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09-03-19 以来
本文点击数
12,652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6,170,981
昨日点击数 4,542
今日点击数 3,313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三章

- 1 -

<< 上一篇 | 目录

在安徽的潜山、 岳西两县境内有一片山岭叫做天柱山, 在那山岭之上共有数十座山峰鼎足竞秀, 其中北侧有座山峰叫做莲花峰, 而在那莲花峰旁有一处山庄, 叫做无为山庄。 这山庄方圆有数里之地, 面积颇大。 但除了几栋简单的屋舍, 及屋前的一片空地、 几株花木、 几张石凳及两口古井外, 其余便是草坪。 那山庄之外则是苍松翠竹, 与山岭间的林木连为一体, 在那林木之中只有一条幽深的小径通往庄外。

这山庄貌不惊人, 却是武林中一处非同小可之地。 这山庄的主人乃是一位隐居之士, 名叫沈冰, 他虽已二十年不履江湖, 却被中原武林之士尊为百年来武功最高之人。 过去二十年里, 无论武林中风云如何变幻, 这无为山庄便如屋前那两口古井一般波澜不惊, 置身于风云之外。

此时正是清晨时分, 林间的晨雾尚未散去, 朝阳的光芒透过树梢, 在薄薄的雾霭中画出了一道道浅浅的橘色光影。 无为山庄外平日里鲜有人迹的林间小径上却有二老一少三位江湖人士正在赶路。 这三人中两位五十余岁的中年人乃是江南长乐门的掌门崔向鹏和嘉兴第一大镖局金狮镖局的总镖头张开林。 这两人相交多年, 在江南武林中素以古道热肠著称, 他们人缘极好, 与黑白两道皆能说得上话, 平日里常为江南武林人士化解纠纷。 与他们同行的年轻人约摸二十七八岁, 名叫李立勤, 乃是崔向鹏的义子, 也是长乐门第二代弟子中的武功佼佼者。 这三人风尘仆仆, 显见已赶了好几天的路。

穿林而入的阳光虽然斑驳, 照在三人身上却也微微驱走了一些秋日的寒意。 三人一边赶路, 一边说着话, 张开林对崔向鹏道: “向鹏兄, 这几日紧赶慢赶, 无为山庄该是快到了吧?”

崔向鹏笑道: “我不也是第一次来吗? 你问我, 我问谁啊? 唉, 这地方景致虽然清幽, 可没事谁敢来啊? 这不, 一路过来连个问路的人都看不着。 不过方才离开客店时店小二指给我们看的莲花峰似乎离得不远, 这一个时辰走下来, 估计该差不离了。”

张开林笑道: “什么差不离, 你这老江湖难道没听说过 ‘望山跑死马’ 吗?山峰的远近可做不得准啊。”

那年轻人李立勤插口道: “义父, 那沈庄主号称天下第一高手, 他的武功当真有传说的那么厉害吗?”

崔向鹏道: “那还用说? 你想想, 对武林中人来说, 天底下最炙手可热的名号是什么? 还不就是那武功天下第一吗? 这名号岂有幸得之理?”

李立勤道: “孩儿倒不是说那名号幸得。 那沈庄主昔日的武功想必是厉害之极了, 是以得了那名号。 可武林中人才辈出, 他隐居这么多年来, 难道就没什么人的武功能超过他? 纵然真的没人超得过他, 他既已不履江湖, 又有谁说得准呢?”

听李立勤这么问, 崔向鹏尚未答言, 张开林先呵呵笑了起来, 他拍了拍李立勤的肩膀道: “李贤侄啊, 你以为有谁头上顶着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号还能真正隐居? 这些年沈庄主虽然不履江湖, 可不见得江湖中人就不履他的山庄啊。 这二十年来, 江湖中人纵然有心要忘记他, 也忘不掉他那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号。 江湖上的许多后起之秀更是将击败沈庄主立为毕生之志, 念兹在兹、 无日或忘。 要知道沈庄主的武功既已是天下第一, 那击败了他便等于击败了全天下, 一战而成为武林第一人, 那是何等的美事? 二十年来心怀此念前往无为山庄找沈庄主比试的江湖人士着实不少。”

他说到这里, 长叹了一口气道: “其实说到底, 这都是大伙儿自己折腾自己, 沈庄主本人从来也没说过自己的武功天下第一, 那名号本就是江湖中人送给他的。 江湖便是这样一个无风三尺浪的地方, 一批人将这名号赠了出去, 另一批人却又千方百计想要夺回来, 这不是折腾是什么? 只是这一赠一夺之间可着实害惨了很多人。”

崔向鹏听张开林说到 “大伙儿自己折腾自己” 和 “江湖便是这样一个无风三尺浪的地方”, 也不禁叹了口气, 心想自己和张开林这些年替江湖朋友化解的不少纠纷又何尝不是那种无风三尺浪的折腾? 他们两人经历过无数的江湖是非, 是以有此感慨, 李立勤年纪轻轻自是不解, 他继续问道: “这么说二十年来找沈庄主比试之人竟然无一能胜?”

张开林叹道: “岂止是无一能胜, 简直是天差地别, 连在他手下走满五招的人都一个没有。 最近五年来, 沈庄主根本已不再出手, 所有前往山庄比试的人都改由他女儿来打发了。”

李立勤惊道: “他女儿? 难道一个女孩子也有那么厉害的武功?”

张开林点头道: “是啊, 他女儿 - 嗯,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她的名字好象是叫沈若琳 - 那位沈姑娘五年前初次出手时还只是十四五岁的小女孩, 却不出百招便击败了号称 ‘岳麓第一剑’ 的岳麓门年轻高手沙文冲。”

李立勤惊得张大了嘴巴, 沙文冲的名字他也听说过。 此人二十五岁时便已威震湘南湘北, 武功之高远远胜过了当时岳麓门的掌门及各位师叔伯, 被誉为岳麓门创派以来首屈一指的年轻奇才, 也是武林中许多其它门派的师长们教导自家弟子时引为榜样之人。 此人五年前突然销声匿迹, 没想到竟是败在了一位十四五岁的小女孩手下。

张开林续道: “又过了两三年, 那沈姑娘的武功愈加精进, 前去比试者败得越来越快。 这消息一传开, 想去无为山庄争夺武功天下第一的人登时就少了许多。 要知道敢去争那天下第一的人大都自视甚高, 以他们的心气, 败给沈庄主倒还罢了, 若是败在一位年轻女孩手里, 传将出去情何以堪? 不过争夺武功名号的人虽然少了, 另一类人却渐渐多了起来。”

李立勤奇道: “另一类人? 什么人?”

张开林道: “想要见那沈姑娘一面的人。 那些败在沈姑娘手下的人自觉脸上无光, 个个避讳莫深, 有的甚至远遁他乡, 可时间久了, 一些消息终究还是传了出来。 据说那沈姑娘不仅武功卓绝, 容貌更是美丽之极。 常言道 ‘窈窕淑女, 君子好逑’, 沈姑娘既然有了那样的美名, 这两年便有些少年侠士借比武之机慕名前往, 想见她一面。 只是这些人的武功比之昔日那些争夺武功天下第一的人颇有不如, 一动上手常常三招两式便一败涂地, 一如昔日那些江湖豪客在沈庄主手下落败一般。”

李立勤听张开林这么说, 不禁怦然心动。 他在长乐门中一向以武功冠绝同门, 听说那么多少年侠士都败在了沈若琳手下, 又不禁激起了一股豪气, 脱口道: “义父, 张叔叔, 我们此去无为山庄虽是为了天机当铺之事, 不过孩儿倒也想顺便见识一下那位沈姑娘的武功。”

崔向鹏摇头道: “勤儿, 你有此等勇气, 义父甚是欣慰。 你的本门刀法已颇有火候, 这些年蒙张叔叔厚爱, 又学到了他的金狮鞭法, 以此学兼两家之长的身手, 假以时日, 自会闯出一番天地, 却万不可效仿那好高骛远之举, 去争不切实际的名号。”

李立勤笑道: “义父, 您说哪里去了, 孩儿再无自知之明, 也不会去争那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号。 我只是好奇于沈庄主父女的武功, 想开开眼界罢了。 您是怕我败在沈姑娘手下折了锐气吧? 孩儿虽初出江湖, 但平日受义父与张叔叔教导, 却也深知胜败乃兵家常事。 孩儿答应您, 纵然落败了, 也绝不气馁, 这总行了吧? 您不是也常说, 练武之人要在江湖上多多磨练吗? 这回有机会遇见如此高手, 错过了岂不可惜?”

崔向鹏仍是摇头道: “勤儿, 并非义父不让你去磨练, 若换个场合, 你有这样的心思, 义父高兴还来不及呢。 可这无为山庄却实非磨练武功之地。 你对江湖之事所知不多, 才会有此想法。 你可知此地为何如此冷清?”

他们三人自大清早离开客店, 已走了一个多时辰, 路上连一位行人都未遇见, 李立勤心中也略觉奇怪, 却不曾细想。 此时被崔向鹏问及, 沉吟了片刻, 才答道: “想必是因为此地过于偏僻, 而此时又是清晨, 行人大都尚未上路吧?”

崔向鹏道: “此地偏僻, 此时尚早, 这些当然都不假。 可是你想想, 武林中有多少人觊觎沈庄主那 ‘武功天下第一’ 的名号, 又有多少人想要一睹沈姑娘的绝世容颜, 若胜败当真是兵家常事, 此地怕是早被踏成官道了。 你细看这小径两旁的草木, 既无半分踩踏痕迹, 也极少见到路人丢弃之物, 可见此处并非只是清晨无人, 而是一向就甚少有人经过。”

李立勤听崔向鹏这么一说, 心中也不禁大为好奇, 问道: “听您这么一说, 倒还真是透着蹊跷,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崔向鹏不答他的话, 却接着问道: “你可知沈庄主隐居之前在江湖上的名号是什么?”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