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10-03-19 以来
本文点击数
16,663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6,499,132
昨日点击数 4,805
今日点击数 2,210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七章

- 3 -

<< 上一篇 | 目录

陈垒云的手掌往前递了不过数寸, 那站在几步之外的掌柜便已感到劲风飒然, 左右两侧及身后均有一股无形劲气逼来。 这掌柜乃是一位大有来头的人物, 一生本有许多习练上乘武功的机会, 可他偏偏不屑习武, 而宁愿将心思花在其它地方。 但他武功虽然不高, 平生见过的高手却着实不少, 眼界远非常人可比, 一见陈垒云的出手态势, 便知是擒龙爪一类的功夫, 当下不退反进, 沿着来袭劲气的间隙所在向前连跨了两个大步。 他这两步跨得虽快, 却丝毫不显仓促, 倒象是原本就打算往前走。

陈垒云第一眼看到那掌柜, 便已看出他武功平平, 见他居然识得自己的招数, 且规避如此得当, 不禁微感意外。 他这一招本就只是为了阻止对方逃遁, 见对方并无逃走之意, 不待那两步跨完, 便收了劲力。 那掌柜见陈垒云使出擒龙爪那样的上乘武功时倒并不吃惊, 此时察觉到自己身周的劲力在瞬息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却是心中一凛, 暗道: “看来刑老三所言不虚, 这小子的武功当真是厉害之极, 居然能将无形劲气练得如此收发自如。” 他这两步一跨, 已回到了方才所坐的凳子之前, 便顺势坐下, 对陈垒云拱了拱手道: “兄台武功高强, 在下钦佩之至。”

陈垒云淡淡地道: “阁下过奖了, 阁下的眼力和机变也令在下刮目相看。 拿解药来吧!”

那掌柜笑道: “解药若是说拿就拿, 在下又何必还要下药呢? 不过兄台服了在下的 ‘仙人散’ 之后居然还能运使内功, 倒也真是难得, 在下若是不给解药, 势必伤了彼此的和气。 这样吧, 你我做个交易, 兄台以为如何?”

陈垒云 “哼” 了一声, 不置可否。

那掌柜道: “在下的目的只是要留下这位姑娘, 兄台自己若要解药, 在下随时可以奉上, 但兄台须得答应在下, 拿了解药便即离去, 不得过问其余之事。”

陈垒云道: “阁下就不怕在下食言吗?”

那掌柜笑道: “兄台方才不是夸过在下的眼力吗? 在下别的本事没有, 唯独眼力却自信还有几分, 你我虽是初见, 在下却早已看出兄台绝非食言而肥之人。”

陈垒云淡淡地道: “在下显然是夸错了, 阁下若真有眼力, 又岂能看不出在下是绝不会弃朋友而去的?”

那掌柜笑道: “兄台这么说, 显见是对在下这仙人散还不甚了解。 这仙人散一经服下, 内功精深者虽可抵御一时, 但抵御的时间越长, 发作时的损害也就越大。 兄台若是不信, 只需再运一下内息, 当可察觉太乙、 天枢、 大巨诸穴四周有滞胀之感, 此乃强行运使内息后足阳明胃经受损的征兆。 再有一柱香的时间, 兄台便会与这位姑娘一样失却行动之力。 所不同的是, 兄台的经脉既已受损, 若不能在一个时辰之内服用解药, 经脉便无法复原。 那时不仅依然救不了朋友, 连自己也要落个残疾, 岂非一举两失?”

陈垒云方才说话之时一直在潜运内息, 那太乙、 天枢、 大巨诸穴四周的滞胀他早已察觉到了, 听那掌柜一说, 知其所言不虚。 那掌柜见他低头沉思, 又道: “兄台武功高强, 在下不是敌手, 但兄台便是杀了在下, 对二位也无半点好处。 今日晚些时候有人要来小店送货, 那送货之人皆是江湖粗人。 在下留这位姑娘在此, 自会善待于她, 但二位若是落到那些送货之人手里, 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兄台既是重义之人, 当不会逞匹夫之勇以博侠义之名, 却陷这位姑娘的真正命运于万劫不复。 更何况,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岂可轻贱? 兄台到了在下这岁数, 便会知道天底下最宝贵的东西莫过于是自身。”

在那掌柜说话这片刻时间里, 陈垒云心中已转过了无数念头, 却始终想不出脱困之计。 冥思苦想中, 那掌柜的话只断断续续地听到了几句, 但当最后一句传入耳中时, 他心中忽然一动, 暗道: “我一直想着如何救婉儿, 难怪没有良策, 真正的出路其实是在对手身上啊。” 换作是别人, 他这番省悟乃是再显然不过的事情, 但陈垒云平素读了太多 “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 之类的圣贤教诲, 压根儿没往胁迫他人的路数上去想, 直到听见掌柜那句 “天底下最宝贵的东西莫过于是自身” 时, 才恍然有悟, 心想: “对手的弱点, 便是自己的胜机, 这道理其实跟师傅所授的武学是一样的啊。” 他一念至此, 主意已定, 抬起头来道: “多谢阁下指点, 在下终于明白了。”

那掌柜道: “哦, 兄台想通了?”

陈垒云点头道: “阁下说得不错, 天底下最宝贵的东西莫过于是自身, 只不过 ——” 他说到这里, 目光骤转凌厉, 盯着那掌柜道: “在下倒要看看这道理对阁下自己是否也适用。” 他不待那掌柜接口, 又道: “在下现在要数三下, 数到 ‘三’ 之前阁下若答应拿解药, 你我便两不相犯, 否则恕在下得罪, 要先击断阁下的双臂再作计较了。 阁下若是也在乎自己的身体发肤, 最好能早作决定。” 说完双目盯着那掌柜喝道: “一!”。

陈垒云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 此时此刻, 与那掌柜说得越久, 情势对自己便越不利, 而且那掌柜的武功虽然不高, 辩才却甚是了得, 与他斗嘴纵然不算以己之短、 攻敌之长, 起码也是事倍功半。 为今之际, 须得以迅雷之势震住那掌柜, 让他无暇权衡思虑, 若是在 “一” 和 “二” 之间停顿过久, 对付旁人不失为是施加压力的手段, 对付那掌柜却反而会给对方猜测自己决心的余地, 有夜长梦多之虞。 是以陈垒云的 “一” 字出口后, 不容那掌柜争辩, 直接喝道: “二!” 于此同时, 他右掌举起, 真气流转之下, 一股无形劲气已将那掌柜罩入其中。

那掌柜陡然觉得整个上身似被一道铁箍所缚, 几乎连气息都难呼出, 这当口哪还有余裕辨别陈垒云的真实意图? 照他报出前两个数字的速度, 那 “三” 字实已呼之欲出。 那掌柜方才一直泰然自若, 浑不以武功不如对方为虑, 这一刹那却不禁变了脸色。 他决断也是极其迅速, 不待陈垒云的 “三” 字出口, 便道: “好, 我给解药。”

陈垒云放下右掌。 那掌柜冷冷地道: “兄台居然还有这么一手, 佩服佩服。 兄台稍坐, 在下这便去拿解药。” 说着便要起身。 陈垒云摇头道: “你坐在这里, 让你的伙计去拿。” 他对人原本甚是信赖, 此时中人暗算在先, 与人斗智在后, 不得不多留了几个心眼。 那掌柜苦笑道: “在下信得过兄台的 ‘两不相犯’, 兄台怎么就信不过在下呢? 德子, 解药在暗门后的蓝色瓷瓶里, 你去取两粒给这位兄台。”

德子依言取来解药, 交给陈垒云。 那解药乃是白色药丸, 带着一股淡淡的异香, 陈垒云拿起一粒正要服下, 忽然又停了下来, 转头向那掌柜看去。 那掌柜鉴貌观色, 知他仍有疑虑, 便道: “兄台若是信不过, 大可先点了在下穴道, 等解药见效了再替在下解穴。” 陈垒云原本有此意图, 被他一说破, 倒有些不好意思。 但此事委实关系太大, 他想了一下, 终究还是不敢冒险, 便对那掌柜道: “非常之时, 恕在下失礼了, 在下要用重手法封闭阁下的腿上穴道, 解药一生效, 在下即刻为阁下解穴, 否则阁下穴道被封时间稍久, 经脉受损, 便会与在下一样结果。” 说完左指点出, “嗤” 的一声轻响, 凌空封了那掌柜的腿上穴道, 右手随即便取了一粒解药服下。

服下解药后, 陈垒云运气三转, 觉察出太乙、 天枢、 大巨诸穴四周的滞胀渐渐消退, 知道解药不假, 便将另一粒解药送入了婉儿口中。 那掌柜道: “兄台已验过解药了, 这就替在下解开穴道吧, 在下武功低微, 怕是顶不了多久便会经脉受损。”

陈垒云微微一笑, 心道: “这会儿你知道着急了?” 他不为己甚, 当即出指为那掌柜解开了穴道。 那掌柜站起身来, 来回走了几步, 似是判断经脉是否受损。 陈垒云坐着静等婉儿醒来。 等了片刻, 婉儿却依然昏睡。 陈垒云微觉奇怪, 伸出右手想要轻轻推一下婉儿。 他的武功早已到了劲随念至的境界, 右手伸出, 真力便自然而然会在右臂中流转, 谁知此刻他右手刚一伸出, 一阵麻痹之感闪电般地从丹田一直传到指尖, 真力竟然无法运至右臂。 他这一惊非同小可, 急出左指欲点那掌柜的穴道时, 那麻痹之感却抢先一步传到了左手, 手臂虽然举起, 内力却已无法运使。

那掌柜见他脸色骤变, 不禁哈哈大笑道: “小伙子, 你若在江湖上混它个三五年, 恐怕就没有在下的饭碗了, 只可惜你却偏偏提前来到了在下的地方。”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往年同日 (3 月 19 日) 发表的作品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网友讨论选录

  • 网友: 来自 150.212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03-19)

    关键时刻又打住了, 让人心急啊。:(

  • 网友: 城管队长   (发表于 2010-03-19)

    卢大侠最近沉浸在刀光剑影中不可自拔了…… 我还等着您的 太阳的故事 呢, 呵呵。

  • 网友: Seraph   (发表于 2010-03-19)

    好啊, 好玩。 如此这般写下去, 不出两周, 我等又要强烈抗议了——第八章继续。

  • 网友: Esta   (发表于 2010-03-19)

    同上。

  • 网友: 来自 123.147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03-19)

    不错, 很好看。

  • 网友: 星空浩淼   (发表于 2010-03-19)

    专程进来支持一下。 如果写着写着, 突然有那么一段时间思如泉涌, 就赶紧一气呵成写下去; 反之, 遇到暂时写不下去的时候, 就暂时停下来, 干干别的事, 从生活中, 从平时的阅读中寻找新的灵感。

  • 网友: afeibfp   (发表于 2010-03-19)

    怎么讲呢, 看昌海大哥的书是第一次追着看一本书。 可能比较好奇学理科的人到底能够写出怎么样的武侠小说吧。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0-03-19)

    谢谢诸位。

    To 城管队长: 写完这一章就回到 太阳的故事 上。

    To 星空兄: 谢谢鼓励, 我争取创它一个 “最慢武侠” 的吉尼斯记录。:-)

  • 网友: 来自 222.212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03-19)

    “争取创它一个 ‘最慢武侠’ 的吉尼斯记录”——看着这句话我的心拔凉拔凉的啊……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0-03-19)

    那是开玩笑, 大家别当真。 其实, 这吉尼斯记录可能不用争取就已经是我的了, 前十万字写了一年半, 恐怕没哪位武侠作者比这更慢了。:-)

  • 网友: dfj   (发表于 2010-03-19)

    如果没有记错, 这一回应该是本小说第一次真正让人提心吊胆的时候吧? 毕竟, 沈冰那一段可能大家并不是很关心那几个 “俗人” 的命运。

  • 网友: 来自 60.191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03-20)

    作者, 起来, 写小说了!!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