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12-05-16 以来
本文点击数
27,496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5,966,194
昨日点击数 6,369
今日点击数 5,536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十章

- 1 -

<< 上一篇 | 目录

陈垒云被大蛇雕的巨翅扇出崖外, 虽猛吃了一惊, 倒是并不慌乱。 这跌落悬崖、 脚下踩空的感觉足可令常人头晕目眩、 惊恐万分, 但对于武功练到他这境界的人来说, 却实属等闲, 昔日练武时上下悬崖亦为常事。 当下气凝双臂, 衣袖鼓风, 向崖外挥去。 此时他虽已无法跃回崖顶, 但这东侧崖壁在月光之下清晰可辨, 以他的功力, 只需凭反袖之力靠回崖壁, 在凹凸之处略略借力, 便可止住跌势。

这算盘原本不错, 可惜却独独低估了蛇王的能耐。 他双袖方一挥出, 忽觉腰上一紧, 竟被蛇王的尾巴悄无声息地欺近, 卷了个正着。 那蛇尾一卷上他身子, 旋即收紧, 往崖外甩去。 饶是陈垒云武功精绝, 这一下也不禁有些着慌, 他反袖回跃之力甚是有限, 一被甩远, 再想靠回可就千难万难了。 那蛇尾将他甩出两三丈后, 陡然一松, 从他腰上脱了开来。 若在片刻之前, 蛇尾脱开在陈垒云乃是求之不得之事, 但此刻蛇尾却已成了他仅有的借力之物, 一线生机, 全系于此, 如何能放它而去? 情急之下, 他俯身用双臂抱住了蛇尾, 一人一蛇, 片刻间便坠下了四五丈。

这当口生机稍纵即逝, 陈垒云一抱住蛇尾, 趁蛇尾已从自己腰上脱开之机, 双手用力, 身子微侧, 已转往了崖壁方向, 双腿在蛇尾上一抵, 力聚足尖, 便要蹬出。 这一脚若是蹬实了, 借力跃回崖壁自是不在话下。 岂料就在他脚上劲力将要使出的一刹那, 那蛇王不知是看穿了他的用意, 还是碰巧, 尾巴居然剧烈地甩了一下。 陈垒云满以为脱身之计即将奏效, 正自松了口气, 双手几乎放脱了蛇尾, 猝不及防之下, 脚下一滑, 非但没借到力, 还差点从蛇尾上被甩了下来。 他大惊之下, 手臂疾收, 忙重新抱紧了蛇尾。 这一耽搁, 身子又忽忽下落了许多, 耳旁风声劲疾, 显见下落得越来越快了。 此等局面, 已远非昔日练武时上下悬崖的情势可比, 陈垒云心中也不禁感到了战栗。 但他毕竟修为甚深, 情势虽危, 却尚能强自镇定。 他不敢再用旧计, 便左手使出 “壁虎游墙功” 来死死扣住蛇尾, 右手凝运功力, 挥掌往蛇头劈去。

那蛇王乃是地龙门的圣物, 与那金冠蛇雕一样, 早已练会了看招之术, 若在平时, 陈垒云要想劈中蛇头殊非易事。 但此时的急速下落对蛇王来说想必也大是陌生, 那劲疾的风声更是颇有干扰之功, 无形劲气到处, 蛇王竟已不知闪避, “波” 地一声, 被击了个正着。 陈垒云是何等功力? 那蛇王虽是铜肌铁肤, 这一下也大是难当, 身躯当即扭动了起来, 尾巴更是晃得如大浪中的小舟一般。 陈垒云凝神细察, 待那蛇尾甩往崖壁方向的一刹那, 左手猛然放脱, 身子借蛇尾甩动之力, 径往崖壁扑去。 这回他学了乖, 百忙中还运起 “推山掌” 的劲力, 往蛇尾上劈了一掌, 以防它再度袭来。

那蛇尾甩动之力甚大, 陈垒云一掌方自劈完, 身子已逼近了崖壁。 只是他此刻下坠已达数十丈, 势头过于劲疾, 想要凭崖壁上的凹凸之处止住跌势, 却是万万不能, 若贸然用力, 反会伤到自己。 说时迟, 那时快, 便在身子将要碰上崖壁时, 他目光疾转之下, 瞥见左下方有一段碗口粗的枯枝伸出崖外, 似可借力。 这当口无暇细想, 运起无形劲气便往向那枯枝劈去。 若在平时, 这掌劈枯枝自不会有分毫偏差, 但武功高明之士的出手在常人眼里虽精准得不可思议, 其实却也是平日里勤习苦练的结果, 除名师与天资外, 经验亦是必不可少。 可此时的急速下坠实非陈垒云的经验所能企及, 这一掌劈落, 本拟凌空施展, 以免反震之力过大, 却不料身子疾落之下, 劲气尚未发出, 手掌便已碰上了枯枝。 那下坠之势何等迅猛? 只听 “砰” 的一声响, 掌缘与手臂一阵疼痛, 那枯枝已然折断。 总算他变招极快, 在刹那间将掌势化刚为柔, 避免了筋骨受伤。

这一掌虽然分寸大失, 毕竟仍使得下坠之势缓了一缓, 他随即运掌如风, 又 “砰砰砰砰” 连出数掌。 有先前那一掌的教训, 这几掌便拿捏得甚是精准, 皆凌空劈在了崖壁上的枯枝和山藤上, 下坠之势登时又减缓了许多。 陈垒云心中大定, 目光微扫之下, 见右下方数丈外有块宽可容人的凸起, 便出掌在石壁上轻轻一借力, 凌空翻了个跟斗, 身子斜斜往那凸起落去。

他双足踏上凸起, 略略一曲, 便欲站起。 岂料右腿方一使劲, 忽然一阵酸软, 竟然站立不住。 他此刻的下坠之势虽已大为减缓, 终究未曾完全消解, 那凸起又不过尺许见方, 右腿偏偏在这时候酸软, 哪里还稳得住身形? 一个倒栽葱又跌了下去。

陈垒云心中暗暗叫苦, 心知那是方才用力过度, 气血运行加快, 右小腿的蛇毒扩散至整条右腿所致。 这蛇毒既已扩散, 便需赶紧逼毒, 可他身子尤在下坠, 哪有这份闲暇? 只得眼睛瞅准崖壁, 全力出掌, 数掌之后, 总算止住了跌势, 攀在一处石缝上。 但那石缝只可勉强攀附, 却无法容身。 他游目四顾, 要在周围崖壁上找到一个容身之处, 只是看来看去, 除崖底及先前那凸起外, 再无第二处可供容身。 此时他身距崖底尚有三四十丈, 先前那凸起则在左上方十余丈处, 他不愿离崖顶越来越远, 便决定重回先前那凸起。

若在平时, 只身攀回这十余丈崖壁对陈垒云来说跟闲庭漫步也并无分别, 但此时蛇毒已然扩散, 腰部以下沉沉地使不出劲力, 一边攀爬, 一边还得分出内力遏制蛇毒, 却是疲累不堪。 等到好容易攀上那凸起时, 已累得大汗淋漓, 浑身如虚脱一般, 一个劲地喘气。

此时要想攀回崖顶, 实已难于登天。 而且那蛇毒若再不及时逼出, 不多时便会有性命之虞。 他只得盘膝坐在崖壁上, 闭目凝神, 潜运内力, 要先将蛇毒逼出身外。 但此时此刻, 人虽静下, 杂念却纷至沓来。 方才生死悬于一线时, 他全力求生, 心无旁骛。 此时略一安顿, 登时便惦记起了崖顶上婉儿的安危来。 他耳力过人, 掉落崖壁时不仅清楚地听到婉儿那声大叫, 甚至还依稀听出了她开门冲出的声音。 那屋外遍地都是毒蛇, 婉儿冲出后会是什么结果, 他实是不敢往下细想, 只觉心中焦虑万分, 恨不能插翅飞回崖顶。 可这内力逼毒之事却偏偏容不得半点分心, 心神不宁之下, 只片刻间内息便险些走入岔径。 他心中一凛, 知道 “欲速则不达”, 再这么下去, 非但只会更耽误时间, 甚至有可能走火入魔, 便强行收束心神。 他自幼习练上乘武功, 定力远非一般高手所及, 不多时终于杂念渐息, 便如老僧入定一般, 进入了神游物外之境。

这一番入定不知过了多久, 直至内息渐渐贯通, 运行大周天时再无丝毫滞涩, 才终于功行圆满。 陈垒云缓缓睁开眼睛, 见朝阳已然升起, 低头看去, 伤处的裤腿上渗着一团黑色的血迹。 远处, 灰褐色的草木笼在一层淡淡的晨雾之中, 偶有三三两两的小鸟在林间掠过, 却悄然无声。 周围的景色如仙境般的宁静, 只有前所未有的疲惫仍在提醒他昨夜的死里逃生。 此刻天色虽已大亮, 但陈垒云一夜逼毒、 疲惫过甚, 靠在石壁上险些又闭上眼睛沉沉入睡, 但他旋即想到了婉儿, 不禁 “啊哟” 了一声, 跳起身来, 急往崖顶攀去。

此时蛇毒既清, 内息运转便无滞涩, 以他的武功, 内力损耗虽巨, 攀爬悬崖仍是轻而易举, 不多时便攀上了数十丈。 但眼见着再有十几丈便可重返崖顶, 他心中却陡然生出了一阵极大的恐惧。 他先前虽竭力不去想象婉儿的情形, 内心深处却隐隐然知道那实是凶多吉少, 莫说遍地的毒蛇足以噬人夺命, 便是他将蛇王推落悬崖时那师姐的狂怒爆喝, 此刻想来也令他不寒而栗。 将蛇王推落悬崖的虽然是他, 但以那师姐性情之暴烈, 狂怒之下又岂会不迁怒于婉儿?

这时候崖顶在望, 有关婉儿的种种念头便再也无法排遣, 而且离崖顶愈近, 陈垒云心中的恐惧也就愈甚, 深恐在崖顶见到婉儿已遭不测的惨状, 手脚竟如灌了铅一般地沉重起来。 他在崖壁上略停了片刻, 定了定神, 正待咬牙继续攀爬, 忽听左上方数丈外有一个声音淡淡地问道: “人都散了吗?” 陈垒云一怔, 却听另一个声音答道: “是的, 舵主……哦, 不, 属下该死, 又忘了, 大……大少爷。” 语气极是恭敬。

陈垒云暗暗吃了一惊, 此刻他离崖顶尚有十几丈, 那声音却只在数丈之外, 显见并非来自崖顶, 而且前一人的声音也甚是陌生。 但后一人的声音倒是熟悉得很, 居然是 “得意楼” 掌柜手下那裘姓汉子的。 这崖壁上伏得有人, 其中一人居然是那裘姓汉子, 实是大大出乎陈垒云的意料。 裘姓汉子那一声 “大少爷”, 更是让他心中凛然, 想起了那位被裘姓汉子称为 “二少爷” 的 “得意楼” 掌柜来。 那掌柜武功虽不甚高, 却是陈垒云平生罕遇的厉害人物。 此处这位 “大少爷” 若是跟那 “二少爷” 有什么关系, 多半也是位极厉害的人物。 陈垒云内力未复, 不敢妄动, 便屏息贴在崖壁上, 定睛往声音传来之处看去, 只见在一团枯藤断枝的背后, 似有一块凹进之处。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网友讨论选录

  • 网友: 星空浩淼   (发表于 2012-05-16)

    昌海兄又开始了, 写得不错。

  • 网友: sfman   (发表于 2012-05-16)

    等啊等…… 终于又开始更新了…… 这次最好多贴一些, 让大家过过瘾。

  • 网友: 龙珠雷达   (发表于 2012-05-16)

    终于盼到了……

  • 网友: blackhole   (发表于 2012-05-16)

    第四个!

  • 网友: 来自 202.120 的游客   (发表于 2012-05-16)

    我上次偶然进入看到这篇武侠, 直接一个晚上连续看完了, 现在终于又启动了, 无限期盼啊。 我很喜欢您的网站的风格, 内容就是一切! 在此聊表敬意!

  • 网友: 来自 58.198 的游客   (发表于 2012-05-17)

    卢兄, 真是 “文武” 双全啊。 文理双全。

  • 网友: 来自 50.133 的游客   (发表于 2012-05-19)

    入定一年有余, 终于重出江湖, 希望此次如滔滔江水, 一泻千里……

  • 网友: 来自 116.112 的游客   (发表于 2012-05-21)

    每隔一段时间就过来看看, 呵呵呵

  • 网友: 来自 61.129 的游客   (发表于 2012-05-31)

    我竟然是有预感最近会更新, 就过来看看, 果然更新了!

  • 网友: 来自 221.205 的游客   (发表于 2012-06-10)

    后悔, 照这进度写完, 起码要个十年八年的吧, 不该看来着, 中毒……

  • 网友: 来自 203.163 的游客   (发表于 2012-07-11)

    写得相当流畅, 卢兄果真当得文武双全之名。 继续等待下文……

  • 网友: 志由自在   (发表于 2012-08-02)

    博主, 该更新了, 嗬嗬。

  • 网友: pauv110   (发表于 2013-09-03)

    我是来催更的……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3-09-03)

    汗…… 还得拖拖…… 这段时间有诸如旅行、 搬家、 校读书稿等事情, 除专栏短文外已很难抽出时间写别的东西, “当铺”、 “圣经” 等系列都得等忙过这一阵才能续写。

  • 网友: 小小   (发表于 2013-09-04)

    最近经常访问你的站点, 很喜欢你的风格, 不张扬, 但是极有实力 (有点象陈垒云:), 也许小说里的主角经常就代表了自己的价值观), 只是不知道这个坑什么时候能……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3-09-04)

    过奖了, 这个坑还会存在一段时间, 欢迎常来。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