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11-04-17 以来
本文点击数
24,126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6,784,231
昨日点击数 4,698
今日点击数 3,399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九章

- 6 -

<< 上一篇 | 目录

婉儿颤声问道: “陈大哥, 你说那蛇儿能爬上这高台吗?”

陈垒云摇头道: “我也不知道, 但愿不会吧。”

婉儿往左右环顾了一下, 又轻声道: “北侧崖壁旁尚无蛇儿, 要不我们先从那儿退回崖下?”

陈垒云摇头道: “月在东侧, 方才那崖壁没了光亮, 已难以攀爬了。 徐前辈说这高台附近布有驱蛇之物, 咱们先等等吧。”

婉儿点了点头, 她对徐应松将自己二人弃于高台甚为不满, 对他的话已不怎么相信, 但此刻除静观其变外, 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她那问题倒是很快便有了答案。 自蛇群往前涌动时起, 场中那几具形如投石机的器械四周的大蛇便推着器械下方的几根细杆缓缓转起圈来。 七八条色彩斑斓的小蛇则爬进了一个勺状容器的勺斗之中, 那容器的勺把则与一些铰链相连。 陈垒云和婉儿对望了一眼, 心中已隐隐觉出不妙, 果然, 那大蛇推着细杆转了几圈后, 那器械发出了一连串的 “嗒嗒” 脆响。 响声过后, 那勺状容器被猛地甩了起来, 勺斗里的小蛇一齐往高台上飞来。

婉儿眼见七八条色彩斑斓的蛇儿凌空飞来, 不禁惊呼了一声。 陈垒云袍袖拂出, 一股劲风将那些小蛇卷落台下。 那师姐见状怒喝道: “台上小子找死啊? 竟敢犯我蛇阵!” 右手扬处, 两枚透骨钉向陈垒云和婉儿疾射而来。

陈垒云右手食指一弹, 将射向婉儿的透骨钉凌空弹落, 同时身子微侧, 避过了射向自己的透骨钉。 月光下, 那一掠而过的透骨钉隐隐泛着蓝光, 显见是淬了剧毒。 陈垒云脾气虽好, 此刻也不禁略有些恼火, 他拂袖挡开蛇儿乃是自保之举, 纵有冒犯也属无心之过, 对方出手竟是如此之重, 自己武功若差些, 单这两枚透骨钉就能要了两人性命。

但恼火归恼火, 江湖上有些禁忌是无可理喻的, 而且此刻也没时间理喻了, 因为另两具器械也已发出了 “嗒嗒” 之声, 显见顷刻间便将又有小蛇被抛上台来。 陈垒云心知自己若再拂袖相抗, 对方势必会上前动手。 那几人武功不在徐应松夫妇之下, 若当真动起手来, 纵然自己无恙, 群蛇环伺下的婉儿也凶多吉少。 他正自迟疑, 婉儿轻声道: “陈大哥, 咱们先退到屋里吧。”

此时那两具器械已双双将蛇儿往高台上抛来, 陈垒云无暇细想, 扶着婉儿的腰从高台跃下, 闪身进了西侧正中的屋舍。 那师姐见陈垒云居然用指力凌空击落了自己的透骨钉, 不禁 “咦” 了一声, 似对他的武功颇感意外。

陈垒云和婉儿关上屋门, 在窗纸上各捅了一个小孔往外看去, 只见那师姐的蛇群分为了三路, 南北两路已与徐应松蛇阵中尚未回窝的蛇儿撕咬在了一起, 中间一路未遇抵抗, 则长驱直入地往他二人藏身的屋舍逼来。 所幸的是, 屋舍前显然布有驱蛇之物, 蛇群逼到一丈开外便停了下来, 让陈垒云和婉儿稍觉宁定。

那师姐却冷笑了一声, 从怀里拿出管状物件, 往蛇王方向遥遥一划, 那蛇王吐了吐信子, 离开崖边, 缓缓往屋舍方向移来。 陈垒云和婉儿看着蛇王那小山丘一般的身躯缓缓前行, 想起先前蛇王到来时的威势, 心中皆感到了一阵莫名的压力。 果然, 那蛇王移动了才不过丈许, 中路后侧的蛇儿便如尾巴着火一般, 拼命往前冲了起来。 片刻后, 前侧蛇儿在后面蛇群的推挤之下, 已赫然突入了徐应松用药物所设的禁区。

陈垒云和婉儿暗呼不妙, 心知自己虽在屋内, 那薄薄的窗纸却根本挡不住蛇儿, 用不了多久, 蛇群便会由窗户源源而入。 婉儿脸色微微发白, 饶是她智计过人, 此刻也一筹莫展。 陈垒云略一凝思, 心中已下了决断, 拿下肩上的包袱挂在婉儿身上, 轻声道: “婉儿你待着别动, 我去去就回!” 说完不待婉儿答话, 身形一晃, 已闪身出屋, 随手关上了屋门。

婉儿惊道: “陈大哥你——你干什么? 外面都是蛇啊, 快回来!”

陈垒云已无暇回答, 他一出了屋子便双袖挥舞, 将左右数丈内的蛇儿尽数震飞。 那师姐见状勃然大怒, 正要破口大骂, 却见陈垒云足尖点地, 身形凌空跃起, 闪电般地向蛇王扑去。 那师姐一怔之下登时醒悟, 顾不得开骂, 一边纵身扑上, 一边对那三师弟喝道: “快截住那小子!”

那三师弟不敢怠慢, 当即也纵身扑上。 他的身法可比那师姐快多了, 后发先至, 斜斜拦在了陈垒云右前方, 双掌起处, 两股凌厉的劲气往陈垒云前胸袭来。 与此同时, 那师姐也大喝了一声, 从陈垒云右侧挥掌拍来。

这两人一般的心思, 都在掌中伏下了厉害的后着, 对方只要一接掌力, 自己的后着便可源源使出, 将其绊住。 岂料陈垒云见掌力袭到, 竟是不避不接, 从三股劲气的夹缝之中挥掌径往两人身后的一名黑衣弟子劈去, 掌风猎猎, 劲势凌厉已极。

那师姐和三师弟登时脸色大变, 忙不迭地闪身后退, 双双挡在了那黑衣弟子身前。 陈垒云暗道一声 “侥幸”, 他这一招纯系赌博, 赌的便是那黑衣弟子与对方夫妇的关系。 那师姐刚上山时, 他便注意到她看那弟子的神情中带着一丝慈爱, 与暴躁的性子反差甚大。 后来众弟子驱蛇时, 她也未让那弟子离开自己身侧, 那样子与其说是师徒, 不如说更象是母子。 陈垒云此刻意在对付蛇王, 绝不能被那师姐及三师弟缠住, 否则婉儿那边一被蛇群攻入, 顷刻间便有性命之忧。 他见两人后退, 心知自己赌赢了, 脸上微微一笑, 瞬间便将掌力收回, 转而往地上一拂, 十几条蛇儿被劲气带动, 一齐往那师姐及三师弟身上砸去。

这时他那一跃之势已然衰竭, 便用足尖在拂走蛇儿所留的空地上轻轻一点, 再次跃身往蛇王扑去。 那师姐和三师弟见他内力如此回转自如、 变幻莫测, 都不禁骇然, 见蛇儿袭到, 只得侧身避过。 陈垒云身法奇快, 那师姐和三师弟的闪身后退、 侧身避蛇虽只是片刻的耽搁, 却已来不及阻止他扑袭蛇王。 那师姐大喊道: “姜舵主帮个手! 快截住那小子!”

说时迟, 那时快, 那师姐喊声未落, 陈垒云已扑到了蛇王身前两丈之地, 他听那师姐如此叫喊, 也顾不上礼貌了, 不待那姜舵主出手, 便抢先挥袖将地上十几条蛇儿往他身上拂去, 随后双脚落地, 双掌一齐推向了蛇王的身躯。 他先前看那蛇雕与蛇王相斗时, 已注意到蛇王的弱点虽在眼睛, 蛇头的躲闪却灵动之极, 此刻时机稍纵即逝, 袭击蛇王的眼睛若一击不中, 在对方三大高手的联手进击之下, 便不会再有机会。 倒不如效仿蛇雕之计, 将蛇王推下悬崖来得稳妥。 是以他迫近的身法疾如闪电, 此刻的出掌却稳凝如山, 使的乃是 “推山掌”。 这 “推山掌” 的掌势并不迅捷, 掌力也并不锋锐, 后劲却是连绵不绝。 那蛇王身躯虽重, 却也挡不住他这蕴蓄上乘内功的掌力, 登时便往悬崖边滑去。

便在此时, 忽听那姜舵主大喝一声, 左掌凌空劈出。 他离陈垒云尚有数丈之遥, 掌力不能及身, 这一掌乃是劈向被陈垒云拂到空中的蛇儿, 所使竟然也是 “推山掌”。 他的全力出掌比之陈垒云的拂袖之力来, 自是强出许多。 掌力到处, 空中的蛇儿被尽数卷回, 反往陈垒云身上袭来。 他一掌既出, 脚下更不稍歇, 身形一晃便欺近了丈余, 右掌挥出, 一股凌厉的劲气直向陈垒云右侧袭来。

陈垒云见蛇儿与掌力先后袭来, 心中微微一惊, 这姜舵主一招之内便反守为攻, 颇有些出乎他意料之外。 他此刻全身布满了 “沾衣十八跌” 的上乘功劲, 倒是不怕蛇儿啮咬, 但对方的无形劲气却是不容小觑。 只是他须得在那师姐及三师弟赶到之前将蛇王推落悬崖, 其余已无暇旁顾了。 随着他掌力的源源而出, 那蛇王已被推到了悬崖边上, 摇摇欲坠。 他正待再催掌力, 以竟全功, 忽然全身剧震, 那姜舵主的无形劲气已然及体。 总算那姜舵主发掌之时离他尚有两丈多远, 劲力打了折扣, 但被无形劲气击中毕竟仍不好受, 气血翻涌之下, 连 “沾衣十八跌” 的功劲也被震散了。 更糟糕的是, 那 “沾衣十八跌” 的功劲一被震散, 他只觉右边小腿一麻, 竟被一条蛇儿咬中了。

陈垒云暗呼一声 “不好!”, 那师姐的蛇儿不必看也知道定是毒蛇无疑。 虽说以他的功力, 再厉害的蛇毒也不能在片刻间奈何得了他, 但中了毒对接下来的动手却大为不利。 而且被姜舵主这一阻, 他再想推那蛇王时, 其势已然不及。 那师姐与姜舵主已双双扑至身周两丈之内, 那三师弟的掌力更是几乎拍到了后背。 他心念电转之下, 足尖点地, 身形陡然拔起, 在空中连翻三个跟斗, 径往悬崖外跃去。

那师姐等三人见他此举形同自尽, 不禁皆各一怔。 岂料陈垒云人已到了悬崖之外, 却陡然一转身, 双掌探出, 使出 “擒龙爪” 的内力向那蛇王凌空抓去。 那蛇王原本就摇摇欲坠, 如何还禁得起他这一抓? 沙石滚动之下, 巨大的身躯轰然滑出了崖边。 陈垒云自己却借着这一抓之力, 往崖内反跃回来。

这一招使得惊险之极, 却也精妙之极。 对方三人空有一身上乘武功, 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蛇王滑出崖边, 甚至忘了向陈垒云出手。 那师姐见蛇王堕崖, 眼里似要喷出血来一般, 嘶声爆喝道: “徐应松! 你这个混蛋! 是你让这小子干的吗?” 她门下诸人也齐声惊呼了起来。

这一边, 那师姐门下齐声惊呼; 那一厢, 眼看陈垒云就要跃回崖内, 空中却忽有黑影闪动, 原来是那未受伤的金冠蛇雕疾往崖边扑来。 陈垒云心道: “不必来了, 我已替你报了仇了。” 他以为那金冠蛇雕是来找蛇王报同伴中毒之仇的, 却哪里想到, 人家同伴只是受伤, 那小蛇雕却是死在他的手里, 人家此来乃是来找他报杀子之仇的。 等他察觉对方来意不善时, 为时已晚, 他反跃的劲力已衰, 被大蛇雕的巨翅一扇, 重新跌出了崖外。 陈垒云武功再高, 毕竟不是飞鸟, 登时与蛇王一同掉落悬崖。

自陈垒云出屋以来, 婉儿便一直透过窗纸上的小孔紧张地往外看着, 只是陈垒云被蛇儿咬伤时身子恰被石柱所挡, 婉儿不曾看见。 陈垒云跃出崖外时离屋舍太远, 婉儿辨不清距离。 唯有此时, 当陈垒云整个身子向下坠入黑暗时, 婉儿才陡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刹那, 她魂飞魄散, 大叫了一声 “陈大哥!” 最怕蛇儿的她在顷刻间忘掉了屋外的蛇群, 打开屋门, 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往年同日 (4 月 17 日) 发表的作品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网友讨论选录

  • 网友: 大漠孤狼   (发表于 2011-04-17)

    哇, 没想到这次又是连续更新。 好看, 好看, 嚯, 过瘾!

  • 网友: lifubo   (发表于 2011-04-17)

    保持这个水准, 肯定可以成为名作。

  • 网友: blackhole   (发表于 2011-04-17)

    紧张, 惊险!

  • 网友: Richy   (发表于 2011-04-17)

    好惊险, 有木有!
    不会真的坠崖吧, 不会吧!
    那个姜舵主有故事啊, 线索好多啊, 有木有!
    什么时候和前面的当铺, 天下第一高手, 还有那个狡猾的掌柜等等衔接上啊?
    故事慢慢铺开了啊, 有木有!
    山雨欲来啊, 有木有!

  • 网友: 往事如昨   (发表于 2011-04-18)

    好文章, 我要等到出齐了再看……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1-04-18)

    还没看就说是好文章? 同志, 你这是浮夸的干活。

  • 网友: 来自 219.234 的游客   (发表于 2011-04-19)

    真勾人啊! 很期待后面的。

  • 网友: 来自 221.11 的游客   (发表于 2011-04-19)

    不错, 写得很好。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