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09-06-19 以来
本文点击数
11,981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5,792,218
昨日点击数 6,792
今日点击数 3,973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四章

- 2 -

<< 上一篇 | 目录

邱奇说完, 伸手指了指右侧屋舍的木门, 便径向庄外走去。 崔向鹏与李立勤走到邱奇所指的木门近旁, 正犹豫着是该敲门还是出声, 那门忽地无风自启, 两人便走了进去。

那屋舍内的陈设甚是朴素, 左边摆着几张椅子, 正面右侧是一扇通向内间的木门, 右边墙上则挂着一幅肖像, 所绘的是一位腰悬长剑、 年约五十的中年剑客。 那肖像下方是一张茶几, 上面放着一把紫砂茶壶、 两只茶杯及一卷书册。 茶几左右各有一张椅子, 左侧椅子上坐着一位身着蓝衫、 面目俊雅的中年男子。

崔向鹏知道那定是无为山庄的庄主沈冰, 便上前施礼道: “长乐门崔向鹏参见沈庄主,” 说完又指了指李立勤道: “这位是在下义子李立勤, 他适才在庄外受了重伤, 不便行全礼, 还请庄主恕罪。 在下等冒昧前来, 蒙庄主拨冗相见, 实是感激不尽。”

他一语方毕, 正欲示意李立勤跪行半礼, 忽见他浑身一阵颤动, 脸上露出了讶异之色。 崔向鹏吃了一惊, 忙问道: “怎么啦? 可是伤处有什么不适?”

“没事,” 李立勤摇了摇头道: “孩儿胸前的几处穴道似乎被点了一下, 原本淤塞的气息忽然贯通了。” 他说这几句话的语声与方才刚醒来时的气若游丝判如两人, 显见伤势在顷刻间已大有改善。

崔向鹏虽未见沈冰有任何动作, 但心知必是他出手相助, 便躬身谢道: “多谢庄主相救。”

沈冰淡淡一笑, 道: “坐吧。 长乐门的叶承楠叶老师还好吗?”

那叶承楠乃是崔向鹏的师傅, 崔向鹏刚与李立勤在左侧的椅子上坐下, 听他问及师傅, 便又起身答道: “家师已于五年前仙逝。”

沈冰 “哦” 了一声, 道: “昔日皖南派与长乐门偶有往来, 沈某与叶老师曾有过一面之缘。” 他略顿了一下, 又道: “不过叶老师记得的可能只是后来的 ‘追魂令主’ 沈冰, 而不是皖南派的沈冰。” 说完轻轻叹了口气。

崔向鹏听他说起昔日之事, 不敢接口。 沈冰又道: “沈某隐居二十年, 除今日外, 还从未有人不为比武而来无为山庄。 二十年来, 沈某虽从不过问庄外之事, 但有人敢在山庄十里范围之内动手, 今日也还是头一回。 武林中人一向视无为山庄为畏途, 今日却接连有此反常之举, 看来是武林中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吧?”

崔向鹏道: “庄主料事如神, 今日之武林确已大不同于往昔, 而且即将发生更大的变故。 我等涉险前来, 为的便是此事。 一个多月前, 在下的一位至交已因此事而遭人暗算, 在下等方才也险些被人截杀于庄外的密林之中。”

沈冰道: “你们在庄外所遇的截杀之人实乃蠢材, 出手遮遮掩掩, 所用兵器不伦不类, 若非他们如此愚不可及地掩饰身份, 你们此刻早已伏尸林中了。”

崔向鹏听了一惊, 道: “庄主见到了方才的拼斗?”

沈冰淡淡地道: “这种事用耳朵听也是一样的。 那三人中有一人使的是双剑吧? 听他出招的声音便可知此人根本不懂剑术, 他使的乃是判官笔的路数, 弃笔用剑纯系幌人耳目。 那两个空手之人也是蠢招迭出, 其中一人竟不知变通到用手掌去俯击躺在地上的对手, 难怪早早就送了性命。”

崔向鹏和李立勤相顾骇然, 心想他坐在百丈外的屋舍之中, 凭双方拼斗的声音, 竟能将战局点评得宛如亲见一般, 当真是不可思议。 崔向鹏黯然道: “庄主所言分毫不差。 我等也自知此行凶险重重, 一路上已格外小心, 事前甚至对至亲好友亦不曾透露行踪, 却不知怎的还是走漏了风声, 那幕后操控此事的人委实是耳目密布、 神通广大。”

沈冰点了点头, 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崔向鹏道: “我从此事的最初缘由说起吧。 那是在十五年前, 当时江湖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叫做天机当铺。 在那地方, 你可以用武功、 兵刃、 暗器、 伤药、 门派信物等一切与武林有关的物件, 甚至用象隐秘、 消息一类的无形之物去换取金钱。

“这消息散传于江湖时, 最初的相信者寥寥无几, 而且纵然相信, 一般人也不敢去做, 因为那当铺所要的交换之物大都是被各门各派视为独得之秘的东西, 拿那些东西去交换, 万一败露了, 便是叛门叛派之罪, 后果不堪设想。 是以最初几年里, 那当铺的生意很是清淡。

“但清淡归清淡, 江湖之大毕竟什么人都有, 缺钱的人更是比比皆是。 那些因赌博欠下巨债, 或因亲友病重急需用钱的人, 便成了最早涉足天机当铺的人, 他们因此得到了极为丰厚的金钱回报。 那些人去过当铺后自然个个守口如瓶, 但其中终究还是有人行事不够小心, 使得到过当铺后一夜暴富的事情渐渐传了出去, 由此吸引了更多的人前往当铺。

“几年之后, 想必是积累了足够多的交换之物, 天机当铺开始不再限于用武林之物换取金钱, 如果你愿意, 也可以反过来用金钱去换取武林之物, 其中包括武功。 当然, 你也可以用一种武林之物去换取另一种武林之物。 总之除了单纯的金钱交易外, 所有涉及武林之物的交换都变得可能了。 对武林中人来说, 这当然要比仅仅换取一些金钱有意思得多, 也更有吸引力得多。 在那之后的几年里, 武林中开始出现一些身兼数派武功的人。 有些人还特意去当铺换取了克制仇家武功的招式, 另有些人武功天赋有限, 便悄悄换来了他人的隐秘, 伺机去行要挟之事。”

沈冰微微点头道: “原来武林中竟出了那样一个地方。 过去七八年里, 来无为山庄比武的人之中, 也有些人用的是别派的武功, 博而不纯、 贪恋花哨, 看来都是拜那地方所赐。”

崔向鹏道: “那些人从天机当铺换来的武功, 在庄主这里自然是无用的, 但在江湖上却足以掀起不小的风波。 尤其是那些互有宿仇的人, 经过多年的纠葛, 原本对彼此的武功已了如指掌, 倘若一方突然使出截然不同的招式, 甚至是专为破解对方武功而学的招式, 十有八九便能当场得手。 江湖上后来便接连出了几桩那样的仇杀之事, 最轰动的一桩乃是武林八大门派之一的崆峒派的高手、 崆峒掌门的师弟被杀一事。”

沈冰问道: “崆峒掌门的师弟? 崆峒掌门还是赵祖德那老匹夫吗?”

崔向鹏道: “如今已传于弟子了, 但当时仍由赵掌门执掌。”

沈冰 “哼” 了一声道: “那老匹夫一向纵容门下, 欺凌弱小门派, 他的弟子也大都是一丘之貉。 二十年前若非邱奇兄及少林寺的玄信大师相劝, 沈某早就去挑了崆峒派了。”

崆峒派在江湖上势力颇大, 绝非长乐门所能招惹, 崔向鹏听沈冰这么说, 不敢出声附和, 只是续道: “那件事情发生后, 天机当铺很快便轰动了武林。 那时候, 天机当铺本身的威望也树立了起来, 那当铺不仅在交易之时童叟无欺, 给人之钱物货真价实, 而且绝不泄露交易之人的任何消息。 十五年来, 因当铺之事败露而遭殃的人虽有不少, 但全是因为自己疏忽, 或被他人查出, 而无一桩是因为当铺泄露了他们的消息。 武林中人对天机当铺的褒贬虽然不一, 但其守信之口碑却已名扬天下。

“不过随着天机当铺的名头越来越大, 它所掌握的武林之物也越来越多, 要想找到一件尚未被当铺收藏的交换之物变得越来越不容易了。 为了寻找交换之物, 很多人便行起了偷盗之事。 一时间武林中内贼外盗横行, 由此生出的风波实是不计其数。 到了后来, 一般门派的东西已被偷得差不多了, 便有人开始打一些名门大派的主意, 其中尤以少林派最受青睐。

“少林派之受青睐, 一来是因为其它门派的重要物件存放之地皆十分隐秘, 非外人所能知晓, 而少林寺却有一个众人皆知的藏经阁。 二来则是因为少林僧人一向慈悲为怀, 偷盗之人若在其它门派被抓, 往往是砍足剁手、 割耳剐目, 甚至身首异处之祸, 在少林寺却不过是禁闭数日, 后来偷盗之人实在太多, 禁闭之地不够用了, 便训示几句就毫发无伤地放了。 这样一来, 偷盗之人更是肆无忌惮, 最近几年前往少林寺藏经阁的盗经之人简直络绎不绝, 旁人不明就里, 还以为那藏经阁是参观之地。 少林寺将看守藏经阁的人手增加了数倍, 日夜巡视, 却仍无法阻住源源而来的盗经之人。 有人甚至就在少室山下安营扎寨, 将妻儿老小都接了去, 今日放了便明日再试, 大有契而不舍之意。 无奈之下, 听说方丈大师已悄悄下令施用重手, 直接将盗经之人击伤, 后又有消息说武功秘籍已被移往高僧云集的达摩院, 这才算是吓住了盗经之人。”

沈冰问道: “少林方丈可还是玄信大师?”

崔向鹏点头道: “过去二十五年里, 少林方丈一直便是玄信大师。”

沈冰哈哈笑道: “能让这老慈悲下令用重手, 倒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看来盗经之人委实是猖獗之极了。” 他顿了顿, 又问道: “武林中鸡鸣狗盗之徒如此众多, 可曾有人对那天机当铺使诈, 拿一些假物件去交换?”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往年同日 (6 月 19 日) 发表的作品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