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09-09-07 以来
本文点击数
14,906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7,405,687
昨日点击数 5,549
今日点击数 2,198
打印版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五章

- 3 -

<< 上一篇 | 目录

邱奇沉吟道: “我方才也在想这个, 崔老弟等遭到青煞会的截杀, 若说青煞会是幕后主持, 倒也不无可能, 不过尚有一处令人费解——” 他说到这里, 转头问崔向鹏道: “老弟今日便是为了正义盟之事来请庄主的吗?”

崔向鹏道: “正是。 正义盟如今正以软硬兼施的手段加紧合并帮派。 最近一两个月以来, 已连续有多位帮派首脑因不愿入盟而被害或失踪。 晚辈与几位好友曾为此事商议过数次, 觉得正义盟的布局即将告成, 不日便会出手剿灭百川会。 可那百川会人数虽不过数十, 声威气势皆远不能与正义盟相比, 但会中诸人却个个武功高强。 双方若当真动上了手, 伤亡必定惨烈, 恐将成为江南武林道上数十年未遇之浩劫。 是以晚辈等冒昧前来, 想请庄主出面干预。”

邱奇 “嗯” 了一声, 对沈冰道: “令人费解之处便在这里, 崔老弟此行若能如愿, 势必搅扰正义盟的谋划, 而他们在庄外遭到截杀, 说明此事已走漏了风声。 但正义盟的背后若当真便是青煞会, 今日之事似乎不至于只遣三位青蛇杀手来办。 虽说以武功而论, 青蛇杀手亦足可成事, 崔老弟等今日脱险也多有侥幸。 但所谓 ‘不怕一万, 就怕万一’, 老弟你当年杀过青煞会的人, 这二十年来, 人人皆知你隐居于此, 青煞会却不来寻仇, 可见他们对你实是忌惮得很。 他们既如此忌惮, 又怎肯留下这万一, 让崔老弟有可能见到你? 今日他们派出的若是一名青鹰杀手, 崔老弟等三人恐怕连庄门都见不到就被截杀于半途了。”

沈冰点头道: “邱兄所言亦甚有理。 久闻青煞会杀手开价颇高, 青鹰杀手的开价又是青蛇杀手的十数倍, 正义盟若并非青煞会在主持, 倒的确不会轻易破费去请青鹰杀手, 而若背后当真是青煞会, 则似乎确实没有理由不遣青鹰杀手。 除非——” 他说到这里, 顿了片刻, 才缓缓说道: “除非他们已料到小弟是不会为此类事情而出山的。”

崔向鹏大吃一惊, 道: “庄主不出山吗?” 他来此之前对能否说动沈冰出山其实并未抱有太大希望, 甚至连沈冰是否愿意见他们一面都拿不准。 但付出了张开林命丧庄外的代价, 又蒙沈冰耐心听他讲述了那么多事情之后, 他心中的希望也越来越浓, 这时骤然听到沈冰说出不出山的话, 便如一盆沸水忽然被置入了冰窖, 感觉突兀之极。

沈冰淡淡地道: “江湖上的事还是让江湖人自己解决为好, 所谓 ‘无为而治’, 任何人要想强行干预, 恐怕只会造成更大的杀戮。 正义盟今日之所为, 自是有所图谋, 但无论其所谋何事, 既已有了今日之规模, 当不会凭沈某一言而废, 沈某若当真要干预, 除非是动武, 以杀戮止杀戮, 那未必便是武林之福。” 他说到这里, 缓缓伸出右手, 只听得 “呛啷” 一声响, 挂在墙上的一柄长剑忽然脱鞘而出, 往他的手掌飞去, 飞到手掌近旁时, 竟纹丝不动地悬在了空中。 那长剑一直挂在门旁, 崔向鹏等方才只往屋内看了看, 便不曾留意到。 沈冰手指微微一动, 那长剑在空中滴溜溜地转了一圈, 崔向鹏等只觉得一片蓝滢滢的寒光在刹那间笼罩了整个屋子, 不禁激伶伶地打了个寒颤。

沈冰凝视着半空中的长剑, 缓缓说道: “死在沈某这柄剑下的已有一百零三人, 这数字还是莫要增加为好。” 说罢手腕轻轻一翻, 那长剑又跃回了剑鞘之中。 沈冰抬头闭目, 凝思片刻, 又道: “再说这江湖与市井不同, 一向都不尊朝廷的律法, 朝廷对之也向来是睁一眼闭一眼。 因此江湖之事并无律法可依, 若要干预, 所凭者不过是一己之好恶, 所恃者亦不过是武功之高下。 只是一碗水尚且难以端平, 江湖上众生芸芸, 利益之繁复又岂是一己好恶所能替代? 是以自古想凭一己之力裁断武林者, 无论旗号如何堂皇, 都如那些梦想着要做武林至尊的人一般, 最终为祸江湖。 而他们所造之杀戮, 也大大超乎常人。 这道理, 沈某也是经过这二十年的静心细想才明白的。”

邱奇闻言微微点了点头, 他断案无数, 深知任何案子一旦确认了当事双方皆为江湖中人, 六扇门便不会再介入, 让江湖人自行去解决。 朝廷对江湖纷争的处置确如沈冰所说, 是睁一眼闭一眼。 崔向鹏听他这么说, 一时也茫然无语, 想起自己几人千辛万苦想要请人来干预此事, 王伯钧和张开林更是先后为此丧命, 到头来竟是白忙活一场, 不觉心中一酸, 悲从中来。

沈冰见他神情悲戚, 微微沉吟了一下, 道: “崔兄能为江湖之事如此奔波, 实乃侠义风范, 沈某虽另有所见, 却也敬重。 你与邱兄有故, 沈某好歹也要尽点心意。 这样吧, 我先让人去江湖上看一看, 如何?”

崔向鹏听沈冰言语中略有松动之意, 忙躬身谢道: “那便多谢庄主了,” 他迟疑了一下, 又道: “只是正义盟与百川会之战迫在眉睫, 若是等探明了情形再行定夺, 怕是来不及啊。。。”

邱奇接口道: “老弟不必过虑, 依老夫看, 这正义盟与百川会之战非但不是迫在眉睫, 甚至根本就未必会有一战。”

崔向鹏愕然道: “前辈何出此言? 正义盟自立盟之初起, 便是为了对付百川会, 如今羽翼已丰, 势力将成, 又怎会不付诸一战?”

邱奇微微一笑, 道: “老弟方才言道, 百川会中的人平日里时常一起研习秘籍、 切磋武功, 想必他们平日是聚在一处了?”

崔向鹏点头道: “百川会并无分会, 他们在湖州城外的妙西镇有一座大庄园, 平日便都在那庄园里。”

邱奇道: “老弟不妨想想, 那百川会一共不过三四十人, 虽然武功高强, 平日里却都聚在一处庄园里。 若仅仅是为了对付他们, 正义盟又何需大动干戈, 在千里之外的滇南、 川西、 塞外建立分舵? 正义盟的布局如此之广, 显见绝非是以百川会为敌, 而是有着更大的企图。 百川会不过是正义盟立盟的借口而已。 老弟恐怕是先入为主地认定正义盟必定会与百川会为敌, 便将点滴之事都当作了双方即将动手的迹象, 才会生出危机迫在眉睫的感觉。”

崔向鹏低头不语, 他略一回想, 发觉这大半年来, 果真是因为江湖上对正义盟之事多有议论, 他和王伯钧、 张开林三人才出于怀疑而特地留意了正义盟的举动, 而这一留意之下, 才越看越觉得事情不对, 从而渐渐有了危机迫在眉睫的感觉。 他暗想: “我等几人一向以替武林同道排忧解难为己任, 莫非此次当真是操之过度、 先入为主了?”

邱奇见他不语, 又道: “从正义盟的布局如此之宏大来看, 这有可能又是一帮企图独霸武林的妄士。 只不过与此等目的相较, 他们那六十余个帮派的势力大虽大矣, 强却恐怕还远远不够强。 因此老夫敢说他们在近期内除了继续扩张地盘外, 不会有什么大的举动, 尤其是绝不会与百川会为敌。 老弟方才曾言道, 那百川会不过是一群嗜武之人, 除盗取物件外, 平素并不招惹他人。 既然如此, 他们对正义盟就并无威胁, 正义盟既有大事要图, 便万万不会在图谋未成之前, 先去招惹一个并无威胁的强敌。”

邱奇的这些话传入崔向鹏的耳中, 当真是有如醍醐灌顶, 他与王伯钧、 张开林反复商议过正义盟之事, 却从未想到过这些。 这些事情被邱奇一说, 竟是如此显而易见。 崔向鹏在心中又将整件事情细细思索了一遍, 发觉邱奇之说确是无可辩驳, 这霎时间他心中痛悔之极, 心想早知如此, 我等又何必甘冒奇险找人调停呢? 我等若不做这蠢动之事, 伯钧兄和开林兄又何至于送掉性命呢? 他想到这里, 不禁脸如死灰。

邱奇见他神情灰败, 暗暗叹了口气, 却也无言相劝。 众人静坐了片刻, 忽听沈冰问道: “琳儿你听出来者何人了吗?”

崔向鹏虽正自心中痛悔, 听到这话却也不禁暗暗奇怪, 心想这 “琳儿” 定是沈冰的女儿沈若琳了, 沈冰这么问, 想必她就在左近。 她既在左近, 自是早就听到方才的谈话了, 沈冰却为何还要问她来者何人呢?

他正自纳闷, 只听一个清脆的声音答道: “一条莽汉, 足穿皮靴, 左边靴底上嵌了两块碎石, 右手持着狼牙棒一类的沉重兵器。” 话音刚落, 崔向鹏只觉眼前一花, 一位身着白色衣裙、 身材曼妙的女孩已背对着他们站在了沈冰面前。

崔向鹏听那女孩的回话, 不禁更是奇怪, 心想这是打的什么哑谜? 什么莽汉、 皮靴、 狼牙棒? 邱奇却只是微笑不语, 显见早已熟悉了沈冰父女的这种对话。 沈冰笑道: “来, 琳儿, 先见过两位客人,” 说着向崔向鹏与李立勤分别指了一下, 道: “这位是长乐门的崔老师, 是你邱叔叔的故人之后, 这位是崔老师的义子。”

沈若琳转身向两人点了点头。 李立勤的目光一触到沈若琳, 心头登时 “怦怦” 直跳。 沈若琳的脸上还带着与沈冰说话时的笑容, 李立勤一见之下, 只觉那笑容之美有如百合初放, 当真是美到了极处, 他做梦都不曾想到世上竟会有如此美丽的女孩, 不禁看呆了。 他随即意识到自己失态, 赶紧收摄心神, 却已满脸通红, 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往年同日 (9 月 7 日) 发表的作品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网友讨论选录

  • 网友: 来自 221.223 的游客   (发表于 2009-09-07)

    昌海, 写的很好啊, 大气、 沉得住, 有《笑傲江湖》的风格。

  • 网友: 大漠孤狼   (发表于 2009-09-07)

    “这道理, 沈某也是经过这二十年的静心细想才明白的”——看来沈冰明知庄门口有杀戮而不阻止, 盖因这番领悟所致。 只是感觉这只是跳出之言, 假如还有入世之心, 角度不同了, 想法也会变吧。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09-09-07)

    也可以这么理解。 不过我觉得隐居之人不干预庄外的打斗倒不一定要有那种想法为背景, 因为否则的话隐居就有些名不符实了 (如果要干预, 就还得过问并裁决打斗双方的是非, 是件麻烦事)。

  • 网友: blackhole   (发表于 2009-09-09)

    “因此江湖之事并无律法可依, 若要干预, 所凭者不过是一己之好恶, 所恃者亦不过是武功之高下。 只是一碗水尚且难以端平, 江湖上众生芸芸, 利益之繁复又岂是一己好恶所能替代? 是以自古想凭一己之力裁断武林者, 无论旗号如何堂皇, 都如那些梦想着要做武林至尊的人一般, 最终为祸江湖。 而他们所造之杀戮, 也大大超乎常人”——写得好!

  • 网友: 阿企   (发表于 2009-09-12)

    沈冰看来是真的隐士, 邱奇对自己的专业有点儿遗憾, 陈垒云来江南看来也会和崔、 李、 沈、 邱等碰面。 一切只是开始, 期待后续……

  • 网友: 安石   (发表于 2009-10-03)

    昌海兄, 中秋快乐! 又是好久没来这里了。:-) 刚才看你 谈博客的文章, 深有启发。 很佩服你能坚持写这本传统武侠, 作为一个曾经的武侠迷, 真的很希望看到武侠的复兴。:-)

  • 网友: 来自 128.223 的游客   (发表于 2009-10-22)

    刚开始看您的小说, 关于开头给您提一个建议。 您的开头是这样的: 在怎样怎样的境地 “有一位年轻人“ 如何如何, 然后有一位女孩如何如何。 然后很快介绍这两个人的身份和姓名。 坦率地说, 这种开头方式不太好, 很老套。 过去许多武侠小说都是这样开头的, 什么官道上来了几骑劲装汉子, 什么什么地方出现一个白衣公子等等, 这是典型的武侠小说手法, 很不文学, 显得很稚嫩。 简洁直接才是美, 不如一开头就不用什么 “一位年轻人”, 而直接说他的名字和她的名字。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09-10-22)

    谢谢建议。 不过这是见仁见智的事情, 我个人的目标是将这部小说写成一部传统的武侠 (不是还珠楼主那个时代的传统, 而是金、 古、 梁时代的传统), 而不是当下流行的其它风格。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