大用处。 还不如就说: 遇到了自然就知道了。 算是偷懒吧, 不过却也千真万确。

对于网恋, 谈不上相信与否。 水能载舟, 亦能覆舟, 网络作为一种通讯媒介, 就象信件、 电话一样, 传递的是真情还是假意完全取决于人。

我不是一个逃遁现实的人, 但不知道为什么却很喜欢怀旧, 这两天终于把主页中的童年部分写完了 (以后再慢慢修改), 可惜语言永远也无法穷尽思维, 写到纸上的只能是片言只语。

Tue, 3 Jul 2001

>> 虚拟世界里的真实人生 <<

站长往年同日 (2 月 9 日) 发表的作品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