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09-08-12 以来
本文点击数
9,811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6,499,114
昨日点击数 4,805
今日点击数 2,192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四章

- 4 -

<< 上一篇 | 目录

崔向鹏续道: “那当铺老板惩戒丐帮弟子之事对使诈之人虽不无震慑, 但毕竟不能杜绝。 总有人抱着万一之念, 以为自己的假冒之物做得特别高明; 更有人打定主意, 得了好处便远走高飞。 但随着当铺生意的扩展, 想骗过当铺固然越来越不容易, 要躲过当铺的惩戒更是几乎没了可能。 到后来, 那当铺一旦发现有人使诈, 已根本无需亲自探访, 只要放出话来, 便自会有人千方百计去搜索使诈之人的消息, 然后拿到当铺交易。 这样一来, 整个江湖几乎都变成了天机当铺的耳目, 天下虽大, 却已无使诈之人的立锥之地。

“如此每年都有几人因使诈而被惩处。 那当铺的惩处之道倒甚是公平, 无论被惩者是何来历, 惩处手段都一模一样: 骗取财物者散尽家财, 十年为丐; 骗取武功者废去武功。 那执行之人最初几年是那老板本人, 后来便改为了当铺中的伙计。 那些伙计出道之时都只是二十上下的小伙子, 惩处使诈之人时总是两人联袂。 那时侯, 心存侥幸, 意图对当铺使诈的人原本已日渐稀少, 但发觉那老板不再出手后, 有些自恃武功高强之人便又胆大了起来。

“可不久之后发生的一件事情, 却使得无人再敢小觑天机当铺的年轻伙计。 那事情的源头正是崆峒掌门的师弟被杀一事。 崆峒派当年的声势可说是如日中天, 在武林八大门派中隐隐然有与少林、 武当鼎足而三之势。 而且与少林、 武当的谨言慎行不同, 崆峒派的行事一向甚为 … … 甚为 … …” 崔向鹏说到这里, 不自觉地踌躇了起来。 崆峒派当年的行事可说是极为嚣张, 外人稍有得罪便可能遭来杀身之祸。 长乐门虽也深受其害, 却哪怕在背地里也从不敢稍露不敬之意。 时日一久, 习惯变成自然, 明知此处绝无崆峒派的耳目, 崔向鹏那 “嚣张” 二字到了嘴边, 竟仍是说不出来。 沈冰 “哼” 了一声接口道: “甚为嚣张。”

崔向鹏尴尬地苦笑了一下, 续道: “那掌门师弟被杀一事对当时的崆峒派来说, 可说是多年未有之奇耻大辱, 自然是要大举寻仇的。 可那当事之人全家老小十几口, 几年前便因得罪崆峒派而尽数死在了那掌门师弟手下。 那人心中除复仇外, 早已别无他念, 对人世更是没有半分留恋之意, 他大仇得报后仰天狂笑了一番, 便在崆峒山前的月石峡投崖自尽了。 他这一自尽不打紧, 那崆峒派满腔的怒火没了宣泄之处, 便迁怒到了天机当铺头上。 因为世上若没有天机当铺那样一个地方, 又怎会生出那样的事情?

“那时天机当铺的名头虽已颇为响亮, 但与之打交道的大都是些闲散门派。 名门大派素来门规严苛, 弟子们受门规所慑, 很少去当铺交易。 崆峒派自视极高, 一向看不起闲散门派, 自然也不会将惯常与闲散门派打交道的天机当铺放在眼里。 当时崆峒派的人才鼎盛之极, 门徒众多不说, 仅赵掌门的同门师弟除一人昔年病亡, 一人新近被杀外, 就仍有六人健在。 那六人的武功与赵掌门相若, 在江湖上全都是一流高手。

“崆峒派举派震怒之下, 那六位师弟竟一齐出马, 大举前往天机当铺寻仇。 以崆峒派当时心气之高, 此举与其说是看得起天机当铺, 不如说是那六位师弟谁也不愿错过复仇扬威、 杀人解恨的机会。 他们六人尚在半途之中, 崆峒派意图踏平天机当铺的消息便已轰传武林, 看热闹的江湖豪客们从四面八方赶到了雁荡山口, 那是往天机当铺的必由之路。 大伙儿都想一睹当铺老板与崆峒高手的决战。 有些好赌之人更是为那一战的胜负压下了重注。 崆峒六老的行踪自然也每日都有腿快之人第一时间就卖给了天机当铺。

“可大伙儿聚到了雁荡山下, 却并未见到那当铺老板。 等崆峒六老抵达山道的入口时, 在那里相侯的竟只有当铺的四位伙计。 那些伙计都曾在惩处使诈之人时出过手, 旁观众人中有认出其中一两位的, 便彼此切切私语。 后来据大伙儿相互指认, 得知那日站在山道入口处的是排行第二、 三、 五、 六的四位伙计。 说实话, 崆峒派平日里的口碑 … … 嗯 … … 那个 … … 不够好, 旁观众人除了已将银子压在崆峒派上的人外, 倒是一多半希望天机当铺能挫一挫崆峒派的锐气。 众人见那当铺老板竟不在场, 大失所望之下, 心里不禁凉了半截。 那些将宝压在天机当铺上的赌客们更是忐忑不已。

“赵掌门的六位师弟都是成名数十年的高手, 平日里已极少亲自行走江湖, 偶有一人出行也都有众弟子前呼后拥, 大驾所至更是尽享上宾之礼, 而从未有人胆敢流露半分轻慢。 此番六人同行, 那是何等的声势? 天机当铺却只遣了几位二十上下、 连名字都无人知晓的毛头小伙子来招呼自己, 藐视之意可说是露骨之极, 六人一见之下无不勃然大怒。 他们此行意在复仇, 原本就要血洗天机当铺, 当下随口交待了几句场面话便动上了手。

“那崆峒六老虽在盛怒之下, 一开始倒也自恃身份, 见对方只有四人, 便也只以四人出战, 余下两人在旁掠阵。 双方这一动上手, 暗中替当铺担心的旁观诸人只看了片刻便放下了心, 当铺那四位伙计虽然年纪轻轻, 武功却着实厉害。 双方斗了不过一盏茶的时间, 那崆峒四老便已迭遇险招, 若非四老皆为身经百战之人, 临敌经验丰富无比, 怕是不出百招便得落败。 余下二老见情势不利, 也顾不上身份不身份了, 双双拔剑加入了战团。

“那一场激斗看得众人目驰神摇、 血脉贲张。 崆峒六老皆手持长剑, 那当铺伙计们却都两手空空。 斗到激烈之处时, 崆峒六老的长剑交织出一片凌厉的光影, 大有将对手剁为齑粉之势。 可六老的剑势虽盛, 当铺伙计们的招数却更神妙无方, 在剑光笼罩之下依然有攻有守, 进退自如。 十人自午后直战至黄昏, 结果崆峒六老全军尽墨, 且败相极惨, 六人之中五人被废去武功, 余下一人右臂被生生击断, 也算废了一半。 崆峒派经此一役元气大伤, 至今未能复原。”

沈冰听到这里, 点头赞道: “好, 痛快! 崆峒派久行不义, 早该有此报应。” 崆峒派昔日的飞扬跋扈几乎辱及过所有的弱小门派, 皖南派也在其中。 崆峒派有位俗家弟子当年看上了沈冰一位师叔的女儿, 来信索婚, 那师叔怕给皖南派惹祸, 便忍痛嫁了女儿。 那崆峒弟子后来倒也还算礼貌, 逢年过节都让那女弟子回皖南派与父母师友团聚。 可那女弟子原本就有心上之人, 外嫁之后终日郁郁寡欢, 不出两年便病故了。 噩耗传来, 沈冰那位师叔悔恨成疾, 很快也步了女儿的后尘。 此事让皖南门下对崆峒派深为痛恨, 却也是敢怒不敢言。 沈冰隐居多年, 虽早已不复当年之冲动, 但听崔向鹏叙述崆峒派败得如此之惨, 仍大感畅快, 心中对那天机当铺平添了几分好感。 他赞完后略一沉吟, 忽然问道: “这些年来, 那天机当铺可曾有过败绩?”

崔向鹏道: “败绩说起来倒可能有过一次, 不过只是江湖传闻, 也不知是真是假。 那是当铺老板退隐之后的事了, 据说发生在四年前。”

沈冰 “哦” 了一声, 道: “那当铺老板已然退隐了?”

崔向鹏道: “嗯, 退隐之说其实也只是传闻。 那老板自五年前起便已不再露面, 江湖上大都传说他已退隐, 但也有人说是被害。 最耸人听闻的传言是说他已被自己的伙计所害, 因为以他及当铺诸人的超卓武功, 旁人便是想害也害不了。 传说归传说, 实情如何, 却是谁也拿不准。 那老板退隐后, 昔日的伙计掌管了当铺, 时候一长, 江湖上对那些伙计也开始以老板相称。 那伙计共有六位, 最年长的被称为二老板, 最年轻的则被称为七老板。

“据那传闻说, 四年多前有位来自西域的年轻人用假物件从天机当铺换得了一门高深的内功心法。 事败之后, 当铺很快便获知了那人的行踪, 并循惯例由两位老板前去惩处。 那两位老板据说是三老板和七老板, 他们凭着事先得到的行踪很快便找到了那人。 可正当他们欲行惩处时, 却忽有一位双腿残废的老者出面干预。 那时当铺的年轻老板们早已声名显赫, 那三老板的武功更是厉害之极, 但以他的身手, 加上七老板从旁协助, 竟仍无法敌过那老者。 总算那老者双腿残废, 两位老板虽然不敌, 却可全身而退。 那便是传闻中天机当铺仅有的一次失手。”

沈冰听崔向鹏说到这里, 神色忽然凝重起来, 问道: “那老者形貌如何, 在传闻中可有描述?”

崔向鹏道: “除双腿残废外, 据说那老者面目枯槁, 身材魁梧, 其余便不知道了。”

沈冰又问道: “可有人言及过此人的武功来历或名号姓氏?”

崔向鹏摇头道: “不曾听说, 此事在江湖上传言虽众, 但消息来源却甚是飘渺, 不仅那老者的来历成疑, 就连那西域年轻人及他与那老者的关系也都无人知晓。”

沈冰若有所思地出了一会儿神, 轻声自语道: “双腿残废、 身材魁梧, 莫非是 … … 莫非他当真未死? 但面目枯槁 … …”

崔向鹏见沈冰的神情似是认得那老者, 不禁甚为诧异, 却不敢开口相询。

沈冰凝思片刻, 又问道: “天机当铺与那老者交手之事可还有下文?”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往年同日 (8 月 12 日) 发表的作品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