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10-03-15 以来
本文点击数
17,234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7,083,734
昨日点击数 8,274
今日点击数 7,234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七章

- 2 -

<< 上一篇 | 目录

两人的马似乎也觉察出了前方就是休息之地, 欢快地往那山丘奔去。 那山丘甚是平缓, 片刻间陈垒云和婉儿便已来到那小饭馆前。 两人勒住缰绳, 从山丘上往来路看去, 只见铅灰色的天幕与灰茫茫的大地在极远处彼此相接, 相接处勉强可以看到几个小黑点, 想必是早晨所在那小镇的屋宇。 两人相视一笑, 这才开始打量眼前的小饭馆。 这饭馆虽然不大, 看上去却五脏俱全, 朝北一侧是几间厢房, 想必是掌柜、 伙计及客人的房间, 店门却开在南侧。 陈垒云和婉儿策马缓缓绕到南侧, 只见店前栽了几株树木, 店门敞开, 门内放着几张桌椅。

两人又往门框上的牌匾看去, 那匾上写了 “得意楼” 三个大字, 字迹甚是漂亮。 陈垒云和婉儿跃下马来, 婉儿笑道: “陈大哥, 这小饭馆的名字取得好奇怪, 总共一层的屋子, 居然叫做 ‘得意楼’。”

陈垒云笑道: “名字取得夸张些也是常有的事。 这店名想必是从李太白的 ‘人生得意须尽欢, 莫使金樽空对月’ 而来, 倒不失为一个好名字。”

婉儿尚未答话, 屋里已有人接着李太白的诗句应道: “烹羊宰牛且为乐, 会须一饮三百杯。” 语声落处, 说话之人已踱步走出了店门。 那人看上去三十出头, 穿着灰布长衫, 意态悠闲。 三人见面, 各自拱手为礼, 那人道: “二位请了, 在下便是此地的掌柜, 二位远道而来, 实属有缘,” 说完又向婉儿笑了笑, 道: “这位小姑娘似乎对小店的店名不甚满意, 倒要请教了。”

婉儿听他当着陈垒云的面称自己为 “小姑娘”, 心下不悦, 却也不便驳斥, 便冷冷地道: “你这明明只有一层屋子, 却取名为 ‘楼’, 难道不是很奇怪吗?”

那掌柜笑道: “一层屋子取名为 ‘楼’ 自然奇怪了, 可在下的屋子却并非只有一层啊。”

婉儿一怔, 飞快地将那小饭馆又打量了一遍, 分明只有一层, 便道: “莫非你在地底之下还建了一层? 即便如此, 也不能算楼吧?”

那掌柜道: “地底之下的自然不算。 我看姑娘明眸善睐的, 莫非当真没看见我这屋顶之上还有另外一层吗?”

他这话一说, 连陈垒云也不禁往屋顶看了看, 却哪有什么 “另外一层”? 他诧异之下, 正要出口相询, 忽然心中一动, 指着屋顶右角问道: “掌柜莫非是说右边屋脊上的那扇小窗?” 婉儿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去, 只见那屋脊之上竟然有一个带窗的小阁楼, 长宽皆不过尺许, 粗看之下还以为是屋顶的雕刻。

那掌柜抚掌笑道: “还是这位兄台有眼力, 不过那可不是小窗, 而是大门。”

婉儿冷冷地道: “哦, 是吗? 那就请掌柜的往那大门里走一走, 也好让我们长长见识。”

那掌柜也不生气, 笑眯眯地看着她, 道: “这是大门不假, 我却不能往那里走, 因为那不是我的大门, 而是我朋友的大门。”

婉儿 “哼” 了一声道: “你朋友? 请问你那朋友是禽呢还是 ——” 她那 “兽” 字方要说出口, 忽然心中一个念头一闪而过, 脱口道: “那是信鸽的住所?”

那掌柜呵呵笑道: “小姑娘冰雪聪明, 确实不错。 小店地处偏僻, 往来不便, 全靠信鸽传递消息。 这信鸽受人之托, 忠人之事, 多年来从无闪失, 可比人间的狐朋狗党可靠多了, 你说我当它朋友, 为它建楼, 该是不该?” 说完不待两人回答, 又抱拳笑道: “二位远道而来, 该不是特意为了探讨小店的店名吧?”

陈垒云笑道: “掌柜所言极是, 我等关心自己的肚子其实要远胜于关心贵店的店名。” 那掌柜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呵呵笑道: “那就里边请。 德子, 将客人的马拴好!” 这后一句却是对着店内喊的, 一位二十几岁的伙计从店里赶出来, 牵了陈垒云和婉儿的马拴在一旁的树上。 陈垒云和婉儿随掌柜走进了屋子。

这屋子虽然不大, 却收拾得颇为干净。 两人坐下后, 掌柜便道: “小店虽然偏僻, 却有一些别处不大吃得到的美味, 比如来自高丽的牛肉, 来自倭国的鲜鱼。 二位可要尝尝?”

陈垒云转头看婉儿, 婉儿笑着点了点头, 陈垒云便道: “如此甚好, 有劳掌柜了。” 掌柜便吩咐德子去后边准备。 过不多时, 牛肉和鲜鱼端了上来, 店堂里登时菜香扑鼻。 当下两人一边用饭, 一边闲聊, 那掌柜坐在临桌旁的凳子上作陪, 偶尔也搭上一两句话。

两人吃了一会儿, 聊起了沿途的风光, 那掌柜插口道: “二位若是不急着赶路, 小店附近倒也有一处景点颇可一看。”

陈垒云问道: “什么景点?”

那掌柜道: “二位一定听说过嫦娥奔月、 吴刚伐树、 玉兔捣药的故事吧, 小店以东三十里处有一座天台山, 那山上有座墓穴据说乃是嫦娥之墓。”

陈垒云摇头道: “不会吧? 相传嫦娥是吃了不死药才到的月宫。 吃了不死药便是不死之身, 又怎会有墓穴呢?”

那掌柜笑道: “二位若是不信, 去天台山一看便知。 只不过, 那墓穴里埋的是什么就不知道了, 相传嫦娥后来化身为蟾蜍, 因此那里埋的是蟾蜍也未可知。”

婉儿轻轻 “哼” 了一声, 放下筷子道: “还化身蟾蜍呢, 这么难听, 这嫦娥故事怕是子虚乌有吧?”

那掌柜饶有兴致地看了看婉儿, 道: “小姑娘又有高见了? 难听的故事不一定子虚乌有, 好听的故事也不一定就货真价实哦。 这嫦娥故事流传千年, 哪能说子虚乌有就子虚乌有呢? 可惜今日天公不美, 又非满月, 否则二位晚上亲自看看月亮上的桂树和玉兔, 便知传言不虚。”

婉儿道: “这谁没看过? 我且问你, 你说是此地附近的村寨离这里远呢, 还是月亮远?”

那掌柜一怔, 道: “自然是月亮远了。”

婉儿道: “从这里看村寨都几乎看不见了, 月亮上的桂树和玉兔怎么还能看得见?”

那掌柜吃了一惊, 他可从来没这么想过, 一时语塞, 踌躇了片刻, 才道: “这 —— 那桂树和玉兔都是天界之物, 想必要比人间之物大吧?”

婉儿又 “哼” 了一声, 道: “强词夺理。 那嫦娥呢? 难道那嫦娥却是人间的大小, 是以看不见了?”

那掌柜愣住了说不出话来。 陈垒云也愣住了, 这嫦娥故事他也从小便知道, 却也从未这么想过。 这当口, 竟是他跟那掌柜互望了一眼, 两位平素智慧过人、 自信满满的男子汉一时间大有理屈词穷的感觉, 陈垒云踌躇道: “好象也有传说是嫦娥化为了玉兔。”

婉儿诧异地看了陈垒云一眼, 轻轻拉了拉他衣袖, 嗔道: “陈大哥你怎么跑到他那边去了?” 语气虽是责怪, 但那掌柜看得清清楚楚, 婉儿看陈垒云的眼光里分明是柔情无限。 这一刹那, 那掌柜心中竟然生出了一丝妒意, 他一生所阅女子无数, 生出这种感觉还是头一回, 连自己也暗暗吃了一惊。

婉儿又转头对那掌柜道: “算陈大哥帮你一回吧。 我再问你, 那广寒宫又在哪里呢? 难道天界的仙人们都露宿街头不成?” 她一转向掌柜, 眼神立刻又变得冷冰冰的, 看得那掌柜很不是滋味。

那掌柜听她说出 “广寒宫” 三个字来, 不禁暗暗叫苦, 他的心思其实也甚为缜密, 婉儿的问题一开始虽出乎所料, 到了后来, 却即便不问, 他也能自行想到, 心知那广寒宫别说看不见, 就算能看见, 与那桂树和玉兔相比, 大小也明显不对, 万万无法自圆其说。 他看了陈垒云一眼, 见他显然也已无言可对, 心中微觉安慰。 他叹了一口气, 苦笑道: “姑娘智辩无双, 在下拜服。” 说着忽然站起身来, 走到陈垒云和婉儿的桌旁径自坐下, 两眼盯着婉儿道: “姑娘不如就在小店住下吧, 等到月圆之夜, 在下与姑娘一同赏月, 看看月亮上究竟有没有广寒宫。”

陈垒云听他这话说得奇怪, 神情语气又甚是暧昧, 心中微觉不快, 转头看婉儿时, 却见她懒洋洋地应了一声: “好困啊, 陈大哥, 我先在这里睡一觉吧。” 说完, 将头伏在桌子上, 竟似睡着了。

陈垒云吃了一惊, 轻轻推了推婉儿, 道: “婉儿, 你怎么了?” 婉儿嘴里 “唔” 了一声, 却并未醒来。 陈垒云转头向那掌柜望去, 见他已然站起, 退到了几步之外, 两眼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那伙计德子也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看自己, 两人的神情仿佛正在猜测自己何时倒下。 陈垒云心知不妙, 对方必定是在饭菜中做了手脚, 他微微一提内息, 察觉内息运行尚无滞涩, 心中稍定。 这当口药性随时可能发作, 他再与人为善, 也断不能容对方逃遁, 只是他出道以来, 除了暗助赵盛那次外, 还从未对人出过手, 虽明知对方害己在先, 还是道了声 “得罪”, 才左手挥出, 凌空往那掌柜肩头抓去。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网友讨论选录

  • 网友: 来自 150.212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03-15)

    沙发又被我抢了, 看来还是我最关注这里啊!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0-03-15)

    呵呵, 谢谢。 我自己坐板凳。:-)

  • 网友: 来自 124.14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03-15)

    坐地板上听评书也不错的。:)

  • 网友: Seraph   (发表于 2010-03-15)

    看来这有时差还是有优势的。 不过还是没占到前三楼。

    这帖子逐渐有了 网络热帖 的风范, 翻开前几页尽是占座的。

  • 网友: 来自 220.181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03-15)

    好文, 好文, 静待下文。 :)

  • 网友: 龙珠雷达   (发表于 2010-03-16)

    太好看了, 我看了一下午, 本来计划今天写博士论文的…… 强烈抗议…… 要求站长一气呵成全部文章。 抗议抗议……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0-03-16)

    呵呵, 这个系列远比我的任何一个科普系列更长, 一气呵成不太可能 (除非哪天它火了, 出版商用支票本砸我脑袋催稿, 逼我辞了职天天赶进度……

    我慢慢写, 大家慢慢看吧。

  • 网友: Esta   (发表于 2010-03-17)

    我只看看不说话……
    并且默默等待下一篇……
    这么好的东西一下子就看完了也不好……

  • 网友: 来自 218.88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03-17)

    写得真好, 赞一个, 再接再厉。

  • 网友: eft   (发表于 2010-03-19)

    忙里偷闲, 欣赏好文。

  • 网友: blackhole   (发表于 2010-03-20)

    有趣, 婉儿来理科思维了。 这种情形好像武侠书中少见。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