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08-02-01 以来
本文点击数
9,148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5,966,213
昨日点击数 6,369
今日点击数 5,555
 
备 注
 
 
 

本文曾发表于《三思科学杂志》2004 年春季合刊 (二零零四年六月一日出版)。

因为星星在那里

- 星际旅行漫谈 • 序言 -

- 卢昌海 -

Space, the final frontier!

- Star Trek: The Next Generation

试图挑战自然的人常会被问到为什么要用自己的生命去冒险。 我有一位酷爱登山的朋友, 一同在哥大 (Columbia University) 念研究生期间的某个夏天, 他登上了北美洲的最高峰——海拔 6,194 米的麦金利峰 (Mount McKinley)。 我在系里遇见了刚从雪域高原回来的他。 锐利的紫外线灼黑了他的皮肤, 使我几乎认不出来, 但一种敬意在我心中油然而生。 我没有问他为什么要去登山, 我知道登山家有一句震撼人心的名言: 因为山在那里 (Because it's there)。

小时候喜欢看星星, 常可以看上几个小时不知倦怠。 我知道天空中几乎每一颗小小的星星都要比我们脚下这个看似巨大的蓝色星球大上数百万倍, “大” 与 “小” 竟以如此瑰丽的方式相互嵌套, 那是何等地深邃和奇异啊!

30 年前的 1972 年, 人类向外太阳系发射了名为 “先驱者 10 号” (Pioneer 10) 的行星探测器。 一年后又发射了它的姊妹探测器 “先驱者 11 号” (Pioneer 11)。 它们已先后飞出了我们的太阳系 (如果以冥王星轨道作为太阳系边界的话)。 目前 “先驱者 10 号” 大约在距地球 120 亿公里之外, 正向着 65 光年外的金牛座 (Taurus) 的毕宿五 (Aldebaran) 星飞去, 以目前的速度计算将在约 200 万年后抵达。 “先驱者 11 号” 则将在约 400 万年后掠过天鹰座 (Aquila) 的一颗恒星。

200 万年对人类来说是一段过于漫长的时间: 200 万年前人类还过着茹毛饮血的穴居生活; 200 万年后当 “先驱者 10 号” 迎来自己孤独航程中第一缕耀眼的异星光芒时, 人类也许早已在愚昧的战乱中成为了无言的化石。

登山家面对的是以人类微薄的体力去挑战大自然的伟岸, 星际旅行家面对的则是以人类短暂的生命去跨越星际间几乎无限的距离。 人类的平均寿命在过去几十年间虽然有所增长, 但自然衰老依然是无可抗拒的规律。 即使在基因图谱逐渐被揭开的今天, 也没有迹象表明人类的寿命会在可预见的将来获得数量级上的延长。

从逻辑上讲, 要让星际旅行家用短暂的生命去跨越近乎无限的时空, 不外乎有两类方案: 一类是从星际旅行家本身入手,设法在各种意义下延长其生命; 另一类是从时空入手, 设法利用或改变其结构, 达到缩短空间距离或突破速度极限的目的。 具体的讲, 常见的设想有以下几种:

  • 从星际旅行家本身入手的方案:
    • 用极低温 “冷冻” 的方法延长生命。
    • 用巨型空间站代替飞船, 以群体繁衍的生命取代个体的生命。
    • 建造飞行速度接近光速的飞船, 利用相对论的时间延缓效应达到延长生命的目的。
    • 将星际旅行家分解为基本粒子流或信息流以光速或接近光速的速度传播, 并在目的地复现乘员。
  • 从时空入手的方案:
    • 通过 “虫洞” (wormhole) 实现时空间的 “捷径” (short-cut) 旅行。
    • 通过 “曲速引擎” (warp drive) 实现 “超光速” 旅行。

“星际旅行漫谈” 这个系列的文章将以目前所知的物理学规律为依据, 来讨论其中的若干种方案, 无论它们是出自科学家、 工程师还是科幻小说家之手。

这些方案是人类探索璀灿星空的梦想的延续。

自远古以来这种梦想就以这样那样的方式存在着, 历经无数的磨难和挫折, 却从来不曾消失过。

因为人类的好奇心不可磨灭, 因为星星在那里。

返回星际旅行漫谈目录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