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11-02-03 以来
本文点击数
24,361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7,553,138
昨日点击数 4,879
今日点击数 520
打印版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九章

- 3 -

<< 上一篇 | 目录

四人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只是随着那火光的缓缓移近, 高台上的气氛渐渐凝重了起来, 四人的注意力也越来越多地被那火光吸引。 徐应松偶尔往火光方向看去时, 眼睛微微眯起, 仿佛要透过沉沉的夜色窥视火光背后的秘密。 如此约摸过了一盏茶的时间, 东南面的小径上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却是谭飞与一位年轻人一同奔上山来。

那年轻人奔到高台旁, 遥遥向着徐应松和袁采儿躬了躬身便站下了, 谭飞却快步登上高台, 直奔到徐应松身旁, 欲待说话, 却又微微迟疑了一下。 徐应松道: “但说无妨。” 谭飞这才说道: “师傅师母看到弟子从一涧坡发出的讯息了吧?”

徐应松点了点头, 问道: “一涧坡的蛇阵有何反应?”

谭飞道: “不战自溃了, 为避免无谓的折损, 弟子已命师弟们撤了阵法。”

徐应松点头 “嗯” 了一声。 谭飞又道: “大师伯他们即刻便到, 咱们可要布阵相迎?”

徐应松叹了口气道: “一涧坡的蛇阵既然不战自溃了, 在此处布阵也不会有太大分别。 可是不布阵却又太过怠慢, 还是布上, 聊作礼仪之用吧, 只是器械什么的就不必动用了。”

谭飞躬身道: “是。” 转身奔下高台, 对那年轻人道: “布阵!” 那人躬身领命, 往屋舍左侧奔去, 谭飞则奔向了屋舍右侧。 陈垒云和婉儿见他们举止奇异, 不禁好奇地分向两侧看去, 只见谭飞与那年轻人各从怀里拿出了一根管状物件, 用手持着, 往屋舍两侧那些带有孔隙的小丘状凸起前奔去, 一边奔, 一边让那管状物件的一端斜斜向下, 在孔隙前飞掠而过。 陈垒云和婉儿都是心智敏捷之人, 见此情形, 心里已明白了七八分, 暗道: “地龙门擅长御蛇之术, 此举多半便是所谓的 ‘引蛇出洞’ 吧?”

果然, 不过片刻时间, 一条条蛇便从那些小丘状凸起的孔隙中缓缓游了出来, 那些孔隙有大有小, 游出来的蛇也各不相同, 短的只有尺许, 长的足有丈余。 婉儿长这么大, 还是头一回看见这么多活生生的蛇, 脸色不禁有些发白。 陈垒云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他虽不怕蛇, 但见那孔隙中游出来的蛇越来越多, 直如无穷无尽一般, 到了后来, 几乎遍地都是形形色色蠕动着的蛇, 心里也不禁有些发毛。

那些蛇一直往前游去, 在中间空地的西半侧聚集了起来, 陈垒云和婉儿细看之下, 发现那蛇群还隐约分为了南北两块, 中间留了宽约丈许的一道空隙, 这一切想必是在那空地上预先布有御蛇之物所致。

随着蛇群越聚越大, 那山道上的火光也渐渐靠近了山顶。 徐应松放下酒杯, 站起身来对陈垒云和婉儿抱了抱拳道: “在下要去迎候师姐他们了, 二位请自用酒菜, 失礼之处, 还望多多包涵。” 陈垒云和婉儿起身还了礼。 徐应松对袁采儿点了点头, 两人一齐纵身跃下了高台。

此时高台下已遍地是蛇, 陈垒云和婉儿见徐、 袁二人竟往蛇群中跃去, 不禁吃了一惊, 但随即发现两人的落脚之处乃是插在地上的那些石柱。 只见徐、 袁二人也各从怀里拿出一个管状物件, 一边踩着石柱走动, 一边用管状物件的一端在空中比划着。 那相邻石柱的间隔几达两丈, 他二人走动起来却如闲庭信步一般。 随着他们的动作, 那原本胡乱聚集的蛇群又重新动了起来, 渐渐在地上布成了阵形。 陈垒云和婉儿虽不懂阵法, 却也看出此时蛇群中每一处位置的排布及每一群蛇的种类、 数目等皆已大有讲究。 江湖上艺人耍蛇原非奇事, 但象徐应松和袁采儿那样令如此多的蛇一同布阵, 御蛇如同指挥兵士一般, 陈垒云和婉儿不仅前所未见, 甚至连想也不曾想过。

徐应松和袁采儿一布完蛇阵, 便双双跃下石柱, 站在了南北蛇群之间的空隙上。 便在此时, 自空地东侧传来了无数细微的 “娑娑” 声, 伴着那响声, 大群的蛇自杂草和灌木丛中涌了出来, 往空地上游来, 显见是对方的蛇群到了。 那新到的蛇群涌入空地后, 似有默契般地占据了东边半侧, 且也分为了南北两片, 在中间留出宽约丈许的空隙。 与徐应松和袁采儿的蛇群不同, 那新到的蛇群中竟有些大蛇缓缓推着几具带轮子的器械来到了空地中央。

陈垒云和婉儿对望了一眼, 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一丝讶异, 婉儿小声问道: “陈大哥, 那是什么?”

陈垒云道: “看起来有点象投石机, 真是奇怪, 难道蛇儿也能使用投石机?” 一时间两人好奇心大盛, 想到很快就可见到一场旷世难遇的奇异比拼, 兴奋之情不由得盖过了蛇群带来的惴惴感。 那新到的蛇群直涌到与徐应松和袁采儿的蛇群相距不过一尺处才停了下来。

随着蛇群的涌到, 那火光也移到了山顶近旁。 东南面的小径入口处, 六名年约二三十岁的黑衣汉子鱼贯而入, 遥遥对着徐应松和袁采儿躬了躬身, 便纵身跃上了东侧的石柱, 如方才徐应松和袁采儿那样拿出管状物件引导蛇群布起了阵势。 这六人的身法比之徐、 袁二人显然大有不如, 虽六人一齐动手, 布阵速度却并不比徐、 袁二人来得快。 过了约摸一炷香的时间, 六人布阵完毕跃下了石柱, 分站在南北蛇群间的空隙两侧。 而此时火光恰好移动到了小径入口。 在那六名汉子的目光注视下, 一男一女缓步走上了山顶。 在那一男一女身后, 却跟着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

陈垒云和婉儿凝神看去, 只见那一男一女都是五十来岁的年纪, 那男子身材瘦削, 那女子却肥胖之极, 比那男子宽了一倍还不止。 从气派上看, 那两人显然便是徐应松的师姐及三师弟了。 跟在后面那男子的身份倒是颇费猜测, 从岁数上看象弟子辈, 但身形端凝, 双目如电, 武功似不在那一男一女之下, 神情则略显傲慢, 更是半点也不象弟子。

那一男一女一走入蛇群中间的空隙, 徐应松便抱拳道: “师姐、 三师弟, 别来无恙?” 那女子大剌剌地点了点头, 那男子却两眼直直地看着袁采儿, 有些失魂落魄般地趋前了两步, 喃喃地说道: “小 ... 小师妹, 这几年 ... 这几年你过得还好吗?”

他这一问, 袁采儿的神情登时大为尴尬, 脸色微红, 窘得向后倒退了半步。 但婉儿却分明看到她的眼神在刹那间亮了一亮, 退了半步之后才恢复平常。 那袁采儿性子柔顺, 声音也甚是轻柔, 但眼神却一直是淡淡的, 说话也极少, 如方才这般明亮的眼神婉儿还是初次在她脸上看到, 虽一瞬而逝, 那一瞬却让她似乎换了个人。

袁采儿的眼神虽一瞬而逝, 那三师弟言语中的倾慕之意却是万难遮掩, 徐应松的脸上便如罩了一层严霜一般。 他正待出口相讥, 却有人先他一步发作了, 只听那师姐怒骂了一句 “你个丢人现眼的东西”, 抬脚便往那三师弟的臀部踹了过去。

陈垒云和婉儿吃了一惊, 心想好歹也是夫妻, 怎地说踹就踹? 两人念头还没转完, 就见那三师弟的身子已直直地往前倒了下去。 那师姐体形虽胖, 脚法却是极快, 一脚踹完, 不待那三师弟的身体触地, 便已收脚。 出人意料的是, 随着那师姐的脚尖收回之势, 那尚未触地的三师弟的身子竟又重新直了起来, 仿佛臀部与那师姐的脚尖沾在一起, 被带了起来一般。 婉儿惊得用手捂住了嘴, 讶异之余又不觉有些好笑, 陈垒云却清清楚楚地看出, 那三师弟的一倒一起全系他自己的动作, 自始至终, 那师姐的脚尖就不曾沾到过他。 那三师弟看似失魂落魄, 却在这近乎滑稽的动作中, 显示出了极精湛的武功。

那一脚虽未踹着三师弟, 徐应松心中的气却似乎已消了, 他哈哈笑道: “五年不见, 师姐还是一如既往的豪爽, 小弟佩服。”

婉儿将头凑到陈垒云的耳旁轻声道: “陈大哥, 袁姊姊喜欢的其实是她三师哥啊。” 陈垒云点了点头, 他目光敏锐, 也捕捉到了袁采儿方才一瞬而逝的眼神。 不仅如此, 他还察觉到那师姐脚踹三师弟时, 袁采儿眼中闪过了一丝怒色, 心想, “他二人分明是两情相悦, 不知怎地, 那三师弟却阴差阳错地嫁了脾气暴躁的师姐。” 他想到这里, 心中瞿然一惊, 发觉自己竟也如徐应松那样, 把男娶女嫁说反了。 他先前听徐应松那么说时, 还觉得别扭, 此刻亲眼见过了那师姐的 “豪爽”, 才发觉颇为贴切。 他转头看了婉儿一眼, 见婉儿也正在微笑, 显见心中也转过了同样的念头。 陈垒云又想起早先动手及方才聊天时袁采儿的心不在焉, 如今想来, 必是因为即将见到她三师哥之故了。

婉儿在陈垒云耳旁说话的声音虽轻, 那师姐的眼光还是立刻便投了过来, 对徐应松道: “徐师弟, 台上何人, 怎不介绍一下?”

徐应松道: “那是小弟刚结识的两位小友, 陈垒云陈少侠和赵婉儿赵姑娘。 师姐今日似乎也带了客人来, 何不也引见引见?” 说完看了那三十多岁的男子一眼。

那师姐点头道: “正要向师弟、 师妹引见。 这位是正义盟昴日分舵的姜文忠姜舵主, 他手中有一条事关本门的机密消息, 且欲与本门合作, 是以我将他请上山来了。” 那名叫姜文忠的男子踏上一步, 向徐应松和袁采儿抱了抱拳, 道了声 “幸会!”。

徐应松怫然道: “师姐这是何意? 本门的掌门之位一日不定, 便不得与中原武林打交道, 这是你我二十多年的默契, 师姐居然把欲行合作之人带来, 莫非已忘了这默契?”

那师姐道: “徐师弟多虑了, 与正义盟合作之事, 等听过了姜舵主带来的消息后再议不迟, 那时师弟若还是不愿, 我自会以本门的和睦为重。” 她说到这里顿了一顿, 又缓缓地道: “不过说到那默契, 徐师弟, 你一涧坡那几位弟子想必已向你报了讯, 难道你觉得今日之会过后, 本门的掌门之位还会不定吗?”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往年同日 (2 月 3 日) 发表的作品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