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09-01-09 以来
本文点击数
8,476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6,638,215
昨日点击数 4,893
今日点击数 2,143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二章

- 4 -

<< 上一篇 | 目录

赵盛续道: “等那小哥离去后, 那老板对我道: ‘江南最美的时节乃是春天, 到了这盛夏可就比不得沂山那么凉爽了。’ 我点头道: ‘前辈所言极是, 不瞒前辈说, 前两天乃是晚辈妻子过世五周年的日子, 此地是她的故乡, 是以晚辈带着小女来此祭拜。’ 那老板听我这么说, 略带嘉许地点了点头, 又喟然叹道: ‘荏苒冬春谢, 寒暑忽流易。 之子归穷泉, 重壤永幽隔。’ 我见他神色忽有些凄然, 似是被我的话勾起了什么往事, 便不敢多言, 心中暗想: 以他那般超凡入圣的武功, 难道也有难以排遣的忧伤吗?”

婉儿插口道: “爹爹, 你这想法可不通, 武功又不是仙法, 武功练得再高, 人终归是人啊, 只要是人, 总会有七情六欲, 既有七情六欲, 又怎会没有忧伤呢?” 赵盛一怔, 道: “婉儿你长大了, 变得越来越象你妈妈了, 我以前跟你妈妈说话时她就常会这样抓我的漏洞。 嗯, 你说得一点不错, 武功高了虽有很多好处, 却也不是万能的。”

婉儿知道赵盛又想起了妈妈去世之事, 便错开话题道: “那老板教你剑法了吗?”

赵盛道: “我听那小哥与老板的对话时, 原也以为老板要教我剑法, 不过那老板对我道: ‘你那较技既是同门较技, 自是不能用别派的武功取胜。 不仅如此, 同门间互知根底, 纵是本门武功的进境过于迅速也难免会惹人怀疑, 你且说说你那对手的武功如何。’ 我见他思虑周详, 心下钦佩, 便道: ‘晚辈的对手是本门的师兄, 晚辈在他剑下大约能走七八十招。’ 那老板点了点头, 道: ‘这样吧, 你把你的剑法演上一遍, 我教你一些窍门, 让你在一个月后恰好能胜过你师兄。’

“我听他这么说, 不禁大喜, 心想以那老板的能为和眼力, 他既说让我一个月后能胜过师兄, 自无不成之理。 当下我拔出长剑, 向那老板躬身行礼道: ‘多谢前辈, 请前辈多多指点’, 然后便在湖畔的草坪上将沂山剑法从头自尾演了一遍。

“那老板看我演完, 微笑道: ‘这剑法是你师傅所创吧?’ 我大吃一惊, 满心的兴奋登时化为了惶恐, 脱口道: ‘前辈怎么知道? 莫非前辈认识家师?’ 我心想那老板若是认识师傅, 难保不会将我来此求教一事说与师傅知道, 此事若被师傅知道, 纵不问我一个欺师之罪, 我也无颜面对同门了。

“幸好那老板摇头笑道: ‘不认识。 不过你这剑法有甚多初创的痕迹, 此类痕迹通常只需经过一两代弟子的研习改进便不至于如此明显。 从这剑法上看, 你师傅想必是酷好书法, 这剑法颇有古隶之韵, 刚劲峻拔有余, 柔和灵动不足, 尤其是变招之际过于生硬, 容易为敌所乘。’”

赵盛这番话转述出来, 陈垒云也不禁肃然起敬, 他虽也看出了沂山剑法与娄石龄的书法相通, 但他毕竟已在山庄多日, 既见过沂山剑法, 也熟悉娄石龄的笔墨, 眼力虽佳, 终究还有个两相比较之便。 而那老板竟只看赵盛演了一遍沂山剑法, 便一语道破剑法的来路, 见识之高, 实是罕见罕闻。

赵盛续道: “我听他这么说, 更是惊佩不已, 他所说的本门剑法的缺陷我虽体会不到, 但料想他说出的话必定不假, 心中不禁有些泄气。 那老板的目光何等敏锐, 见我神色沮丧, 便笑道: ‘你倒也不必妄自菲薄, 要知道武林虽大, 人物虽多, 真正对武学能有影响的却只有两类人: 一类是高手, 一类是智者。 当然, 这类别之分不可拘泥, 高手未见得不能是智者, 智者也未见得不能是高手, 但一个人武功再高, 若对武学并无创见, 在我看来便称不上智者, 而象你师傅那样的人, 武功或许不高, 但他能自创剑法, 便可称智者。 武学之魅力虽只有在高手手中才能淋漓尽致地发挥, 但武学之进步, 却主要是由于智者的努力才成为可能。 你师傅所创之剑法虽有诸多缺陷, 但亦有独特之处, 今后的弟子中若有杰出之士对之去芜存菁、 修葺完善, 这路剑法未尝不能在武林中独树一帜。’”

陈垒云听到这里, 脱口赞道: “这老板的武功与见识都如此了得, 真乃奇人。 但愿日后能有机缘见上一面。”

赵盛叹道: “那老板失踪多年, 如今是否还在人世尚未可知, 要想拜见怕是不易了。” 他说到这里, 又轻轻叹了口气, 才续道: “那老板见我似懂非懂, 也不多言, 就我剑法中若干剑招之间的衔接指点了一些诀窍, 然后说道: ‘多的我就不说了, 以免你胜得太快引人怀疑。 在今后一个月里, 你只需好好体会这几处诀窍, 便可在三百招之内击败你师兄。 日后你若能将这几处诀窍举一反三, 则可摒除整套剑法的部分缺陷。’”

陈垒云点头道: “原来是这样, 难怪前辈的剑法与刘前辈的风格如此不同。”

赵盛道: “那老板指点之后, 又让我习练了一阵, 我将那几处诀窍牢牢记在了心里。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不早, 我便向那老板辞行。 那老板道: ‘赵先生, 你我今日相见算是缘分, 此地不久之后便会被江湖中人视为是非之地, 你离去后莫要再回此地, 也勿对他人说起今日之事, 以免惹来麻烦。 你日后习练武功之时须记住两点: 一是练习我方才教你的诀窍时切莫过分刻苦, 过分的刻苦实乃事倍功半之蛮干, 它只会使一个人的灵性与智慧干涸; 二是在越是快捷的剑招中越要心存变招之意, 这一点对于弥补你剑法中的其它缺陷至关重要, 日后须得细细体会。’”

陈垒云和婉儿听到这里皆各一惊, 那老板最后叮嘱赵盛的那一点分明便是傍晚时分陈垒云指点婉儿的弥补 “大漠孤烟” 的方法。

赵盛鉴貌观色, 知道他们想到了什么, 苦笑道: “方才晚饭时婉儿对我说起先生指点她剑法一事, 我心中便暗自惭愧。 这十年来我倒是谨记着那老板要我习练诀窍时切莫过分刻苦的指点, 而且也尽己所能地将他当年指点我的诀窍延用到整套剑法上, 可惜却始终未能体会他那句 ‘在越是快捷的剑招中越要心存变招之意’, 以至于有今日之败。”

赵盛叹息了片刻, 又道: “我与那老板自那日别过后, 便再未相见。 这十年来, 我时常回想当年之事, 每次想起, 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既有对那老板的感激之情, 又有一种极大的不安。 我心里很清楚, 自己之所以有今日的地位, 凭借的既非努力亦非天分, 而是那老板的指点。 当年我一心求胜, 倒不怎么觉得, 这些年里静夜独思, 却越想越觉得在此等门户大事上仰仗外人之助, 实是有愧于师傅, 也有愧于本门。

“后来天机当铺的名声在江湖中变得响亮起来, 影响也越来越大, 很多门派因之而陷入内斗, 很多人将之视为武林祸水。 再后来听说那老板不知去向, 有人说他已被手下的伙计害死了, 有人则说他有意让伙计主持当铺, 自己却在幕后安排阴谋, 企图控制武林。 我听见那些铺天盖地的传言, 心下也不禁惴惴不安, 深恐自己昔日受惠于老板之事也被人看成是某个神秘阴谋的一个环节。

“可在我内心深处, 实是觉得那老板气度非凡、 为人亲切、 武功卓绝、 识见过人, 在在都让我钦佩不已。 说出来不怕陈先生见笑, 在我心中甚至隐隐然将他视为了自己的尊长。 那天机当铺我只远远地看见了它的牌匾, 它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所在, 我其实一无所知, 但要说那老板是个阴谋小人, 我是万万不信的。 只可惜人言可畏, 我纵然不信, 听到武林中人那样传他咒他, 也只能越发地对昔日之事守口如瓶, 是以这隐秘在我心中一埋便是十年。”

赵盛说完这些往事, 长长地出了口气, 心中感到一阵异样的轻松。 婉儿安慰道: “爹爹, 你也不必过份自责, 你当年虽得到过那老板的指点, 可十年来你对沂山剑法作了那么多的改进, 又何尝不是努力, 对沂山派又何尝不是大功呢? 掌门之争在今天看来虽是大事, 几十年、 几百年后再看也不过就是过眼烟云, 剑法的流传才是千秋之事啊。”

赵盛苦笑道: “这道理我也想过, 可若非当年那档子事, 大师兄和三师弟也不会离派出走, 他们若在, 沂山派的实力当比现在强多了。”

陈垒云道: “刘前辈的出走也不能完全归咎于前辈, 刘前辈并不知当年之事的内情, 前辈即便是凭自己的武功取胜, 他也一样会出走的。”

婉儿道: “是啊, 爹爹, 大师伯心胸不够开阔才会有离派出走之事, 你莫要把原因全揽在自己身上。” 她顿了一顿, 忽又说道: “哦, 对了, 爹爹, 我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网友讨论选录

  • 网友: 元江   (发表于 2009-01-09)

    沙发!:-) 昌海多才多艺啊, 武侠小说写得很好。

  • 网友: 大漠孤狼   (发表于 2009-01-09)

    “在在都让我钦佩无地”——感觉这句话有点不通顺。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09-01-09)

    是指 “在在” 这两个字吗? 这是老爷子的用语, 比如 “各位到了安西, 在在都要用钱” (《书剑恩仇录》第七回); “本派事务千头万绪, 在在均要掌门人分理” (《倚天屠龙记》第二十八回); “出招之迅、 变化之精、 内力之厚、 法度之谨, 在在均是第一流高手风范” (《侠客行》第十回) 等。 我用这词时倒没怎么注意, 孤狼兄这一问才发觉我中老爷子之毒实在不浅。:-)

  • 网友: 慕清流   (发表于 2009-01-09)

    昌海兄, 将武学的载体分为智者与高手两个群体, 貌似类比于理论家和实验家, 好像不太妥当, 武功毕竟是以人为载体, 高手和智者应该是一体的, 不应该存在低手中的智者, 和高手中的愚者吧。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09-01-10)

    清流网友说得有道理, 我当时原本想让那老板说一些诸如 “高手也可以是智者, 智者也可以是高手” (相当于说明这两个概念不完全是互斥的), 或者 “有些人武功虽高, 但在武学上并无创见, 这样的人在我看来尚不能称为智者” (相当于对他所说的智者下个定义) 等补充说明, 但又觉得太啰嗦, 而且那老板明知赵盛悟性有限, 似乎没理由在这话题上谈得太多, 便没有让他展开说。 不过既然清流网友提出了, 还是让老板把话补上吧, 以免有损其形象。:-)

  • 网友: 慕清流   (发表于 2009-01-10)

    嘿嘿, 看来昌海兄考虑得还是很周到的。 似乎以金老爷子的武功体系来说, 天赋平常的人还是有可能通过努力或机遇达到超一流高手的境界的, 即便他们对于武学的发展并没有多大贡献, 例如: 郭靖、 虚竹、 段誉; 也存在九流低手却对武学有深入的理解的, 如: 王语嫣。 但是在黄易的体系里超一流高手的前提一定是天赋很高的人, 天赋不高的人是无望跻身一流高手境界的……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09-01-10)

    按照那老板的定义, 郭靖、 虚竹、 段誉、 张无忌等都是高手但不是智者; 周伯通、 张三丰等则既是高手又是智者 (虽然周伯通在日常智慧上没半点智者的样子); 王语嫣则既不是高手也不是智者。 拿我文中的人物来说, 陈垒云虽有不错的日常智慧, 但不是老板所定义的智者。

  • 网友: 星空浩淼   (发表于 2009-01-10)

    进来支持一下。 感觉现在人物对话更为生动了。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