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09-11-19 以来
本文点击数
15,737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6,784,173
昨日点击数 4,698
今日点击数 3,341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五章

- 4 -

<< 上一篇 | 目录

所幸的是, 沈若琳只向崔、 李二人略一点头, 连目光都未停留便又转回了身去, 李立勤发呆时所对的已是她的后背, 众人的目光也都随着沈若琳回转, 除李立勤自己外, 并未有人留意到他的失态。 李立勤在暗自庆幸之余又不禁略感失落, 心知自己在长乐门下虽是令同门羡艳之人, 在这里却全然无足轻重。

沈若琳对沈冰道: “爹爹, 您方才不是说要让人去江湖上看一看吗? 让谁去呢? 邱伯伯这么大岁数了, 您该不会是想请他老人家出山吧?”

邱奇听她这么说, 不禁呵呵笑道: “你这鬼丫头, 别以为邱伯伯不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 哼哼, 打鬼主意便也罢了, 干吗把你邱伯伯也扯进去? 还 ‘他老人家’ 呢, 当你邱伯伯老得走不了江湖了吗?”

沈冰也笑道: “在邱伯伯面前说话绕弯儿, 那不成了鲁班门前弄斧头了? 你这丫头不就是想去江湖上走走吗? 好, 今天爹爹就给你一个机会, 你若在三招之内击败来人, 爹爹就许你出庄, 如何?”

沈若琳大喜, 连连点头道: “好啊好啊, 多谢爹爹成全!” 她的声音又甜又脆, 兴奋之下身子轻轻晃动, 言语举止完全是一付天真烂漫的女孩子模样。 李立勤虽只对着她的后背, 却也不禁又有些神魂颠倒起来, 心中忽想: 义父和张叔叔都说她出手极为狠辣, 怎么看起来一点也不象啊?

沈冰 “哼” 了一声道: “谢什么? 还没动手呢, 你怎知道那一定就是在成全你?”

沈若琳笑道: “爹爹又来取笑琳儿了, 这些年武林式微, 哪还有什么可堪一击之人? 此次的来人夤夜奔波, 心浮气躁, 全然不懂劳逸之道, 不过是徒有蛮力的一介莽夫而已。 那样的人根本连琳儿的一招都不可能接得住, 爹爹限定三招, 那还不是成全琳儿吗?” 崔向鹏心想这位沈姑娘好大的口气, 这不是视天下英雄为无物吗? 他听到这里, 已经知道是有人来山庄找沈冰父女比武了, 但竖耳倾听之下, 却什么也听不到。

沈冰微微摇头道: “你这丫头总也不长记性, 爹爹告诉过你多少次, 不可因来山庄比武之人的不济而小觑了天下豪杰。 江湖向来便是藏龙卧虎, 高手辈出之地, 爱慕虚名、 不学无术的固是大有人在, 却也有很多扎实沉稳、 韬光养晦之人。 你方才也听到崔老师讲述的那些江湖故事了, 别的不说, 单就那天机当铺的人物便绝非来山庄比武的那些人所能比拟。”

沈若琳道: “名头虽大, 武功到底如何, 却还要见过了真章才知道呀。”

沈冰又道: “再说此刻尚在庄外的那人, 此人夤夜奔波, 有悖劳逸之道固是不假, 但也并非只是徒有蛮力的一介莽夫。 你既已听出此人右手持着狼牙棒, 左边靴底嵌了两块碎石, 自然也已听出此人的左右脚力甚为匀称。 一般来说, 以右手为主挥使重兵器的人因时常需要借助右脚之力, 右脚的脚力会明显强于左脚, 此人却并非如此, 你可知道那是为何?”

沈若琳一怔, 道: “莫非此人双手皆能挥使重兵器?”

沈冰摇头道: “力大之人自然双手皆能挥使重兵器, 但重兵器的套路左右有别, 纵能挥使, 却也有主次之分, 并无双手并重之理。 此人乃是在兵器之外, 又习练了一种内家掌法, 而且是一种借重脚力及身法, 掌势快速多变的邪派掌法。 此人常年习练此类武功, 才使得双脚之力并无偏废。 此人的武功虽不足道, 走的却是内外兼修的路子, 并非徒有蛮力而已。” 他说到这里, 又轻轻叹了口气道: “只不过此人资质有限, 只适合走外门功夫的路子, 却为了要内外兼修, 而去强行习练易于速成的邪派掌法, 时间久了, 实是有害无益。”

崔向鹏听到这里, 叹服之余不禁暗想: “那些前来比武的人若是知道自己的足迹尚未踏入山庄, 沈庄主父女就已对他们的武功优劣洞若观火, 怕是难以再有豪气前来比武了。” 这时他也隐约听到来人的脚步声了, 那步履似乎甚是劲急。

沈若琳点了点头, 道: “原来是这样, 琳儿知道了。 爹爹限定三招, 可是要此人有机会使出那邪派掌法来看看?” 沈冰成名之前只是皖南派的普通弟子, 甚少行走江湖, 成名之后又很快就归隐了, 是以他父女二人武功虽高, 对各门各派的具体招数识得的却并不多。 除了沈冰当年复仇时所遇的对手外, 这些年来山庄比武的人倒在无形中成了他父女二人见识各派武功的唯一途径, 是以沈若琳有此一问。

沈冰笑道: “武林中零零碎碎的功夫多如牛毛, 多看一种, 少看一种, 倒也无甚分别。 只不过爹爹若是只限一招, 你出手必重。 这些前来比武的人不过是爱幕虚荣或好奇心重罢了, 并无过错, 虽说刀剑无情, 伤着了也怪不了谁, 但却也不必伤他们太重。”

便在此时, 屋外有一个粗豪的声音朗声说道: “山西乔家第三十一代弟子乔刚拜见沈庄主和沈姑娘。”

沈冰笑道: “无为山庄难得有今日这般的热闹, 大家都出去看看吧。” 说完当先走出门去, 沈若琳取下挂在墙上的长剑跟着走了出去, 邱奇、 崔向鹏、 李立勤等走在最后。

出了屋子, 崔向鹏和李立勤向前看去, 只见五六丈外的草坪上站着一位身高七尺、 年约二十七八的魁梧大汉, 右手持着一柄少说也有七八十斤重的狼牙棒, 棒头的铁钉在阳光下闪着刺目的亮光。 那山西乔家乃是北方的武林世家, 以一路至刚至猛的狂魔棒法享誉武林, 那乔刚则是乔家年轻一代最杰出的高手, 名声所至, 崔、 李二人虽远在江南也有所耳闻, 只不过面对面地见到却还是第一次。 那乔刚脸有风尘之色, 显见是赶了不少路, 但即便站得如此之远, 那铁塔般的身躯、 明晃晃的兵器仍给人一种刚猛无俦的气势。 崔、 李二人一见之下, 均不禁暗赞了一声: 好一条刚猛的汉子, 当真是人如其名。

乔刚见沈冰出来, 又躬身行了一礼。 沈冰点了点头道: “乔少侠远来劳顿, 可要稍事歇息?”

乔刚摇头道: “不必了, 多谢庄主。”

沈冰又点了点头, 便不再言语。 沈若琳缓步上前, 走到乔刚身前四丈左右站定, 邱奇站到了右侧靠近乔刚的地方, 显见是便于在对方受伤后能即时施救。 崔向鹏知道旁观这等比武的机会千载难逢, 这辈子恐怕都不会有第二次, 便也拉着李立勤的手走上前去, 站到了左侧。 他二人刚站好, 邱奇忽然朝崔向鹏做了个后退的手势, 道: “崔老弟和李贤侄再往后退开些吧, 以免误伤。” 崔向鹏知道场中这两人的武功非同小可, 原本便已站在了数丈之外, 但邱奇既然这么说, 他虽觉得没什么必要, 还是依言又退开了一丈多。

沈若琳见各人都站定了, 便缓缓拔出了长剑。 以她的武功, 用不用剑已无太大分别, 但武林中人一向极重面子, 前来比武之人更是如此, 若是自己带了兵器而对方却空手应付, 往往会视为是羞辱。 因此沈冰父女在比武时只要见到对方带了兵器, 便也一律用剑, 以示尊重。 沈若琳拔剑在手, 向乔刚点了点头, 淡淡地道: “出招吧。”

崔向鹏虽从未亲眼见过乔家的狂魔棒法, 但久闻大名, 知其声势惊人, 一出手就是刚猛之极的招数, 见双方即将动手, 不禁生出了一丝风雷将之的惊惧感, 虽已站得甚远, 仍拉着李立勤又退后了一步。 他二人屏息观看, 谁知那乔刚竟纹丝未动, 崔向鹏和李立勤诧异之下将目光从乔刚的狼牙棒上移到脸上, 却见他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沈若琳, 瞧那样子, 竟似是看得痴了。 崔向鹏不禁暗暗叹息, 心想这乔刚也算是年轻一代的俊杰之士, 不想竟会如此失态, 当真是有负盛名了, 这还如何比武? 李立勤心中却是一阵羞惭, 心想自己若与乔刚异地同处, 这么面对面地看着沈若琳, 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沈若琳见乔刚如此神情, 轻轻 “哼” 了一声, 脸上微有怒色, 忽然 “唰” 地一声还剑归鞘, 右手往数丈外的一株花木凌空一抓。 只听得 “喀喇” 一声轻响, 一根两尺来长, 拇指粗细的枝条无风自折, 跃向了她的手掌。 那枝条一碰到她的手指, 便发出了 “噼噼啪啪” 一片脆响, 连在上面的数十根细小枝杈和叶子一齐断落了下来。 沈若琳左手衣袖拂出, 那断落的枝杈和叶子被一股劲风所挟, 向乔刚劈面袭去。

乔刚正看得入神, 忽见眼前闪出一片灰影, 耳旁传来了劲气破空的声音, 一愕之下, 登时惊醒。 急切间他也无暇分辨来袭的是什么东西, 忙以左手护脸, 后跃闪避。 但他身形方动, 那扑面袭来的枝杈和叶子却纷纷自行掉落到了地上。 他一怔之下抬眼望去, 只见沈若琳手握着一根两尺来长的细小枝条冷冷地说道: “还不出招吗?”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往年同日 (11 月 19 日) 发表的作品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