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10-02-24 以来
本文点击数
15,162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7,405,646
昨日点击数 5,549
今日点击数 2,157
打印版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六章

- 3 -

<< 上一篇 | 目录

婉儿与陈垒云相识虽有数月, 却直到一天前才知道这位 “诗文老师” 会武功, 而且听赵盛的口气, 他的武功甚至比泰山派的五贤道长还高。 但这 “比泰山派的五贤道长还高” 究竟是怎么个高法, 却尚未有机会目睹。 婉儿心中本就存着好奇, 听陈垒云这么问, 忙道: “好啊! 陈大哥, 你练的是拳法还是剑法?”

陈垒云笑道: “我师傅所授的武功既非拳法, 亦非剑法, 而且也无招数套路, 不过这回我来演一路剑法吧。 婉儿, 可否借你的长剑一用?” 说完将方才伸出的右掌收了回来, 那悬在空中的泪珠随着他手掌收回之势, 在刹那间变成了一片薄薄的水雾, 一闪而逝。

婉儿奇道: “既非拳法, 亦非剑法, 而且也无招数套路, 那是什么武功?” 一边问, 一边拔出长剑递了过去。

陈垒云双手接过长剑道: “那是一种随敌招而起, 随意念而生的武功。 天下武功派别林立, 招数繁杂, 敌招来袭时, 不同门派之人所用的应敌招数各不相同。 婉儿你想, 既然有那么多不同的招数可以应对敌招, 其中的变通余地必然甚大。 但一般学武之人圄于招数套路, 临敌时却只会从自己所学的招数之中去寻找破敌之策, 这岂不是自缚手脚? 武功的较量千变万化, 再精妙的招数若是有所拘泥, 便会让敌人有隙可乘。 反过来说, 再随意的招数, 若能洞悉敌招优劣, 便可克敌制胜。 婉儿, 你坐在这里, 我去那边草坪上使剑。” 说完站起身来, 向湖畔的草坪走去。

婉儿心中默默体味着陈垒云这番话, 这番话与赵盛平日的教导截然相反, 听起来却甚有道理。 婉儿暗想: “陈大哥说的很对啊, 就拿本派那招 ‘大漠孤烟’ 来说, 招数虽然是既快且狠, 但若拘泥不化, 不求变通, 终究还是要被敌招所乘。 爹爹督导弟子练武时素来强调招数法度的纯正严谨, 但沂山剑法总共不过七十二招, 招数法度纵然再纯正再严谨, 仅凭七十二招剑法去应付千变万化的敌招, 又岂能不捉襟见肘?” 正思索间, 却见陈垒云已经走到了六七丈外, 婉儿叫道: “陈大哥, 就在那里吧, 别再走远了。”

陈垒云应道: “好的, 婉儿仔细看, 我这就开始练了。” 说完横剑当胸立了一个起手式, 随即便一剑刺了出去。 婉儿才看了两三招, 便觉得那剑法甚是眼熟, 一怔之下, 不禁哑然失笑, 原来那竟然便是沂山剑法。 但细看之下, 却又发觉那剑法与自己所学的有所不同, 尤其是那剑光, 在月色下飘飘忽忽、 闪烁不定, 一招一式明明都是沂山剑法, 却又让人辨不清出招方位。 那剑法初时甚缓, 使到十余招后, 却渐渐快了起来, 而且越来越快, 到了二三十招时, 整柄长剑竟似化为了一股青濛濛的雾气, 仿佛每一招都同时击向了许多个不同的方位。 婉儿看得暗暗吃惊, 心想如此出招, 敌手连剑招来袭的方位都辨不清楚, 如何还能应对?

再使数招, 陈垒云身随剑起, 长衫飘动之下, 整个人直如是在空中御风而行, 那剑光登时向外扩展了数倍。 婉儿看得目瞪口呆, 做梦都不曾想到自己自幼习练的沂山剑法竟能如此运使。 再看片刻, 陈垒云的身形越转越快, 身影越来越淡, 竟似完全融入到了剑光之中, 婉儿眼前只剩下了一片飞旋闪烁的剑光。 忽然间, 她眼睛一花, 觉得那剑光仿佛幻化成了一只巨笔, 在空中挥洒泼墨, 那笔法苍劲雄浑、 劲峭凌厉, 衔接之际却又连绵不尽, 绝无破折。 婉儿看得手心出汗, 连气息都几乎透不过来, 心中却有一个声音在喊: “书法! 书法! 这是连太师傅自己都无法让弟子们看出来的剑意啊!”

婉儿看得如痴如醉,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 忽听耳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轻轻唤她: “婉儿, 婉儿。” 她回过神来, 只见陈垒云双手托着她的长剑, 柔声道: “婉儿, 剑法使完了, 把剑收起来吧。” 婉儿接过长剑, 怔怔地看了他半晌, 道: “陈大哥, 没想到你的武功如此厉害, 这沂山剑法便是太师傅自己也万万使不出你方才的样子啊。 怪不得你说你的武功没有招数, 这样的武功, 有没有招数哪还会有什么分别呢?”

陈垒云道: “我虽已将变招之意融入了方才的剑法之中, 但若仅凭那些招数, 真正的高手依然能够破解, 而且真正的高手其实根本无需一招一式地破解那些招数。”

婉儿知道陈垒云特意演示沂山剑法, 乃是在教她运使剑招的诀窍, 她心下感激, 便轻声道: “谢谢你啊, 陈大哥。”

陈垒云笑道: “婉儿, 你今天是怎么了? 从傍晚到现在, 才两个时辰的功夫, 已跟我客气了好几回了, 做江南女孩也不必这么做啊? 再说现在可还没到江南呢。”

婉儿嫣然一笑, 又问道: “陈大哥, 那究竟什么才是上乘武功呢? 我原先一直以为最精妙的招数便是上乘武功, 如今看来好象不是那么回事。 我见识虽浅, 却也知道沂山剑法是无论如何算不上精妙的, 但即便是沂山剑法, 若能象你方才那样运使, 是不是也就变成上乘武功了? 还有啊, 你方才说真正的高手根本无需一招一式地破解招数, 那又是怎么回事呢?”

陈垒云点了点头, 正要回答, 却听草坪边的小树林中传出了一片 “喀喇喇” 的轻响。 婉儿抬头望去, 只见距离陈垒云方才练剑之处四五丈远的树梢上, 大片的枝条竟然断落了下来, 几只小鸟被响声所惊, 扑腾着翅膀飞到空中, 盘旋着不敢落下。 婉儿也吃了一惊, 道: “这 —— 莫非是方才练剑所致?” 陈垒云点了点头道: “那些枝条方才被剑气所击, 已然脆折, 一遇微风便掉落了下来。” 他又接着婉儿方才的话题道: “上乘武功与普通武功的区别不在招数, 而在于能否用内家真力凌虚伤敌。 再精妙的招数, 若要靠拳脚兵刃击中对方身体才能伤敌, 便不能算是上乘武功。 在上乘武功的无形劲气面前, 那样的武功往往连近身的机会都没有, 更遑论伤敌。 因此真正的高手遇到那样的武功时, 根本无需破解对方的招数。”

婉儿道: “原来如此, 怪不得你方才练剑时要走得那么远。”

陈垒云又道: “不过婉儿你先前所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 在唐代之前, 上乘武功指的确然便是最精妙的招数, 因为那时所有的武功都是要用拳脚或兵刃击中对方身体才能伤敌。 如今武林中的那些上乘武功都是唐代之后才有的。 婉儿, 你可听说过 ‘江南三友’ 这个名号?”

婉儿摇头道: “没听说过。”

陈垒云道: “那是唐代最负盛名的三位高手, 可以说是如今中原武林所有上乘武功的鼻祖。 相传他们三人潜修三十余载, 五度闭关静思, 终于创出了具有大神通的内家真力。 之后他们相约在江湖上云游十年, 各自传授三名弟子。 他们传授弟子的方式甚是奇特, 名曰弟子, 却不立门墙, 不定名份, 每位弟子都只传授三年。 而且他们总是在传授完一名弟子之后才寻觅下一名弟子, 是以那九名弟子互不相识。 十年期满后三人一起归隐, 从此便杳无踪影。 而那九名弟子或开宗立派, 或被别派延请, 一代代地将自己所学的武功传了下去, 期间悟性高的弟子又自创出许多新的武功, 如此数百年之后, 便有了武林中这许许多多的门派和各种各样的上乘武功。”

婉儿问道: “难道说连少林那样的门派, 他们的武功也是传自江南三友吗? 不是说达摩祖师乃是来自天竺的吗?”

陈垒云道: “少林武功的由来我不敢妄言, 不过据说少林最著名的唐代高僧慧空大师乃是江南三友的隔代弟子中最杰出的一位。 在那之前少林武功也如当时的别派武功一样, 只具强身健体之效, 少林武僧所习的武功, 也都只是些拳棒一类的外门功夫。”

婉儿听陈垒云说起那些武林逸事, 不禁听得津津有味, 渐渐从方才的忧伤中恢复了过来。 她妈妈去世时她的年岁尚小, 什么记忆也未留下, 比之长大后才丧母的人来说, 心中的伤痛其实要小得多。 这就好比先天失明之人因从未有机会体验眼睛的好处, 便不如后天失明那样痛苦。 陈垒云见她分心之下, 美丽的脸上又渐渐有了快乐的神色, 心下也甚是安慰。

夜色越来越深, 夜风越来越凉, 陈垒云怕婉儿着凉, 便脱下长衫替她披上, 两人心中暖暖的满是柔情蜜意, 嘴边的话儿似乎永远也说不完。 月亮渐渐爬上中天, 小镇的灯火一盏盏暗了下去, 江湖的夜晚让两人沉醉, 就象火焰的光华让飞蛾迷惘。 两人又偎依了片刻, 陈垒云道: “明日还要赶路, 婉儿, 我们先回客栈歇息吧。”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网友讨论选录

  • 网友: 来自 116.30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02-24)

    沙发是一定要抢的。:-)

  • 网友: 来自 114.117 的游客   (发表于 2010-02-24)

    间隔有点长, 细节都忘了, 故事还是觉得很精彩, 可有想过发表出来?:)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0-02-24)

    是否发表得看有没有人感兴趣, 不过现在离写完还相差很远。

  • 网友: chang905   (发表于 2010-02-24)

    昌海的筆力也像陳壘雲的功夫一樣出神入化了。

  • 网友: 大漠孤狼   (发表于 2010-02-24)

    “昌海的筆力也像陳壘雲的功夫一樣出神入化了”——大大的认同。 写完这篇系列后, 再写别的文章, 文笔必将更加灵动。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