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09-09-01 以来
本文点击数
15,096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6,486,293
昨日点击数 4,771
今日点击数 3,541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五章

- 1 -

<< 上一篇 | 目录

崔向鹏道: “据说是有的。 天机当铺与那老者交手之后约摸隔了半年, 那来自西域的年轻人忽然被人发现死在了川西一座名叫玛尼干戈的小镇外。 由于天机当铺曾因此人而失手的传闻早已轰动武林, 那年轻人的武功虽不足道, 其来历也无人知晓, 但他的死却成了川西武林中的大事, 当地的数位名医被延请至玛尼干戈, 对尸身进行了仔细查验。 结果发现那人全身脏腑破裂, 上下骨骼尽碎, 却没半点伤口, 死状甚是诡异。 从他全身上下并无伤口来看, 应该是被掌力所伤, 但若当真是被掌力所伤, 那伤情却又该当有掌击之处最重, 其余之处较轻之别, 可他全身各处的脏腑骨骼碎裂之状却几无分别。 便是有人在他全身上下连击数掌, 也难以造成如此均匀的伤势。 而且那掌力震碎脏腑却不伤肌肤, 似乎是至阴至柔的力量, 但骨骼尽碎却又绝非阴柔之力所能造成, 此节也令那几位名医大惑不解。”

沈冰沉吟道: “那样的伤势有可能是在内家高手以乾元真气或先天罡气一类的绝顶内功相搏时被波及所致。 那种内功刚柔并济, 既能开碑裂石, 又可洞穿柔衣, 若有人在数丈之外被波及毙命, 便会有那样的伤势。”

崔向鹏道: “庄主所言极是, 当时川西几大帮派的掌门合议了数日, 不得要领, 便遣人就近向昆仑、 武当两派的掌门求教, 所得结果也正是如此。 由于江湖上有此功力的人可说少之又少, 与那少年有瓜葛的恐怕就只有那老者及天机当铺的人了, 是以大家猜测天机当铺与那老者曾在那小镇外有过一场新的拚斗, 甚至有人猜测是那据说已退隐的当铺老板亲自出了手。 而那少年要么是站得太近, 要么是意欲相助那老者, 结果被当场震毙。 自那以后, 江湖中再无与那老者有关的消息, 有人猜测他已在拚斗中毙命。”

沈冰摇头道: “那老者若是毙命了, 料想天机当铺不至于只收殓他的尸身, 却让那年轻人曝尸于野。 有可能是双方皆受了重伤, 需找隐蔽之地疗伤, 却又彼此忌惮, 谁也无法在退离之前分心收敛那年轻人的尸身。 更何况——” 他说到这里, 顿了片刻, 才缓缓说道: “那老者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毙命的。”

崔向鹏听沈冰这么说, 愈发觉得他似乎认得那老者, 但等了片刻, 见他并无继续说下去之意, 便续道: “庄主既这么说, 想必那老者只是负伤而退。 当时被川西武林人士请去勘视的除那两位名医外, 还有号称 ‘梧桐双捕’ 的吴弘、 童昊两位天府名捕, 不过就连他们也无法从现场中判断出那一战的胜负。”

他说到这里, 只听屋外有人高声笑道: “吴弘、 童昊两个小娃娃居然也变成名捕了。 这真是庄中二十年, 世间天地换啊。 沈老弟, 你可是被人说动要出山了?” 笑声中, 邱奇肩背着一个包袱走进屋来。

崔向鹏、 李立勤忙起身行礼。 沈冰笑道: “出山? 连正题都尚未说到, 出什么山啊? 不过邱兄既然回来了, 少不了要先听你这大神医显摆一下了。” 崔向鹏方才虽谈了许多天机当铺的事, 沈冰却已听出他此来的目的并非有关天机当铺。 他隐居已久, 以前并未听说过当铺之事, 但就凭方才听到的, 已足可断定那密林截杀之事绝非天机当铺所为。 那追杀之人既与天机当铺无关, 崔向鹏所求自然也另有其事。

邱奇叹道: “我倒是宁愿世上少一些能让我这老头子显摆之事, 若是少一些那样的事情, 江湖岂不安宁许多?” 说着他走到茶几右侧, 在椅子上坐下, 将包袱顺手放在地上, 又道: “那些人倒还识相, 不仅将兵刃尽数带走了, 甚至连那小径上的血迹都拿浮土小心搓去了。 估计是慑于老弟你的威名, 虽在庄外, 也还是怕你见怪吧。”

沈冰笑道: “邱兄真是越来越悲天悯人了, 世间若是安宁了, 那还叫江湖吗? 那些人慑于小弟之名或许不假, 可他们若知道你邱大圣手也在此地, 又岂止是拿走兵刃, 搓去血迹这么简单呢? 怕是要把那林子翻个遍, 把掉落在地的每根头发都带走才能安心吧?”

邱奇呵呵笑道: “他们若想那样累死在林子里, 也不错啊, 我直接去拿人就行, 也不用费心找线索了。” 说完顿了一顿, 敛起笑容, 注视着崔向鹏道: “不过世间许多事情福祸难料, 知道了未必比不知道好啊。”

崔向鹏江湖阅历甚是丰富, 见邱奇的神情, 知道他定已有所发现, 只是那蒙面人想必有些来历, 自己与李立勤若要寻仇, 多半凶多吉少, 是以用言语相劝。 自己若要顾全性命, 只需表示此事自己愿亲自查访, 他便不会说出, 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刹那间, 他微一迟疑, 心想李立勤若也卷入其中, 甚至因此丧命, 岂不辜负了张开林的舍命相护之意? 是否该另择日子独自来向邱奇请教? 但转念又想, 此番九死一生才来到此地, 错过了今日, 下次还不知有没有机会。 他心中念头纷至沓来, 忽又想起自己与张开林的数十年相交之情, 不禁热血上涌, 心意立决, 对邱奇道: “前辈的好意晚辈心领了。 晚辈过的原本便是刀头上舔血的日子, 几十年来若非朋友相助, 实已不知死过多少回了。 晚辈武功虽然低微, 却也不敢贪生忘义, 日后纵有凶险, 也绝不后悔。 今日所遇蒙面人的来历如蒙相告, 晚辈永感大德。” 说完躬身拜谢。

邱奇摆手道: “不必多礼。 大丈夫有所不为, 有所必为, 老弟乃性情中人, 倒是邱某多虑了。 那蒙面人的来路, 我也只能提供一些线索, 当真要查清此事, 还得老弟循着线索自行查访, 不过此事最好谋定而后动, 否则枉送了性命却于事无补。”

崔向鹏道: “多谢前辈指点, 晚辈自知武功不济, 不过这些年在江湖上略行善举, 也结交了一些朋友。 只要有线索, 晚辈自当与同道细细商议, 谨慎行事。”

邱奇点了点头, 将地上的包袱拿了起来。 那是他昔日收集现场证物所用的百宝囊, 这些年虽不曾使用, 却仍带在身边, 且时时漂洗, 二十年下来颜色已洗至灰白, 质地却依然牢固。 他将那百宝囊提到眼前, 微微端详了片刻。 崔向鹏见他神情专注, 目光仿佛在看自己孩儿一般, 知道那看似寻常的包袱必是他当年查案用的物件, 不禁暗想: “邱老前辈治伤、 查案的能为皆是武林一绝, 但这些年时常有人来找沈庄主比武, 他便时常有机会给人治伤, 查案的机会却直至今日才有, 自是更加情有独钟了。” 崔向鹏想到这里, 只见邱奇轻轻拍去了百宝囊上的灰尘, 打开口子, 从里面拎出一只乌鸦来。

崔向鹏与李立勤对望了一眼, 知道那便是蒙面人现身之前他们在林中见到的那只无故坠地的乌鸦。 邱奇道: “那些蒙面人在离去前虽已清理过打斗之处, 取走了兵刃, 拭清了血渍。 不过我在十几丈外的林子中, 却发现了这只乌鸦。”

崔向鹏道: “说起来我父子二人此刻能坐在这里, 有一小半是亏了这乌鸦, 若非它从空中无故掉落, 惊动我们拼力往山庄奔来, 那些蒙面之人截住我们时, 我们离山庄大门起码还要远上七八丈。 若如此, 今日之战万无幸理。”

邱奇道: “乌鸦自然是不会无故掉落的, 乌鸦掉落会惊动你们, 这道理打落乌鸦之人自然也不会不懂。 那人既然懂这道理, 却还是出手打落了乌鸦, 说明此人平日有随手猎取鸟兽的习惯, 见猎心喜之下, 不及思索便出了手。” 他一边说, 一边从那乌鸦身上抽出了一根细小的钢针, 又道: “这钢针便是致乌鸦死命之物, 从光色上看, 此针乃新近打制, 是否为那人平素所用之暗器, 倒是难说。 不过它正好刺在乌鸦的心脏之上, 分毫不差, 显见那出手之人对鸟兽身体极为熟悉。 此人见猎心喜, 又熟悉鸟兽身体, 极有可能是猎户出身。”

崔向鹏点了点头, 想起方才沈冰曾言道那手持双剑之人所使的是判官笔的招数, 心中暗自思索武林中有什么猎户出身的高手是使判官笔的, 却茫然无绪。 转念一想, 又不禁暗骂自己糊涂, 心想: “那打落乌鸦之人不过是三位蒙面人之一, 我因那手持双剑之人与我相斗, 便往那人头上去猜, 真是糊涂透顶了。 那人无论是手持双剑还是擅使判官笔, 都是双手皆握兵器, 这种双手使兵刃的人通常是不用暗器的, 自然便不会是那猎户出身的人了。 那人定是两位空手之人中的一位。”

他正思索着, 又听邱奇说道: “这乌鸦虽有些意思, 不过那些人遗落在林子里的物件中最有意思的却还不是这乌鸦, 而是这个——” 说着他用两根手指从那包袱中取出了一件黑黝黝的小物件来。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