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09-03-23 以来
本文点击数
12,356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6,015,588
昨日点击数 7,768
今日点击数 1,066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三章

- 2 -

<< 上一篇 | 目录

李立勤摇了摇头, 他初出江湖, 于武林中的逸闻旧事所知甚少。

崔向鹏道: “沈庄主昔日的名号叫做追魂令主, 他以那名号行走江湖前后不过两年时间, 但在那两年中, 他以精绝奇幻、 追魂夺魄的武功震慑了整个武林, 也造下了许多杀戮。 那 ‘追魂令’ 据说是一枚形如弯钩的白色令牌, 接到令牌之人, 便如被地府幽冥钩住了魂魄, 无论武功是强是弱、 智计是高是低, 也无论聚众抵御还是亡命天涯, 最终都在劫难逃, 无一人幸免。 到后来, 江湖中人谈起那白色令牌, 便如见到了森森白骨, 无不心惊肉跳。 那时追魂令主的名号之响亮, 不在今日的天机当铺之下。 直到如今, 沈庄主归隐山林已有二十年, 武林中上了年纪的人一说起 ‘追魂令主’ 这四个字来仍不免心有寒意。”

李立勤听崔向鹏这么说, 不禁吃了一惊。 他们此次前往无为山庄, 乃是想请沈冰重出江湖, 去化解江南武林中因天机当铺而起的一场即将到来的腥风血雨。 李立勤对沈冰此人所知虽少, 但在他想象中, 义父和张叔叔既有此番打算, 那沈庄主定是一位仁侠之士, 却没想到他昔日竟是一位令江湖闻名丧胆的人物。

崔向鹏见他神色诧异, 便道: “你可能觉得奇怪, 既然沈庄主是那样的人物, 我们为何还要请他出山? 这一来固然是迫不得已, 若非有他那样的绝世武功, 怕是难以应付这迫在眉睫的危机。 二来也是由于沈庄主的昔日所为听起来虽耸人听闻, 细想想其实却与武林中天天都在发生的其它江湖仇杀并无太大分别, 只不过因为他的武功厉害之极, 使接到追魂令的江湖人士有一种如临宿命般的恐惧, 才会如此轰传江湖。”

李立勤问道: “沈庄主当年与江湖人士结有仇怨吗?”

崔向鹏点头道: “沈庄主昔日的师门叫做皖南派。 这名字如今武林中的年轻一代大都从未听说过, 因为它早在二十五年前便在一场江湖纷争中遭到了灭门之祸。 那时候沈庄主还只是皖南派的一名默默无闻的年轻弟子, 他恰好有事离开, 是以躲过了劫难。 由于皖南派只是江湖中的小门派, 沈庄主当年的武功又毫不出众, 他当时是否在场, 是死是活根本就无人在意。”

崔向鹏从背囊中拿出水壶喝了几口水, 续道: “但是当年造下那灭门杀戮的江湖豪客们万万没有想到, 沈庄主不仅逃脱生天, 而且还在此后的两三年间奇迹般地学到了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 并自号为 ‘追魂令主’ 前来寻仇。 沈庄主在那两三年中究竟有何奇遇? 他的武功从何而来? 迄今仍是一个谜。 有年长者认出他的某些武功似有昔日绝代高手蓬莱大侠的路子, 江湖中不少人由此猜测他大概是无意中得到了蓬莱大侠的武功秘籍。 只是那蓬莱大侠乃是一百多年前的人物, 一生无门无派, 亦无传人, 江湖上虽有一些关于他的武功传说, 但当世并无一人亲眼见过他的武功, 因此沈庄主是否真的得到了蓬莱大侠的武功秘籍, 谁也说不准。

“沈庄主在江湖上寻仇时, 追魂令所到之处无人能挡, 有百余人先后成为他的剑底游魂, 其中包括几位武功极高的帮派首脑。 沈庄主因此而被武林中人公认为百年来武功最高之人, 他逐一查出并诛杀了参与当年皖南派灭门之事的人, 但在寻仇的过程中却也殃及了不少无辜之人, 比如那些试图阻挠他复仇的人, 那些大都是被他诛杀之人的门人弟子、 亲朋好友及其它助拳之人。

李立勤听得惊心动魄, 半晌才道: “没想到沈庄主昔日的遭遇竟有如此曲折。”

崔向鹏又道: “沈庄主当年虽伤及了许多无辜, 但平心而论, 江湖中人在寻仇之时又有几人能恪守分寸? 尤其是在遭人阻挠时, 他们十有八九会连那阻挠之人一起杀掉, 而不会去细想什么因果业报、 冤头债主。 他们中的很多人甚至会主动迁怒他人, 不惜去做株连灭门之事, 而不象沈庄主那样只限于对付仇家本人及出手阻挠之人, 他们若是也有沈庄主那样的武功, 所造的杀戮恐怕会更多。

“沈庄主的大举寻仇固然震惊江湖, 但他大仇得报后的突然归隐也同样令人意外。 江湖上对他归隐的原因众说纷纭, 由于沈庄主成名之前太过默默无名, 而他昔日的皖南派同门又已在灭门事件中尽数被杀, 因此无人能从他早年的性情中猜度他后来的作为。 他的隐居, 有人说是因为厌倦了打打杀杀的江湖生涯, 有人说是因为歉疚于自己造下的众多杀戮, 更有人说是因为受红颜知己所劝。 究竟是何原因, 自也无人说得清楚。 但无论是哪一种原因, 一个人身具如此超凡入圣的身手, 却愿归隐山林, 依我看定有性情上的高洁之处。

“沈庄主归隐后, 性情似乎宁定了许多, 这二十年来不曾杀过一人, 他将隐居之地取名为 ‘无为山庄’, 据说是为了表示从此不履江湖之意。 不过他虽从不伤害前去无为山庄比武之人的性命, 但出手过招却绝不客气, 前去比试之人轻者伤筋动骨, 重者肢残臂断, 几乎个个带伤而归。”

他说到这里, 张开林长叹了一声, 插言道: “江湖之大, 委实是什么人都有。 沈庄主的出手毫不留情, 竟也无意中成为了少数人判断自己武功的办法。 十余年前, 江湖中有一对嗜武成痴的怪人便为此去找沈庄主比武。 那两人自幼一起长大, 却谁也不服谁, 三天两头比试武功。 偏偏两人功力相若, 武功走的又纯是守势, 动起手来尽是些不求伤敌、 先图自保的招数, 比了几十年也没分出个胜负。 后来不知听了谁的主意, 两人约定谁在沈庄主剑下多接一招便算谁赢, 倘所接招数相同, 则谁伤得较轻便算谁赢。 结果两人皆被沈庄主一招击败, 一人断臂, 一人断腿。”

崔向鹏也摇头叹道: “你说的是丁氏兄弟吧? 那两人当真是一对武痴, 他们伤成了那样, 竟仍为了臂伤与腿伤孰重孰轻争论不休。 唉, 沈庄主的女儿沈姑娘不仅学到了他的绝世武功, 也继承了他的脾性, 除了不伤人性命外, 对前去比武之人同样毫不手软, 据说那沙文冲落败之时右手小臂被齐肘削断。 后来那些飞蛾扑火般前往无为山庄的少年侠士们也无不惨败在她剑下。 江湖中有人戏言道, 武林中缺胳膊断腿的高手怕有一半是伤在沈庄主父女手里的。 也正因为如此, 二十年来前往无为山庄找沈庄主父女比武的总共只有一百来人, 说少不少, 说多却也不多, 每隔两三个月才有一人。”

李立勤听到这里, 不禁 “啊” 了一声。 他方才听张开林叙说沈若琳的武功容貌, 心中也象那些年轻侠士一般, 暗自起了钦慕之念, 此时听得她出手如此狠辣, 吃惊之下, 心中便如打翻了五味瓶, 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似是觉得她与自己心中美貌女孩的形象甚不相符, 但一想到不久便可见到那位沈姑娘, 心中却又怦怦乱跳。 他问道: “义父, 您不让我与沈姑娘比武, 是因为她出手狠辣吗? ”

崔向鹏点头道: “正是。 沈庄主隐居之后寻常武林中人便是磨破了嘴皮子也难见他一面。 但无为山庄的仆人皆无武功, 因此一心前去比武的人便只能由沈庄主父女亲自打发。 二十年来, 比武便成了唯一能够见到沈庄主父女的办法。” 他顿了顿又道: “我们此去是否会被拒之门外还未可知, 但即便要比武, 也自有我和你张叔叔出手, 你年纪轻轻, 切不可因一时冲动自毁前程, 这是我的严令, 你可记住了?” 说到这里, 神情已颇为严峻。

李立勤心中暗想: 那比武既是二十年来唯一能见到沈庄主父女的办法, 今日又怎会例外? 一会儿若当真动起手来, 纵然是螳臂挡车, 我又岂能坐视义父与张叔叔受伤? 但义父的严令不可违拗, 这便如何是好? 一时间心乱如麻, 不知如何作答, 只好默然。

张开林见状劝道: “贤侄不必多虑, 沈庄主虽已归隐, 却不见得对武林之事失去了好奇之心。 他出手虽重, 但这二十年来不仅未伤人命, 还在比武之后让仆人用上好的伤药替受伤之人善后。 据我和你义父反复分析, 沈庄主似乎不想过于吓阻前来比武之人。 若果真如此, 他的武林尘缘便尚未断绝。 象他那样的高手, 若能遇见武功相若的对手, 恐怕比什么都高兴。 如今天机当铺名震江湖, 江南武林风云波谲, 这些事情极有可能会引起沈庄主的兴趣, 破例接见我们。”

李立勤听张开林这么说, 心中稍定。 他想了想又问道: “义父, 张叔叔, 此次出门前你们一再嘱咐孩儿莫向旁人吐露此行的目的, 甚至连至亲好友亦不例外, 那是因为在无为山庄可能会有凶险, 怕旁人知道了替我们担心吗?”

崔向鹏与张开林对望了一眼, 崔向鹏道: “不是怕旁人替我们担心, 而是怕旁人替我们招来担心。 我和你张叔叔在行前曾商量良久, 此行确有一定的凶险, 但那凶险却不在无为山庄, 而在山庄之外。” 他说到这里, 抬头望了望树梢, 缓缓说道: “那凶险甚至有可能便在这密林之中。”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