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10-09-14 以来
本文点击数
19,996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6,498,998
昨日点击数 4,805
今日点击数 2,076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八章

- 6 -

<< 上一篇 | 目录

陈垒云拱了拱手, 正要说话, 那女子却转头对那男子道: “师哥, 小白——小白已经死了, 内脏被震裂, 没有救了。” 语气甚是伤心。 那 “小白” 想必是小蛇雕的昵称, 至于毛色灰黑的小蛇雕为何被叫做 “小白”, 自非外人所知。 那男子闻言狠狠瞪了陈垒云一眼, 转头去看那小蛇雕。

陈垒云道: “前辈, 这蛇雕是晚辈方才失手误伤的, 实非有心冒犯, 还望恕罪。”

那男子 “哼” 了一声, 转回头来, 冷冷地道: “失手误伤? 这么轻轻一句就想将此事揭过吗?”

陈垒云道: “此事确是晚辈之过, 晚辈在这里赔罪了。” 说完一揖到地, 又道: “前辈若是不弃, 晚辈愿——愿赔偿一些银子。” 他这话说得甚是迟疑, 因为他和婉儿其实没太多银子, 对方若当真要他们赔, 那数量未必是他们赔得起的。

果然那男子又 “哼” 了一声, 冷冷地道: “赔偿一些银子? 你赔得起吗? 一条命是可以用银子赔得来的吗? 你可知道这金冠蛇雕多少年才会有一只幼雕?”

陈垒云道: “这——, 晚辈自知罪过不浅, 只是想聊表歉意, 并非自以为用银子可以弥补过失。 要不这样吧, 前辈若有什么要求, 便说出来, 晚辈只要力所能及, 一定为前辈效力。”

他这番话自以为诚恳, 结果却大谬不然。 那男子先前的语气还只不过是冷冰冰的, 他这话一说出口, 那冷冰冰反倒变成了怒冲冲, 那男子冷笑道: “效力? 我老人家做不到的事情, 难道你这毛头小子反倒能效力? 你这么说, 看来是自恃武功高强了, 那好, 我就看看你有多大能耐!” 说完不容他置辩, 一掌便拍了过来。 他先前诱陈垒云显露武功未果, 多少有些耿耿于心, 这回决意要逼他露个真章。

陈垒云见掌力袭来, 只得闪身避开, 道: “前辈息怒, 晚辈并非那个意思, 这幼雕已死, 终是不能复生, 前辈就算杀了晚辈也于事无补。 再说误杀幼雕怎么说也不是死罪, 总有个商量处吧?”

那男子凝神看去, 见他闪避的身法似乎也并不快捷, 却不知怎的居然就避过了自己的掌力, 他喝道: “少废话, 先见过真章再说!” 说罢欺身上前, “呼呼呼呼” 连拍四掌。 这四掌一气呵成, 有个名目, 叫做 “四面楚歌”, 掌风到处, 将陈垒云身周两丈之地封了个严严实实。 高手过招时, 通常都要力争先手, 纵然争不到先手, 也绝不能让对方将此等数掌合而为一的招数使全, 否则无异于是自陷绝境。 但陈垒云艺高胆大, 这招看似严丝合缝, 在他眼里却依然有虚实之分, 那被掌风波及的地方皆为虚处, 只有掌力直接击向的四个方位才是实。 他意在消弭那男子的怒气, 决意打不还手, 便展开身法一一避过。

那男子见状却是更怒, 心想你小子竟敢心存藐视? 当下不再言语, 运掌如风, 一招招往陈垒云身上击去。 他先前数掌还微留余地, 此时手下已不再客气, 每一掌拍出都伴着一阵劲气破空的响声。

但陈垒云却依然不还手, 双手笼在袖中, 双眼盯着对方手掌, 任凭对方掌势如风、 掌影如山, 他一一判明来路, 左晃右闪, 尽数避开。 他虽四处闪避, 身法却潇洒自如, 毫无惶急之态。

转眼间数十招已过, 那男子一路掌法将要使完, 却依然奈何不了陈垒云, 便转头看了那女子一眼。 那女子此刻已将小蛇雕的尸体放到地上, 站在一旁观看两人过招。 那男子又出数掌, 忽然叫道: “师妹, 别光看不练呀, 快向离位、 震位发掌!” 陈垒云听他这么说, 心中微微一凛, 那男子此刻招数的破绽正是在离位和震位, 那女子若往那两个方向发掌, 此招便无可闪避。 这倒还罢了, 令他真正凛然的, 是一般武林中人对自己招数中的破绽大都并不了解, 所谓当局者迷, 比如沂山剑法中的破绽, 沂山派中就几乎无人知晓。 但这男子却对自己掌法的破绽了如指掌, 这武学修为大是不凡。

那女子摇头道: “算了吧, 师哥, 这年轻人并非有意伤害小白, 我们何必与他为难? 要怪就怪小白命苦吧。” 她声音甚是轻柔, 说到这里, 不禁垂下泪来。

那男子急道: “怎么能算了呢? 你倒是大方, 哎——哎——, 你哭什么呀?” 他这时转身发掌, 正好看见那女子落泪, 登时有些手足无措, 忙道: “好, 好, 我听你的, 不难为这小子了, 但今天这日子你我怎可折了锐气? 好歹也要先胜了这场再说, 快快出掌吧, 艮位、 坎位!”

那女子叹了一口气, 挥掌往艮位、 坎位拍去。 她这手掌拍出, 不带丝毫风声, 但掌力到处, 陈垒云只觉衣衫微微一震, 身周的空气竟似已被凝固一般, 别说艮位、 坎位, 就连旁边的巽位和坤位也尽被封死了。 陈垒云大吃一惊, 以他的眼力, 居然没看出这柔弱女子的功力远在那男子之上。 此时他已无处可闪, 只得出掌相抗。 两人掌力一碰, 发出 “波” 的一声轻响, 周围的枯草尘土漫天飞扬起来。

那男子哈哈大笑道: “小子, 还能闪避吗? 有什么功夫就尽数使出来吧, 我们已好久找不到对手练招了!” 说完打了一个唿哨, 那两只大蛇雕也从空中扑击下来, 二人二雕将陈垒云围在了中间。

这一番争斗, 与先前又自不同, 场上劲气逼人, 狂飒遍地。 那男女二人的武功配合得丝丝入扣, 几乎将彼此的破绽尽数弥补了, 十招之中起码有八九招都变成了无可闪避的招数。 陈垒云不由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应付, 先前那份垂袖游走的轻松已荡然无存。 倒是那两只大蛇雕, 被三人全力搏击所发出的劲气所阻, 多数时候只能在空中盘旋, 极少有机会俯冲扑击, 对陈垒云来说基本不足为虑。

这三人二雕翻翻滚滚斗了一百来招, 陈垒云越斗越觉得那女子的武功委实是非同小可, 他起先用大致相若的劲力应付两人的掌力, 到了后来, 却渐渐要用七成功力来应付那女子, 而只需三成功力去化解那男子的招数。 不过令他略感奇怪的是, 那女子莫名其妙地错过了好几次攻敌的良机, 那情形不象是手下留情, 倒似乎是心不在焉。 陈垒云暗自诧异, 激斗中却无暇琢磨其中的缘由。

那男子的心中也暗自诧异, 他与那女子都是一流高手, 平素极少联手对敌, 联手对付一人更是少之又少, 至于联手对付一人却连斗百余招还只能维持平手之局, 则是从未有过之事, 他诧异之余, 又不禁有些焦虑起来。

但在所有人中, 心里最焦虑的莫过于是站在一旁的婉儿。 她虽也看出双方乃是平手之局, 而且也听到那对男女方才的对话, 知道对方只是想 “胜了这场”, 而不是以性命相搏。 但纵是如此, 以双方招数之沉, 只要随便挨上一招, 恐怕就不死也得重伤。 她虽知自己武功相差太远, 根本没法上前助阵, 还是下意识地用手握住了剑柄, 手心里却全是冷汗。

便在此时, 她忽然发现山脚下又有一条人影向这边奔驰而来。 她这一惊非同小可, 心想场中这对男女便是从那里来的, 此处人迹罕至, 此人既从同一方向而来, 多半是一起的。 陈垒云此刻与对方堪堪战成平手, 若再添一人, 岂不凶多吉少? 她再仔细看去, 见来人的奔行速度虽快, 比之方才那对男女还是颇有不及, 心道: “看来这人武功较弱, 我好歹上去阻他一阻, 哪怕只是支撑片刻, 陈大哥也能多一分机会。” 想到这里, 她便往来人的方向迎去, 要将对方截在半途。

她身形方动, 却听陈垒云说道: “婉儿不要阻拦, 让那人过来吧。” 他虽在激斗之中, 却是眼观六路、 耳听八方, 也早已注意到了从山脚下奔来的那人, 见婉儿要去阻拦, 便赶紧出声劝止。 从轻功上看, 来人的武功远逊于场中二人, 但婉儿若去拦截, 却依然大是凶险。 倒不如让那人上前助战, 以那人的功力, 多半只能象那对大蛇雕一样在外围虚耗。 但这番计较他却不能说出来, 以免点醒场中二人。 那二人方才若不是让大蛇雕来攻击自己, 而是去攻击婉儿, 此刻早已取胜了。 对方这个策略上的疏忽, 对他和婉儿实是至关重要。

婉儿听他这么说, 虽猜不到他心中所想, 但听他说话语声竟如寻常聊天般平静, 心里不禁大大松了一口气, 暗道: “陈大哥看来游刃有余, 我若贸然插手, 反倒会累得他替我担心。” 想到这里, 便应了一声, 停住了脚步。 她这边松了一口气, 那边的男子心中却是凛然一惊: “这小子在如此激斗之中吐气发声居然丝毫不受影响, 这份内功造诣可当真是高明之极了。” 他正寻思间, 来人已奔至近旁, 躬身叫道: “师傅, 师母!”

那男子双掌推出, 喝了声 “且住!” 便往后跃出了圈子, 陈垒云和那女子也各自收招退开。

陈垒云和婉儿向那来人看去, 见他三十来岁年纪, 四方脸, 耳朵下方有一个伤疤。 那人向那对男女鞠了一躬道: “师傅、 师母, 弟子有要事禀告。” 说完看了陈垒云和婉儿一眼。 那男子点了点头, 走了过去。 陈垒云知道对方说话不愿外人听到, 便转身走到婉儿身旁, 两人在一旁远远看着。

只见那弟子在那男子头旁耳语了几句, 那男子的神情霎时间变得极为凝重, 脱口问道: “消息可靠?” 那弟子点了点头, 低声道: “岑师弟和马师弟亲眼所见, 绝无差错。”

那男子凝思片刻, 走到那女子身旁与她耳语了几句, 那女子的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两人似是商量了几句, 那女子迟疑着点了点头。 那男子往陈垒云这边走了几步, 微笑道: “年轻人, 你方才说只要力所能及, 一定为我效力, 此话可是当真?”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往年同日 (9 月 14 日) 发表的作品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网友讨论选录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0-09-13)

    提前几小时上传吧, 以确保从北京时间 14 日凌晨起就有完整的第八章。 此次连载只是为了在本系列两周年之前完成前八章, 因此就只发这两篇。 第九章等到下次再写。

  • 网友: Richy   (发表于 2010-09-13)

    先坐再看…… 等凌晨……

  • 网友: 晋魏   (发表于 2010-09-13)

    快到 14 号了呀, 等等看完再去睡觉……

  • 网友: 星空浩淼   (发表于 2010-09-13)

    嗯, 不错, 越来越有感觉了。

  • 网友: 来自 166.111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09-14)

    实话说挺为小白难过的。 好端端的怎么被人剥夺了生命? 纯情柔弱的女主一直令读者担心, 太容易拖累男主了, 但相信在这里婉儿总能以智慧脱险。:)

  • 网友: huang   (发表于 2010-09-15)

    咋又不发了呢? 等待中……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0-09-15)

    有些别的东西要写, 过段时间会继续的。

  • 网友: 来自 121.33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10-03)

    楼主什么时候更新啊? 等待中……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0-10-03)

    要过一段时候了……

  • 网友: 来自 150.212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11-17)

    过了好长好长一段时候了, 什么时候 update 啊?:)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0-11-17)

    汗…… 最近有几篇约稿, 还得再等一阵子……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